「Hey, Geoff. 記得一陣係佐敦食飯呀。 唔好放飛機呀你! 」 一解鎖手機, WhatsApp就傳嚟Mindy 嘅訊息。 

「唉…」 我嘆咗口氣。

慨歎Mindy 真係了解我, 知道我並唔喜歡(膠)際, 極有可能放飛機。

「睇黎都係避唔到…」我默默地自言自語。

 又嘆多一口氣, 放低手機, 繼續將專注力放係面前嘅電腦屏幕。



Mindy 係我大學時期嘅同學, 係唯一一個我會講心底說話嘅女仔。 講起上黎, 可能大家氣場相似, year one 識咗無耐已經好投契。我地兩條友都係高考成績唔錯, 但又傻傻地為興趣而讀 biological science。我諗都無咩人會好似我地兩個咁天真,明知道呢啲科畢業等如失業都想讀。

讀大學個陣,好多同學都覺得我同Mindy 會發展成一對, 但係其實我同佢算係知己吧。 咁耐以黎, 我都無多諗, 可能因為毒撚都唔敢多諗吧, 又或者係大家同各自嘅ex 分左手之後, 唔想再拍拖掛。

貶下眼, 畢咗業3年了, 大家都做緊啲同本科唔關事嘅野。 佢係一間production house 做event planing。而我? 畢業之後轉過四次工, 而家係間NGO 做緊, 工作算係有意義, 但係人工仲差過 fresh grad。

「Geoff…」 坐係我隔離嘅 Kurt 道, 「聽晚有個part time 返唔到工呀, 你幫手頂一節外展可以嗎?」 

「我得呀, 無所謂, 叫佢下次請我食飯補數啦。」



「Ok, 唔該晒」 我上司面帶笑意咁講。 

望望電腦右下角, 時間已經18:15。「Kurt, 咁我放工啦, 聽日我返下午呀。」 我說。 Kurt 打了一個「ok」 嘅手勢, 然後我就熄電腦, 緩緩離開公司。 

Mindy 約咗我先係佐敦地鐵站等, 再行過去餐廳。 好喇, 放工時間係港鐵迫餐死係香港人嘅日常, 等左兩班車我先有位上車。

迫咗4個站,總算係到咗佐敦站月台。出閘後, 突然背脊俾人拍咗拍, 我下意識向後望。果然, 笑容滿面嘅Mindy 就係我身後。

「咁啱呀… 你唔係跟蹤我吓嘛?」 我說, 「可唔可以唔好咁q大力拍我背脊, 一陣嚇q 死我點算。」



Mindy 好似小朋友咁伸伸唎, 淘氣地說「我怕你唔黎, 係你公司樓下跟蹤到宜家, 你信唔信?」

我舉起雙手, 擺出投降咁款嘅姿勢。

「你提咗我咁多次, 我點敢唔黎呀…」

「算你喇,無咗你就唔齊人啦! 難得今日我地field lab 嘅 組員 全部都得閒呀,以前做lab 好開心嘛。。。。你記唔記得呢xx%%xx」 

我實在無法集中聽Mindy 講野, 佢又係咁講以前大學做lab 啲柒事。 事隔咁耐, 講左咁多次, 佢都仲係咁有興致回憶。

話時話, Mindy 今日個look有啲唔同。長髮放係雙肩後面, 上身白色 貼身t shirt 外面加件灰色冷恤。下身係寶藍色百摺裙。白皙臉上化咗淡淡嘅妝, 顯得塊面尖左, 一對眼睛比平時又大了些。係我印象中, 佢好少化妝同埋著裙。

「喂!你究竟有無聽我講野架?」 Mindy 用手肘撞一撞我。

「喂, 你今日做咩著到咁靚。」我直接咁問, 「唔通你識到男朋友?」



Mindy 聽完先係錯愕, 隔咗幾秒, 紅都臉晒咁否認「無喇,女仔係貪靚架喇!」

「嗯, 不過你好似瘦咗啲。其實個胸會唔會都縮水架? 真心一問, 嗱!學術討論呀。」


「唔。會。囉。」 Mindy 一粒粒字咁強調, 「就算會對你都無影響喇。」

「咁又係。」 我地一邊講, 一邊由地鐵站步出地面。當就快步出地面嘅時候, 身後突然傳出叫喊聲。

「呀…! 呀…! 唔好郁呀…」 係把女聲, 背景夾雜住人群起哄嘅聲音。

「唔撚係嘛。。。」我依稀聽到有把大叔嘅聲音係度嗌。 

「可能又有水貨客搞事, 你估係咪?」我向Mindy 道, 手指指身後隧道。 



「唔好派膠喇, 我地行啦, 遲下你上網睇下有無突發片咪得囉!」 

「嗯。」 我應了聲, 隨後就繼續往目的地前進。

「Geoff! 你望下個天!」 Mindy 突發好興奮咁指住個天。

「天…?」我抬頭望向Mindy 指嘅方向, 啱啱上地面就見到成個天都係粉紅色。個種色唔係一般入黑前個種淡淡嘅夜霞, 準確啲講係好似一粒粒粉紅色閃粉飄浮係大氣之中。 太陽嘅光線經過粉塵折射, 令天空多咗種質感, 好似成片粉紅色嘅銀河掛係天上。

「高達OO 啲GN 粒子咁款喎」 我默默咁講。點知Mindy 已經拎起部手機迫我同佢自拍。

「笑…」佢舉起V 字手勢, 然後按下快門,。而我就一臉無奈。 「留個記念嘛, 下次見又唔知要幾耐啦, 個天又咁靚。嘻嘻, 行喇我地。」

Mindy 心情好似好好, 我苦笑了一下。繼續向餐廳嘅方向行。一路上好多人都拎起手機影個粉紅色天空, 一陣facebook 應該好多人upload 風景相吧。 



個陣時嘅我, 應該萬萬都估唔到, 我同Mindy 呢張相係有幾咁重要吧。 

下一回: 最後的晚餐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