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啊仔, 有無話對未來有咩打算呀?」 老豆問我。
 
「吓?」 我呆咗呆, 放低手上嘅碗筷。 「姐係點?」我問。
 
「你宜家都返咗呢份工都有一年左右啦, 有無諗過轉工?」老豆問。
 
「無呀, 而家返工幾開心呀。我想做多陣先再諗。」我真心咁答。
 
「有無諗過考政府? 有前途啲嘛。唔係話你宜家唔好, 不過都要為未來打算嘛。」老豆說。


 
我心頭一熱, 唔知點回應。
 
「嗯, 我自己會諗吓, 放心………」我低聲說
 
—————————————-
(Now)
 
我同Mindy 行到一間唐樓前面停下來, 我打開閘門, 示意Mindy 行先。
 


我地聚會嘅地方係位處係三樓嘅樓上cafe。
 
走到門前, 大大隻招牌寫住「coffee lab」。Mindy 指住個招牌同我講「又幾夾喎!我地就係lab 認識嘅同學, 估唔到柯南揀個咁嘅地方咁有心思。」
 
柯南當然係我地嘅同學, 佢叫柯南唔係因為佢有明偵探嘅頭腦。 而係因為佢副招牌黑框眼鏡, 成個look 好似柯南咁樣,所以俾人改咗呢個花名。
 
我敷衍咁笑咗笑, 就推開cafe 嘅大門。
 
Cafe 空間並唔算大, 正方形嘅店內, 大門右手邊就係開放式嘅bar 檯同埋廚房。 bar 檯對面放咗一張大木檯係正中間, 檯邊放咗12張木櫈。除咗中間嘅大檯, 店內嘅二面牆分別擺放咗梳化, 梳化前放咁張小茶檯, bar 檯正對面就係窗口。室內裝修要形容嘅話, 應該係行台灣偽文青風格吧。
 


「呢間舖幾靚喎!」 Mindy 向我講。
 
「又係行偽文青風格啦。間間都差唔多啦!」 我淡淡地吐糟。
 
「Geoff! Mindy! 好耐無見喇! 今日我地包咗場呀, 快啲坐啦, 睇下想食咩!」坐係最遠處嘅柯南道。
 
「嘩,大家咁快黎晒嗱!」 Mindy 找了近bar 檯嘅位置坐下, 說。 我坐係佢隔離, 向大家say hi。
 
做公務員嘅Chris, 做文員嘅Suki , 山系女Katie仲有讀緊博士嘅肥龍坐係我對面。 我老死kevin, 佢女朋友Snow, 仲有柯南就坐係我同Mindy 隔離。
 
同大家打完招呼之後, 我問「on 9 Billy 呢? 未到呀?」 Billy 係一個好有趣嘅人, 讀書嘅時候除咗實驗課之外, 永遠都唔見佢上堂。說話垃圾嘅程度並唔係 on 9就足以形容。
 
「佢話要OT 遲少少黎, 佢本來根本就唔識IT野。宜家俾老闆發現咗所以迫佢上堂進修呀!成件事太搞笑了!哈哈!」 肥龍回答。
 
大家聽完之後爆笑, 「咁我地叫個party set 好唔好呀?」Suki 問。


 
「無咩所謂呀, 你決定就好了」坐係佢隔離嘅Chris 回應。
 
我作為一個小薯仔, 係呢啲環境我都係講下膠野, 陪下笑。我見到Mindy 同坐佢隔離嘅Snow 傾得好開心, 我諗大概係講一啲大學時期嘅柒事吧。大家等野食嘅時候有講有笑,唯獨係我老死 Kevin無咩心機, 一臉悶悶不樂咁。
 
 「Kevin, 今日收早呀?唔著西裝嘅今日?」 Kevin 畢業後入左藥廠做sales, 佢把口一向都叻。聽佢講份工收入唔錯(起碼係我人工3倍), 所以都介紹埋佢女朋友Snow 入去返工。平時見客佢都係著西裝, 所以我故意咁問。
 
「我無係藥廠做喇」 Kevin 尷尬咁講, 右手摸一摸後腦。
 
「幾時嘅事? 唔同兄弟講? 哈哈, 係唔係有更好嘅路數呀?」我問。
 
「無喇, 只係想轉下環境。」Kevin 答。
 
「我仲會係藥廠做多陣先,」 Snow 說,「我無Kevin 咁大膽裸辭啦。」
 


「你就正喇, bro。有得食Snow 軟飯, 呢個係好多男人嘅夢想呀!」 我打趣道。隨即大家大笑。
 
「Geoff 你唔好咁嘴賤得唔得呀?仲話人地係你兄弟。起碼人地有女朋友呀!」Mindy 瞇住眼打趣道。成枱人又指住我恥笑, 氣氛相當歡愉。
 
「你地呢? 一齊左未呀?仲係一唱一和咁。」 Katie指著住Mindy 同我。
 
「嘻嘻, 佢咁膠, 好難相處架。」 Mindy 搶先就講。
 
「我都不了 , 大小姐大把男仔追, 唔阻佢世…..呀….痛。」我說。 其實都未講完, Mindy 嘅拳頭已經打左我膊頭一下。
 
「唔洗打人吓嘛…」 我抱怨。
 
Mindy 做左個鬼臉, 我只好苦笑。擾攘一輪後,大家嘅注意力又去返Kevin 度。
 
「有無諗過做政府工呀?」 Chris 開口,「起薪點高, 又hea, 又多津貼呀!我地science 出身, 又唔係咩專業, 政府真係唔錯嘅選擇。 再唔係就制服部隊啦。。xxyyzzz….」  Chris 興致勃勃咁分享。 Kevin 都只係一邊聽一邊點下頭咁。我估 Kevin 同我一樣, 都唔太想入政府做野吧…


 
傾傾下, 侍應開始上菜。 我地唔等on 9 Billy, 決定食住等。我拎起叉, 將碟上面嘅沙律菜往嘴塞。
 
「嚨……嚨…..嚨! 砰……!」窗外突然傳嚟巨響。 聲浪大到檯上嘅瓷杯都震咗幾下。Mindy 嚇一嚇, 伸手捉住我手臂。大家靜晒, 你眼望我眼。 肥龍都終於肯停止佢食沙律嘅動作。
 
接落嚟, 窗邊傳嚟人們歇斯底里嘅叫喊聲。
 
「走呀! 走呀………!」
 
「呀…………!」
 
玻璃碎裂嘅聲音,
「砰…….!」
 
汽車急煞發出嘅聲。


「吱…….!」
 
室外嘅嘈雜愈演愈烈, 人嘅尖叫聲, 物件嘅碰撞聲, 大聲到簡直似地震一樣,全身嘅五臟六腑都被震動。我回一回神, 企起身, 欲要行去窗邊睇睇。 Mindy 拉一拉我手臂, 神情驚恐。
 
「好快,我想望一望咩情況。」我說。
 
 「我同你一齊。」Mindy 捉住我隻左手, 唔肯放開。 我點一點頭, 佢會意企起身。
 
柯南坐得近窗邊, 佢都起咗身。 我拖住Mindy, 同柯南慢慢靠近窗邊……
 
一步,
 
一步,
 
離窗邊只有一米遠。
 
 突然聽到「砰…」一聲, 成層樓搖一搖, 我趕緊捉住Mindy以免佢跌倒。
 
「……….」
 
震動停了, 我吞吞口水, 並且感覺到隻左手俾Mindy 愈握愈緊。
 
再一步,
 
當我地差唔多行到窗邊嘅時候,我隱約見到窗頂有野流緊落嚟。我抬頭望一望, 嚇到唔知點算。
 
「睇…..上面…」我極力保持冷靜。我感覺到身旁兩人向上望。
 
「血…?」 柯南啲震音好勁, 勁過李克勤。
 
眼前有鮮紅色嘅血, 正由窗外邊嘅頂部慢慢流向下。
 
「Geoff….」Mindy 已經成個頭埋係我身後。
 
我望向窗嘅下方,血並未有咁快流到落底。 我小心翼翼咁慢慢靠近, 希望望到街景。 我探一探頭向前。 而我所見到嘅野, 我以為淨係打機先會遇到, 眼前發生嘅一切都太過虛幻。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