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Birds are technically the  descendents  of dinosaur........」 教授企係小講台, 今堂係講緊爬蟲類嘅進化史。
 
我打個哈欠 「大佬呀! 而家八點半呀, 晨咁早好難專心呀。」我抱怨。坐我隔離嘅Mindy 比起我就精神得多, 仲不斷咁一邊聽一邊抄筆記。
 
「Geoff...,」 Mindy 突然停低抄緊筆記嘅手, 問「你話人類過多幾十萬年會進化成點?」
 
「哈…?」 我打完哈欠成眼淚水, 我擦擦眼, 就講「進化講緊要好長時間先睇到變化,單位係以萬年計…… 我地係點都睇唔到喇。不過要我估嘅話, 我估可能人類個頭會細啲掛, 而家啲人都唔用腦嘅。」
 
Mindy微笑「咁又係, 我地生下一代人都講緊要30年左右。 細菌就唔同呢, 一日嘅時間已經生到幾十代喇,進化速度自然會快啲。」


「嗯, 可能遲下會有方法加速進化呢個過程呢! 好似催化劑之類咁……」我隨口說。
 
----------------------------------
(Now)
Cafe 位處係廟街, 姐係話, 我望出窗口當然係廟街。我好似諗緊廢野咁, 不過我透過玻璃望見嘅野, 令我懷疑下面個一條,唔係平時間我熟悉嘅街道。我開始懷疑自己係唔係仲神志清醒。
 
街上嘅行人瞓低晒, 無車係行緊。 有幾架車撞左落兩邊嘅建築物, 車頭仲出緊煙。 我依稀見到cafe 入口都好似停咗部車,我唔敢太貼近窗,所以角度限制,我只係見到車尾突出嘅部分。
頭先個一下震動應該係個架車撞埋嚟做成的吧。
 
行人路上, 馬路上周圍都係血跡。 有一灘灘血泊, 亦有一條條拖行出嚟嘅血跡散落每個角落。 呢一段路口較短,左右兩邊十字路口都好近。


我數一數瞓係地下嘅人,有......8 個左右吧。 就咁睇, 全部人都已經身首異處, 而每個人身下都係一灘血泊。
 
左邊十字路口處, 有兩架房車相撞著火。 濃煙加上火燄升上半空。
 
咦, 車後面好似有野係度郁,但係個黑影俾濃煙遮住, 睇唔清楚。
 
我嘗試聚焦望清楚, 黑影就係呢一刻快速移動, 爬上咗其中一架車車頂。
 
呢個「影」 背住我, 我依稀見到破裂嘅衣物掛係佢身上。 呢隻「生物」四肢修長, 特別係對手臂, 瘦長到就快要見到骨咁。令我覺得奇怪嘅係,個隻野手臂長度同雙腳幾乎一樣長。
破爛嘅衣衫入面, 露出係慘白色嘅皮膚。佢係用四肢站立.... 但係呢隻野仲係唔係「人」?佢背住我,烏低上半身,我唔敢肯定。


 
當我腦海一片空白嘅時候, 突然間, 佢好似意識到有事發生咁, 四肢動敏捷咁嚟個一百八十度 轉身。
 
當佢轉身之後, 我同個一隻野雙眼對上,眼神接觸只係一瞬間嘅時間。
 
「佢」用口咬住一條屍體嘅上半身, 成身都係鮮血, 發黑嘅雙眼無神咁望向我呢邊。 我呢一刻肯L定隻野唔係「人類」。
 
其實我係好想逃跑, 不過雙腿好似灌咗鉛咁, 動彈不得。每一下心跳我都感覺得好清楚, 腎上腺素不斷釋放入我嘅血液入面, 身體有種發熱嘅感覺。
 
對望咗一陣, 我差啲覺得佢要跑過嚟追殺我。 但係好彩,對望咗一陣 ,佢就轉身向遠處飛奔。
 
我鬆一口氣, 先再注意返室內周遭嘅人。 Mindy 繼續捉緊我手臂, 微微發抖。
 
「你望唔望到? 」 我問。
 


「我望到少少, 就唔敢再望喇, 佢地係咪死咗, 我地不如出去救.....」未等Mindy 講完, 柯南就出聲,
 
「佢地應該死咗架喇, 重要嘅係,  Geoff ,  你應該都望到吧? 」 唔洗諗, 一定係講野個隻(生物)。
 
身後嘅人開始起哄, 大家都不斷問我地三個出面咩情況, 就連本身係廚房嘅老闆娘都出埋黎。
 
「報警。街上面死咗人。仲......」 Mindy 口震震咁講。
 
「好好好, 我報!」 Katie 慌張地回應。
 
「頂!  打唔通呀。」Katie  唔死心, 繼續打電話。
 
「我收唔到電話呀!你地呢?有無人收到!?」  Chris 開始著急,四周圍問。 大家都拎晒手機出黎, 係咁噤。 但就係無人成功打到電話。
 
「睇嚟個 network 死咗, 大家keep 住睇下會唔會收得返, 老闆娘, 呢度有無電視, 收音機之類呀?仲有試下固網電話」 我努力保持冷靜, 希望可以收集到出面嘅消息。


 
「有呀, 電視係你右手邊呀。固網電話係廚房, 我試下去打999。」 老闆娘答。
 
「頂! 電視係牆上面都見唔到。」 我暗駡。 Kevin 已經搶先一步打開電視嘅電源。 電視著咗之後, 係一片雪花。 Kevin 等左陣, 再噤一噤電視機頂上嘅制轉台。 轉咗幾個台都只係見到雪花。之後肥龍忍唔住走埋去幫手。
 
呢個時候老闆娘出返嚟, 搖搖頭。「用固網都係打唔到電話....」 我嘆口氣。 Suki 提高聲音問「你地到底係窗度望到啲咩?」 大家聽到Suki 咁問, 都停低手上忙緊嘅野。Suki 企得較近窗邊, 我估佢都依稀睇到街上嘅情況係點。
 
我望咗望柯南, 佢無奈咁點點頭, 示意叫我一五一十講晒俾大家聽。
我先整理一下思緒, 再概括咁描述我頭先見到嘅景象話俾大家聽。街上嘅屍體, 撞埋牆嘅車, 仲有個隻好恐怖嘅(生物)等等都講晒。
 
我講完, 室內一片靜默。 冷場嘅程度仲衰過大家平時聽到冷笑話後嘅反應。
我望望 Mindy 同柯南, 睇嚟佢地都無咩補充。 「咁.......我地點算好呀?」 Suki 帶住哭腔咁問。
 
大家你眼望我眼。 「我.....咳咳.....我諗最重要係睇下聯唔聯絡到外界先。」我身後嘅Mindy 道。 「我同意!」我說,「大家就試下諗方法聯絡外界先, 有頭緒就通知大家!」
 


大家都同意後, 各自去忙。 Kevin, Snow 同肥龍繼續搞電視機, 其他人應該試緊用手機聯絡外界, 唔見左嘅老闆娘同侍應應該入左廚房吧。
「Geoff, 點算好呀? 我媽咪爹地係屋企無事架何? 」Mindy 拉咗我埋一邊, 無助地問。
 
「嗯, 點都好, 我地試下搵方法聯絡佢地先啦。唔好亂諗野住。而家走出室外太危險喇, 唔知隻野會唔會返轉頭, 又或者出面有更多個啲野都未定。」 我分析, 再用手輕輕拍一拍她頭頂。 「帽事既, 最多咪死....。」
 
「而家仲識講笑....真係無你乎呀我! 」 Mindy 終於笑咗笑。
 
唔知道去咗台灣嘅爸媽有無事呢? 我心入面暗暗地諗。
 
「咦…好似有畫面喎!大家嚟睇下!」 肥龍大叫。 大家都趕忙走去電視機前, 確實有隱隱約約嘅畫面出現係雪花後面, 不過電視機都係無聲。
 
過咗一陣畫面開始出黎, 雪花亦少咗好多。 電視播緊嘅應該係新聞台, 主播口郁郁, 但唔知佢講咩, 因為電視機無聲。
 
「你地睇下!!」 Snow 指住電視右上角。
 


我望清楚, 大大隻電腦字寫住 :「戒 嚴」。
 
下一回: 留守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