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 嚴」 兩個大字,充分說明咗事態有幾咁嚴重。
 
「如..(沙)...聽到...(沙).政府.....(沙)...已...(沙)...戒嚴令...(沙)..市民...(沙)..(沙).室內..(沙)...(沙) 遠.(沙)..軍..」我地只可以聽到女主播斷斷續續嘅聲音,中間夾雜住大量雜音。
隨後電視又變返一片雪花,咩畫面都無。
 
「睇黎情況好嚴重咁樣。」 Kevin 喃喃自語,然後同大家講 「我地……都係繼續試下聯絡街外先啦。睇下會唔會有咩消息。」
 
我點頭以示同意,說  「大家有個心理準備要留係度一排。」我望望老闆娘,佢無奈咁點點頭。 老闆娘外貌意外咁後生,皮膚白晢,年紀睇落只係三十出頭,一把烏黑嘅長髮束成一條馬尾掛係腦後,相貌麗色可人,同一般人心目中「老闆」嘅形象相差好遠。
 
「麻煩晒,多謝妳。」我雙手合十答謝。


 
「大家有咩需要嘅話,就拎出黎商量。襯仲有電同水,我地都要準備一下儲備黎應急。仲有大家check 下有咩帶咗咩物資係身,而係有用嘅。有就share 出嚟喇。」
 
大家都好似無咩異議。各人開始動身, 我見 Suki, Snow 等女士們已經睇係手袋有咩物資。 肥龍已經拎咗幾個尿袋出黎搵位差電。
 
我對窗口所望到嘅野仲係耿耿於懷, 個隻四腳爬爬真係由人變成? 諗起佢同我對望嘅樣, 我成身即刻起晒雞皮。 我再望向cafe 唯一對住街道嘅窗口, 血跡已經覆蓋咗大部份面積, 剩下只有一半左右透明部分沒有被血跡覆蓋。
 
我望望手錶: 19:25 , 夏天嘅日光已經差不多消逝。外邊微弱嘅橙黃色街燈,淡淡咁穿透入戶嘅下半部分。
 
呀! 突然有個念頭係腦海飄過!


 
我望返入cafe 內, 尋找老闆娘嘅身影。我快步走入廚房, 見到老闆娘係度打緊電話。
 
「老闆娘! 我想問呢度樓上係啲咩嚟?」 我氣急敗壞地問。
 
老闆娘有啲錯愕, 放低手上嘅聽筒。
 
「叫我Lily 就得喇。樓上呀? 4 樓已經係頂樓。呢度正對上面,係一戶住宅, 好似……有對中年男女住嘅。 佢地對面個單位係間樓上書店……」老闆娘用力回想著。
 
「樓下呢?」 我問。


 
「樓下2樓就唔太清楚。」老闆娘說「平時啲人都係上嚟cafe , 又或者係樓上書店。 我估一係有住戶又或者等緊租出去掛。1樓地下就係藥房啦。我地呢層就係得我地coffee lab, 對面單位係個貨倉。」
 
「咩貨倉嚟架?」 我問。
 
「我地唔知呀, 只不過間中會有人上嚟拎完貨就走」企係 Lily 隔離嘅侍應補充, 睇樣似係做暑期工嘅後生仔。 「嗯, 叫我Mike 就ok。」
 
我簡單講聲唔該。
 唔通窗上面嘅血係樓上個對男女嘅? 我心入面充滿疑問, 最壞嘅情況係, 上一層有人變到好似個隻四腳爬爬咁樣, 係窗邊殺咗人, 所以死者嘅血就沿外牆流落嚟.....
 
「Geoff! 」係Mindy ,佢把聲將我嘅思緒拉回現實。 「你諗緊咩呀?」
 
一旁嘅柯南都行咗入廚房。我嘆口氣, 然後將頭先老闆娘俾我嘅資訊同埋我嘅推理話俾佢兩個聽。
佢地聽完之後,兩人都露出驚訝嘅神情。
 


「會唔會隻野仲係樓上? 」 柯南問。
 
「唔會掛.....」Mindy語帶驚恐。
 
「有可能, 但係亦唔排除有其他可能性。都可以唔係四腳爬爬搞成嘅。」我道。
 
「四腳爬爬?」 兩人一齊問。
 
「嗯, 我命名嘅! 個名太cute? 唔緊要啦, 總之安全起見, 我地留係 cafe 先, 鎖好門。」 我道。
 
兩人無奈咁點頭。 柯南隨後離開廚房, 而Mindy 好似無出返大廳嘅意慾。
 
「喂, 妳ok 嗎?」 我用手輕輕按住Mindy 肩膀。
 
「嗯…我只係有啲驚,一切都好唔真實。 其他人...... 其他人唔知有無事呢? 唉……不過有你係度陪住我會好啲。」Mindy低頭說, 眼睛深埋係劉海入面。


 
「嗯, 我相信會無事嘅。好彩大家係室內.......Shit!on9 billy 未嚟呀! 」 我不禁叫咗出嚟。
 
就係呢個時候,我聽到出面有人大叫。
 
仲有玻璃碰撞嘅聲音。
 
「救命呀!」 有人尖叫。我同Mindy 隨即跑出廚房……
 
下一回: 突襲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