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眾人會合後, 柯南同肥龍就先扶男子上樓梯。 女子亦抱著佢個囡,跟肥龍同Kevin 上樓梯。

Mindy 堅持要親自扶我上樓, 我亦無多餘嘅抱怨, 因為背痛難耐, 就由得佢。

係上樓梯嘅途中, Mindy 突然開口,「如果你有事嘅話, 我都唔知點算, 你應承我, 你唔會再做啲咁危險嘅事, 好唔好?」
一時之間, 我唔識回應, 只係繼續上樓梯。
「頭先見你引開啲怪物, 我好驚。」 Mindy 一邊說, 扶住我嘅手亦都愈捉愈緊。
「如果唔係柯南拉住我, 我一早就跑返出去.......」
「我.....只係單純咁按本能行動啦。」 我說「何況一個人死, 好過成村人死。」
「我唔想你有事.......你有事嘅話, 我...我......」



「我都未死, 快啲 Touch wood 啦!」 我打斷佢嘅說話安慰道。
「嗯嗯!好喇。」 Mindy 淡淡地說, 然後就無再講野。

我當然明白Mindy 嘅擔心, 其實如果事件重演一次, 我未必有勇氣再做同樣嘅行動 。
 或者, 我只係唔想 Mindy死吧。咁樣諗嘅話, 其實呢個所謂按本能嘅行動, 都頗為自私。

如果呢個惡夢有完結嘅一日嘅話, 或者.......或者...... 我會向妳表明心意吧。

上到coffee shop , Mindy 扶我去梳化坐低。 我見到Katie , Chris 等人係對面梳化幫緊男子處理腳傷。


「佢情況點樣? 」 我問。
「不如你顧掂自己先喇, 傻瓜。」Mindy 鼓起腮說。
「我只係背脊最痛,其他地方我估都係擦損少少姐。 」我說。

「俾我睇下。」 Mindy 說。
「喂喂, 俾Kevin 睇都一樣?」我心頭一熱,微感尷尬。
「男人老狗, 唔好咁婆媽喇!」 Mindy 命令式咁講, 然後一手扯起我件 T shirt。

講真,我有種被強姦嘅感覺(誤), 我下意識用手遮住自己兩粒乳頭。
「嘩, 腫起咗一大舊呀。 一定好痛!最好搵冰敷敷佢。我問一問有無先, 你等陣。」 Mindy 說後就走去搵老闆娘,我只好坐係住等。



其實我好想八卦下被救個三人嘅情況係點, 而對面嘅人好似好忙咁, 有人討論緊, 更有人手郁郁比劃。

而Kevin 就企係較旁邊嘅位置同Snow 傾緊計, 內容就不得而知了。

咁啱我同阿媽媽嘅目光對上了一下, 我點點頭。 媽媽對我禮貌地點點頭, 抱著女兒繞過餐桌走過來。

「頭先真係多謝晒你地, 搞到你差啲無命, 好對唔住。」 媽媽說。

「 嚟喇, 小V , 同哥哥講聲多謝喇。」小V 應該係返幼稚園低B 班嘅年紀, 留一把冬菇頭, 眼晴好似佢媽媽, 都係眼細細。

佢乖巧咁講「多.....射哥哥。」 說話發音未正嘅佢好鬼搞笑, 樣子好可愛。

「唔洗! 叫我叔叔都可以!」 我笑說,



「係呢? 你先生點樣?」
「佢還可以, 不過唔知有無骨折, 希望無啦。你啲朋友已經將傷口消咗毒, 又固定左, 要做嘅都做咗了。係啦, 叫我Kit 就ok 。 我先生叫阿明。」 Kit 說。
「嗯, 多多指教。我叫Geoff。 」 我說。
「你女朋友呢?」 Kit 問。
「女朋友? 」 我有點錯愕咁反問。 「你指扶我上嚟個女仔?」
「佢唔係你女朋友? Sorry , 我以為係添。」 Kit 帶歉意地說。
「唔緊要喇, 佢叫Mindy。」 我說。
「嗯, 總之唔該晒你地啦!唔係我地係條街都唔知去得邊。」 Kit 說。
「客氣啦。 係呢? 你地點解會係警車上面嘅?」 我問。

此時, Mindy 行過嚟,說 「咦, 你地認識咗大家嗱?」我笑說, 「傾咗一陣啦, 不過俾你打斷咗咁解。」
「唔好意思呀, 有無阻住你地?」Mindy 帶歉意地向Kit 說。
「唔緊要呀。」 Kit 揮揮手說。
「小V , 同姐姐都講聲多謝喇。」唔知幾時小V 已經坐咗係我隔離, 佢一樣好乖巧咁講, 「多謝姐姐!」 仲舉起雙手, 貌似好開心。
「唔...唔洗喇! 你好乖呀。」 Mindy 矮身與小V 講, 話語中充滿喜悅。 Mindy 向來都喜歡同小朋友相處, 亦都好得小朋友鐘意。


「好喇, 唔好阻住哥哥同姐姐喇, 我地去搵爸爸呀。」 Kit向小V 說, 然後再向Mindy 說。 「叫我阿Kit 就可以, 呢個係小V, 而我先生叫阿明。」
「我叫Mindy 。」 Mindy 微笑著說。
Kit 一個點頭微笑, 再抱起小V ,「講bye bye 啦!」
「bye bye 姐...姐..... Bye bye 叔叔。」 小V 揮著小手說。我見到Mindy 偷笑, 小朋友真係唔可以睇少, 咁快叫我叔叔, 學野真快。
Mindy 亦都拖一拖小V 隻手道別。Kit 同小V 走後, Mindy 就坐上梳化。

「叔叔, 你又幾識氹小朋友喎!」 Mindy 恥笑。
「佢好鬼馬喇。」 我無奈地說。
「我拎咗啲冰俾你敷, 不過你抹抹面個啲血先喇。 唔好驚親小V。」Mindy 說。
「佢頭先不知幾冷靜。」 我白眼。Mindy 笑了笑, 就從盤裡拎條毛巾出嚟。 我遞手去拎, 點知佢輕力指我遞去嘅手。
「等我幫你喇!」
「嗯…嗯…」我唔好意思咁講。Mindy 用毛巾輕抹我的臉上嘅血, 其實俾人服侍反而好唔自在,坐立不安, 視線都唔知放係邊好。Mindy 當然就唔尷尬,佢細心咁輕輕力用濕布擦我塊面。處理好後, 我地視線對上, Mindy 呆咗呆, 然後神情腼腆咁移開目光,
「你擰轉面, 我幫你敷冰呀」 Mindy 說。我無多說話, 照佢意思去做。 背向Mindy 扯高衣衫。 Mindy 亦將剛整成嘅冰袋敷上我瘀青嘅地方。冰冷嘅觸感令人不適, 我沈吟咗一下。
「實好痛喇, 腫起晒。 你忍一忍呀。」 Mindy 溫柔地說。
「麻煩你啦Mindy 姑娘, 已經同一日第二次幫我包紮。」 我打趣道。


「唔好笑囉。」 Mindy 說, 「你嚟緊要小心呀, 唔好再整親, 唔係嘅話我唔放過你!」
「好恐怖......」 我說, 「係呢? 咁你有無衫換, 同先整污糟咗。 」
「邊會有呀,不過宜家都無辦法啦。只好著住先。」
「嗯, 我件衫仲臭, 成件都有血。我地宜家未叫臭味相投囉。」 我說。
「大少爺唔好抱怨啦, 同埋我唔臭囉。 一係你除咗件衫俾我去洗。係呢, 有無好啲呀?」 Mindy 說。

冰敷了一陣, 痛楚確實得以舒緩。
「嗯, thank you !」 我拉回衣衫, 說「你話我地應唔應該搵野封封個出口? 」
「都好, 不過你等其他人做啦。」 Mindy 說。
「嗯, 唔知搵咩封住個入口就真。」 我說, 「如果有四腳爬爬入左嚟, 咁我地連逃走都好難。 話時話, 你見唔見到部無人機?」
「嗯, 見到呀。 應該係佢開槍殺咗啲怪物。」 Mindy 說。
「但係點解要咁做? 」 我問, 「仲有點睇佢都唔似....」
「Geoff 你無事呀嘛? 」柯南突然走過來說,肥龍亦走了過來。
「算係咁啦,係個背脊有啲痛。」我說。
「不如你地都休息下啦,你地應該成晚無瞓過喇。」柯南說。


「係啦,你同Mindy 一齊瞓喇! 」 肥龍笑說。 「又唔係未試過,一張梳化一個人瞓太嘥呀。以前我地搞通宵活動, 一張床瞓四個人都仲得喇! 」

柯南笑吟吟咁點點頭,說 「 我地唔會理你地兩個搞咩架放心!」 兩人對呢個話題傾得好熱烈。
我望望Mindy, 佢只係無奈咁對我笑一笑。
「喂喂,你地兩個..... 」我白眼, 「 個位先生點樣呀?無咩事嘛?」
「佢呀, 還好啦!應該係撞車嘅時候拗柴,傷口都處理咗」 柯南說。
「估唔到老闆娘識急救, 真係睇唔出。」 肥龍說。話說回來, 我雙手上嘅傷口都有勞煩老闆娘包紮, 果然佢真係識少少急救。
「Geoff , 你第時要買六合彩喇!」 肥龍繼說。
 我呆一呆, 唔明白佢嘅意思。
「好彩有部飛機仔救你, 你仲唔係行緊運?」 肥龍真心膠地說。
「哈哈! 你啱, 有機會我實買。」 我回應。
「好喇, 你地休息下喇。 我地遲下可能要諗諗搵野頂住個出入口, 我同肥龍一陣睇下有無野可以做。」 柯南打完場說。我表示同意後,兩人就走遠。
「你都瞓一陣啦, 頭先你先話眼瞓。」 我對Mindy 說。

我望望手錶, 時間係清晨6點鐘。
「嗯, 我去洗手間先。 你瞓先啦, 要唔要俾件衫我洗?」 Mindy 說。
「唔洗了, 你都休息下喇。 佢地咁嘈, 洗唔洗俾個headphone 你當耳塞?」 我問。
「唔洗喇!我自己有呀。」 Mindy 回應。

「嗯, 好啦。」 我說, 然後我慢慢企起身, 背上嘅傷令我難以企直身子, 肌肉伸展嘅時候十分痛苦。 Mindy 見狀, 立刻伸手扶我。
「你要去邊呀?想去廁所? 」 Mindy 關切地問。
「我想去返我背囊個邊瞓。」 我說, 想走去窗邊。其實梳化得兩張, 我並唔係幾好意思自己瞓一張。

「你就乖乖地瞓呢度啦! 呢個時間仲咁硬頸。」 Mindy 嘴上雖然責怪。
但係我明白佢嘅體貼, 所以我亦都再作無謂嘅反對。

「我會瞓你原本個床位喇!」 Mindy 笑說, 「好好休息下。」

我待Mindy 走去後, 就慢慢轉身背脊朝天, 趴係梳化之上。

當身體靜止嘅時間,身體各處傳入大腦嘅訊號變得更加強烈, 我覺得頭昏腦脹。
全身嘅肌肉都十分酸痛,首當其衝就係腰上嘅腫痛,背部齊個部位發熱麻痺, 力氣亦覺用盡, 四肢無力軟弱。

睇嚟我真係要好好休息一下, 唔好諗太多吧。

環境雖然嘈雜,但係我嘅意識亦慢慢模糊起嚟, 好快就昏昏睡去。

下一回: 尋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