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雖然未必幫到手, 但係我想跟你落去救人。」

不出所料, 回應嘅係我身邊嘅Mindy。

「你 sure?」 我嘆氣, 「不過你咁硬頸, 就算阻止你都無用啦?」

Mindy 堅決咁點點頭。

「好喇, 我都同Geoff 去。」 Kevin說。



「好兄弟!」 我滿意咁拍拍Kevin 膊頭。

「Kevin.....你諗清楚架啦?」 一旁嘅Snow 擔心地說, 「咁我呢?」

「你留係度等我地返嚟啦!乖, 無事嘅!」Kevin 安慰著, 用手握住Snow 雙手。


「嗯, 我地要速去速回,」 我說, 「最好就佢地行過嚟我地呢邊樓梯口, 盡量減少係戶外嘅時間。」

「我地係度嗌過去, 會唔會吸引到啲怪物?」 Mindy 叉著雙手說, 「佢地可能對聲音敏感。」



「我快手拎啲野出去揚下, 希望佢地見到啦!」 Katie 說。

「好啦, 我幫你搵下。」 老闆娘說, 然後轉身走進廚房。

「好, 我地都準備出發, 會落去嘅人都搵啲野旁下身。」 我說。

接落嚟, Katie 係廚房拎咗塊紅色布出嚟, 然後遞手出窗口亂舞。

本身個對男女留意唔到Katie, Katie 只好加大幅度用力起勢咁舞。 最後男子總算留意到我地, 向我地揮揮手。我地用身體語言嘗試叫佢地向我地所在位置移動, 但係兩人好似受咗傷, 挺起身體後又跌低。



我地好快咁決定好嚟緊嘅分工。我,Mindy , Kevin, 肥龍, 柯南五人決定落去救人,我地各自搵啲工具旁身。

Katie就繼續同三人保持交流。 而其他人則繼續留意街道上嘅情況, 有咩事就盡快通知大家應變執生。一切準備就緒後, 我手持一把菜刀, 打開cafe 大門。我慢慢地推開一小寸,窺視住出面嘅環境。

走廊有微弱嘅燈光, 正對面倉庫嘅大閘並無異樣, 走廊兩側亦看似安全。我打了一個ok 嘅手勢, 示意可以出去。

 我慢慢推開大門, Mindy 緊隨我後面。中間係Kevin同肥龍, 而柯南就係最後。
「跟貼呀。」 我輕聲說。
 然後慢慢沿住走廊行到樓梯。 樓梯嘅燈熄晒, 漆黑一片。
「大家小心呀, 我落樓梯喇! 」我說。
 我感覺到Mindy 隨即伸手捉住我手臂, 佢冰凍嘅手傳嚟微微嘅震動。

我吞吞口水, 慢慢地憑感覺走出第一步。 踏出第一步後, 對梯級嘅距離有了分數, 就右手靠牆,左手拖住Mindy , 慢慢走下漆黑嘅樓梯。



我地沿住樓梯內側移動, 過程尚算順利。不過走到地下麻煩就出現了。門口大閘被整個撞飛,變晒型嘅鐵閘向內瞓低咗係走廊, 唐樓嘅出口處有一部車輛堵住。

車身陷入咗兩邊牆身,車頭變形到好似摺風琴咁, 擋風玻璃碎裂。驟眼睇, 車入面並無人, 或者屍體。由於門口太細, 所以車身直插兩邊石屎牆身。

近門口嘅牆出現咗大量由撞擊造成嘅裂縫, 牆內嘅鋼筋外露, 石屎散落一地。

「睇嚟我地要爬上車頂出去。」我說。「大家小心玻璃碎。」

眾人點頭同意。 我收好菜刀,然後先踩上已倒下嘅鐵閘, 再將一隻腳踏上車頭, 確保穩陣後,再雙腳企上車頭。

幸好車輛係架小房車, 車身一米高左右, 車頂唔高, 大門頂與車頂之間有一米左右空間, 跪低就可以進出。

我再大步跨上車頂嘅同時矮低身子, 讓整個人跪係車頂。

我再回頭, 伸手拉Mindy 上車頂。接住係Kevin 同柯南, 肥龍就留係入面。



「我太肥喇。我係入面等你地啦!」 肥龍說。

其實肥龍佢雖然肥, 但係身手敏捷, 只係搵個借口唔出嚟吧。不過我都無再爭議,  因為回程嘅時候有個人接應確實係方便啲。


我地四人一個跟一個咁向車尾移動。戶外嘅空氣有點濕, 清晨嘅光線偏向深藍。我從車上跳下, 踏上石屎地。 前方過兩條車行線就係三人所在之處。 我地小心為上, 四人落地後烏低身搵架車做掩護, 先視察再行動。

我先向三人點點頭, 男子亦都禮貌地點頭回應。 並指指雙腳, 應該是雙腳受傷了。 我再環視四周, 右手面不遠處, 瞓咗兩條屍體。 屍首血肉模糊, 四肢並唔齊全。 屍體身下嘅血已經開始凝固。由於畫面太震撼, 我一時間身體唔識得郁。

人生咁耐以嚟都無見過咁血淋淋嘅屍體, 我望一望身後嘅同伴, 佢地一樣表情呆滯。

Mindy 更加用手掩蓋嘴部, 然後別過臉唔再睇。兩首屍體嘅更遠處,  有一具四肢唔合比例嘅屍體, 我見到唔知係手定腳嘅幼長肢體, 皮肉間見到入面有幾條白骨刺出表皮, 屍骸血淋淋咁攤係馬路, 相信就係我地推落街隻四腳爬爬嘅屍體。

我再望望右方遠處, 好似無咩危險, 只係得更多嘅屍體, 並無任何動靜。



我再探頭觀察左手邊, 只係見到十字路口相撞個兩部車, 火已經熄了, 車身燒成燻黑, 只剩下鐵架。

我確定好無異樣之後, 我地四人就跑過馬路, 到達警車撞擊嘅地點。

「你地無事嗎?」Mindy 問。

「我同阿囡還好」 女子答, 就我估計, 佢應該30歲左右, 留一頭短髮, 眼細細的, 面容憔悴。

「但係我先生對腳受咗傷, 用唔到力, 我自己唔夠力抬郁佢。」

「好彩見到你地。」 男子答, 佢年紀睇落去同佢老婆差唔多, 中等身材, 臉上戴咗副粗框眼鏡。 佢用左手按住左小腿, 個度滲緊血出嚟, 我就咁睇都覺得痛。
 
「你地住係上面?」 男子問。



「我地其實都係迫住要留係個度。」我說。

「我地快手上樓先, 呢度危險。 Kevin 同我一齊抬爸爸呀。」我講,接住, 我同Kevin 扶住男子各一邊手臂嘗試拉佢企起身。

男子吃痛, 忍唔住沈吟。

花咗少許功夫,我同Kevin成功令男子企起身。 我地兩人矮身, 然後放男子雙臂係自己膊頭上面, 慢慢扶男子向前行。

Mindy同柯南就照顧其餘兩母囡 , 女子行動力並無問題, 所以佢地幾個好快去到 coffee shop 嘅入口, 柯南跳上堵住門口嘅車頂, 扶其餘嘅人上去。

而我同Kevin 就行得較慢, 因為男子只能夠用單腳一拐一拐咁向前行。

「呀!!!!」 男子痛到嗌出嚟, 應該係受傷處唔小心受咗力。男子身子一軟, 左手由Kevin 嘅膊頭上鬆開, 跪坐在地。

「頂住呀!我地就到架喇!」 Kevin 道。又再拉起他。

當我地再拉起男子時, 我聽到右方有聲。 我立刻擰頭去望。



今次仆街了。


有三隻四腳爬爬企咗上右方十字路口嘅車頂, 望向我地呢邊。

我背脊一寒, 全身卡住郁唔到。

四腳爬爬所企嘅位置,同我地相差只有150米左右吧。


「行喇, Geoff。」我聽到Kevin 講。

「頂, 有......有怪物呀!」 Kevin 驚呼, 想必佢都望到吧。

Kevin 嘅聲音好似驚動咗個三隻四腳爬爬。 佢地原地左右行一輪後, 就開始跑過嚟。

佢地四腳並用, 成件事好似三隻獵豹追逐獵物咁, 誓要將獵物送入嘴裡咁。

眼見我地之間嘅距離開始縮少, 我同Kevin 拉起男子死命咁向前走, 希望早一步到達室內。

我尋找住Mindy 嘅身影, 佢已經跳過房車嘅後面, 我同Mindy 之間隔住架壞車。

我望到Mindy驚恐嘅眼神。

我再望右手邊。

 三隻四腳爬爬已經就跑到埋嚟。


我地快手將男子推到堵車邊, 柯南已經早一步企係車頂伸手要拉起那男子。

佢地跑到嚟了。 仲有20米左右。
 

我腦袋一熱, 瞬間落咗一個決定。我拎起插在腰緊嘅菜刀, 緊握係手上面, 然後跑回馬路, 同時候揚開雙手大叫「呢邊呀…!」。

 四腳爬爬聽後欲要追我, 改變了方向。

果然, 佢地都係對聲音較為敏感, 一聽到聲就追上去, 完全係玩緊真人版「 last of us」 , 要製造啲聲去引開啲怪物。

「Geoff ! 你做咩呀!」 我聽到 Kevin 高呼。

三隻四腳爬爬突然急煞, 頭部四周張望。俾Kevin 嘅聲音吸引住。

但係我已經要盡地一搏, 一定要繼續嘗試引開三隻四腳爬爬, 怪物走過去的話, 我就咩人都保護唔到。

我再亂叫幾聲, 用菜大力擊打地下, 希望個三隻野能夠遠離Kevin。

係我嘅「噪音攻勢」之下, 三隻四周腳爬爬都一致擰頭, 向我身處嘅方向狗衝, 完完全全忽略咗Kevin, 鎖定返我為目標。

佢地嘅氣勢同遊戲機入面啲怪物有得揮。

我深感淆底, 唯有逃跑。我用盡奶力跑, 都管唔到向緊邊跑。

突然有一鼓蠻力係我背脊襲來。

我失去平衡, 整個人向前飛出去。手中嘅菜刀亦都甩咗手, 落地後, 我忍著痛, 立即轉身向後。

只見個三隻怪物, 企係我身前只有兩步之距。 佢地就好似餓狼一樣, 準備攻勢眼前嘅獵物, 口中發出野獸般嘅低吟聲。恐懼充滿住我全身, 我連要逃跑嘅意慾都無。


我嘅人生, 就咁就玩完? 真係唔甘心呀。


三隻怪物亦同時向我飛撲過來,我反射性地架起右手去撞, 儘管知道無咩用。係呢一刻,時間就好似電影慢鏡咁, 一格一格地播放。 我清清楚楚咁望到, 怪物猙獰嘅面容裡, 個一雙全黑色嘅眼眸。

「眼神仲有啲痛苦吧, Mindy。」 我對自己說, 並睜開眼迎接著死亡。


要活下去呀, Mindy, 呢個算係我嘅願望吧。


中間個一隻怪物用蠻力將我按向地下, 我死命頂住佢嘅頭部,嘗試推開佢, 唔俾佢咬我。

奈何佢力氣太大, 嘴巴係我面前張大, 佢嘅口水不斷咁滴落我身上。佢嘅口部, 亦愈來愈了貼近我頸部位置。

係呢個生死攸關嘅時候, 本以為希望已經用盡,身後突然傳嚟三下槍聲。

「砰!砰!砰!」

突然間我臉上傳嚟陣陣溫熱, 血腥味衝擊住我嘅嗅覺。

怪物嘅力量開始減退, 我望向怪物, 佢左邊額頭被子彈清脆地開了一個洞。

血不斷由子彈洞流出, 我臉上應該沾滿怪物嘅血。怪物嘅氣色隨即消失, 軟落嚟嘅身子壓係我身上。 由於太噁心嘅關係, 我用力將怪物屍體推埋一邊。另外兩隻怪物亦都瞓咁係我旁邊, 一隻左邊, 一隻右邊。佢地屍首下, 都有一大灘鮮紅色嘅血。

三隻怪物就此斃命, 究竟發生咗咩事?

正當我錯愕之際, 我發現頭上有一舊野,飛係半空。

係一個黑色嘅正方體,  質感俾我嘅印象係由某種金屬造成。

黑色正方體左右兩邊各有個噴射引擎咁嘅野, 氣流由引擎處射出, 令飛行器浮係半空。而正方體下方, 伸出咗一支好似槍嘅物體。 要形容嘅話, 似把銀色手槍。唔通係佢殺死個三隻野?

呢個「飛行機」 係我頭頂徘徊咗陣, 就向遠飛去。

「大難不死 , 必有後福。 哈哈!」我對自己講。

 雖然唔知發生緊咩事, 但係返上coffee shop再算。 我忍受住背上嘅刺痛企起身, 環視住死係我身邊嘅三隻怪物, 心中有種說不出嘅傷感,。

「Geoff! 你個死傻仔!」突然Mindy 已經朝向我跑來, 一下子攬住我。
「你做咩自己走咗去呀!?」Mindy 將頭埋係我胸口, 攬得我好實。

「大小姐,你整到我好痛。」 我說出事實。「有咩返上去再講。」

「嗯嗯!」 Mindy回復返理智, 一雙眼睛變得水汪汪。

Mindy 放開我, 微微向我一笑。

佢一放開我,我就發現我身上嘅血染污咗Mindy 純白色t-shirt,我不禁覺得好笑 。

Mindy 又望望自己身上嘅衣服。

 「好污糟呀你。」她吐糟。

「係你自己攬埋嚟喇! 喂,  我地快啲走吧。」我說。

隨後Mindy 拉住我跑向coffee shop入口, 我同Mindy 亦順利跨過堵車與眾人會合。



下一回: 過渡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