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深呼吸一口氣, 慢慢推開木門。
 
出現係眼前嘅景象, 我只能夠用慘不忍睹嚟形容, 我頓時hang 機。
 
細少嘅房間入面,有一個一絲不掛嘅女仔,坐咗係地下。佢雙手垂直咁被索帶綁係一條水管上面。長髮遮住面額,我靠住電筒嘅光線,依稀見到佢身上面佈滿瘀傷, 白皙嘅皮膚上面充滿住黑色, 紅色嘅瘀青。 有一刻我仲懷疑佢係唔係已經死咗,好彩仲聽到女生嘅呼吸, 雖然好虛弱,但係仲未死。
 
佢意識到有人係度,低吟著「咳!…..咳!…..放過我啦,求下你…..放過我。」說後,就低聲哭泣。
 
唔洗問金田一都知, 係出面個三條友做嘅好事。我心頭一陣發熱, 頭腦發麻。
 


我拖住Mindy 入去,係我身後嘅Mindy 見到眼前嘅景象,不自覺咁用手按住嘴巴。
 
「我地唔係出面啲人,我地路過呢度,你無事喇,我地會放走你。」Mindy 溫柔地說,並指示我幫手,係佢袋入面搵衫出嚟。
 
「 求下你地好心帶我走!咳!…..咳!..我做牛做馬都願意…. 我….唔想再留係度….嗚嗚…」女子失控地大聲哀求。
 
Mindy 走上前,用件衫輕輕咁包住女仔上身。女生身體震咗震,然後繼續哭泣。 我抽出褲袋入面嘅界刀,將綁住佢雙手嘅索帶界斷。女生即時用雙手環抱住Mindy痛哭。Mindy 亦用雙手輕輕拍女仔背脊,一路係佢耳邊講一啲安慰嘅說話。
 
我企係佢地兩個身邊,唔知做咩好。 不過就我觀察,呢個女仔應該同我年紀差唔多,可能細我一兩年左右。 係近距離,我更加清楚咁見到佢腳上佈滿咗瘀血,地下亦有唔少血痕。 照咁睇,應該係出面個三個人鎖佢係度,然後侵犯佢。
 


「Geoff,  我幫佢著一著衫先,你回避一下先。」Mindy 嘅說話將我帶回現實。
 
「嗯..嗯…好。」 我將電筒遞俾Mindy ,然後擰轉面。
 
強姦新聞平時就聽得多,親歷其境算係第一次。 不過呢個時候我地無得報警,可以的話,我超想出去剪咗出面三條友嘅jj。
 
「Geoff, ok喇!」 Mindy 說。
 
我擰返轉面,Mindy 已經幫佢著咗件 黑色t-shirt同埋長褲。而佢亦冷靜咗啲,我可以有機會睇清楚佢嘅面容。佢算係個樣子甜美嘅女生, 如果唔係臉上有幾道瘀傷,樣子應該同Mindy 不相伯仲。不過佢氣息好差, 嘴唇發白乾裂。
 


我係袋入面拎咗支寶礦力出嚟, 遞俾Mindy。
 
「俾啲佢飲喇。」 我說。
 
Mindy 接過寶礦力, 然後將液體慢慢送去女仔嘅嘴裡。望到呢個情景, 真係慶幸Mindy 有嚟, 如果全男班的話, 我地呢啲麻甩佬一定唔識處理呢啲情況, 個女仔可能俾我地搞到仲驚都未定。
 
「唔該....唔該晒你地呀!」 女子誠懇地說。 「可以帶我走呀? 我唔想再留係度。」
 
Mindy 抬頭望一望我, 我會意地點點頭。事到如今, 我都唔想見死不救。
 
「嗯。 你企唔企到起身? 」我問。
 
佢搖搖頭, 「下身好痛…..無力….」 佢答。
 
「Geoff , 不如你揹Doris 出返去呀。」 原來Mindy已經問咗佢叫咩名。


 
「好。失禮晒。」我說。
 
Mindy 幫忙將Doris 挨近我背脊, Doris 雙臂放上我膊頭後, 我就捉緊Doris 身體, 再用力企起身。 意外地, Doris 出奇地輕, 重量對我背上嘅傷唔係太大負擔。
 
「好, Mindy 你俾多個袋我拎, 我地行出去啦。」
 
Mindy 將一個袋塞係我右手, 然後佢將多出嚟嘅袋都拎上身, 我地拎好行裝就慢慢走出房間。 對Mindy 嚟講, 要拎埋我啲袋顯得十分吃力, 所以係中途我地搵咗架購物車, 放晒啲袋入去推住行。雖然有啲貨架倒塌咗, 但係都總算搵到路返出去。
 
我地好快就出返阿明所在嘅地方, 而個三條粉腸依然被五花大綁, 背脊朝天咁瞓係地下。
 
阿明應該早早就搜索完畢, 企係門口附近。 當阿明見到我背上多咗個女人, 佢走過嚟問 「咦, 多咗個人嘅?」
 
「嗯。 多得個三條粉腸喇!」 我瞪一瞪地下三人。
 


「柯南同肥龍話仲想搵多少少水。 我地等埋佢呀。」 阿明說。
 
我感覺到身後嘅Doris 將頭埋係我背脊, 可能係唔想面對個三條友。
 
「Geoff, 你攰唔攰呀? 不如放低Doris 先?」 Mindy 問。
 
「嗯, Doris 我放一放低你先, 小心。」 我走近Mindy, 欲將Doris 放低。 點知佢用力抱緊我, 唔想落地。
 
「放心, 我地唔會唔理你。」Mindy 好似睇穿Doris 心意咁「我地等埋其他同伴就會帶你走, 你就忍耐多一陣, 等Geoff 休息下先。」 Mindy 聲音相當柔和。
 
聽完Mindy 嘅說話, Doris 亦都乖乖咁從我背上下來。 Mindy 在一旁照顧她, 而我就簡單咁同阿明講述點樣搵到 Doris。
 
「真係慘,不過咁, 宜家你打算點處置呢三條友? 」
阿明指指地下個三條友。
 


宜家咁嘅環境想要佢地接受法律制裁基本上係無可能。 私刑嘅話, 我係好想打佢地一身, 又或者剪斷佢地條JJ。
 
「我無咩資格講喇,  係呢啲環境呀, 人自私, 唔顧及其他人感受嘅行為就會出晒嚟。 你有睇過 walking dead 嘅話都明喇。 宜家做嘅所有行為都唔洗負責任, 人就自然變得為所欲為。 我地宜家都係用武力令對方屈服, 我覺得叫唔上係啲咩正當行為。 」阿明語重深長咁講, 然後笑一笑「點睇? 我覺得由得佢地係度算喇, 睇死佢地都唔夠膽量行出街。 係呢個咁密封嘅環境, 精神上都會好折磨。」
 
我消化住阿明嘅說話, 或者佢都講得啱。 我更擔心嘅並唔係眼前三個人會唔會有報應, 而係自己會唔會慢慢咁變到好似面前個三條友咁, 為咗自己利益而做出一啲傷害人嘅事。
 
我對阿明點點頭 「嗯, 打佢都廢事。 我地快啲走人仲好。」
 
阿明點點頭 「不過柯南佢地好似去得有啲耐….」
 
就係呢個時候, 腳步聲傳嚟,應該係柯南佢地。 我擰轉頭, 見到柯南同肥龍中間扶住一個瘦小嘅身軀。
 
「呢班仆街! 我要打佢地一鑊!」 柯南憤怒地說。
 
柯南衝過嚟, 用腳大力踢金毛男人一下, 金毛仔中腳後痛苦呻吟。


 
「發生咩事呀?」我問。
 
「佢地捉q 咗Billy 呀!」 柯南怒吼。
 
「?」
 
 我望望肥龍身邊, 佢確實係扶住Billy。 Billly 勉強咁笑咗笑, 向我揮手。Billy 係食飯當日話會遲到, 點解會係度出現?
 
柯南踢完金毛男子, 再踢向矮小男子同埋大叔, 兩人吃痛掙扎, 但手腳被綁之下只能發出呻吟聲。
 
「呢幾腳係代Billy 踢你地嘅!」 柯南氣憤地說。就係柯南想再踢大叔嘅時候, 阿明上前阻止柯南。
 
「我地拎齊野說走, 記得 stick to mission, 仲有人等緊我地返去 。」 阿明拍拍柯南膊頭。
 
柯南呆咗呆 「最少聽下呢班人有咩講!你係大佬呀?」 然後一手拉開塞係金毛男人口入面嘅布。
 
金毛男人驚恐咁瞪住我地 「哈! 原來你同個on 9 仔係識架? 個日係我地收留佢, 救咗佢。 我有俾野佢食。 我只係叫佢做返少少野報答我地姐!」
 
「你…. 晚晚迫我出去搵車, 我好驚架嘛!」 Billy 嘅聲音由我後面傳嚟。
 
金毛男子不屑 「唔通白食香住呀!你地班仆街好快啲放開走我地! 你地要嘅野都拎到啦!」
 
柯南又忍唔住踢咗金毛男一腳, 金毛男腹部中腳, 痛苦地低鳴。
 
「你咪旨意我地會放你呀!」 柯南憤怒地說。
 
金毛男聽後, 表情惶恐 「你地頭先話會放開我地, 你地唔係諗住反口嘛?」
 
「我個時係話, 再諗下放唔放你地三個。」 阿明出聲。 「柯南, 夠喇。 我地唔好浪費大多時間, 快啲閃人啦。」 說後, 阿明又將金毛男嘅口塞住。
 
「咁我地放唔放佢地? 」 肥龍放低咗Billy , 走過嚟「我覺得呢度咁多物資同食物,不如我地搬嚟呢度住?  」 
 
肥龍嘅說話好有道理, coffee shop 住咁多人, 食物好快又會食晒。
 
「係囉!如果宜家放咗佢地, 我地好難再返嚟!佢地一定會諗方法阻止我地入嚟。」 柯南說。
 
「但係唔放佢地嘅話, 就咁樣綁住佢地,佢地飲唔到水, 過幾日會死人架! 」 身後嘅Mindy 說。
 
「理得佢地呀! 呢班都唔係咩好人, 打到Billy 咁傷!」 柯南不憤,向住我地叫喊。
 
「但係我地都唔可以由得佢地咁樣! 如果我地唔鬆綁,同間接殺人無咩分別! 我地短期內都唔會返嚟喇。」Mindy 堅定咁講。
 
「我又無話要殺佢地,只係……」 柯南猶豫「只係….,由得佢地自生自滅。我點都唔想就咁放過佢地。」
 
「柯南唔係講得無道理! 咁我地又無殺佢地, 不如就咁由得佢地, 呢個超市我地好有可能要返嚟。 我唔想重新探索一個新嘅地方。 一係放啲食物係地下, 等佢地唔洗用手都食到? 」 肥龍插嘴。
 
「肥龍你派少陣膠得唔得呀?」 Mindy 激氣地說。
 
「我認真架!」 肥龍答。
 
「Geoff! 你勸下佢地啦!」 Mindy 向我求救。
 
我好亂, 我望望Billy 同埋Doris , 呢三條粉腸對兩人造成嘅傷害有幾深, 由佢地嘅傷痕可以話到俾我聽。 
 
腦海入面嘅麻痺, 我係好想用暴力處置呢三條友。 但係, 我又有無資格去決定佢地嘅生死呢?
 
我握緊拳頭, 再望望Mindy , 佢等緊我嘅答案, 大家亦都望住我。
 
「我…….」 我吞淡口水, 繼續說,
 
「我地快啲離開呢度先再講, 佢地三個人…….我地走之前, 幫佢地鬆綁喇。」
 
「Geoff! 你確定? 我地踢佢地出室外自生自滅都仲得架喎!」 柯南大聲地反對。
 
「算啦柯南。」 阿明說後拍拍柯南膊頭, 「我地浪費咗好多時間, 快啲走喇我地! 返到去再算。」
 
「但係……」 柯南無將後面嘅說話講出嚟 「你地話點就點。」
 
「好! 我地快手執齊野就閃人。」 阿明說。
 
我地各人收拾好地下上嘅袋, 肥龍佢地拎咗好多蒸餾水, 行裝好鬼重。 Billy 被人打到好虛弱, 連同Doris, 我地有多兩個人要照顧, 返去嘅過程應該會相當狼狽。Billy 由肥龍扶住, 而Doris 感覺上只係相任Mindy, 所以Doris 都係由我嚟揹。
 
大家準備就緒, 阿明就將一把界刀放係三條粉腸眼前遠處。
 
「你地一陣自己爬過去, 搵把界刀界開啲索帶喇!我地走之前唔好玩野呀, 警告你地。」 阿明對佢地三個人講,然後我地一行人就開門離開超市。
 
柯南同阿明合力關上捲閘, 我地一行人企係樓梯待機。阿明先走上樓梯視察環境, 再向天揮揮手, 提示coffee shop嘅同伴, 我地搞掂準備回程。 
 
阿明跑返落嚟 「暫時無咩危險, 不過我地都保持警覺喇! 我地等上面有signal 再行。 記得小心左邊街口。 執生喇大家。」 
 
大家點點頭, 阿明同柯南再走上樓梯, 等待訊號行事。
 
「我地去緊邊呀?」  Billy 問。
 
「我地原本 gathering 間coffee shop 呀。」 肥龍答。
 
「哦! 好呀! 我好想飲咖啡!」 Billy 說。
 
「on 9 Billy, 返嚟囉! 」我恥笑 「我地過去個時跟貼呀, 唔好做啲 on 9 野呀。」
 
「嘻嘻!」 Billy 傻笑。 
 
唉, 成員間又多個on 9 仔。 不過以上面班人咁緊張嘅氣氛嚟講, on 9 Billy 嘅回歸應該係件好事,起碼佢諗野總係好樂觀。
 
過咗一陣, 阿明同柯南回頭。阿明緊張地說 「快! 入U 記!」
 
我地反應過嚟, 柯南已經奪門而入。我地亦迅速移動, 全部人望去後, 阿明關好門, 凝重咁望住我地, 上氣唔接下氣。
 
「十字路口....... 」
 
「成街都係怪物, 我見到至少有十幾隻。」阿明口震震咁講。
 
「我地再諗方法返去!」
 
下一回: 夜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