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U 記入面, 阿明, Mindy , 肥龍等人將玻璃門用木櫃頂住, 餘下透光嘅部分用衣物遮住。柯南著咗盞露營燈, 令室內不至於全然漆黑一片。
 
我將Doris 放係地下。
 
「You ok?」 我問。
 
「嗯, 多謝你肯帶走我。」 Doris 低住頭咁講。
 
「小事, 我地都仲未知點返到去。」 我答, 然後隨手係附近拎咗隻衫 「嗱, 用嚟墊住個 pat pat。」
 


「唔該。」 Doris 接過我手上嘅衫。
 
「有咩需要就同我地講, 我去睇下咩情況先。」我欲要行去搵阿明, 但係Doris 伸手捉住我。
 
「你叫Geoff 呀何?」
 
「嗯….,頭先都無好好自我介紹…..」
 
「可唔可以應承我,唔好同你啲朋友講……?」Doris 所講嘅,無疑係我發現佢俾人侵犯嘅事。
 


「嗯,可以呀。」其實我已經同咗阿明講,不過佢點睇都似係一個有分寸嘅人,唔似會周圍講八掛野。
 
「多謝你,Geoff。」Doris 如釋重負咁講。
 
「哈哈,唔洗咁客氣喇! 希望我地可以快啲返去搵我班friend,到時你可以好好休息下。」  聽完我咁講,Doris 放開手,我就行去搵阿明。
 
阿明同柯南佢地圍咗個圈傾緊計。
 
「出面情況點呀?」 我問。
 


佢地聽到我把聲,就轉過身嚟,向住我。
 
「唔樂觀,我再上返去睇水嘅時候,有一群怪物行過十字路口,至少有幾十隻。 我地嚟個時,係唔係都見到兩隻怪物嘅? 佢地應該係由果個方向行過嚟。以佢地游盪緊嘅情況嚟睇,都唔知幾時先散水。唔知佢地會唔會轉入嚟我地呢邊,所以安全起見,我地等一等先。」 阿明解釋。
 
「如果班怪物on 9 9 咁企係度成晚咁點算?」 柯南唔耐煩咁講 「我地親眼見過,佢地可以係同一個地方企成晚! 咁我地就唔返去?」
 
「定係我地行其他路返去?」 肥龍說。
 
阿明用手指公按一按太陽穴,嘆咗口氣 「我地根本就唔會知邊度會有怪物,揀第二條路線太大risk。我自己就無信心可以安全返到去。」
 
「咁我地咩時機先出去? 而家我地係室內,出面咩情況都睇唔到。」 Mindy 問。
 
「呢個……」 阿明陷入苦思, 眉頭深鎖。
 
 大家都唔知道下一步要點做好,無一個人出聲。良久,我聽到微弱嘅腳步聲,「踏…踏…」,聽上去唔止一兩個人咁少,而似係一群人行過嘅聲音。


 
「喂, 你地聽唔聽到啲野?」 我問。
 
大家錯愕。
 
「無喎。」Mindy 答, 大家都一致認為我聽錯。但係我覺得腳步聲仲愈來愈大, 我再問多次, 大家都係覺得無。
 
「Geoff 你無事嘛?」 Mindy 問。
 
唔通係我太緊張嘅關係, 所以幻聽?我努力集中精神,嘗試搵出聲音嘅來源。 腳步聲應該由門口個邊傳嚟, 但係我專心聽多陣,聲音又突然減少, 之後腳步聲就無咗。
 
我搖搖頭「嗯,無事無事。可能係我聽錯。」
 
大家疑惑咁望咗我一陣, 阿明先打破尷尬氣氛, 帶大家討論嚟緊下一步要點做。基本上, 我地有嘅選擇唔多, 只可以等適合嘅時機走, 盡量諗方法避免同怪物近距離相遇。阿明提議先睇睇出面情況, 佢企上木櫃, 移開遮光布。嘗試窺視街上嘅景況,但由於我地位處地庫, 根本就望唔到路面。
 


Mindy 好聰明咁搵咗塊鏡俾阿明, 希望利用反射望到出面係點, 但可能地勢相差太大,阿明調校咗多個角度都係徒勞無功。
 
阿明落返嚟, 嘆一口大氣「 睇嚟要行出去望多次。」
 
「不如我地等到太陽落山先出去。」 Billy 輕聲說。
 
「係喎, 你之前俾佢地迫你出去搵車。夜晚你係出面行都無事咩?」 肥龍問。
 
「哈哈, 講起就嬲喇!  個時我好驚, 唔想出去架!  不過佢地話唔出去就打我一身, 同埋唔俾野我食。咁咪唯有出去囉! 我有諗過偷偷地去coffee shop 搵大家架。」 Billy 繼續說。
 
「咦?咁點解…..」 肥龍不解。
 
「哈哈, 我出到去外面, 發覺電話無電, 無得用 google map, 所以我唔識路搵你地呀!」 Billy 解釋, 期間用手揉揉後腦。
 
無咗手機上網確實係諸多不便, 城市人都好依賴手機處理日常中嘅事, 睇地圖係其中一個。而家我部手機都無晒電,我直頭無拎出嚟。


 
「頂你,我地隔一個街口炸!」 柯南吐糟。
 
「鬼知咩! 嘻嘻」Billy 傻笑。
 
「Billy, 點解你話等到夜晚先出去嘅?」阿明問。
 
「我出過去兩晚,初初第一晚我好驚,驚到差啲瀨尿….」
 
「Billy…..,呢啲唔重要。」我白眼。
 
「哈哈,咁係好得人驚嘛! 出面咁多怪物! 本身第一晚,我係出面條樓梯坐咗成晚,唔敢出去。點知去到第二晚,我突然間好想飲酒,所以想去對面間便利店搵下有無…..」
 
係呢啲情況,仲掛住飲酒,呢個人真係on9 無極限。
 


「前晚有啲月光,又唔算太黑,我就衝出去喇。點知呢,我一上樓梯,就見到一隻怪物企係我面前,對正得! 我太驚,覺得死硬,所以連跑都費事。」
 
聽落去好荒謬,不過係Billy 身上,無野係唔可能嘅。
 
「點知….,佢郁都唔郁,企定定。我就膽粗粗咁望下佢啦,點知呢……, 佢合埋眼,應該係瞓著咗。」Billy 講到眉飛色舞 「咁我咪係佢面前揮揮手,佢又真係睇我唔到。所以我先話,我地不如等啲怪物瞓著先出去喇。」
 
我聽完當然覺得好誇張,其他人都應該有同樣嘅感覺。
 
「你之後點? 仲有個時大約幾點鐘?」 阿明認真咁問。
 
「個時…..,都應該差唔多十二點。 跟住我無理佢,就走去對面7仔。 搵咗支酒,就係7仔個度飲,仲食咗啲野。佢地都唔俾野我食, 淨係得個少少。講起就嬲!」
 
「跟住呢? 點解你返去超市嘅?」阿明問。
 
「我都唔係好記得,但係一定無去搵車匙啦。飲完野,自己一個人係7仔好驚嘛,咁我過咗二個鐘左右咪返去囉! 返到去,佢地見到我搵唔到車就超嬲。特別係個金毛仔,改個名叫做Sky,好MK 囉!」 Billy 繼續抒發佢嘅情緒。
 
「佢地企係度瞓?」 肥龍問。
 
「馬都係企係度瞓喇肥龍, 有咩咁出奇。 佢地都係用四隻腳咁企。」 柯南說。
 
 「Billy , 可唔可以諗清楚少少, 你個晚總共見到幾多隻怪物?」 阿明問。
 
「好似三隻, 連埋我頭先第一隻我見到都計嘅話。另外兩隻企得遠啲, 我無理呀。」
 
阿明點點頭, 然後又陷入沉思。
 
Billy 嘅說話, 反映咗怪物係有休息嘅時間, 就同人一樣。 但係, 佢地幾點瞓, 應該都係個問號。 如果凌晨出去, 啲怪物未瞓咁又點? 只要有一隻留意到我地行過, 就已經九死一生。
 
阿明無再問,消化緊Billy嘅說話。
 
 
 「不如食啲野先?」 肥龍問, 然後開咗一包薯片。大家就食起嚟, Mindy 亦開咗一包餅乾俾坐係一邊嘅Doris 食。
 
大家食野嘅時候, 完全係陶醉係食物嘅美味之中, 明顯無再諗下一步要點做。 只係得阿明繼續思考緊下一步要點做, 真係慘。
 
我問阿明係唔係有啲咩諗緊, 佢搖搖頭,
 
「無喇! 只係覺得等到夜晚出去嘅話, 亦無咩保證。不過叫知多咗啲情報喇! 我估…..」
 
金屬磨擦嘅聲音突然係外面傳嚟。我懷疑係唔係又幻聽嘅時間, 見大家緊張嘅神情, 我知道今次大家都聽到。
 
「應該係超市個捲閘。」阿明說。
 
「砰」一聲, 閘門應該開啟了。
 
佢地三條友做咩無啦啦走出嚟? 唔通發生咗啲咩事?
 
「我睇下咩事!」 柯南叫喊, 然後跑上塞住門口嘅木櫃向外睇。
 
「咦, 金毛仔同矮仔走咗出嚟喎!」 柯南說。
 
正當我想行過柯南身邊嘅時候, 玻璃門傳嚟尖銳嘅破裂聲。 柯南身前嘅玻璃門突然碎裂, 柯南反應唔過嚟向後跌坐係木櫃上。
 
「shit !走開呀怪物!」 柯南大叫。 只係一瞬間, 柯南整個人被巨力極速拖咗出玻璃門嘅缺口。
 
驚恐充滿住我嘅身體, 事情實在嚟得太突然, 無人跑上去救柯南。而柯南嘅慘叫聲係出面傳嚟。

「呀!!!!! 走開呀!!!!」柯南大叫嘅聲音傳嚟,

「呀..........走......」柯南叫聲好快消失咗。

我腦袋不斷叫要跑過去救佢, 但係根本嚇到呆咗。就係呢個時間, 阿明拉一拉我手臂。
 
「Geoff ! Doris 呀!我地救唔到佢架喇! 其他人跟住我! 」阿明講。
 
對唔住呀柯南, 我救唔到你!
 
我忍耐住強烈嘅內疚感, 拔腿跑向坐係一旁嘅Doris。
 
我趕忙用雙手用抱起Doris , Doris 神情恐慌, 不知所措。
 
「Doris 攬實我!」 我向 Doris 講。 唔等佢反應過嚟就用力抱起Doris , 我快速回個頭, 尋找Mindy 嘅身影。
 
Mindy 企咗係收銀檯前面向我招手, 我用最快嘅速度跑過去。 會合Mindy 後, 我地就走入收銀檯後面, 大家烏低身, 用櫃檯做掩護。 我將Doris 放係Mindy 身邊。
 
「究竟搞咩呀?柯南佢….」 肥龍慌張咁問。
 
阿明「shu !」咗聲, 示意大家唔好出聲。 大家你眼望我眼, 跪係度唔敢出聲。我捉一捉Mindy手臂, 我感覺到佢身體發抖, 係受驚過度了吧。
 
我聽到有物體踏上玻璃嘅聲音, 好微少。但係我開始唔相信自己嘅耳朵, 我望望Mindy , 佢不為所動,  睇嚟佢好似注意唔到。
 
我連呼吸都唔敢太用力, 驚怕萬一出面嘅怪物聽到, 我地六條友就會玩完。
 
現實住住殘酷, 我地同怪物體力相差實在係太大, 我地除咗躲避之外, 根本無其他辦法生存。我地六個人只能夠祈求無怪物會走入嚟, 順利挨過呢個時刻。
 
急促嘅呼吸聲充斥住我嘅聽覺神經, 大家都極為緊張,我感受到心跳加速所帶嚟嘅壓迫感。 係昏暗嘅環境, 被黑暗包圍住嘅感覺並唔好受。 我好驚怪物會係黑暗當中, 突然發動襲擊。 套套鬼片都會有呢啲情節,我唔希望會發生係我地身上。
 
我專注咁聆聽, 希望就算有怪物來襲, 都仲可以反應過嚟。 咁樣嘅狀態維持咗一段時間, 終於阿明忍唔住想望望出面嘅情況。
 
阿明手持左輪手槍, 慢慢探頭出收銀櫃檯。 佢望咗一陣, 就退返嚟, 同大家講
 
「睇嚟出面無事。肥龍, 跟住我,我想make sure。其他人留係度。」
 
接住, 阿明帶住肥龍慢慢轉身離開櫃檯。 過咗一段時間, 兩人再次出現係我眼前。
 
「出面無野呀。」阿明低聲講, 之後就同肥龍入返嚟坐底。
 
「不過我地無望出門口喇。 我地唯有係度睇定啲先喇。」  阿明說著, 亮起電筒。
 
「咁我地……點算好? 」 Mindy 哀傷咁講,「柯南佢…..係唔係已經…..? 」  Mindy 開始低聲啜泣。
 
柯南嘅死嚟得太突然, 對我嚟講太超現實, 我仲未接受到。 見到Mindy 咁難過, 心頭又湧上一陣哀傷同無力感。
 
頭先望住佢俾怪物拉出去, 我地咩都無做到。呢一份內疚感, 充滿住我。我眼框開始濕潤起嚟。
 
「最衰都係隔離班人! 」 肥龍咬牙切齒咁講,「唔係佢地, 柯南就唔會…..」
無人出聲, 大家保持沈默咗一段時間。 Mindy 嘅啜泣慢慢緩和, 而Billy 就一幅想講野嘅樣子。
 
「咁我地點算好? 佢地三個人會出去一定有啲古怪。佢地會唔會想報仇, 先走出超市? 」 Billy 問。
 
阿明嘆口氣 「呢個我地唔好深究住, 我知道大家都好難過, 特別柯南係你地同學。 但係而家唔係沮喪嘅時候, 我都點都要離開咗呢度先! 」
 
「其實……」 肥龍出聲, 聲線疲倦 「都無咩大分別喇。 就算我地今次好彩, 返到上去。 咁下一次呢? 我地總會食晒啲野。」
 
係我嘅認知當中, 肥龍並唔係消極嘅人。 不過目睹有朋友死去嘅事件, 出現想放棄嘅念頭亦係無可厚非。
 
「不如我地留係度算啦。 上面班人, 仲有野食唔會死架嘛!何況, 我地為咗佢地, 柯南連命都無埋。佢地呢? 點解我地就要….」
 
肥龍嘅說話被阿明打斷 。
 
「肥龍, 點都好, 我一定要返去搵我太太同埋個囡。 如果你想留低, 我唔會反對, 不過我應承咗佢地兩個會返去, 何況人多好辦事….. 」
 
肥龍冷笑咗聲 「你確定上面班人有幫手?」
 
「肥龍……., 唔係話唔落嚟就無幫手架嘛…」 阿明開始顯得不耐煩 「你睇下而家咩環境!」
 
「算喇。當我無講過。 」 肥龍說畢, 說低下頭, 若有所思。
 
我同Mindy 互望一下, 佢聳聳肩表示佢都唔知點算好。 阿明就顯得有啲懊惱, 肥龍嘅消極情緒令到佢有啲不安吧。
 
及後,阿明企起身, 話要睇睇出面情況。 我對佢點點頭, 表示同佢一齊去。
 
「對唔住呀。 我估我太harsh, 唔應該咁快計劃返去嘅事。畢竟柯南佢…」 阿明說。
 
「嗯。 俾啲時間佢喇。佢同柯南比較 friend。」 我答,呢句亦都係我真心話,係大學時期佢地兩人係比較friend。
 
「嗯, 不過佢都講得啱。 coffee shop 並唔會維持到好耐, 我地到時可能又要出嚟。」
 
「到時再算喇。」
 
我地一邊講, 一邊行到門口。 木櫃上佈滿住破碎嘅玻璃, 右邊玻璃門上面染咗啲血跡。 阿明舉起手槍, 小心翼翼咁跳上木櫃。 佢望咗望說落返嚟。
 
「出面無野, 不過地下有灘血, 唔見柯南。」 阿明低聲說。
 
柯南嘅身體好可能俾怪物拖走咗, 腦海又諗起佢俾怪物拉走嘅情景, 心口有啲鬱悶。
 
「對面個三條友呢?」我問。
 
「都唔見。」 阿明搖搖頭。
 
「咁奇怪……唔知隔離超市點呢?」 我說。
 
「唔知啦。 不過我地夜晚再出發點睇? Billy 講嘅野可唔可信? 佢好似.. 」
 
 「有啲on 9? 佢份人係咁, 失禮晒。」我說。
 
阿明唔好意思咁笑咗笑「唔緊要, 但係你信唔信佢?」
 
「事到如今, 我無唔信佢嘅理由。 雖然佢係on 9 啲, 但係唔會講大話。」 我聳聳肩。
 
「嗯, 而家都兩點鐘。如果我地要等到十二點先行嘅話仲有排。 我地就輪流休息下先, 同埋諗諗今晚有咩要準備。 」
 
「好。」
 
我同阿明就返去櫃檯搵大家。 阿明簡短咁形容咗出面嘅情況同埋佢對嚟照夜行嘅打算。基本上無人再出聲俾意見, Billy仲覺得夜晚出去係明智嘅決定,舉腳贊成。
 
係入黑之前, 只可以等。 我地幾個人圍咗個圈,安靜咁坐係地下, 每個人各懷心事吧。 我將頭埋係膝蓋上面,合埋雙眼,盡量咩都唔諗。
 
「對唔住呀,柯南……」 我默默咁同自己講。柯南嘅慘叫聲係我腦海迴旋。
 
 
 
下一回: 通道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