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我快速地按著手掣上嘅按鈕。 剛剛買咗 「fallout 4」 , 一返到宿舍就緊不及待入碟玩。 肥龍知道咗我買新碟, 就話想上嚟睇我玩。
 
我控制住遊戲中嘅主角攻擊一隻怪物,角色剛剛創造,唔係太夠打,戰鬥陷入膠住嘅局面。
 
遊戲嘅背景係核戰之後嘅世界: 人類人口大減, 文明受到威脅。 核戰留落嚟嘅輻射更加令到地球上嘅生物異變成各種各樣嘅怪物。
 
「頂! 臨尾香!」 我駡, 遊戲中主角死之前, 怪物只剩下一滴血。
 


肥龍大笑, 然後搶走手掣。
 
「嘻嘻, 等我嚟試下。」 肥龍按下 start over, 主角又在安全屋重生。
 
肥龍打機嘅反射神經比我好, 遇上同一個關卡時, 打得相對輕鬆。 打到中途, 肥龍用一枝火箭炮近距離一嘢轟落隻怪物身上。爆炸波及主角, 最終同歸於盡。
 
我睇到呆咗 「喂! 玩野呀!又要重頭嚟過!」
 
肥龍傻笑, 好一陣子先停落嚟。
 


「睇嚟我地卡關了!!!」 肥龍用達哥嘅語氣講。
 
「唉…早之自己毒毒地打機好過,話俾你聽攸咩。」 我吐糟。
 
「開心share 嘛!」肥龍笑說, 然後又按下start over。
 
「你睇下, 成條街都係怪。 我地今晚有排打…..」
 
——————————————————–
 


(NOW)
 
阿明從黑箱之中, 取出咗一個ipad 之類嘅平板螢光幕。屏幕好似CCTV 咁分開四格, 下面有字寫住拍攝嘅地方, 鏡頭分別影住香港四個唔同嘅地方。
 
不約而同嘅係, 每一格都播住怪物殺害途人嘅血腥畫面。 我盯住左上角, 鏡頭影住銅鑼灣時代廣場對出, 一群怪物係街上亂跑。 有啲怪物將途人成個撞飛, 有一啲追上逃跑緊嘅途人, 就將其撲倒, 就地咬死,撕開身體。平時熟悉嘅街道, 頓時變成人間地獄。
 
雖然片段無聲音, 但係我恍惚聽到到嚎叫, 驚恐嘅聲音係我腦中響起。
 
其餘三格分別係旺角女人街, 沙田市中心, 同埋荃灣市中心。 呢三格我已經無意欲再睇, 不過畫面偶爾會放大, 鉅細靡遺咁影底怪物殺害路人嘅過程。
 
我實在頂唔順, Billy 已經開始埋怨阿明叫大家睇啲咁嘅野。 我睇睇身邊嘅Mindy 同Doris , 佢地驚到瞇起雙眼, 肉緊咁捉住大家手臂。 Doris 左手不經意捉住我手臂, 阿明將屏幕反轉後, Doris 先意識到捉住咗我。
 
「唔好意思!」 Doris 趕忙縮回手臂。 但我前臂被佢嘅指甲深深陷入皮肉, 留下咗四個半月型嘅紅印。
 
我笑說無事, 但 Doris 仲好介懷, 樣子不知所措。 Mindy 之後恥笑我經常自殘, 先令Doris 無咁緊張。


 
「段片, 點解要俾我地睇? 」 阿明問。
 
「鬼知咩! 我宜家唔想見到啲怪物。 太陽唔落山我地都唔好出去。」 Billy 道。
 
「似係爆發當日? 宜家條街邊有咁多人走嚟走去。」 肥龍說。
 
「似係。 仲會zoom 鏡頭, 好可能係佢地用機器係半空拍出嚟。」 阿明分析著。
 
「宜家仲有無野睇?」  Mindy 問。
 
阿明又瞄著屏幕睇, 佢邊睇邊講 「無, 似係不斷重覆。奇怪, 上面一粒掣都無。」 阿明仔細研究著平板。
 
屏幕播啲咁嘅野, 應該係特登俾我地睇吧。 按老闆娘嘅說話推斷, 就先假設呢場災難係有組織係背後操控, 咁佢地做嘅所有野應該有某個目吧, 除非佢地特別鍾意見到有人死喇,所以我比較相信佢地俾呢段野我地睇唔係咁單純。而老闆娘一伙人嘅目的雖然未明, 但至少知道成件事唔係偶然, 而係有「人」係背後安排。我諗起肥龍之前嘅一句說話, 又諗起飛行器, 心中開始有個假設......
 


「唔通特登想嚇我地? 」 阿明說, 放下手上嘅屏幕 「你地諗下, 嚟緊我地就要去所謂嘅撤離點。 一方邊又俾希望我地, 一方面又嚇我地, 唔係自相矛盾咩?」
 
「係囉, 點解唔就咁救我地走? 要搞咁多野。」 Mindy 說。
 
「嗯,感覺完全係俾人玩緊。」阿明無奈咁講 「我地夜少少再行動喇,宜家我地休息下先,我地……下午三點先再傾下啦。」

我本身想同大家討論下,會唔會有日光嘅時候出去對我地更加有利,一來我地視野會清晰好多,二來我地就賭一賭怪物視力唔好呢一點。雖然知道咗深夜怪物會休息,但係矛盾在於我地夜晚行動亦係諸多不便。

我無出聲,畢竟大家精神上都好攰,休息一下再討論亦無妨。

「Geoff, 幫手整個簡單嘅午餐,好嘛?」Mindy 問。

我地一齊入咗廚房,Doris 隨後亦加入。我地三個人合力將廚房嘅食物拎晒出嚟,可以存放嘅食物, 例如罐裝食品就先收好。 我地再用之前嘅食材簡單咁煮咗個飯。過程發現,原來Doris 煮飯有板有眼, Mindy同我都極為驚喜。
 
大家簡單咁食過飯, 我就襯機會將我嘅諗法講出嚟。


 
「嗯,你咁講都有道理。 就算好似上次返嚟咁,月亮已經算光,行起上嚟都幾辛苦。何況今次要行嘅距離長咗咁多….」阿明又陷入苦思。

「不過,唔等佢地瞓就出去嘅話,我地實死都似!」 Billy 真心驚。

大家聽完Billy 嘅說話,一粒聲都無。 大家都怕俾怪物追住嚟咬吧,剛剛平板上播放嘅影片,又再浮現係腦海。

情況確實係兩難,阿明並無答案,只係話過多陣再傾。 我估阿明想有啲空間好好思考對策,再同我地幾個講吧。

無手機玩嘅日子,時間好似過得特別慢咁。城市生活,令人習慣永遠都唔想停落嚟。或者係空閒嘅時間會讓人感到自身嘅空虛,所以城市人都會安排到每一秒都有啲野做下,咁樣個人先會舒服。

無聊嘅我就只可以搵人吹水,但係肥龍同Billy 向來都好鐘意瞓,同佢地兩個傾咗陣無聊野就話眼瞓,話要就走去對面劏房瞓覺。我只好無奈咁同佢地過去,我是但揀一間無人嘅房,連門都無閂就攤係床上面。

我根本唔眼瞓,思緒一直停唔到落嚟。不知怎地,老闆娘嘅說話又再響起。



「佢唔係呢個世界嘅人….」 我回憶著。

我閉上雙眼, 突然聽到一下撞擊嘅聲音。

「Geoff….你係邊呀?」外面傳嚟Mindy 嘅聲音。

「我係度呀。」 我喊,然後起身走出房間。

係走廊同Mindy 打個照面,Doris 跟係Mindy 身後。

「搵我咩事呀?」我問。

「有啲野想叫你過嚟睇。肥龍同Billy 呢?」Mindy 說。

「佢地瞓緊。」

Mindy 「哦」咗一聲 「咁唔理佢地喇,你跟我地過嚟呀。」 Mindy 講完就邁步向前。

返回Coffee shop,明到阿明企係窗邊。

「我地有啲有趣野俾你睇。」Mindy 淘氣皮地說,然後拉住我,行過阿明身邊。樣子興致勃勃。

「Yo, Geoff 你過咗嚟喇。你睇下下面。」阿明說。

我望一望腳下,發現有一群怪物係正coffee shop 樓下,數目大約有十二隻。佢地漫無目的,迫係同一個位,明明四周好多位企。 我望望阿明,見到佢手上揸住個啤酒玻璃瓶,我大約估到佢做緊咩。

「你引佢地過嚟嘅?」 我問。

阿明點點頭「醒目,頭先我一直思考緊你個提議。其實係恆量邊個時段行動, 對我地take 嘅 risk係最細。所以我就想睇下, 啲怪物係日間會有幾活躍。夜晚嘅話,我地尋晚都親身經歷過,所以唔洗試。 不過掟樽呢條橋唔係我諗架喇。」 阿明望望Mindy 。
 
Mindy 招積咁舉起V 字手勢 「嘻嘻! 掟樽係我諗嘅, 不過其實係Doris 提醒我喇!」
 
Doris 聽到自己個名有啲錯愕, 怕醜地低著頭。
 
Mindy 對住Doris笑一笑「係佢鼓勵我地與其憑空諗, 不如做個實驗測試下。 嘻嘻, 所以我先會諗掟樽個idea。」
 
睇嚟Doris 同Mindy 相處得不錯,Doris 亦都信任Mindy。
 
「嗯, 膽粗粗就試下。 本身樓下有四隻怪物, 一聽到個樽落地, 就衝過去。 連帶附近嘅怪物都跑咗埋嚟, 佢地跑嘅速度都係好Q快呀。 成隻獵犬咁快, 就同我地之前睇無咩分別。我懷疑佢地都唔洗點食野,你諗下,過咗咁多日都仲咁Active。」
 
阿明掟出一個啤酒樽, 不過落點為遠離怪物群嘅右邊。啤酒樽粉碎嘅聲音驚動咗腳下嘅怪物, 玻璃瓶落地不久, 怪物已經蜂擁而至。
 
「同狗仔玩飛碟差唔多。」 阿明無奈咁講, 又拎起啤酒樽用力掟出去。 落點大約係右邊嘅十字路口, 怪物一支箭咁衝埋去。
 
一諗到佢地本身係人類, 宜家變成只能夠根據本能行事, 心裡有啲唔舒服。
 
「佢地視力係點就試唔到。不過咁, 起碼知道如果係有太陽嘅時間行, 可以用呢招。 我地有用槍旁身, 應該會好過上次去超市嘅。所以我覺得行動嘅時機係why not both 。」
 
阿明聳肩「我已經唔識考慮風險喇, 好似到頭來一定會有突發事情。 所以我建議凌晨行動, 等佢地瞓咗之後我地就慢慢前進。 未到達目的地嘅話,就搵地方我地上午休息下午時間再行動, 日光足夠嘅話, 我地步伐會快啲。 有怪係附近, 就整啲聲引開佢地。點睇?」
 
「我無異議,不過我地行咩路線?」我問。
 
「我未諗呀,不過你地點睇? 應該係一路向東行…..可以由海邊…」阿明交叉雙臂思考。
 
「不如…..」 Doris 羞澀嘅聲線傳嚟 , 好少聽佢係咁多人面前講野, 我有啲意想不到。

「我地唔好行星光大道? 海邊應該原本就好多人。 所以會有好多怪物……同埋係個邊一有怪物就無地方走……」 Doris 聲音有啲沙啞, 應該仲未習慣同大伙人相處。

Mindy 拍一指Doris 膊頭 「Doris 講得好啱呀, 所以我地沿住內街行去?」

阿明點點頭「我地出到彌敦道, 沿住柯士甸道行。 到時街上面嘅情況可能會令路線有變, 不過大致上我同意唔係海邊行去。」

「你話我地遊過去等唔得? 」 我問。

阿明聽後有啲驚喜 「嗯, 咁有趣? 我地唔知怪物會唔會游水喇…..」

「又係….佢地識游我地就gg。 」 我承接著阿明嘅說話。

「好, 咁暫時我地都叫有個方向。宜家都成三點, 大家想一陣就出發? 定係等到凌晨?」

「我地今晚先出發怕唔怕趕唔切?」 Mindy 問。

由呢度行去碼頭, 俾著係以前,步行一個鐘頭咩都到。但宜家出面充滿住怪物, 移動速度真係好難預計。

「我真係唔知。」 阿明無奈咁搖頭。

Mindy 無力咁望向我, 睇嚟Mindy 想聽我嘅意見。

「我地等到凌晨出發喇。 出到去可能會搵唔到 shelter,  我地休息下, pack 齊野再出發喇。 體力好重要。呢個可能係我地休息嘅最後機會。」 我說。

阿明諗咗陣, 點點頭 「嗯, 你都啱。 急都未必係好。何況有三日時間, 到時見唔對路就休息少啲趕路喇。 」

「我地夜晚十二點出發喇, 不過係瞓之前….」 阿明拎起老闆娘俾我地嘅手槍 「我教大家呢枝野點操作先, 夜晚大家未必睇得清楚。」

Mindy, Doris 同我湊近阿明。 阿明簡單解釋咗點樣鬆開保險掣, 瞄準要睇準星等等技巧。

「我頭先試咗一次, 後座力超細, 所以你地女仔用起上嚟都應該唔難。」 阿明解釋著。

阿明又教我地點樣揸槍, 我地每人都拎起槍練習著姿勢。

「阿明你好pro 呀!」 Mindy 感嘆著。

「哈哈! 唔係喇。 後生個時會玩下氣槍, war game 。 不過生咗小V 就無再玩咁濟喇。」 阿明搔搔頭。

「希望我地用唔著把槍喇…」 Mindy 望住銀色手槍概嘆。

我有同感,上一次推隻怪物落街個段回憶,對我嚟講係一個不能磨滅嘅印記。


「我地要好好保護自己呀! 必要時都要開槍呀Mindy!」 Doris 向Mindy 講,語氣堅定。

Mindy 遲疑咁點點頭。

Doris 咁講, 想必同佢係超市嘅經歷有關。要好好保護自己,先至可以係殘酷嘅世界生存,大概佢係咁諗吧。

「你地兩個去休息下喇。可以過對面瞓喎。 遲下無床俾你地瞓架喇。 」 我說。

兩人話未眼瞓住, Mindy 就話想吹多陣水。 我地四人圍就索性坐係梳化附近, 傾起一啲無聊野。


阿明傾起佢嘅生活背景, Mindy 講起佢返工嘅柒事, Doris 亦意外地健談, 佢講起係U記打工嘅經歷。

大家傾計嘅氣氛很好, 恍惚出面嘅世界返番以前咁, 一切都正常, 一班朋友約上cafe 吹下水玩下咁樣。
我地甚至拎起coffee shop 嘅UNO 出嚟玩, 一邊玩一邊傾。
 我有啲掛念災難之前嘅生活, 又唔需要擔驚受怕, 又唔會無水無電嘅日子。

日光慢慢減退, Mindy 同 Doris 兩人各自窩係梳化上瞓著。 阿明同我就席地而睡。




頭很重, 思緒不斷湧嚟, 迷糊之中我聽到有人喃喃細語。 

我起身, 發現係Doris 嘅聲線。外面嘅陽光已經差不多完全消失, 我憑著感覺前進。

Doris 呼吸急促, 似係發緊惡夢。 知道無我嘅事, 本想離開, 點知Doris 突然坐起身。

「你無事嘛?」 我問。 昏暗中我睇唔清楚佢嘅面孔。

Doris 依然係度喘氣。

「洗唔洗飲啲野?」我又問。

「Geoff…?」 佢睇嚟回過神嚟。

「嗯, 有無嚇親你?  我見你呼吸有啲亂, 睇下你有無事姐。」我說。

「無事, 只係…….只係發惡夢。」 Doris 輕輕咁講。

「我拎啲水俾你?」

「唔洗喇, 唔該。」

「嗯, 咁有需要就話我知喇。我就係附近。」我說, 欲要轉身離開, 但係俾佢叫停。

「唔好走住。介唔介意陪我一陣, 我瞓唔著。」

反正我都瞓唔到, 我就答應Doris 嘅請求, 兩人坐係梳化吹水。我諗起啲咩搞笑野就講出口, 希望佢心情會好返啲。

但最鋒利嘅刀都有生銹既一日,而話題都有用完嘅一日, Doris 只係靜靜咁聽我講膠野。

「發夢….」 佢突然開口 「我返番超市….。」

惡夢嘅內容同超市嘅遭遇引起吧, 我打算靜靜咁聽佢講。

「Mindy, 阿明同你都係好好嘅人, 至少你地唔會傷害人。」Doris 淡淡咁講。

「啲人變做怪物個日, 我照常係舖頭做野。 點知舖入面有人變咗做怪物, 我聽到有人大叫, 我就同幾個同事跑入員工休息室, 鎖住道門, 無幫到出面啲人。 諗返起, 都覺得我地好衰。」

呢段經歷佢係下午佢並無講, 可能係時機唔適合吧。

「出面嘅人不斷咁嗌救命, 但係我地幾個無人敢出去。 我地一直咁等, 等到出面無晒聲, 我地先敢出去。舖頭入面無晒人, 地下有啲血跡, 我地肯定佢地俾啲怪物咬走晒。」

我腦海頓時出現柯南消失係我眼前嘅景象, 心口湧上一股內疚之意。

「我地當初有五個人, 一個男嘅經理。 仲有四個小薯仔, 兩男兩女。我地幾個呆坐係舖頭, 去到第二日太肚餓, 經理就提議去隔離間超市搵野食。」 Doris 停頓咗一陣, 又繼續說
「經理叫我地四個小薯仔過去, 但係我同另外一個女仔太驚, 所以最後就兩個男同事去。 點知, 佢地出去之後幾個鐘都未返, 我地開始擔心佢地安危, 就焗住要過去搵佢地兩個。」

「我地三個過到去, 就見到個三個人….」 Doris 嘅聲音有啲震。

個三個人就係指阿Sky 一行人吧。

「根住我地問佢見唔見兩個男仔入嚟, 佢地死口話無。 你話邊有可能?明明佢地無地方可以去!佢無理我地, 只係話要食物嘅話就要搵野換。 經理無理佢地, 就咁行入去拎野。 點知佢地用把刀指住經理, 嚇我地。」

「好似佢地會做嘅野。」 我忍唔住講。

「嗯…不過我地經理更加過分。 個班人要求留我同另外一個女仔留係超市, 佢地先肯俾食物。 點知經理竟然應承。 我同另外一個女仔點反抗都好, 都無用。經理親眼見住我地兩個女人俾個三個人捉咗。」

我不禁倒抽一口氣。

「嗯… 佢分開鎖住我地兩個。跟住嘅日子, 就好似落咗地獄一樣。 俾佢地打, 俾佢地侵犯, 總之佢地要我做咩我就做咩。我根本反抗唔到。就咁….. 不停重覆。 之後….. 我再無力反抗, 只係求佢地放我走。」Doris 呼吸開始用力起嚟, 其後佢不斷深呼吸令自己嘅情況控制過嚟。良久, 先繼續講。

「所以每次有人開門, 我都好驚。因為每一次有人入嚟, 都會好痛苦。覺得死咗去可能會好啲,但係我又無勇氣自殺。 」 Doris 開始低聲啜泣。

「嗯, 一定係好難捱。」 我說, 諗唔到安慰嘅說話。因為就咁聽, 已經覺得好痛苦。

「所以…….所以見到你同Mindy 真係覺得好開心。 終於有人嚟救我……所以……. 所以真係…….真係…….好多謝你地! 我以為……我以為…..我……」我已經聽唔到 Doris 講咩, 佢只係一邊低聲哭泣, 一邊想講野。

「我覺得…… 我覺得自己好污糟……. 鳴鳴…」

睇嚟佢將壓抑咗嘅情緒, 一下子釋放晒出嚟。 個種沈重嘅情感,  令到我都好壓抑。搞笑嘅係, 竟然Mindy 同阿明都無被嘈醒。我只能夠靜靜咁聽住佢嘅低吟。

漸漸Doris 控制返呼吸。

「對唔住。講埋呢啲野…..」Doris 疲倦咁講。

「唔會喇。多謝你嘅信任,話咁多野我知。」 我說。

「我好想沖個涼, 不過宜家無得沖涼。」 

「嗯, 我都覺得自己好臭。 出咗好多汗。」我自嘲。

「哈哈! 唔係喇! 不過……. 你…..你地…..」Doris 遲疑。

「我地…?」 

「會唔會……覺得我好污糟?雖然你地實話唔會, 不過你地親眼見到我搞成點, 都會想像到…..」

「唔會。」 我斬釘截鐵咁講。

Doris 發出驚訝嘅聲音。

「唔知Mindy有無同你講我做咩喇, 我睇呢啲野唔係好似大眾咁死板, 同埋我覺得做人係活在當下, 俾過去嘅事情煩擾住自己係一件好痛苦嘅事。 點都好, 我相信你將同一番說話講俾Mindy 聽, 佢都一樣唔會歧視你。 仲會抱住你喊, 可能你要安慰返佢都未定。所以, 唔好亂諗緊, 我地嚟緊專注去目的地喇。」

Doris 聽後又再向我道謝 「借個膊頭嚟用下呀⋯⋯Geoff。」

「嗯⋯⋯」我說。

Doris靜靜咁靠住我,我亦無再嘈任由佢休息。當Doris輕輕推開我, 我欲要離去之時, 佢突然開口講「Geoff, 要好好地對 Mindy呀, 佢係個好女仔, 要表白就盡快喇。」

我輕輕嘆氣 「咁快咁多事呀…!」 我吐糟 。

Doris 輕輕偷笑。

「呀! 我想問好耐, 你話有另外一個同事俾佢地捉住。 我地搵唔到佢嘅?」

「嗯, 我偷聽到佢地話佢偷走咗。 佢地仲因為咁嘈咗一大餐。希望佢出到去都無事喇。」

竟然一個女人可以逃脫三個大男人嘅掌心? 雖然有啲唔相信, 但係我無再追問。

「好喇, 我好咗好多喇。 你都快啲休息下喇!」 Doris 柔和地說, 再拍拍我頭頂。

被Doris 拍一拍, 剛才心中嘅鬱悶舒緩了一些。

我找回自己嘅地席, 合上雙眼, 迷糊之間再次睡去。
.
.
.
.

當我張開眼嘅時候, Mindy 就企係我面前。 眼神對上之時, 佢笑一笑 「好大鼻寒呀你!」

「係呀? 唔好意思。」 我說, 我望一望自己下面, 好彩無「晨勃」, 即時鬆一口氣。

室內亮著住營燈, 阿明係一邊收拾背囊。

「幾點呀。」我問Mindy。

「十一點半左右。Doris 仲瞓緊, 我由得佢瞓多陣。Billy 同肥龍話睇下對面有無有用嘅野拎埋走。」 Mindy 回答。
我點點頭。

我亦起身, 要收拾嘅東西唔多, 一早已經入好袋。 此時, 阿明走過嚟 「我地差唔多出發喇, 下面我睇過, 暫時無怪物, 睇嚟下午已經引開咗部分, 準備好出去未? 」

「嗯, 執埋野就行。」

肥龍同Billy 加入後, 我地將肥龍係超市拎返嚟嘅手電筒綁係背囊上面。 各人將老闆娘嘅手槍袋好, 我地就整裝待發。
我地穿越著熟悉嘅樓梯向地面出發, 去到地下走廊,我地用咗一段時間清理堵係走廊嘅雜物。
直到出現缺口, 我地就一個跟一個咁行出去。

夜晚天色多雲, 月光被薄薄嘅一層雲霧遮住。 
阿明照舊行係最前負責帶路, 佢亮著電筒, 引領住我地一行人向東行, 我地嘅第一個目標係先去到彌敦道,到時再睇下情況。

我地一行人先左轉,向佐敦道方向走。

阿明小心咁前進,步伐好慢,周不時會停低察看四周。 路經之處,有唔少怪物企係度瞓緊,只不過阿明行每一步都經過深思熟慮,我只係依稀感覺到有怪物係自己身邊。

我感覺到每一個人都凝住呼吸,腳步亦盡量放輕。 

就係要距離佐敦道大街不遠之處,阿明停低咗好耐,我地蹲係原地已經有十五分鐘。

「喂,有麻煩。」阿明突然輕聲說,隨即走向一邊。

我地靠著身邊嘅建築物蹲下,肥龍輕聲說「點樣呀?」

「有隻我未見過嘅怪物…」阿明說。

我頓時背脊有一陣涼意。

下一回: 人在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