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娘消失後無耐, 手銬果然自動解開。我將塞係口入面嘅布拎出嚟, 其餘嘅人亦都解開束縛。
 
各人嘅樣子都有啲吃不消嘅感覺, 特別係阿明, 佢仍然坐係櫈上面, 若有所思。
 
「喂,你地睇唔睇到? 個女人就咁就消失咗,好型呀!」 Billy 雙眼發光。 Billy 係呢個時候都係好on 9。
 
「係好型呀,不過老闆娘究竟係咩人?」 肥龍問。
 
「鬼知咩! 不過佢幾靚囡….」 Billy 講得好興奮。
 


我無奈咁睇住佢地兩個講啲無聊野。 不過老闆娘單獨同我講嘅說話, 應該係暗示緊啲野。佢提到「 組織」 , 亦都提過佢打份工。 意即佢係受雇於某個組織或者機構? 而呢個組織就係成件事嘅主腦? 呢個係我現時嘅推理。
 
「Geoff , 你無事嘛?」 Mindy 嘅聲音將我拉回現實。
 
我緩緩點點頭, 可能Mindy 同埋Doris 企係我面前有一段時間, 只係我無察覺到。
 
「你隻手又整親啦?」 Mindy 扁著嘴嘟噥, 捉起我右手手臂。
 
「嗯。唔緊要, 都無流血。」 我已經唔記得咗手上嘅傷, 何況已經唔痛, 只係留低一條長長嘅疤痕。
 


Mindy 投以一個責怪嘅眼神, 我只能無奈地笑。 見住Mindy 不斷轟炸我唔小心呢啲咁滑稽嘅場面,Doris 看在眼底裡, 佢亦只能會心一笑, 完全無插嘴嘅空間。
 
「你地……, 」 阿明突然出聲, 聲線低沈。 「你地……, 信唔信老闆娘嘅說話?」
 
老闆娘嘅說話確實毫無真實感, 不過老闆娘又真係做到好多超現實嘅事。佢說話嘅可信性根本無從稽考, 我估家明擔心嘅部分係小V 同埋Kit 吧。
 
「嘩! 佢咁勁, 好可能成件事都係佢搞出嚟。唔信佢可以信邊個。」 Billy 道。
 
「Billy , 你唔俾佢就係鐘意玩我地架咩?」 我開玩笑般反問。 然後再轉向阿明 「老闆娘嘅說話, 但願係真喇。 我相信留係度班人會無事嘅。睇佢嘅眼神,佢唔似講大話。同埋,我地宜家都只可以希望佢無講大話。」
 


阿明無奈地點點頭 「只可以係咁喇…..。」
 
「不如我地睇下對面單位先? 起碼可以驗證佢部分嘅說話。」 我提議。
 
眾人亦無異議, 劏房單位門無鎖。 我地入屋後, 已經係人去樓空。 起居嘅痕跡仍然係度, 大廳嘅檯上面有一啲食剩嘅食物。
 
「水杯入面仲有水, 有啲袋仲係度, 應該走得好趕。」 我說。
 
阿明蹲係大廳角落, 佢攞起掉起地上一個手掌左右大小嘅毛公仔, 沮喪地說:「係小V 最鐘意嘅minion 公仔。」
 
阿明頹然地企起身, 我本身想講一兩句安慰說話, 好快又打消念頭, 因為係呢個時候阿明唔會聽得入耳吧。
 
「我地如果要去碼頭嘅話, 就要好好準備起程喇! 」 Mindy 打破沈默 「 我地去睇下老闆娘俾我地個箱入面係咩都好, 可能會有線索都未定。」
 
Mindy 向我打個眼色, 我亦跟上佢嘅步伐回去coffee shop。


 
其餘嘅人都跟隨住Mindy 過返coffee shop, coffee shop 外牆被打開一窿, 非常光猛。
 
首先引起我注意就係留係地上嘅金屬手銬。我係地下拎起一個研究, 其餘嘅人好似對手銬唔感興趣, 只係走過去黑箱附近。
 
手銬以一種黑色金屬打造, 硬度應該好高。 手銬兩邊環狀因為已經開鎖, 只剩下半圈。 令我在意嘅係, 連接手銬兩圈嘅接駁位, 上面有一個細小液晶屏幕閃爍著,。
 
藍色屏幕上閃爍著白色字體, 屏幕上顯示著細小嘅英文字 「unlocked after quantum transfer 」。
 
「量子傳送後解鎖」? 量子傳送係指令老闆娘消失嘅結界吧。 如果老闆娘係被傳送走嘅話, 咁佢又去咗邊?
 
「我唔係呢個世界嘅人.....」 佢係咁樣講, 意思係佢用所謂嘅量子傳送, 返去自己嘅世界? 
 
我反轉手銬, 背面並無任何裝置。 只係有一細行字, 刻咗 「made in USA」。
 


「美國貨……」 我喃喃地道。直覺話我知可能有用得著嘅地方, 我將手銬收入背囊, 再加入其他人。
 
「喂, 個盒入面有咩?」 我企係人群後問, 佢地蹲係黑盒前, 貌似討論緊。
 
「Geoff, 我地唔識開呀。」 Mindy 回頭答, 樣子尷尬。
 
「吓, 睇過….」 我邊說邊湊近黑盒。
 
黑盒嘅外貌同飛行器嘅機身近乎一樣, 只係兩邊無引擎。 黑色嘅正方體大約每邊一米闊, 向外嘅五面都係平滑嘅, 無任何凹凸不平, 又或者鎖, 掣之類嘅物體。
 
「奇怪….」 我自言自語。
 
「會唔會佢專登玩我地? 其實根本咩都無咩有用嘅野留俾我地,只係浪費我地時間。」 肥龍道。
 
「不如我地反轉佢睇下? 地下個面我地未睇。」Billy 提議。


 
「嗯,都好。」 我和議,然後Billy 嘗試用力反轉箱子,Billy 出盡奶力都推唔郁箱子,我唯有加入幫忙。我地兩人合力抓緊箱子一邊用力向前推,箱子向外轉咗個九十度,先前朝向地下個面宜家出現係眼前。
 
呢一面同其他盒子嘅平面唔同,正中間有一盞白燈閃爍著。細看之下,好似係一個著住白燈嘅掣。
 
「會唔會係陷阱?」Billy 問。
 
大家舉棋不定,因為大家怕老闆娘會玩野,撳完掣會爆炸都未定。呢幾日在有太多令人不解嘅事情發生,我都變得多疑起嚟。
 
不過人類嘅天性,見到掣係會好想撳。我即刻諗起去機舖,就算無入錢玩,見到遊戲機上面嘅掣都會手癢撳下。我地幾個望住個掣閃下閃下, 手指蠢蠢欲動。
 
「不如等我嚟喇, 大家退後。」 Mindy 伸手欲試, 但被我捉住。
 
「等我嚟喇。我估老闆娘唔會水我地嘅。」  我說。 Mindy 猶豫咗一陣, 然後點點頭。
 


眾人後退兩步後, 我伸手到按鈕前 「嗱, 我撳落去啦!」
 
我按下按鈕, 箱子傳嚟「噠」一聲。箱子有按鈕嘅一面突然打開,裡面亮起藍光。 黑箱嘅正中間,有一個金屬架。上面掛咗六枝銀色嘅手槍,外形同飛行型伸出嚟個啲差唔多。

我拎起一枝, 純銀色嘅表面非常光滑, 手柄處夾上木造嘅防滑面, 幾好揸手。 正當我疑惑緊點樣用嘅時候, 黑箱傳嚟一把由電腦合成嘅女聲。

「武器編號, MH 2898, Silver。 此型號為物理性武器。 注意: 拉開保險桿後, 請小心走火。詳細資料, 請參考內附的說明。 重覆…. 」
以上嘅內容又再重覆。

「講多無謂, 不如我地試下佢。」 Billy 興奮地揮舞著手槍, 嚇到Doris 彈起。 Mindy 瞪著Billy示意佢唔好亂玩 ,  Billy 唔好意思咁笑一笑, 將手槍指回地面。

我再次仔細望望手槍, 老闆娘所指嘅禮物就係呢樣吧。銀色嘅槍管末端, 有一個與左輪手槍相似嘅桿, 呢個應該係保險桿吧。 呢樣野夠唔夠力量殺死怪物真係要試過先知。

「原理應該同普通槍無咩分別, 我地試下喇, 大家要出去嘅話點都要識用。」 阿明無奈地說, 挺起來, 走近被破壞嘅外牆。

「大家唔好靠得太近。」 阿明說畢, 舉起手槍對準外面, 拉下保險桿。

「唔知會唔會好嘈呢?」 阿明喃喃地說, 隨即扣下板機。

「蕉!」 一聲, 子彈跳出, 異常地安靜, 恍惚加咗滅聲器。

「嘩! 堅野! 唔怕嘈。 唔知道有幾多子彈呢?」 阿明道。

「十二發。」 肥龍突然出聲, 手上拎住一張紙。

「箱入面有說明書.....上面寫住: Twelve bullets.」

阿明點點頭 「有無彈匣?」

「說明書寫有, 不過箱入面無佢所講嘅refill。」 肥龍低頭研究著說明書。

「每人有一枝真係體貼。」 阿明吐嘈 「點都好, 我一定要出去搵老婆同阿囡, 希望大家可以一齊趕去紅磡碼頭。唉, 大家就休息下先出發喇, 我估宜家大陽咁猛, 怪物都會好活躍。」

阿明講完之後, 就獨自走向梳化坐下, 雙手抱著頭 。

Mindy 憂心地問我 「阿明…., 佢無事呀嘛?」

老婆同個囡下落不明,佢話無事我都唔相信啦。 我只好聳聳肩 「俾少少時間佢先啦,我陣間同佢傾下。」

Mindy 點點頭 「重視嘅人唔見咗, 一定好痛苦。我都好掛住小V…..仲有..」 Mindy 遲疑, 無再講落去。 佢向來重視關係, 我估都係想念家人同朋友吧。不過諗起小V 俏皮嘅面孔, 我都有啲戚戚然。

「呢幾日發生太多事….., 我有啲接受唔嚟。」 Mindy 語氣聽起嚟帶點落幕。

「嗯, 好難會覺得係真實吧。」 我說 「基本上我地都被蒙在鼓裡, 老闆娘實知道啲野, 只係佢選擇唔講。話時話, 係我暈咗個時, 你覺得老闆娘有無古怪? 」 

Mindy 搔搔頭, 再用食指按住下巴 「其實無咩特別呀, 都叫照顧我地。不過係你暈咗嘅時候, 嗯…點講呢, 都係我個人感覺喇。佢好似比其他人關心你嘅情況咁。」

「?」 我不解 「點解咁講?」

「可能係我嘅錯覺啦, 因為其他人都會有少少怕你變做怪物嘛。 點都會減少同你接觸, 更何況你同老闆娘識咗無耐。佢無咩刻意避開過同你接觸, 仲主動問過我關於你嘅事。雖然大部份係啲無關痛癢嘅問題。」

「佢問過啲咩?」 我好在意。

Mindy 偏著頭, 回想著幾天前嘅事。

「都係問下你返工做咩呀, 有無兄弟姊妹呀, 我地點樣認識個啲啦。」

「嗯, 仲有無啲問題, 你係覺得印象深刻啲架?」 我問。

「呀!」 Mindy 突然睜大眼睛。

「諗起啲咩?」我湊近Mindy。

「佢有問過我, 你有無咩遺傳病。」 Mindy 激動地說。 「你唔覺得呢個問題好奇怪咩? 邊會有人會問啲咁嘅野!」 

遺傳病? 會問呢樣野確係好另類, 難怪Mindy 會留有印象 。

「咁你點答佢?」 我追問。

「我答佢應該無喇, 你都無提起。 色盲個啲男人最常見嘅遺傳病你都無。」Mindy 認真地回答。

我點點頭, 佢咁問應該係有佢嘅原因。 不過遺傳病又有咩關係?  佢好似對我嘅身體好關心,又或者, 我昏迷會唔會同老闆娘有關? 

「有咩問題呀? 」 Mindy 問。

「無咩, 純粹好奇。」 我回答。「不如你都休息下先, 換下衫褲喇, 難得我地拎咗咁多衫。」

Mindy 好似完全唔記得咗咁, 高興咁拉起 Doris 話要佢陪住一齊換衫。我無奈咁笑咗笑, 就走去搵阿明。我一直都想同佢傾一傾, 畢竟佢係一個沉穩嘅人, 對老闆娘嘅事可能有其他推理都唔定。

我係背囊拎咗一枝樽裝水, 遞向阿明。

阿明抬頭, 微微笑咗一下, 伸手接過水樽。

「你還好嘛? 雖然我咁問好廢。」 我邊講邊坐係佢隔離。

「嗯…, 有心。 」 阿明凝望住握係手上嘅水樽, 應該係度思考緊。

「係呢? 你點睇老闆娘嘅事? 佢之前有無咩古怪?」 我問, 直入主題。

阿明搖頭 「我頭先都有回想過, 無咩特別。 所以俾佢綁住個時, 我都好驚訝。」

阿明打開水樽, 飲咗啖。「基本上, 宜家諗返, 佢唔正常嘅位, 只可以話佢太過好人。」

我不禁抽一口氣, 呢個答案意想不到。

「嗯, 我加入你地之後, 佢一直都好熱心幫我地一家人。 雖然好人唔係無, 不過佢熱心嘅程度唔似一個做生意嘅人。 咁講好似好衰咁, 你地當然都係好人, 但試諗下, 佢可以當coffee shop 係私人地方, 唔俾你地留係度。 養咁多人,
食物又係佢先前買落, 照道理係呢啲生死攸關嘅情況,唔會咁樂意同人分享。 」

阿明又飲一啖水「 不過呢啲都係馬後炮, 無咩意思。」 

我點點頭。

阿明嘆一口氣 「我好掛住我老婆同小V , 就算老闆娘呃我, 可能去到碼頭都見唔到佢地都好, 我都要去。 呢個係我唯一嘅希望。」

「嗯,我地都無選擇吧。」 我喃喃地說。

「不過我有啲唔明, 到底成件事係有人操控定點? 好明顯老闆娘嘅科技係外星級別, 佢地有能力令到人類變做怪物都未定。 如果成件事係佢地搞出嚟, 我好懷疑佢地做咩無啦啦扮好心, 話有個撤離點? 點解到宜家先行呢一步,唔早啲話俾我地知? 我地仲傻傻地咁同佢相處咗幾日。」

阿明嘅問題, 我同樣有疑問。 去到碼頭真係代表會安全? 其實諗真啲, 根本一啲保障都無。

「Geoff, 我呢, 細個讀書唔叻。 好早讀完中學就出嚟做野。 之後就去咗做裝修師傅,好多人都睇唔起我, 包括我啲親戚呀,屋企人呀。成日都話我無用, 讀唔成書。直至遇到我太太…..」

阿明一講到佢太太, 眼中好似出現一道光彩。

「我地係中學同學, 不過畢業之後無聯絡。 我地相遇返係因為佢屋企裝修, 佢做咗我個客先遇見返佢。呢啲可能就係緣份掛。  佢畢業之後, 原來去咗做室內設計,所以我地話題開始多起嚟。之後就開始拍拖, 佢一啲都無介意過我讀書少, 佢仲話有好多人雖然讀好多書, 但係心地唔好又或者只係留於紙上談兵。佢話都係我呢啲落手落腳做野嘅男人更加吸引喎。都唔知係唔係安慰我啦。」

阿明苦笑 「我都唔知點解講呢啲野。 不過佢係最了解我嘅人。Kit 一向都好理解我嘅性格, 所以之前話要同你地出去搵食物, 佢無反對同阻止。 因為佢向來都好尊重我。 」

我恍然大悟,當時我都唔明,點解Kit 對阿明出去冒險都無阻止又或者好傷心。佢地之間嘅感情真係好深,唔係支配對方,而係對對方完全嘅信任。

阿明突然同我透露身世, 我只係留心聆聽。人嘅心理真係好得意, 有時同一個唔熟嘅人反而能夠更容易敞開心扉, 因為陌生人係無咗「關係」呢一種顧慮。同認識嘅人往往好難講到心底說話, 特別係年紀愈大, 壓抑咗嘅感受更加難搵對象傾訴。

由於我工作關係, 都會上一啲輔導有關嘅課堂。 不過向來我覺得個啲野都流於理論, 人與人之間要溝通得到, 並唔係有理論就夠。 所以好多時間, 學咗嘅理論好快就會唔記得晒。

「搵到一個了解自己嘅人係件幸福嘅事。」 呢句係真心話, 講嘅同時腦海出現咗Mindy嘅樣子。

「哈哈, Mindy 唔錯呀!」 阿明終於顯得開懷。

「我呢啲毒L , 這些機會不是我的。」 我無奈地說。

「唔會喇, 你偽毒之嘛! 」 阿明開玩笑咁講「你地好襯呀。」

我白眼。

「不過咁, 我覺得你好叻。真心。」 阿明唔知幾時開咗包餅, 咬咗一塊。 

「吓?」 我錯愕。

「你感覺你心地係好個啲。 聽阿Mindy講, 你係NGO 做。 以你呢啲大學生, 屈就你喇。 你肯做,應該都係一顆熱心咁去做喇。 宜家啲人大多都係向錢看, 如果你唔係專業人士又或者做好賺錢嘅工作, 啲人根本會覺得你無料。 」

「又唔係嘅, 都係打份牛工。」

「大概聽過Mindy 講, 你去做性教育呀, 幫人檢查個啲。 我覺得好好呀! 你父母應該高興個囝咁生性。」

「多謝….., 我屋企人唔係咁諗啦。 話份工無咩前途….」

「你自己鍾意就得喇! 」 

我點點頭, 一時諗唔到點回應。

「多謝你!同你傾完心情好好多喇。 」 阿明突然企起身 「係時候休息下, 準備出發!」 

阿明向我點頭, 就去整理地上嘅物資。

此時, Mindy 同Doris 已經換好衣服向我打招呼。 Mindy 換上咗一件寶藍色T shirt , 黑色長褲。 Doris 都係黑色長褲, 唔同嘅只係T shirt 係粉紅色。 

「你好臭! 快啲去換衫, 幫你揀埋喇!」 Mindy 皺起眉。

我無奈地拎起Mindy 俾我嘅衣物走向廁所, 我望到Doris 偷偷咁笑。 唉… 俾Mindy 嘅霸氣食住, 真係無用。 
我走入廁所, 基本上黑到咩都睇唔到。 憑感覺換好衣服, 就快步回到大廳。 

甫出廳, 就傳嚟阿明嘅聲音, 佢似係研究緊個黑色箱。

「大家快啲過嚟睇下! 」 阿明驚呼。

大家聽後走過去。 當見到黑箱入面嘅「畫面」, 大家都不禁凝住, 俾唔到反應…..

下一回: 進化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