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槍對準門口, 食指緊緊卡係扳機上面。只要指頭再施加少少力, 子彈就會由槍管射出。
 
黑影似乎無再郁, 漆黑一片嘅房間之中, 再無聽到腳步聲。 相反, 身處房間入面嘅我地, 氣色更為明顯。 阿明背囊傳出嘅嗶嗶聲依然響緊, 只係無先前咁明顯。或許阿明用身體遮住背囊, 等佢無咁大聲。

如果怪物係門口飛撲入嚟, 我無信心會好似上次咁負碌, 會殺得死佢。 更何況上次係走廊殺得死怪物, 唔係靠手槍, 而係菜刀無心插柳咁刺穿怪物嘅胸骨, 我對自己嘅槍法並無信心。

運氣總有用完嘅一日。今次一定要小心, 唔好大意, 肥龍仲需要我地急救!
腳步聲再次響起! 門外嘅「東西」看似決意要入嚟房間裡面!

門外嘅黑影一陣晃動, 我吸一口氣, 食指慢慢用力向下扣……



突然眼前一道光芒照來,  光線令我有啲暈眩。

「呀! 終於搵到你地喇!」

咦? 係on 9 Billy 把聲。

我垂低雙手, 瞇著眼望向門口, 眼前之人確實係Billy 瘦長嘅身影。

「嚇死我地咩…我差啲就開槍喇。嚟,快啲入嚟先。」 我說。



大家都鬆一口氣, 阿明著返電筒嘅電源。 Billy 走入嚟, 見到瞓係地下嘅肥龍, 神色驚恐。

「肥龍! 」 Billy 撲上前, 跪係肥龍身邊。

「佢暈咗, 再繼續咁樣流血, 好易有生命危險。」 我向Billy 講嘅同時, 伸手壓住肥龍左臂。 按係肥龍手臂上嘅汗衫已經開始濕淋淋, 肥龍嘅血沾滿汗衣。

「嚟! 我地之前執嘅急救包!」 Mindy 將一樽消毒藥水拎出嚟 「我地消毒先? 然後再包紮?」

其實肥龍最需要嘅係輸血同埋將傷口縫合, 不過我地並無針線, 輸血亦都係無可能。 係呢一刻, 我完全係不知所措, 只係死命咁壓住肥龍嘅傷口。



我望一望肥龍臉部, 佢完全係失去意識, 滿頭大汗, 嘴唇發白。

我更加用力壓住肥龍手臂, 無助感湧上心頭。

我唔想又有同伴死係我面前。柯南被怪物拖走嘅畫面, 不禁出現係腦海, 恐懼感支配住我嘅身體。

我一定要冷靜! 我不斷同自己講要冷靜。

「Geoff?快啲決定喇!我地無時間再諗啦, 一係你俾我幫佢洗傷口。」  Mindy 催促著, 拍一拍我 膊頭。

我回一回神, 考慮住下一步要做啲咩。

「止血先!」我估止血先, 應該無死。要先限制血液流向下臂, 繼續由傷口流出。 「Mindy 幫我用啲野扎一扎佢上臂, 唔好太緊!」 我說。
 


Mindy 緊張咁點點頭。 佢係急救包入面拎出一卷繃帶。

「頂住呀! 肥龍! 」 Mindy 說後, 係手肘關節對上嘅位置, 用繃帶用力圍咗幾圈, 再打個結。
 
「Thank you ! 」 我向Mindy 說。 Mindy 臉色蒼白, 睜大眼望住肥龍。

「Billy ! 幫我繼續禁實肥龍隻手臂! 」 我說。 Billy 突然俾我點名, 先係呆一呼。半晌後先慌張咁接替我手上嘅工作。

我打開急救包,睇下入面有無野可以縫合肥龍個傷口。 我無接受過醫學訓練,不過按照邏輯去處理,應該無咩問題。要將皮肉縫合嘅同時,我地更加要清潔傷口。 萬一傷口處理得唔好,日後傷口受感染嘅話隨時攞佢命。

「有無針同線……」 我喃喃自語,用電筒照入急救包。急救包入面,有一堆成藥,消毒用品等。
 
「Geoff!你過一過嚟呀!有啲野要你幫手!」阿明突然走到我身後。
 
我錯愕咁回頭望,阿明手上拎住一個金屬小箱。


 
「呢件野頭先嗶嗶聲響,呢舊野係老闆娘俾我地嘅物資入面,其中一舊。」阿明說,然後打開小箱「入面有啲野我想你幫我睇下,英文嚟,不過入面嘅野可能幫到肥龍。」

我湊近阿明, 箱子唔大, 大概一個普通公文袋咁上下。 打開後, 好似手提電腦咁, 上半部分係顯示器, 下面放咗幾種金屬工具, 我唔知係咩嚟。

我瞇係眼睇顯示器, 上面顯示左幾行野,好多數字同符號係度跳動。 感覺似打機角色行HP 值呀, MP 之類。左手邊, 打直睇落去, 分別寫住 Subject 1 , Subject 2…..去到最底Subject6。

而Subject 5 右手邊所有數字都係紅色, 係度閃動。 嗶嗶聲應該係因為呢個原因吧。

「唔通係我地幾個嘅健康狀態?!」 我驚呼。

Mindy 同Doris 走近我地。

「似係, 你睇下! HR 係 heart rate, BP 係Blood pressure。 仲有一大排睇唔明嘅野…」 Mindy 指著顯示器說。



嗯, 似係! 仲有心電圖嘅野係度郁緊。 但係點解會有呢啲數據?

「如果係咁, 下面嘅野可能有用。 似係佢地俾我地急救用嘅工具箱。」 Mindy 說。
我照照下面, 左面有一個白色嘅膠環, 下面有牌, 寫住「defibrillator」。

「嘩! 電擊器?」 我驚呼。

我再用電筒照照中間, 有數支透明膠管, 入面嘅液體五顏六色。上面有針頭, 似係注射藥品。

右上方有一支好似槍嘅野, 下面個牌寫住「Stitching device」。係右下角有另一支槍狀物, 描述係「V-gel (plant-based polymer)」

「呢個啱用。」 我拎起stitching device 係手上研究「點用?」 我咕嚕。

「佢似係釘書機。我諗係要釘返埋個傷口。」阿明說。



我點點頭, 從佢個形狀去推理都似係。 槍嘅盡頭係一個平面, 我對住地下扣下扳機, 一顆釘狀物陷入了地毯。

「你地睇下!」 Doris 驚呼, 我望一望佢手指嘅顯示器, 上面出現咗一段英文, 內容大約係說明stitching device點用。 佢仲講個釘會係7日之後慢慢分解, 唔洗拆釘。

我拎起下面枝V-gel, 果然說明自動出現係顯示器上。 內容太約係話, 佢可以快速令傷口停止流血嘅聚合物。

「得唔得架? 」 阿明問。

平時我都鍾意係Facebook睇有關science 嘅短片, 有印象睇過一段片係講, 用植物嘅物質為主要成分, 合成咗一種聚合物。個種啫喱塗上一個流緊血嘅豬肝, 會即刻凝固, 停止出血。

「佢地啲科技咁勁, 點都試下先。」 我向阿明說。

我地轉向肥龍, Billy 氣急敗壞咁講「你地研究完未呀! 快啲救肥龍喇!」

「我地搵到有用嘅野呀!」 Mindy 說畢, 就拿起消毒藥水。 「我地點都要消毒先? 」

「止血先。」 阿明說。

我點點頭, 「阿明過嚟幫幫我。 Billy 幫我拎住個電筒照住個傷口。」

我再轉向兩位女生。

「Doris 幫手睇住肥龍啲 vitals 呀! Mindy 就幫手消毒呀! 」

有咗老闆娘啲器材, 令我見到救返肥龍條命嘅一線希望。

我拎起枝gel, 本想伸入破口。但係血太多, 我根本睇唔清楚傷口。

「Mindy 拎啲布清清個表面呀!」 我說。
Mindy 係急救包拎出一塊布料, 再係上面淋上消毒藥水。 我不禁驚訝, Mindy 係咁緊張嘅環境, 仲會咁細心先將布料清毒。

我拿起布, 輕輕咁抹去肥龍手臂上嘅血液。

清潔咗一輪, 終於大概都見到傷口, 我將gel 嘅槍頭伸進破裂咗嘅皮肉, 就按下手掣。 槍頭射出白色啫喱, 出血嘅部分被啫喱蓋住, 立即停止咗出血。

見到咁神奇嘅畫面, 大家不禁同時「嘩」咗聲。

「我地check 埋手臂背面! 」 我說。

阿明小心咁將肥龍嘅手臂反轉, 手臂外面又有一度長長嘅裂口。 我地有咗經驗, 又將頭先做過嘅野照做多次。

此時我已經全身出晒汗, 我用手背抹抹臉上嘅汗。 手掌沾上肥龍嘅血液, 我先醒起戴手套會好啲, 不過宜家唔係諗感染控制呢啲野嘅時候。

「好! Mindy 我地洗傷口。Doris, 肥龍啲數據有無咩特別? 」我說。

「無呀! 不過血壓好似無再跌。」

好! 行得通! 繼續落去就可以。

Mindy 將消毒藥水沾濕棉花, 然後遞俾我。

我道謝後, 拿起棉花, 係傷口上抹。 當藥布碰到皮肉時, 肥龍微微低吟。 我無理佢嘅反應. 只係專心清潔傷口。我地足用咗足足十幾塊棉花, 先大致完成。

「好! 最後我地釘返埋個傷口啦!」 我說。

阿明幫我將裂開嘅傷口迫返埋, 肥龍又再次呻吟。

「Geoff, 小心呀!」 Billy 係一旁緊張咁講。

我小心翼翼咁將肥龍嘅傷口釘埋, 一共打咗差不多廿針, 先足夠令傷口痴返埋。 呢個步驟肥龍無再呻吟, 可能因為啲釘有埋麻醉成份。

我地合力再將手背嘅傷口縫合, 完成後, 再係表面消毒多一次, 然後再簡單咁包紮。

「佢可能有骨折, 我地要揾啲野固定……」 我說。

及後, Doris 係走廊搵咗兩塊木板。 我地幾個雞手鴨腳咁用木板將肥龍嘅手臂固定好。

「咁樣應該ok。」 Mindy 說。

我頓時跪倒係地上, 我地可以做嘅野都做咗, 而家只能夠希望肥龍可以捱過去。我都唔知休息咗幾耐, 頭腦一片空白。 可能係半個鐘, 又或者更長, 我先懶散咁同阿明清潔沾滿血嘅雙手。 及後, 就走到Doris 旁邊。Mindy 將一件潔淨嘅上衣遞到我手上, 我先尷尬咁知覺自己上身無著衫。

「點解你會帶埋呢舊野走嘅?」 我指指呢個高科技急救包, 望向阿明。

阿明雙手交叉於胸前, 說「記唔記得佢地俾咗個ipad 我地嘅?」

我點點頭, 係播住爆發當日街道上嘅影片。

「本身佢就係插係呢個盒裡面, 你地望下! 」 阿明將箱蓋上, 外面果真出現咗之前部平板。 平板顯示器剛好陷進蓋子中間。

「我以為個箱係佢舊差電, 所以成個拎走。唔好睇佢咁嘅size , 其實唔算重。我總係覺得老闆娘俾我地嘅野應該無咁簡單……」 阿明說。

我同意阿明嘅講法,所以我個時都拎走咗佢地個手銬。

「但係點解佢可以知道我地嘅身體狀況?」Mindy 係一旁問。

「可能…..佢地係我地暈咗嘅時候,做咗啲手腳。例如將啲儀器打咗入我地身體都有可能,以佢地嘅技術,應該唔難。」我說。

「但係點解要俾個急救箱俾我地?」Doris 問。

「嗯,呢個係有啲矛盾喇。」Mindy 和應著,又說「但係唔知點解,我覺得老闆娘衰唔晒……」
「你嘅意思係?」我不解。

Mindy 鼓起腮「一來係直覺喇,二來……佢俾我地嘅物資,應該唔一定要俾我地。我係咁諗啦。」

「點會呀….!」Billy 無啦啦出聲 「點睇佢都係個衰人喇! 搞咁多野出嚟。」
Mindy 聽到Billy 嘅說話後,沈默起嚟。但係Billy 係唯一一個無同老闆娘相處過嘅人, 佢咁諗, 亦係人之常情。

「算喇,唔好理老闆娘嘅用意喇。 佢今次都叫幫咗我地。」阿明說, 突然目光銳利起嚟 「我地要顧及嘅, 仲有下一步我地要點算。」

阿明打開顯示器, 喃喃道 「點解要寫英文….」 及後, 說「肥龍身體咁樣嘅狀態, 我地聽日好難繼續行….」

「咁我地點算好呀!」Billy 不安咁嗌。

「Billy ! 我地都仲未知, 點解我地一入酒店門口, 你地兩個就消失咗!」 Mindy 說。

「呀! 係喎! 我係點樣嚟到嘅呢? 等我諗下先…..」 Billy 斜著頭。

我白眼, 都唔知好嬲定好笑。

更加好笑嘅係, Mindy 好有心機咁追問落去, 令到原本我地錯失嘅片段能夠重現返出嚟。

我將Billy 支離破碎嘅敍述, 事情就慢慢拼湊起嚟。

大概係我地先前見到巨型怪物玩廣告燈箱後, 大家都忙住走避。 肥龍同Billy 跑得最快, 走係最前, 而阿明被佢地兩個拋離有一段距離。 去到肥龍搵到酒店大門, 阿明只係遠遠咁見到佢地跑咗入去。

一馬當先嘅兩人, 就先行入大堂內部睇下有無異樣, 點知係櫃檯後面突然撲出一隻怪物, 殺佢地一個措手不及。 兩人被怪物迫近, 唯有逃去一樓餐廳。大概係佢地上咗一樓, 阿明先同Mindy , Doris 同我步入酒店大堂。咁樣, 解釋咗點解我地一入去, 佢地已經唔見咗人。

肥龍同Billy 上到一樓後一直跑, 直到係樓梯門口被怪物咬著左臂, 然後猛力被拉上樓梯。 Billy 想救肥龍, 就追咗上去。

不過個傻仔唔知肥龍被人咬咗去幾樓, 佢就由二樓開始搵。 最終花咗段時間先同返我地相遇。

「你地好勁囉! 可以殺得死隻怪物!」Billy 驚嘆。

一聽到個「殺」字, 我身體不由自主咁顫抖。

我嘆口氣, 喃喃道 「我地好彩姐……」

「好喇, 我地唯有係度過一晚。 等聽日再睇下肥龍情況, 再決定下一步喇。」 阿明打完場般說, 「我估要餵下佢飲下寶礦力……」

「我嚟! 我嚟! 你地放咗係邊呀?」 Billy 雀躍咁舉起手。

Mindy 從背包抽出一支寶礦力,Billy 拎起就揚長而去。

「肥龍聽日會唔會好返?」Mindy 擔憂咁問。

我搖搖頭,「我都唔知…..」

「點都好,聽日我地點都要趕路。雖然話就話仲有兩日時間,但係你地都明白出面咁多怪物,我地進度會好慢。」 阿明說, 「唉! 如果情況真係好差。唔怕同你地講,我應該會自己行動!」

大家都發出驚訝嘅聲音。

「阿明! 你自己一個人好容易出事呀,出面……! 」Mindy 第一個回應。

「但係我一定要搵返我老婆同埋小V! 」 阿明語氣堅定「坦白講,以肥龍嘅情況,佢唔會行得好快。我知道你地係同學關係,點都會照顧住佢。但係, 如果有咩差池, 我點都會閃人。」

「但係……」 Mindy 當刻想回應, 但係說話吐出後, 就生生吞下。我諗Mindy 都感覺到, 再勸阿明都無意思。

「放心! 」阿明聲線開朗起嚟「盡可能我地都一齊趕路!我只係作最壞打算姐!」
我望望手錶, 唔經唔覺已經凌晨四點左右。

「我地就等天光再行喇! 大家休息下。」 阿明說 「輪流守夜喇!我先, 我未眼瞓。 」
房間有兩張單人床, 我地就決定好休息次序,。Mindy 係鑽進被窩前, 突然問 「Geoff, 你身體無咩事呀?」

「吓!會有咩事?」

「只係……只係點解你會咁肯定條走廊有怪物? 」Mindy 躺係床上問。

「感覺啦…我都係憑直覺。」我搔頭。

「我咩都feel 唔到……仲有你feel 到地下震你記唔記得? 我有啲擔心, 自從你暈咗之後, 好似……」

我按一按Mindy 前額, 示意佢唔需要再講落去「無事喇!」 我說 「乖乖地休息陣喇! 唔好諗太多。」

我感覺到佢點頭, 我就自己搵個角落坐低休息。其實Mindy 講得啱, 我嘅感官好似有啲唔同咗。 只係敏感咗? 定只係我多疑?有怪物彈出嚟只係咁好彩估中?
阿明關上露營燈, 我亦係迷糊咁瞓著。





到我有返意識嘅時候, 我睜開眼, 頭有點重。我用手抹一抹面, 手指掃到眼角時, 指尖不其然沾濕了。

我企起身, 發現阿明企咗係窗邊, 拉起了窗簾。 阿明見到我起身, 打咗個招呼。
「其實呢度望唔到街。」 阿明說。

我湊過去, 望出玻璃窗。 係呢個角度, 只係睇到對面大廈嘅平台。 

我望望手錶, 已經係上午十一點。

「肥龍點呀? 」 我問。 
阿明搖搖頭, 「佢醒過, 不過有啲虛弱。」

我望望四周, 肥龍瞓咁係地, 由尋日到而家, 佢瞓嘅位置都無變過。

「食啲野喇! 我估你都肚餓。我地食完早餐再講。」 阿明說。

我由背囊拿出一罐午餐肉, 打開蓋, 就食起嚟。

「其他人呢? 」 我剛問, 就見到Mindy 同Doris 步入房間。

「咦! Geoff 你起身喇? 我地係呢層搵到啲水呀。」 Mindy 說, 佢地兩人手上捧住樽裝水。

「嗯, 食咗野未? 」我問。

兩人放低水樽, 我地就一齊簡單食過早餐。 

「我地洗唔洗搵下食物, 樓下有咁大間餐廳。」 我提議。

「都好。 不過下面有怪物都未定。」阿明說。

「咁我地出發之前, 順便望一望? 反正我地都要落去。」

「嗯, 好呀。 不如我地Check 下肥龍點樣先? 」 阿明說。

Billy 瞓係肥龍旁邊, 瞓我好甜咁樣。以我對佢嘅認知, 佢一瞓著, 就好難叫佢起身。 

咦!? 

Billy 旁邊地上有一支針筒。我拎上手, 應該係急救箱中間個幾支藥水嘅其中一支。膠管中, 仲有少許藍色液體。Billy 打咗樽藥水入肥龍身體吧…

突然係旁邊嘅肥龍呻吟起嚟, 佢睜大眼, 坐咗起身。

「嘩!好L痛!」 肥龍雖然嘴裡咁講, 但係中氣十足, 完全無虛弱嘅感覺。

「你覺得點呀?」 Mindy 問。

肥龍表現得有啲反應唔嚟, 佢皺起眉, 說 「噢!無咩點呀! 痛囉!」

「你氣色唔錯喎!」 阿明說。

「喂! 我好肚餓呀。 俾啲野我食先再講啦好嗎?」肥龍抱怨。

我白眼, 肥龍為食嘅程度真係唔講得笑。

我地幾個人, 望住肥龍靜靜咁用單手消滅晒眼前五個罐頭之後, 佢一口氣飲完一枝蒸餾水。 肥龍進食速度之快, 不禁令我腦海出現「小林尊」參加大胃王比賽, 食熱狗嘅畫面。

「呀!爽!仲有無野食?」 肥龍發出滿足嘅聲音。

「嘩! 肥龍你好勁呀! 食到咁多野!」 Doris 說。 我睇見Doris 弱不禁風嘅身型,  可能佢係真心欣賞佢食到咁多野。

「呢啲唔係咩技能囉!仲有呀, 你食咁多, 我地又要搵多啲野食先夠喇!」 Mindy 吐槽。

「單手都食得咁快, 我都好impress。 平時用開單手做咩呀你?」 我吐槽。

肥龍搔搔頭, 「哈哈! 你懂的! 當然係男人先會做嘅事! 不過食完野, 感覺好咗好多!」

「奇怪喇! 點解你會復完得咁快?」阿明問。

「鬼知咩! 我大隻掛!」

全場人靜晒。

「哈哈! 我都唔知點解喇! 不過尋晚Billy 好似幫我打咗支針。 打完即時舒服咁好多, 之後我好快就瞓著咗。」 肥龍睜大眼說。 

「睇嚟係支針見效。」 我說, 「如果唔係, 你都唔會好得咁快。」 呢幾日所發生嘅事, 已經令到大家習慣有反常理嘅事。

「一陣可以繼續上路?」 阿明問。

肥龍點點頭, 「我估得掛。」

「好! 咁我地照計劃行事, 我地早少少去樓下搵一搵野食, 先再同班怪玩捉迷藏。 係呢段時間我地都要搵啲易碎嘅野, 到時用嚟引開啲怪物。」 阿明說。

我地分頭係各個房間搵易碎嘅野, 我首先就係諗到酒店房間經常會有嘅玻璃杯。過程還算順利, 每個房間都有兩個水杯。 水杯體積唔算大, 容易收納。 

大伙兒搵到一定數量之後, 就將東西分配好。 




下午四點鐘, 我地決定再次出發。Billy 叫極都唔肯醒, 最終要我用力打佢塊面, 佢先懶洋洋咁起身。 

肥龍嘅體力比預期好, 只要一個人係旁邊扶一扶就可以。 Billy 堅持要扶肥龍, 我亦無阻止, 只係叫佢攰就俾我扶一陣。

我地行到落一樓餐廳搵食物, 過程行得好慢, 因為分分鐘都會有怪物障出嚟。 係呢段時間, Billy都無嗌過攰。 以佢瘦弱嘅體格嚟講, 可以扶住肥龍咁有噸位嘅人咁耐, 真係相當之厲害。

「Billy 夠唔夠力架?」Mindy 問我,此時,Billy 同肥龍坐係廚房外面休息 「Geoff你唔幫下佢?」

「Billy 想咁, 你咪由佢囉。」我說, 「更何況…..可能咁樣會好啲…」 

「咩呀?」 Mindy 不解。

「哈哈! 無野。 佢攰會出聲架喇!我仲要照顧大小姐你呢! 呢個係Billy 嘅好意, 就由佢喇!」 我吐槽。

「我….」 Mindy 鼓著臉「我呢啲新時代嘅女性, 係識自己照顧自己架!唔洗靠其他人!」

「係係係….」 我無奈咁講。

對話過後, 我地又再專注搵食物。 廚房食物好多, 我地唔會拎得晒, 只好揀啲唔洗煮嘅食物離開。 Doris 無意間搵到幾罐高級日本蟹肉罐頭, Mindy 開心到攬實Doris, 係佢臉上錫咗一啖。 
 
我望住我手上罐午餐肉, 搖頭嘆息。我望著Doris 嘆口氣, 暗忖這些機會不是我的……
 
阿明暗笑, 拍拍我膊頭, 然後又忙佢手上嘅工作。

補給過後, 大伙兒就沿住樓梯走落大堂。 

玻璃門外就係怪物嘅世界, 阿明依舊行係最前, 一手拎住個水杯, 一手靜靜咁推門而出。
 
同怪物捉迷藏嘅遊戲終於要開始了。

下一回: 巨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