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佢地要影低你地投票嘅情況?」阿明不解地問。

Ray 搖搖頭 「我都唔知呀! 可能恥笑下我地幾個要留低嘅人掛!」

「嗯…但係未必咁簡單。」阿明又再陷入思考。

「我有一個好.....膠嘅諗法。」 我說。

大家好奇地將目光移向我。



我清一清喉嚨「唔唔! 你地睇下句句子。 佢上面係一句conditional 嘅說話吧。 即係 「如果」Ray 踏出學校範圍, 「就會」引爆炸彈呀嘛!雖然我唔太肯定, 但係呢個係其中一條線索, 應該要好好咬文嚼字.....」

「即係話, 句說話有其他方法解讀? 又或者有其他提示?」 阿明說。

我點點頭。

「我地多啲人一齊諗會好啲! 大家點睇? 有無可能令呢句說話失效嘅方法? 比如, 我諗到一個好白痴嘅: 如果Ray 唔係 step out, 而係用其他動詞又得唔得呢? 例如, jump, roll咩都好。」

「哈哈!你咁講又有point !」 阿明笑說, 唔知佢係唔係真心讚賞喇。



「喂! 你地會唔會兒戲咗啲呀?」Ray 吐糟。

「我覺得方法愈簡單愈好。」 阿明聳肩表示 「諗得太複雜往往都係攞嚟搞。Geoff, 不過咁, 就算Ray係俾我地踢出去, 佢出咗學校範圍都係要用佢對腳行路。 咁佢對腳一落地個下, 都會符合個條件。你諗下,就算佢行到無雷公咁遠,都係出咗學校範圍。」

我點點頭 「你講得啱。不過要證明work 唔work 都係要試過先知。 雖然係有risk,但係最終…..」我停頓,望一望Ray「決定權都係你身上。對你嚟講係殘酷啲嘅。」

「咁….,我都明嘅。多謝你。」Ray 弱弱的說。

「Geoff呀,你除咗呢樣野之外,係唔係仲有其他諗法呀?」Mindy 問。



「呀! 唔提我都差啲唔記得。」我反應過嚟 「第二點係,佢地點樣detect 到佢地行出咗學校。」

「你覺得佢地點樣知道?」 Mindy 問。

「我覺得呀….,就係佢地放咗一啲tracker 咁嘅野係我地身體入面。我地都不若而同咁暈過一段時間,佢地應該係個段時間對我地身體做過啲手腳。你地都見到佢地可以sense 到我地身體血壓呀,心跳等等嘅野。我覺得佢地可以好似GPS 咁,定位到我地係邊度。」

「所以我地要干擾佢地個訊號?」阿明問「但係我地點做到?」

「嗯,呢個就無頭緒喇。我地連個tracker 點樣運作,同埋放咗係邊都唔知….」我說。

我地陷入一片寂靜中,大家都係度思考緊,究竟老闆娘個班人,點樣可以追蹤到我地。

「Ray, 你地幾個留係度嘅人,有無發現身上面有咩異樣? 例如多咗條疤痕?」我問。

Ray 搖搖頭 「無呀,所以我地先會覺得佢地只係大我地幾個。」



佢咁講亦都合理。 到目前為止,我只能得知,老闆娘佢地嘅科技水平比我地先進好多。

「點都好,我有種感覺,好似佢地一直監視住我地咁。」Mindy 說。

我亦有同感。

「無辦法,我地知道得太少。」阿明攤開雙手說「不過咁,我一直都想問。除咗個平板之外,仲有無其他野,係佢地留低俾你? 」

Ray 思考咗一陣,就搖搖頭「無呀! 我估係得呢個。」

「咁就奇喇,點解老闆娘會俾咁多野我地。」阿明不解地說「Ray 個tutor 同老闆娘應該係同一伙人啦。奇怪在,佢又無同我地玩變態遊戲,只係俾咗一堆野我地。又有槍,又有急救用品。」

「嗯嗯,我覺得老闆娘算對我地唔錯。」Mindy 說。



阿明點點頭「就係喇,佢地班人可能個個都唔同玩法,好隨心咁。不過咁,而家時間都唔早,我地都係時候休息下,準備一陣再出發。」
Roy 聽到我地準備離開嘅事,反應頗為激動 「你地咁快就要走喇?」

阿明無奈地嘆一口氣「Ray….對唔住喇,我地點都要去碼頭……呢個係我見返我老婆同埋阿囡嘅希望。而Geoff佢地嘅朋友,都好有可能係個度。」

「原來係咁…..,你地….你地幾個又係點樣過呢幾日?」Ray淡淡地問。

阿明簡潔咁將我地呢幾日經歷嘅事講俾Ray 聽。 阿明嘅組織力好強,無多餘嘅陳述,有條理咁將重要嘅事件都講晒出嚟。我暗忖阿明有潛力做電台DJ,因為佢講嘅故事好畫面。

Ray 係聽嘅時候不斷點頭,到阿明講完,佢搓搓下巴「唉! 原來你地呢幾日都過得咁辛苦。好彩我就未見過成兩層樓高嘅怪物,我見到一定會驚Q 死! 」

Ray 伸懶腰後,就說 「你地唔洗理我喇! 多謝你地咁多個幫我諗辦法走喇。不過我估都無咩可能走到架喇。我只係想,你地一陣出發嘅時候帶埋我。或者…或者我地會遇到其他人,一樣都被困係呢度都唔定。可唔可以呀?我再係自己一個人,會好快癲。」

Ray 誠懇嘅語氣,我覺得好難拒絕佢。如果俾著我係佢嘅處境,一個人孤伶伶生活,我諗我都會好快癲。



人始終係群體生物,無其他人一齊生活,精神好快會崩潰。我又再一次興幸有咁好嘅同伴係身邊,如果唔係,我都唔會支持到今時今日。
「我覺得無問題。其他人呢?」 阿明說,眼神掃視我地幾個。

大家都覺得無問題,一致地搖頭。

「好! 就咁喇。Ray 你熟路,可唔可以到時帶我地行? 盡量避開啲有機會撞到怪物嘅地方。」阿明說。

「可以呀!」Ray 滿意咁大力點頭。

**************************

我搵咗一張梳化瞓低。

身體嘅肌肉雖然好攰,但係無咩睡意。我望住Ray早前放係一角嘅營燈,凝視住淡藍色嘅燈光,有一種講唔出嘅安全感。



 我拎起手錶, 按下按鈕, 電子手錶上面閃著時間, 電子數字顯示「22:45」。

平時嘅話, 呢個時間應該係屋企打緊機吧。

我瞄向右下方, Mindy 瞓係我斜對面嘅梳化上面。 有鼓衝動想過去睇下佢瞓咗未, 但係我總係無行動。 

時間一分一秒咁過去。

思緒好似一舊舊浮雲咁飄過。 腦海慣性咁將我嘅思緒化為形象。

柯南, 肥龍, Billy , 仲有Kevin。 所有失散嘅人.....我嘅父母.....

父母....,

佢地爆發之前就離開咗香港, 唔知佢地有無事呢?

諗下諗下, 眼眶不自覺開始濕潤。 

***********************

「Geoff....」 係Mindy 嘅聲線, 聲線柔和。

「?」 我擦擦眼睛, 眼水沾濕了雙手。

「輪到你睇水喇! 傻仔!」 Mindy 帶點俏皮地說。

「到我喇? 咁快嘅。」 我望望手錶, 時間係23:40。 我竟然瞓咁一陣。

「洗唔洗我陪你呀?」

「唔洗喇。 你都應該要瞓多啲。」 我企起身。

就當我想行去門口嘅時間, Mindy 拉住我。

「Geoff......」

我背住Mindy停低, 眼眶唔知點解又開始濕潤起嚟, 心頭一熱。

我呼一口氣, 嘗試冷靜落嚟。

「Geoff?」

我等心頭個一鼓暖流略為退去後, 先轉身。

「有事?」 我沙啞地說。

「唔.......又唔係嘅.....」

我輕笑 「吞吞吐吐唔似你喎!」

「我......我只係想......」 Mindy 低著頭, 我睇唔到佢表情, 但係捉住我隻手嘅力度慢慢轉大。

「我只係想, 你......唔好離開我。 得唔得呀?應承我呀......」

太多人都突然之間消失, Mindy 覺得好不安吧, 其實我都係一樣。 如果Mindy 突然係我面前消失嘅話, 我諗我大概會痴線。
 特別係佢。

「傻喇。 我去得邊呀!」 我故作開朗。
  
Mindy 緩緩抬起頭。 燈光太昏暗, 睇唔清楚佢嘅表情。
 
我按捺不住心裡嘅衝動, 伸手撫摸Mindy 臉頰。指頭傳嚟柔軟嘅觸感,  細膩嘅肌膚令我心頭脹熱起嚟。 

Mindy 用雙手輕輕捉住我手腕, 帶領住我手心輕撫佢嘅臉頰。

「我會好好記住你.....無論發生啲咩事都好。我好怕, 之後會無機會。」 Mindy 淡淡地說。

我全身嘅肌肉僵硬起嚟, 腦海一片空白。

我任由Mindy 捉住我手腕。

「我......呃…」 感受住佢嘅氣色, 令我口齒不清。

「Shi~~~」 Mindy 用食指按住我嘴唇 「嗯…我明㗎喇。」

我全身發熱, 唯一想做嘅, 就係將Mindy 擁入懷內。

我捉著Mindy 雙手, 將佢拉近我。

Mindy 順著我雙手嘅去勢, 鑽進我懷內。

我地默默地相擁, 恍惚與世隔絕一樣。 我觀感只係集中係Mindy 軟軟嘅身驅, 同埋佢身上散發獨有嘅氣色。

我倆抱得愈來愈緊。

我貪婪地抱緊Mindy。因為我都好怕失去咗佢, 再無機會見到佢。

當我地鬆開彼此之後, Mindy 拎起我左手, 將一件野塞到我手心。

我拎近物件細看, 係一個熊貓鎖匙扣。 我認得呢隻野, 係當年Mindy同我一齊買嚟整嘅DIY公仔。叫就叫做我同佢一齊整, 不過大部分係Mindy用布一針一線織出嚟, 我只係係旁邊打氣。佢一向都好滿意佢呢隻作品, 以我印象, 佢而家應該掛係手機。 

我望著隻「肥頭得意」 嘅熊貓, 過咗三年間已經殘殘舊舊。

我不解地望點Mindy, 佢一直都好鍾意呢隻野。

「你Keep 好佢。 唔好唔見呀! 隻熊貓好cute 㗎!」 Mindy 微笑。

「嗯....做咩....」

「我叫你保管好喇! 我怕我大頭蝦, 整唔見我會好唔開心。 都係你可靠啲嘛!」 Mindy 滿意地拍拍我膊頭。

我感受著熊貓公仔嘅重量。

「好喇....就俾我保管喇。」我說。但講真我唔鍾意呢種感覺, 就好似要道別咁。

「Thank you !」Mindy 說畢, 湊近我, 輕輕瞪高身子, 親了我嘴唇一下。

我又僵硬咗一陣, 全身都僵硬。嗱! 唔係個性地區喇。 

「好喇! 你要快啲去睇住個門口!」 Mindy 微笑著。

我不自覺地掃開Mindy嘅留海 , 輕輕咁吻係佢額頭上面。

「嗯, 咁我去喇。你瞓係度休息下喇。」我說, 並步向門口。

嗯…我嘅心意, 佢已經明白吧。我地之間亦唔再需要將說話講白。

*******************

看守嘅工作本身就好無聊。我靠著牆座低, 百無聊賴。

我不時拎起熊貓公仔係手上把玩, 叫做令對手有啲野做, 等自己唔好瞓著。

「Geoff, 你攰唔攰呀?」Doris 走過嚟, 坐係我旁邊。

「唔攰呀....」 我說, 同時將熊貓公仔握緊係拳頭。

「我可以看陣門口呀, 我諗你今日都好chur喇!」Doris 輕說。

「我Ok 呀。 反而係你喇。 身體有無邊度唔舒服?」 我問 「有無邊啲地方仲痛?」

Doris 搖搖頭 「好好多喇。 我真係無用, 我怕連累咗大家。尋晚你仲要揹住我周圍走......麻煩晒你。」

我揮揮手 「無事喇。」

「我地見到Ray 嘅時候, 就好似見到我當日咁。不過用第三者角度睇。」

「?」

「嘻嘻…我話, Ray 唔似我咩? 都係無意間俾你地發現。只係我係超級市場, 佢係呢度.....」

「你咁講, 又好似係嘅。」

「就係喇! 好似見返當日係同Mindy 執返我嘅情景咁。」

「喂喂! 要用執呢個動詞?」 我白眼。

Doris 輕笑「嗯, 好彩係你地喇。 Ray 佢咁嘅經歷, 同我相比, 我覺得佢仲慘。」

我有啲錯愕, 因為我心底覺得Doris嘅過去都好Q 慘。

佢繼續說 「俾朋友出賣已經唔好受, 佢仲要俾鍾意嘅人...唔...點講呢.....可以話係間接判咗死刑咁濟, 唔係好慘咩?」

我明白Doris 嘅意思, 點點頭 「你咁講都係, 好彩我地無被迫玩呢啲死亡遊戲。」

Doris 點點頭「但係我地點做好? Ray 點都同唔到我地走去碼頭。」

呢個問題的確好傷腦筋, 而仲有人會係呢度附近留連嘅機會亦唔高。

「我都唔知, 唯有見步行步。」我說。

Doris 點點頭, 靜默落嚟。

突然門外傳嚟微弱嘅碰撞聲, 類似有人踢門。我下意識咁企起身, 再望望身後嘅Doris。 

由佢嘅表情嚟睇, 佢今次都覺得有異樣。Doris 緊張咁抓住我上衣, 今次我無幻聽。

「好似好遠咁, 我地點好?」

「幫我叫其他人起身先, ok嗎?」

Doris 點頭後就轉身離開。 我將耳仔靠近門口, 試下聽清楚係咩聲。

「Geoff!」 身後傳嚟阿明嘅聲音。

我揮手, 示意叫佢上前。

「Geoff!你聞唔聞到啲怪味? 」 Mindy 問。

確實有啲怪味, 唔係有人放屁, 而係.....

「唔對路! 似係煤氣味....」阿明突然道, 「大家快啲拎野走! 即刻!」。阿明說後就拔腿跑去自己原先休息嘅位置。

大家意會到事態嚴重嘅時候, 我即刻衝去拎起背包。 及後, 再望一望大家。Mindy 同Doris 亦好快揹起行李。

門外開始傳入物件燒焦嘅味道, 氣味愈來愈濃烈。

「Ray! 你帶我地落去地面先喇!」 阿明喊。

Ray 慌張咁點點頭 「好! 跟住我!」

當阿Ray 推開門嘅時候, 一下爆炸聲由身下傳嚟。 突如其來嘅巨響, 令大家都惶恐不安。 Mindy 被巨響嚇到彈起, 我趕緊搵住佢手臂。

巨響後, 唔夠五秒鐘, 已經有煙慘入嚟。

「快! Ray 你拎住盞燈! 我地快啲走!」 阿明道, 然後然手上嘅燈塞俾Ray。

Ray 錯愕地接過後, 企係原地, 無反應過嚟。

「Ray !」 我拍一拍佢。

Ray 才回過神, 推門而出。

「快! 我地走呀!」 阿明緊隨Ray 出咗去。 我拉起Mindy 走出去。 門外走廊已經充滿濃煙, 但係走廊仍然漆黑一片, 我用力吸一口氣之後頓時想咳。我趕緊烏低身, 再用手覆蓋口鼻, 眼水已經湧緊出嚟。我忍著淚水, 左手摸向綁係背包揹帶上嘅電筒開關, 花咗一段時間先開到電筒。

Mindy 同Doris 係我身後咳嗽。 我示意兩人要烏低身, 貼住地面行。 我再繞到兩人身後, 再向前推進。

我跟著大隊, 一邊向前行。 我緊貼大隊向前, 走咗五十米左右, 就見到樓梯。 

我進入樓梯後, 跟住大家落樓梯。 本來應該漆黑一片嘅樓梯, 亮著住少許火光。

我暗忖不妙。


只係行左一層, 煙已經濃到前進唔到。我咩都睇唔到, 眼同埋鼻充滿住分泌, 好難受。

「咳! 大家!咳......上返去呀!咳....」 阿明大叫。

我地被迫先上返走廊, 所有人通過木門後, 我狠狠地將防煙門關上。

大家不斷咳嗽。

當大家感覺好一啲嘅時候, 阿明先說話。

「下面.....咳! 應該著.....咳! 著咗火! Ray! 有無第二條路落去?快!」

Ray 諗咗陣, 向原先相反方向嘅跑。

走廊開始愈嚟愈多煙, 我地幾個努力沿住走廊前進。

走咗七十米咗左右,  就見到走廊盡頭。 盡頭處空間感覺較大, 煙亦好似無咁燶。 

我地轉落樓梯, 樓梯並唔係走火通道, 無防煙門。

「咳! 大家跟住呀! 咳! 落到二樓要轉梯!」 Ray 在前面喊。

無理由懷疑佢。 我地照住Ray 嘅步伐向下推進。

行咗落兩層, 煙又開始濃起嚟。 我整個鼻腔有種熾熱感, 好難頂。

果然落咗兩層, 樓梯就到咗盡頭。 我地去咗一個更加廣闊嘅地方, 火光同煙由左邊傳嚟, 火炎燒毀著貼近牆壁嘅物件,燒到啪啪聲。
火光照亮住整個空間, 我地身處嘅地方, 感覺似係一個休憩地區, 有好多檯櫈, 仲係木製。 

火好快就會漫延! 


大火傳嚟嘅熱浪已經令我有啲難受。

「宜家點行!?」 阿明近乎尖叫般大喊。

Ray 指著離我地七十米左右嘅火海大喊 「 咳! 原本要穿過個度!」

「吓!」 我地四人一同大呼。

「有無其他路?」 阿明喊。

「呢度得個度門!」 Ray 驚慌地說。

我四周張望, 試圖搵一個缺口。左面根本過唔到去, 烈炎快要燒上天花板 , 好彩仲有四十米左右嘅距離。

我隱約望到對面, 有一扇窗。

「窗! 呢度落去係平台?」我問。

阿明會意點點頭「我地快啲去睇下!」 

我地幾個人衝向前方嘅窗口, 我打開窗望落去, 離平台地下有兩層, 雖然唔算高, 但係直接跳落去亦會受傷。要諗方法爬落去先得。

「睇嚟ok!咳....! 我地落咗先去喇。我落去先! Geoff 幫幫我!咳..! 無時間再諗喇。」阿明說。

我扶著阿明跨出窗口, 阿明雙手握著窗邊, 雙腳踏係外牆。

我見到較左面有一個冷氣機槽, 可以用嚟借力。

「好似有位企! 踩住個冷氣機位! 」 我向阿明說。

阿明會意, 伸直右腳想要踩實突出嚟嘅牆身。 但試咗幾次, 都係差少少。

「隆!」 遠處有物品倒塌, 火勢愈來愈勁, 左邊皮膚已經感覺到火焰嘅熾熱。

我地手腳要加快! 再無時間拖拖拉拉。

「阿明! 我fing 你過去!」

我唔等大家反應, 就伸出雙手抓住阿明手臂。 

唔知係呢度湧出嚟嘅奶力,我用力將阿明微微向左方拋去。

阿明因著我嘅臂伸, 係我嘅幫助下好容易已經踩到機槽。 阿明成功下降一層, 然後成功咁爬落地面。

「你地快啲吊落嚟! 我一個一個咁接住!」 阿明從地面叫上嚟。

我先將所有人嘅背包揼落去俾阿明接住, 大家少咗負擔就開始行動。

「Mindy! 快啲! 你先! 」 我說。

Mindy 亦無猶疑, 走上前。

我與Mindy 對上眼神 「捉實我隻手。吊左出去之後, 就直接放手等阿明接住你呀!知唔知道?」

Mindy 點點頭, 再吞一淡口水。 雖然望上去好堅定, 但我感覺到佢心入面其實好驚。

我扶住Mindy 跨過窗口, Mindy 雙手用力抓著我右前臂。我蹲下身子, 扎好馬步, 免得被扯落街。

「Mindy ! 你慢慢向下爬呀! 去到最盡....咳!腳用少少力向外跳呀! 咳.....唔好太貼牆跌落去! 你做到㗎!」我向下喊。

Mindy 神色緊張咁向我點點頭, 再慢慢沿住我手臂滑落去。

「Mindy! Ok 喇! 你放手喇! 我接住你! 」阿明由地面向上喊。

我再Mindy 點點頭, 再深深吸咗一口氣後, 就鬆開手。

Mindy 鬆手後嘅瞬間雙腳微微用力, 下墜嘅位置唔算太近牆, 下降四米左右就被阿明牢牢接住。

阿明放下Mindy 後, 對我舉起手指公 「快! 下個!」

我毫不猶豫咁拖Doris 到窗邊。

「到你喇! 同Mindy 一樣咁做就得㗎喇! Ok?」 我向Doris 講。

Doris 慌張咁點點頭, 表情話我知佢無咩信心。

「無事嘅! 我同阿明會捉實你!」 我拍拍Doris 頭頂。

我唔等Doris有時間考慮, 就拖住佢跨過窗口。Doris 力氣唔夠Mindy 大, 所以我用晒左右手拉住佢。

Doris 成功吊出外牆之後,  因為我怕Doris會唔夠力捉住我手臂, 我就直接抓住佢前臂, 我上身慢慢烏出去。 下降到差唔多, 阿明提示我地鬆手。

Doris 比我想像中勇敢, 好快就鬆手掉落去, 阿明亦同時牢牢咁接住Doris。

「Ray!」 我說。

Ray 竟然係最猶疑嘅一個。

「快啲喇!咳! 燒到嚟喇!你行先喇!」 我以接近咆哮嘅聲音道。

Ray 先如夢初醒, 跨出窗口。 我照著先前嘅經驗, 將Ray 放出去牆外, 再鬆手等阿明接住。 不過Ray 無點用力向外撐開身體, 下墜得好貼牆。
阿明接住佢嘅時間, Ray 差啲撞親, 但好彩有驚無險。

「到你喇Geoff!」 阿明說。

「Geoff 你快啲落嚟喇!」Mindy 由地面喊。

「Ok!」 我向住佢地講。

突然, 左面傳嚟一聲巨響。 

「砰!」 一聲。

巨響震撼到我心坎, 下意識咁望向聲音來源。 

一隻全身著晒火嘅怪物從火海中狗衝出嚟, 怪物一碰一撞咁樣衝出嚟。 正在燃燒嘅四腳爬爬痛苦地嚎叫, 尖叫聲極度刺耳。

「Geoff!」我聽到樓下幾個人齊聲大叫。

怪物恍惚聽到佢地幾個幾叫聲, 一輪掙扎後竟然衝向我。

我慌忙咁跳出窗外, 同時雙手抓著窗框。 當我穩住身體嘅時候, 怪物已經撞擊到窗框下嘅牆身, 我幾乎感受到一下震蕩。

突然間雙手感覺好熱, 左手俾野抓到一下,本能之下我鬆開雙手。

一放開手, 我就急速向下跌。
 
我手想捉住啲野, 但係點都捉唔到。我聽到下面嘅人大叫, 我趕緊縮起身體, 希望落地唔好咁傷。 

下墜嘅時間只有一瞬間, 下一秒鐘, 我背部感到一陣痛楚。

**********

「呃…Geoff你無事嘛?」 阿明係我身邊說。

「嗯....」 我按住酸痛嘅腰部, 我壓住阿明坐係地下。我用雙手支撐著身體, 滾開一邊。

坐係地下回氣, 望返上去我地跳窗個位, 怪物一雙燒焦嘅長臂掛係牆外, 非常恐怖。 大樓中層火焰燒得旺盛, 火光熊熊, 半夜俾火災照到同天光一樣。濃煙向上升, 遮蓋住大樓高層。

剛才應該俾佢抓到, 左手傳嚟刺痛嘅感覺, 還好細看之下無大礙。 

「喂, 你無事嘛?」 Mindy 係我眼前揮手, Doris 亦湊近我。

「I am ok。」 我說。

突然, 一陣巨響由遠離傳嚟。大家都驚魂未定, 焦急咁搵下到底發生啲咩事。

「大家睇下!」 Ray 指著前方, 個度好大火。

我望向Ray 指嘅方向, 遠遠果然有火光, 上空好似有啲野飛嚟飛去, 但係太遠睇唔清楚。

「著火個邊係碼頭嚟喎!」 阿明驚呼。

大家驚訝咁望住遠處嘅火光。

又一下爆炸聲, 爆炸帶嚟嘅火焰加上煙塵, 揚起到半空。



下一回: 基地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