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住嚎哭嘅人, 雖然較為好嘅處理方法係俾啲空間佢喊, 再一陣再安慰佢。
 
但係喊得太大聲, 亦令人好傷腦筋。
 
我無奈之下, 只好拍一拍少年, 希望佢注意我地嘅存在。
 
少年總算睜開雙眼, 眼神充滿住悲傷同埋恐懼。
 
係我嘅安慰底下, 佢嘅呼吸慢慢咁得到控制。 我伸手扶起佢上半身, 等佢可以坐係度。少年應該係大學生, 十九, 二十歲左右。 濃眉大眼, 樣子有啲似王祖藍。
 


我對佢微笑, 希望佢可以對我放下戒心, 畢竟我對佢嚟講都係一個陌生人。
 
「Hey, 你宜家安全喇。」 我按住佢手臂 「你有無咩需要?水? 野食?」
 
少年瞪大眼睛, 搖搖頭。
 
「如果有咩需要就話俾我地聽喇。」我說。
 
「係呢,你叫咩名呀?」Mindy 和藹地問。
 


少年聽到Mindy 嘅問題,樣子明顯表現得怕醜,眼睛唔敢直視Mindy。
 
「Ray....我叫Ray。」 少年輕聲地說。
 
大家知道少年嘅名字後,每人都寒喧幾句,簡單做了自我介紹, 而Ray 只係靜靜咁聽。
 
「你地......」 Ray 突然開口。
 
「你地係唔係都係去緊碼頭?好似後日就係deadline?」佢繼續講。
 


大家點點頭。
 
「唉…大家就好, 起碼有個希望。」Ray 淡淡地說。
 
「點解咁講? 你唔諗住去?」 我不解。
 
Ray 揮揮手「唔係唔想去。 係唔可以去。」
 
我更加疑惑。
 
Ray 以食指指指佢腦袋 「我一行出呢間學校範圍, 入面個炸彈就會爆。」
 
我頓時無語, 猜度緊佢係唔係搞緊笑。
 
Ray 見我地地幾個人難以置信嘅表情, 露出苦笑。


 
「我唔係呃你喇! 我見住有三個同我一樣, 接受咗條件嘅男仔, 一行出大學門口, 個頭就爆開。」Ray 淡淡咁講出咁誇張嘅內容, 感覺好奇怪。「好彩我個時猶疑咁陣, 所以先會無事.....」
 
「喂喂, 你講緊......」 阿明忍唔住插嘴。
 
「信不信由你, 不過我成世仔都未見過咁殘忍嘅事。嘩! 個時我嚇到差啲瀨尿!啲血呢!」
 
「嗯嗯, 無話唔信你。 不過你所指嘅條件係咩? 仲有無啦啦做咩會有個炸彈係你個頭入面?」 我問。
 
Mindy 亦都忍唔住問 「係囉係囉!仲有, 你地係唔係都有人無啦啦同你講要去碼頭個度?」 挽住Mindy 手臂嘅Doris 亦都大力點頭。
 
「不如你由頭講下點解你搞成咁。由爆發個日開始。咁樣問落去沒完沒了。」 阿明道。


「不如我地唔好係呢度講? 你地要休息嘛? 不如去樓上面個canteen,有野食又有地方瞓。」Ray 道。



「你確定樓上無怪物?」阿明問。

Ray 點點頭「我經過好多次,應該無事掛,同埋好近喇。好多怪物都有晒出外面,有事未衝返嚟喇。」

阿明望望我地幾個,我無奈咁點點頭。

Ray 帶我地幾個走上一層,佢熟路都似係屋企咁,過程好順利。

Ray 帶我地去地方,係一個咖啡廳嘅格局,有梳化,亦都有檯櫈。Ray 先走入廚房,拎一啲餅乾小食,仲有數樽裝橙汁。

我地咁多個搵咗一個舒適嘅角落,圍坐係嚟。

「你而家可以開始講喇。」 阿明道。
 


面對阿明嘅追問, Ray 顯等手足無措, 好似無從講起。 佢飲咗一大口橙汁, 似係壯膽。

 
「嗯嗯, 好! 係我啲朋友走咗之後, 我見過唔少路過嘅人, 你地係第一班有耐性, 肯理下我死活嘅人.....我已經好耐未同人講過野....。」 Ray 再飲一口橙汁 「嗯…點講好呢…」
 
「我地要到半夜先會走, 你慢慢講都可以。」阿明說。
 
Ray 點點頭 「你地留耐啲都可以呀。 得我一個係呢度, 我就快癲!」 說畢, Ray 大力拍打腦袋一下。
 
「我地知道你嘅經歷, 可能會搵到線索幫你都唔定。」 我由衷咁講
 
「多謝你喇。」 Ray 望望我, 繼續說「有怪物出現個一日, 我照常係大學上堂。 我記得當日有 tutorial, 要上到7 點左右。 呀呀! 我本身係讀accounting 嘅, 雖然唔重要。 嗯…嗯, 個日係課室我地照常上堂, 到就落堂嘅時候, 突然外面有有尖叫, 七國咁亂。 我地知道大件事, 就衝出外面睇下。」
 
Ray 停頓咁陣, 翹起腳「課室外面, 係平台花園喇。外面當然有好多怪物追住人嚟咬喇! 咁我同一班朋友就跑返入室內喇。跟住,我地鎖好門,然後推晒啲重野頂住度門,之後大家都唔知點算好,我地一班二十個人左右,連埋個tutor,就戇99 咁過左一晚。」
 


「嘩! 你地本來有成二十個人!」Mindy 驚訝地說。
 
Ray 見到Mindy 出聲,表情顯得不自然。 唉! 可能佢俾Mindy 個樣呃咗,對佢有啲好感都唔出奇。
 
「嗯,我地一班人入面,竟然無一個人變做怪物,宜家諗起都覺得有啲神奇。又或者係好彩。我地本身諗住會有人嚟救我地,點知等左一晚都無。我地開始肚餓,所以迫不得已要去搵野食。 我地幾個男仔就負責試下去附近嘅canteen 搵野食。另外有幾個男仔試下出去平台搵物資。初初個幾日仲有水有電,我地行動都算順利嘅。除咗我老死,佢叫Jason。佢係我地搵野食個時,係canteen 俾怪物咬死咗。唉,雖然佢份人毒啲,但係佢係一個善良嘅毒撚。佢都係為咗想為佢個女神,先會係canteen 唔死心咁搵佢女神鐘意食嘅野。 點知聽到佢死咗嘅消息,佢女神一啲傷心嘅表情都無....我呸!」Ray 愈講愈激動。但係我亦都好明白,朋友係面前離去個一種痛苦。聽到佢咁講,我緊緊地握住拳頭,身體有一種力量不得釋放嘅感覺。
 
「咁樣都有架....」Mindy 同情咁講 「咁啲女仔呢? 」
 
「嗯...唔好意思,講到Jason 一時激動咗啲。 係喇,啲女仔呀。頭幾日佢地都無咩野做喇,都係男仔出去多。」
 
「點解會咁架….」Mindy 喃喃地說。
 
「唔係個個都好似Mindy 姐你咁有勇氣喇。」我吐糟。
 
Mindy 嘟起嘴,一時間,無反駁我。
 
「我估啲男仔都有種......想威….或者覺得咁樣做先叫man或者 gentlemen 掛。 我地文化都好似覺得女仔要受保護嘛。不過呢個又唔可以一概而論嘅。」阿明說「點都好,Ray 你繼續講落去喇。」
 
Ray 點點頭「我諗你地都講得啱嘅,係我地班入面啲女仔係典型啲個啲所謂女神喇,我地班男仔一係就好似我咁做兵,一係就係厹掛! 哈哈!」
 
我白眼。呢啲情節有啲老土。
 
「好喇,我講到邊呢? 係….我地就係課室過咗頭幾日。個幾日有電有水,又唔係咁難頂。到咗斷水斷電,就慘囉。大家好似無咗生存嘅希望一樣。大家就開始唔團結,好多時候都嗌交。當中有好多野發生啦,有啲人精神開始頂唔住,平時唔會做嘅怪事,好多野都浮晒面。」
 
「就好似平時好正直嘅男仔,竟然想非禮某個女仔。唉….,好彩有人係現場阻止佢喇。又好似有個女仔,因為無電,竟然要我地班男仔出去外面搵個發電機返嚟。 不過又夠膽死,真係有人出去搵。好彩佢地係平台搵咗部搞戶外function 嘅行汽油嘅發電機,但係個次搞到死咗一個人,就係為咗幫電話叉電!唉….,總之大家都唔知做咩喇, 應該唔係太理智。」
 
聽佢咁講,我覺得我啲同伴都算係咁。
 
「奇怪嘅事,應該係幾日前發生。」
 
幾日前? 奇怪嘅事?
 
「我頭先係唔係話,除咗同學之外,我地有個tutor 嘅? 」
 
大家點頭。
 
「佢係一個三十歲左右,讀緊Phd. 嘅男仔。 本身佢都無咩野,都算幫我地手。又會同我地出去搵野食呀,幫手打理大家生活上嘅事呀。但就係個一日,我地全部人俾人整暈咗。其實都唔知佢用咩方法整暈我地, 我地一醒返,就發現俾人綁住晒手腳,得返個tutor 企係講台嘅位置。」
 
呢個情境似曾相識,老闆娘嘅面容係我腦海浮現出嚟。
 
「根住佢就講咗一堆唔係令人好明白嘅野,內容我都唔係好記得。最緊要嘅就係好似話,要係四日內去到紅磡碼頭。」
我同Mindy 交換咗個眼神,大家都會意,佢地發生嘅事情同我地基本上係一樣。 要趕去「撤離點」呢個消息唔通都係用呢個方法傳開去?搞咁多功夫到底有咩意思?
 
「嘩! 根住先係好戲嘅開始! 有個女仔,佢問發生緊啲咩事。點知個tutor 牛頭唔搭馬嘴,佢反而話可以交換條件,令到我地容易啲有命去到碼頭。」
 
「交換條件?」我不禁反問,因為我唔記得老闆娘有俾呢個選擇我地。
 
「嗯,係呀。呢個都係點解我會有個炸彈係個腦裡面。」
 
大家不禁抽一口涼氣,Doris 同Mindy 聽得入神,兩人睜大雙眼,表情一模一樣。
 
「佢問我地,為咗生存願意犧牲啲咩? 咁我地當然都想走喇,咪同佢deal 囉。點知佢話,只要有四個人肯留低係學校範圍,就會直接送其餘嘅人去碼頭。」
 
我再抽一口大大嘅涼氣。
 
「即係…….你地接受咗佢個條件?」阿明舉起食指問。
 
Ray 無奈咁嘆一口氣。
 
「初初我地都唔想接受呢個選擇,大家都叫係同學,都唔會想大家有事。本身都唔諗住會接受呢個條件。點知……」Ray 拎起橙汁欲要再飲一口,點知樽入面已經無晒果汁,佢只好苦笑,然後放下膠樽,繼續講 「點知個tutor 好仆街咁用部無人機咁嘅野,project 一啲video 俾我地睇。片入面播嘅就係係香港唔同地方,啲怪物點樣係度咬死啲路人。」
 
我諗起阿明個日,係老闆娘俾我地嘅物資入面,都有呢啲影片。我估內容大致都差唔多。而無人機,老闆娘佢當時亦都可以控制。
 
「我地睇到啲咁嘅野,緊係好Q 驚喇! 根住佢問我地有無改變主意。唉,其實我知道每一個人都想接受佢嘅offer,只係未必敢講出口。因為大家都會怕,到時要留低果一個人,係自己。」
 
「當時我地有十五人,因為之前死左幾個喇。所以十五分之四,講真,佢set 得好奸。因為代價又唔係set 得好高,連一半人數都無,就咁諗落,好似又唔係太過分咁。如果佢set 要留一半人係學校,我諗個結果唔會係咁。」
「所以……你地就接受咗個條件?」Mindy 問。
 
「嗯,係啦。讀account 嘅人,可能對數字敏感啲,可能覺得留四個人抽中自己嘅機率唔算太高掛。」
 
「咁係邊個…..」我都未講完,Ray 就已經知道我想問咩。
 
「邊個開口? 哈哈! 係個女仔,就係之前話要我地出去搵發電機個女仔。佢叫Angel,係我地科出咗名嘅女神。呃…其實都係我一直暗戀嘅人。唉! 估唔到佢係啲咁嘅人。 Anyway, 真係估唔到一個睇落去柔弱嘅女仔,會做呢個醜人。」
 
「當Angel 話,個條件計落都唔錯嘅時候,我好L 肯定個tutor 陰陰嘴笑左下。因為佢嘅詭計…..,終於成功咗。」
 
我下意識吞一口口水。
 
「當呢一句咁難開口嘅說話講咗出嚟,個討論就變得一發不可收拾。當時我經已有預感我會係四個人嘅其中一個。又或者......我覺得我會為左Angel而留低掛。 我都唔肯定。」
 
Ray 苦笑。
 
「我估大家經過咗呢幾日,都無理由再講咩道德界線。大部分人一開始已經討論緊要點樣揀個四個人出嚟,而唔係大家同唔同意接受tutor 個條件。得我同一兩個人係反對tutor 個條件。Shit! 而家諗返都覺得自己傻,應該要企硬,說服佢地唔好接受個條件。」
 
「點都好,事情發生咗就發生咗。總之,大家傾咗好耐,到底要點樣決定個四個人。有人話抽籤最公平; 又有人話不如投暗票。不過好白痴,我地被人綁住咗,咁樣我地點做呢? 所以Angel 就要求,要tutor 幫我地鬆綁。點知呀tutor 話,佢唔會幫我地鬆綁,我地要自己諗方法。」
 
「咦…咁你地點樣揀人出嚟呀?」Mindy 好奇地問。
 
「嗯,我地無辦法。 Tutor 個日話要二十分鐘入面決定好。佢將我地咁多個人圍成一個圈咁坐, 等每一個人都可以望晒其餘嘅人。圍好圈之後就開始計時, 佢用部機project 左倒數時間係圈圈中間嘅地板上面。大家一見到計時都好心急, 根本上就想快啲搞掂去。」
 
 Ray 低下頭, 手裡把玩著空膠樽, 神情有點傷感。
 
「估唔到....., 最後都係要面對面傾四個人出嚟。唉! 我地用咗十分鐘左右掛。 呃…可能無咁耐都唔定。 總之我地最終選擇每個人提四個人名出嚟, 可以包括埋自己。 我地輪流一個一個咁講, 總之名出現得最多嘅頭四個, 就要接受條件留低。」
 
 「竟然......」 Mindy 表情驚訝。我反而想知佢地點樣記低邊個有幾多票, 不過呢個問題好似太膠, 我無問出口。
「會發生嘅事始終會發生。 我地用兩分鐘嘅時間諗自己嘅人選, 之後就輪流講。 呀…個tutor 仲扮好心人咁, 幫我地數票, 仲要即時project 個票數出嚟。 佢差在未拎埋花生出嚟食, 諗起都覺得火大! 好似做真人show 主持咁, 完全無理過有四條友, 就係因為佢所提出嘅遊戲, 搞到無命!」 
 
Ray 知道自己愈來愈激動, 用手大力拍打自己腦袋。
 
「對唔住.....我而家諗返起都會好火! 」
 
「嗯…唔緊要呀。 俾著我係你, 都會咁諗呀。」Mindy 同情地講。
 
「多謝你。」 Ray 低下頭道謝。 睇嚟Ray 係對女生無咩辦法嘅人, 唔係太敢直視女生。 
 
「咁之後呢?」 我問。
 
「嗯, 之後就睇到啲人唔鐘意班入面啲咩人喇!簡直係用口玩Killer一樣! 好恐怖。我地由Angel 開始講, 點知佢一講完, 我即刻放棄咗。」
 
Ray 又嘆一口氣。
 
「Angel 講咗四個男仔嘅名, 其中我個名當然有出現喇。」
 
「我地係咁巧合, 係所有女人講先。所以呢…」
 
「全部女仔講嘅人名姐合都係一樣?」 雖然係疑問句, 但係阿明語氣篤定。
 
Ray. 對阿明嘅推理有啲驚喜。
 
「嗯嗯! 同你諗嘅一樣!」 
 
竟然真係咁! 但係點解阿明好似好肯定咁? 俾著係我, 應該唔會咁樣投。
 
「有幾男幾女呀?」 阿明問。
 
「有十個女仔, 其餘五個係男仔。」
 
「所以, 男仔都唔洗投啦。」 我說。
 
Ray 點點頭。 
 
「唉…」 我不禁覺得個四條友好可憐。
 
「不過咁, Tutor 點都話要繼續。所以我地男仔都要投。呀! 等等, 唔記得咗!其實我有張相。」
 
「吓?!」我地幾個人驚呼。
 
「係呀! 佢臨走俾咗一部pad 我地。」說畢, Ray 拎起放係腳旁嘅背包, 拎左一部平板出嘅。 外貌同我地有個部, 一模一樣。
 
「你地睇下!」 Ray 打開電源, 顯示器上出現咗一副由高角度影出嚟硬照。 十五個被綁係櫈上面嘅人, 圍成一個圓圈, 男女係分開坐嘅。可以見到一半人嘅面貌, 其餘人士就背對畫面。 相片只係影到幾個女仔正面, 幾個女仔都面貌可人, 只係神情好緊張。感覺上, 呢幾個女生都不愁無男人追求嘅類型。
 
圓圈中間露出嚟嘅地板, 投射住人名同埋數字。 內容同Ray 講嘅一樣: Ray, Peter, Ben, Andy 呢四個男仔名, 各自都有「10」 票。 而其餘嘅人都係零。
 
 「呢個叫...... Vincent 嘅男仔呢? 點解無人投佢嘅?」 Mindy問。
 
「要我估嘅話.........」 Ray 吞吞吐吐, 似係有野想講, 但猶疑緊要俾我地知幾多。
 
其實我心中有底。 一係就Vincent 呢個男仔同當中其中一個女仔拍緊拖。 一係就純粹「去除法」, 係五個男人當中, 佢最得女仔歡心。 又或者只係得Angel 一個人歡心就足夠。
 
Ray 唔想我地知都無咩所謂, 但係Ray 諗咗陣, 都係講咗出嚟。
 
「Vincent .......應該追緊Angel。 好多人都話佢地係男女朋友, 我估......都可能拍緊拖。 只係未公開啦! 至少, 我呢個兵係唔知囉。」
 
Mindy 恍然大悟嘅樣子, 睜大雙眼。 反而係佢身邊嘅Doris 就顯得好冷靜, Doris 大概都估都個答案會係咁樣。
 
Ray 眼框好似紅咗, 或者係我錯覺都唔定「我估做兵就係咁。 唉…」
 
「仲有無其他相?」我插話, 希望佢唔好立即跌入消沉嘅情緒。
 
「呀!」Ray 搓搓鼻, 鼻腔應該塞滿鼻水。 佢用食指係畫面上一掃, 另一張影像出現咗。 地板嘅數字無分別, 唔同嘅只係照片拍攝嘅角度。 今次我地見到圈內男士嘅面容。
 
男人一共有五個。 坐係最左邊嘅係阿Ray, 右手邊就有四人。 向右數個三位男仔氣質都好相似, 都係戴眼鏡嘅斯文型。 最右邊個一位, 氣質明顯唔同。 膚色偏向黑實, 無眼鏡, 一雙大眼睛, 身材亦都係最高大嘅一個, 就算坐係度都顯出會一雙長腿。 簡單嚟講, 佢地感覺係其他四人嘅完全相反。
 
我猶疑緊要唔要問, 黑實男係唔係Vincent 嘅時候, Doris 比我快一步, 指著黑實男, 問「呢個係Vincent?」
 
點知阿Ray 搖搖頭。
 
Doris 「噢!」 一聲。我暗自慶幸無問出口。
 
「Peter 佢個外型似係 Laides-man。 不過呢, 佢真係得個樣。 佢性格比較......點講呢? 太狗公? 或者覺得自己好有型。 總之就係過分自信, 所以又唔係咁多女仔對佢有好感。」
 
「咁邊個係Vincent?」 Mindy 接住問。人類嘅好奇心真係可怕, 去到呢啲位點總會忍唔住問, 當然我承認,我都好想知Vincent 係邊個。
 
「呢個。」 Ray 用食指指全坐係佢右手邊嘅人。
 
「嘩! 真係人不可貌相....」 呢一刻連阿明都吐糟。
 
Ray 旁邊嘅男生, 外表唔算係最好。 五個人當中, 以我嘅審美眼光嚟睇, 我估排中間啦! 佢係個樣子普通嘅眼鏡男, 面部有點瘦削, 眼神亦唔係話最友善。
 
「唔好睇佢咁嘅樣呀, 聽講佢屋企幾有錢。 不過係傳聞喇!」 
 
我點點頭。
 
「喂喂, 不如講下之後點呀!」 阿明笑著說, 但係佢顯然想快啲入返正題。
 
「好好! 之後.....就好似相入面咁。 全部男仔都放棄投票, 因為投嚟都無意思喇! 咁樣Tutor 就問我地係唔係最終決定。」
 
「當然喇, 我地其實好蠢! 根本都無問過留係校園範圍係咩意思!」 Ray 苦笑。
 
我見到阿明想講對咩, 但最終佢都係忍住。
 
「就係植入爆炸物係腦入面喇! 佢講咗呢樣野出嚟, 大家都o晒嘴。 有得走嘅人當然係驚訝, 但係我.....或者其餘三個人都一樣。 係個一刻, 根本就得返恐懼呢種感覺。」
 
「佢講完之後我好快無咗意識, 應該係中咗麻醉藥。我暈之前, 最後嘅畫面, 就係Angel佢驚青個樣。呃…我到而家都安慰自己, 呢個係佢同情嘅眼神掛.........到我地醒返嘅時候, 其他人已經唔見晒, 得返我地四個, 手銬亦都鬆開咗。 呢部野就係個時放係圓圈中間。個時係寫住........」
 
Ray 操作著平板電腦, 搵到佢想要嘅野, 就反過嚟俾我地睇。上面嘅字樣用黑底黃字, 英文字貶下眨下:
 
「Warning: Your heads are implanted with explosive. It will be triggered if you step out of the campus area.」
 
「一踏出學校門口就會引爆炸彈......」 我喃喃地自言自語。
 
Ray點點頭 「我地見到就好驚喇。 之後咩都唔敢做。不過, Peter 呢, 就係黑黑實實個一個, 佢話可能只係一個心計, 根本就無所謂嘅炸彈。何況都唔知佢點樣知道我地走出去, 我地覺得無可能 detect 到。」
 
「本來都無話要急住想走, 但係怪物出現嘅次數愈來愈多, 我地開始想逃跑, 跑去佢所講嘅地方。所以我地幾個就去試下, 我地好辛苦先行到天橋去火車站個位。Peter佢係最想走嘅一個人, 佢話要死就一齊死, 要試就一齊試!」
 
「不過到我地真係行到邊緣嘅時候, 就唔係太好彩。 有怪物追上嚟。 佢地三個好自然咁跑咗出去, 而我就驚到企係原地。」
 
講到呢度Ray 聲音開始有啲震。
 
「我親眼見佢地三個......死。 只係行咗出條界三四步, 個頭就被炸開.......好多怪物都俾爆炸聲吸引咗, 我就襯機會, 跑返入去。 就係咁, 我就自己一個係度生活。之後嘅事都無咩特別, 係遇過其他人嘅。不過佢地都俾我個look 嚇親, 係你地呢班人先會夠膽同我講野。」 Ray 說。
 
「我諗係我地八卦啲喇! 」我說。
 
「我都係俾佢地救返架!」 Doris 向著Mindy 微笑。
 
「咁計我都係......將心比心, 係呢啲日子, 難免大家都會自私啲嘅。」阿明說 「不過咁, Ray 你有無啲咩線索? 例如你幾個朋友俾人......殺死嘅時候, 有無咩異樣? 你覺得佢地點樣知道你地出咗學校範圍?」
 
Ray 搖頭 「我都係無咩頭緒。當時太亂。」
 
阿明點點頭, 陷入沈思。
 
我拎起Ray 嘅平板電腦把玩著。當去返一開頭 「Your heads are implanted with explosive. It will be triggered if you step out of the campus area.」 我反覆閱讀呢一段文字, 因為我地得呢一條線索。
 
突然靈光一閃!
 
或者答案係一個好「膠」嘅方法!
 
下一回:  終點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