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n)
 
我將已經死去嘅白老鼠放上木板,用四口大針,將佢四肢一一固定好,好等一陣解剖嘅時候,樣本唔會郁嚟郁去。
 
我一手拎起尖銳嘅剪刀,另一手用鑷拉起老鼠腹部皮膚。手起刀落,慢慢將皮膚同腹膜分離。
 
「Geoff,可唔可以幫下我呀?」Mindy 問。
 
「大小姐,你仲未釘實隻老鼠呀?」我抱怨,實驗課時間有限,大家都係快快手做完個解剖,爭取時間畫返個解剖結果,因為畫圖往往都花好多時間。其實我已經手腳慢,點知Mindy比我更加慢。
 


我拎起Mindy嘅工具,幫佢固定好老鼠。每一次用針刺透老鼠手掌或者腳掌,Mindy 都瞇起眼。
 
「係就係殘忍啲」我說「想佢死得有啲價值,你就好好咁解剖呀。」我將老鼠固定好,再將解剖用嘅木板推返俾Mindy。
 
「你地要自己做自己嘅野呀!到時考試無人幫㗎!」身後嘅研究助理經過時講。
 
「係!」Mindy 唔好意思咁講。
 
「無事喇,繼續。」研究助理淡淡咁講。
 


我再專注係手上嘅工作,腦海重溫一次解剖要注意嘅事情,先再下刀。
 
我割開老鼠腹膜後,小心避開血管,慢慢將小腸解出嚟,放係一邊展示。
 
「Geoff, 我覺得啲老鼠好慘呀,佢地明明好得意...…我真係無用,仲係未習慣。」Mindy 小聲對我講。
 
「嗯,係好慘呀。不過都無辦法呀,我地學science,點都會用動物做實驗。」我說,同時將小腸用針固定好。
 
「不過……我讀Science,係因為我好鍾意小動物呀。咁而家我地做嘅野,唔係好矛盾咩?」Mindy 問。
 


「嗯…所以啲電影小說成日都寫到啲科學家癲癲地,我諗都唔係無原因。」我說。
 
Mindy 咬著嘴唇,睇嚟仲未想落刀。
 
我笑一笑,上實驗課要解剖本來就理所當然。但係Mindy 向來都鍾意小動物,就連肉都向來少食,解剖對佢嚟講又係殘忍咗啲。
 
呢個係佢溫柔嘅一面吧。
 
我見到佢猶豫不決嘅樣,個樣都幾可愛。
 
「你再唔開始,就會俾人鬧喇!」我說。
 
Mindy 鼓起腮,深呼吸一口氣,剪刀慢慢移近老鼠。
 
 


 
(Now)
 
「呀…」頭好重。
 
係夢?
 
頭好痛,四肢都無力。
 
我不斷用力呼吸。
 
「Geoff! Geoff!」
 
Mindy嗌我?
 


我努力睜開眼,但左眼傳嚟腫脹疼痛嘅感覺,只好睜開右眼。
 
「Geoff! 你終於都醒喇?」Mindy 嘅聲音。
 
我望望右邊,見到Mindy瞓係我右手邊。係床嘅旁邊,有各種儀器閃下閃下,就好似醫院病床一樣。
 
Mindy 側住面,同我講「我一醒,就嚟咗呢度。」
 
Mindy 個樣就嚟要喊咁,佢自己一個人醒咗一定好驚。我想起身,但發現全身被膠帶固定,動彈不得。環望四周,房間四方,牆身全白,每邊牆中間有塊好大嘅反光玻璃,而阿明瞓咗係我左邊,仲未醒。
 
「Doris!醒呀!」Mindy 嗌,睇嚟Doris 亦都係同一個空間,只係我望唔到。
 
「Mindy! 阿明都係度呀。係我呢邊!」我說。
 
Mindy 擰頭望向我,神情慌張「Geoff,我地點算好呀?」


 
「唔…...」其實我都唔個點算好,不過總係想俾啲安慰Mindy 「我諗……柯南或者老闆娘會出現,係佢地出現之前,我地就一齊等下喇。」
 
Mindy 點點頭,個樣已經無咁緊張「Geoff,你隻左眼腫得好勁呀。點解會咁嘅?一定好痛喇……」
 
我無奈咁笑一笑「你記唔記得柯南整到你暈咗?」
 
Mindy 點點頭。
 
「嗯,你地幾個暈低之後。柯南打暈我整親,希望唔好毀容喇。」我說。
 
「唔好笑囉,都傷成咁,仲講笑。」Mindy 責怪。
 
Mindy 講得啱,只希望唔好骨裂。不過單眼睇野亦都唔習慣,總係覺得差咁啲。
 


「究竟我地去咗邊?」我問「係咪咩AW咩。」
 
「係AW20。」突然有人走入嚟講。
 
「你地兩個咁快醒喇? 好! 等我叫醒埋其餘個兩條友先。」把聲顯然係柯南。
 
「柯南……!」我忍唔住內心嘅憤怒叫。
 
「喂喂,唔洗咁呀。」柯南唔知做咗啲咩,我地幾個張床慢慢向前升起,最後,我地上半身升高至大約四十五度角,面向柯南,當然綁住全身嘅膠帶依然無鬆開。
 
柯南企係一堆機器後面,專注咁望住屏幕。
 
「柯南,你究竟帶咁我地去邊?」Mindy 問。
 
柯南望一望Mindy, 無視問題,繼續操作住機器。
 
「柯南!」Mindy 明顯開始嬲豬。
 
柯南繼續無視Mindy 嘅呼喊,繼續手上嘅工作。Mindy 無奈咁望向我,我只可以俾一個同情嘅表情。 雖然我覺得糟糕嘅事情只係啱啱開始。
 
「呀!」Doris同阿明同時發出慘叫,一下子就醒返。
 
「喂,無事嘛?」我對阿明說。
 
阿明乾咳咗幾聲,先叫清醒返,佢四肢掙扎一論後,無助咁觀察四周。
 
「呢度係?」阿明問。
 
「你地幾個係暈咗個時,我地送咗你地過field。」柯南終於停止手上嘅工作,慢條斯理咁行到我地四個面前。
 
「Field 即係你地見到個啲閃光圈。」柯南托托眼鏡,繼續講「簡單嚟講,就好似你地套『多啦A夢』個隨意門,不過我地連接嘅係兩個唔同宇宙嘅通道。」
 
「咁我地而家係邊?」Mindy 問。
 
「講咗係AW20。」柯南唔耐煩咁講「呢個世界係我地研究嘅中轉站,我地而家身處嘅地方係組織其中一個研究中心。AW 20主要係處理由其他世界嚟嘅Test subject, 呢個係考慮到時空間距喇。」
 
柯南講嘅野,有好多地方我都聽唔明。咩叫「時空間距」 ? 同埋佢呢一番說話,感覺好唔實在。
 
「我老婆同阿囡呢?」阿明緊張咁插嘴問。
 
柯南無奈咁聳聳肩「你地不如乖乖地聽我講晒先再問,咁樣對大家都好。時間有限,我嘅工作係同大家 brief 下一輪實驗要點做。對你地嚟講比較抽象嘅概念,我會簡單解釋下。唉!打工都要跟程序做嘛。你老婆同個囡都嚟咗呢度,只係佢地係第二間房,原因點解我一陣會提及。」
 
阿明嘆一口氣「我地都被你綁住,又可以有咩異議。」
 
柯南滿意咁點點頭「好!合作啲對大家都好。我講到邊呢?」柯南係旁邊拉出一張櫈,回到我地四個正中間,坐低「嗯,我要同大家講少少背景資料先。」
 
「我地組織叫 Internation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External World and Dimension, 簡稱IRE。 專門係負責一啲係我地AW Zero 境外嘅研究計劃。我會對無宇宙跳躍概念嘅subject解釋大概係咩嚟。 」
 
柯南按下手錶上幾個按鈕,房內嘅燈光全部熄滅。 然後眼前亮出一個電腦立體投影,係一個地球。地球嘅外型由藍色光連起,成個球體係空心。 講真,就係Iron Man 個種立體投影界面,我不禁驚呼出嚟。
 
「你地世界都有一定嘅宇宙科學,不過對比我地嘅認知嚟講,都仲係好原始。我地係大概一百年之前,就發現咗類似你地『平行時空』嘅概念。即係話,我地身處嘅宇宙,有無盡咁多個『平行時空』。」
 
突然投影由一個地球,慢慢縮小。過後,又變出好多個細少球體。
 
「呢度每一粒,都係係唔到空間嘅地球。我地已知嘅有大概十萬個地球,每一個我地會俾個號碼去分辨,而我地個星球,就當係第零個,zero。」
 
最大心嘅球體由藍色轉至紅色,下面寫住“ZERO” 字樣。
 
柯南嘅聲音又響起「我地大約係五十年前,掌握到由一個時空跳去第二個時空嘅方法。原理係點我唔想解釋,不過你地見到嘅field,就係連接兩個空間嘅短暫窗口。我地發現每一個地球嘅物理特性同埋歷史可以差唔多,幾乎一樣,就好似你地講嘅平行時空咁。會搵到相同嘅人,但係成長,際遇又會有啲唔同。」
 
中間”Zero”球體附近嘅地球都轉為紅色。
 
「當然喇,有啲會差好遠。兩個時空『間距』愈長,兩個時空嘅面貌會愈唔相似。而呢度AW20, 同你地身處嘅時空『間距』好遠,呢度只係一個無進化到任何智慧生物嘅地球。我地組織覺得,反正呢度咩都無,索性係呢個時空起一個中轉研究所。」
 
「你好似吹得有啲大,我地係室內,你講咩都得。」阿明插嘴。
 
柯南嘆咗口氣。
 
「你唔接受都無辦法,事實就係咁。人本性就係多疑,我都明白嘅。不過你地好好睇住……」
 
 
 
房間突然猛烈震動,眼前投影消失於眼前,室內燈光又再著返。正前方一堆儀器後面嘅牆壁慢慢向下降,到牆壁完全消失於眼前,出現咗一個新嘅空間。
 
牆後出現兩個透明樣本箱。
 
每個箱入面各有一隻看似係獅子或者老虎嘅動物。但係毛髮比一般獅子厚好多,全個身體都被厚厚嘅金色毛髮覆蓋住。
 
隻「老虎」體型亦比我印象中大隻,目測身長有成四米,係一對龐然巨物。當佢地面向我嘅時間,我發現佢地嘴巴兩旁有一對雪白粗長嘅獠牙。
 
「呢兩隻就係你地所謂嘅劍齒虎。」柯南企係兩個樣本箱中間「我地係某個平行時空搵返嚟,個度到而家仲保留緊冰河時期嘅面貌。」
 
「竟然!」Mindy 驚呼。
 
確實,我劍齒虎老早就絕咗種。但係眼前個兩隻野,同我地係卡通片見到個種,又唔係完全一樣。我心入面都覺得好驚訝,只係唔想示弱,強忍住驚喜之情。
 
「我地係唔同嘅地球搵到好多古古怪怪嘅動物。洗唔洗放佢地出嚟同你地親近下?我返嚟之後都仲未餵佢地食野,佢地一定好肚餓喇。」柯南說後,露出陰森嘅笑容。佢走近劍齒虎,作勢要放隻猛獸出嚟。
 
睇到柯南嘅笑容,我背上冒出一陣冷汗。眼前嘅人雖然講唔上係我兄弟至親,但總算係大學相識嘅友人。點解佢就係對我充滿敵意? 唔通真係因為佢鍾意Mindy?
 
但係眼前嘅人,係唔係真係我所識得嘅柯南? 定只係假扮? 諗到呢度,我偷偷望向Mindy。咁啱佢亦望向我。我地兩人四目交投,Mindy 個樣楚楚可憐,眼眶紅腫,似係忍住唔嗌。我無咩可以做到,向佢微笑,以示安慰。我半邊臉腫起咗,一定非常樣衰。
 
「好喇,當我信你。你都唔洗再搞咁多花樣,叫我地信你。頭先我質疑你,當我唔啱就好。」阿明冷淡咁講「咁到底你想點? 同埋其他人呢?」
 
柯南向阿明瞪一眼「我都話唔好插嘴。」
 
阿明唉口氣,佢心急Kit 同小V 嘅安全,一定好不安。
 
柯南繼續佢嘅演講「係大約廿十年前,宇宙跳躍嘅技術終於成熟。不過消息只係限於某一啲頂尖嘅科學家同國家總統先知道有呢樣野。我地組織 IRE 成立,由美國做基地,開始去唔同嘅地方做科研。」
 
「咦?」Mindy 輕輕驚叫一聲。
 
柯南走近Mindy ,笑住講「你地應該都諗到,有咁多個世界,有咁多個地球,唔拎裡面嘅人或者動物嚟做實驗,你地話係唔係好浪費?」
 
柯南意思係,我地見住咁多人死,全因為佢地要做實驗。佢地要測試啲咩,我固然係唔太清楚。
 
但係一諗到佢地害死咁多人,一鼓怒火突然湧出心頭,我忍唔住講「你地……你地搵人命嚟做實驗?搵人命嚟玩?你知唔知死咗幾多人!」
 
柯南冷笑一聲,行到我面前。 伸手用力打向我臉頰,打我一巴掌。我強忍住想慘叫嘅意欲,但覺右邊臉頓時一陣刺痛。
 
「柯南!你…….! 」Mindy 驚呼。
 
我俾柯南打到頭暈暈,腦袋天旋地轉,想出聲串返柯南都唔得。
 
「你又何必要打佢呢? 佢都已經傷成咁……..」Mindy 哽咽。 我勉強抬起頭,只見兩行淚水係Mindy 臉上流下。
 
「哈! 我打你個心肝男友就心痛喇?咁我打第二個囉!」柯南邊講邊走向阿明,又係一大巴「啪」一聲車落去。
 
阿明悶聲叫咗一下。
 
「你…….你唔好咁過分……..停手……」Mindy 顫聲講,聲音苦苦哀求。
 
「哼! 呢個世界向來都係有力量嘅人就可以任意妄為! 我鍾意點都得!」柯南大喝。
 
突然臉上又俾嚟一陣疼痛,柯南又再出手打我臉頰。今次佢唔只打一下,連續左右開弓。我個頭不斷左右受打,足足俾佢掌摑咗十幾下。
 
一陣血腥係我口腔散開,頭腦更比之前又再暈多幾分,好想嘔吐。
 
柯南哈哈大笑,一拳揮向我小腹。
 
本身已經想嘔,俾佢拳力相迫,我哇一聲,吐出一大口鮮血。
 
「Geoff!」我聽到阿明,Doris,Mindy 三人齊聲大叫。
 
「弱肉強食,就係呢個世界嘅定律,你最好接受現實喇!」柯南邊講,又再揮拳擊我小腹。我又想嘔,我沈唔住氣,順勢將一口血用力吐向柯南。 柯南同我距離好近,我呢一吐又係出乎意料,佢想閃避但已經太遲,血就噴係柯南臉上。
 
柯南俾我噴到成臉都係血。我見到柯南狼狽個樣,心入面好痛快,亦都知道佢一定又再要還手。
 
果然,柯南盛怒,又再出手掌摑,繼而拳打腳踢。
 
我合埋雙眼,身體各處強忍住疼痛,盡量唔叫出聲。
 
「柯南! 你快啲停手呀! Geoff 唔係你朋友咩?」Mindy 大叫,語帶哭聲。
 
「哼! 我根本就唔係你地初初認識個位柯南。呢個世界有千千萬萬個生得同我一樣樣嘅人。你地唔好誤會,我唔係你地朋友。只係生得似你地嘅朋友。」柯南一邊講,一邊抹去臉上面嘅血液。
 
柯南終於停手,我已經上氣唔接下氣,連呼吸都覺得好痛。 我勉強睜開眼,望向Mindy,心諗我若果今日真係俾佢打死,我係死之前都有Mindy相伴,上天已經算對我不錯。只係Mindy 定睛望住我,雙眼都喊到紅晒,我心有不忍。自己為啖氣挑釁柯南,確實係不志。自己俾人打無咩所謂,只係累到Mindy 唔開心,心入面始終唔好受。
 
「Geoff 你話我地殺人? 你敢講係你地嘅地球,無人用人體做實驗? 講到尾,去到邊度都一樣,都只會係強者話事。你地生性嘅話,可以早就搵到我地嘅,而家我地係你地宇宙做實驗,要怪,就怪你地無咩俾心機做科研!」柯南雙眼緊釘我說。
 
柯南咁樣講,我自然係反駁唔到。一來經過頭先一番拳腳,我口內充滿鮮血,欲想出聲,立即吐出血絲; 二來佢咁講,亦無錯。
 
我確係聽過唔少科學家係會用活人做實驗。當然,呢啲例子最常聽嘅,都係戰亂嘅時候,軍隊將敵人或者戰俘拉去當係實驗品。拎活人用嚟測試生化武器、或者活活解剖亦都會有。
 
「我地可能都唔係好得你地幾多…….只係……只係,我地而家都唔會再咁樣做喇。我地……我地…..」Mindy 顫聲說,愈講愈細聲。
 
見到Mindy 被人嚇到聲沙沙,我恨不得想諗方法同柯南算帳。我努力想掙開束縛,但係用盡氣力都係徒勞無功。
 
柯南又係一陣冷笑「你地? 你地最多咪轉咗搵動物嚟試! 以我嘅角度嘅睇,你地更加偽善! 你諗下,你地對啲白老鼠幾差! 明明想發明隻藥係醫人嘅,偏偏就唔夠膽要搵個人去試! 點解係都要迫隻老鼠幫你地人類試藥? 一句講晒,你地都係欺壓一啲無say 嘅動物。咁你地又有咩資格去話我地咁做唔啱? 用係人上面嘅野,當然係要搵返人去試,咁樣先叫公平! 人類作嘅惡,點解要其他動物承受? 係我嘅角度去睇,我覺得我地嘅做法一啲問題都無,仲要比你地更加道德。」
 
柯南呢一段說話講得頗為激動,Mindy 亦俾佢嘅氣勢嚇親,唔敢講野。不過我心底都有啲認同柯南,因為人類一直以嚟,都係不斷以殘害其他生命以獲得好處。只係我同柯南嘅位置唔同,我唔可以點頭同意。
 
「咁所以呢?」阿明沙啞咁講「所以你地就去到唔同嘅平行時空,周圍去殺人? 用我地啲人命去試藥?」
 
柯南拍手,表現係真心佩服「果然都係得你最冷靜。唔似其他人咁一般見識,真係要俾啲掌聲你。」
 
阿明又講「你要做實驗我地當然阻唔到你。但係點解要留住我地條命?」
 
柯南交叉雙手,神情開始冷靜起嚟「你地條命好貴,我地唔殺你地,自然有原因。我地洗咁多錢,就係用落你地身上。你話喇,我點可以咁快殺你地。嗯......不過到你地無晒利用價值嘅時候.......下場會係點,就唔到我話事。」
 
 「咁你地研究緊啲咩?」阿明問。
 
「我估你地隱約都會估到啲,我地今次研究係種生物催化劑,我地叫做『myo - X』myo 即係肌肉,X 只係個編號。我地初初發覺呢一種物質,對肌肉組織有影響,所以咁樣叫佢。」柯南又再將房入面嘅立體投影界面開著,眼前出現咗呢種物質嘅化學結構。
 
柯南世界嘅化學符號,同我學嘅似乎一模一樣。我試用高中程度嘅化學知識去理解。
 
呢種叫「myo-X」嘅物質,基本構造由有機原素組成。「炭」、「氧」、「氫」三個化學物係基本原素,化合物嘅結構唔算複雜,五個由炭原子組成嘅環形外面,插滿各式各樣嘅金屬離子。
 
我再諗著仔細睇,但係頭痛難耐,以單眼睇野,又十分用神。細想之下又覺得睇得明個結構對而家嘅嘅處境並無作用,亦無再留心。
 
「呢一隻物質,一入到身體,肌肉組織就會開始變異。」柯南又繼續解釋「不過呢啲都係原先嘅觀察,你地都見到,一中咗呢樣野,係會變到成隻怪物咁。由兩隻腳行路,變到用晒四肢。而肌肉嘅爆發力,直頭唔係人類水平。理智好似都無埋,成隻野獸一樣,見到人就咬。我地係實驗室初初唔識得處理,最終有同事中咗招。」
 
眼前投影出一個片段,片入面係一間實驗室。三個著白袍嘅人,背向鏡頭,正埋頭苦幹。突然三人身前火光一閃,一陣粉紅色嘅氣體係實驗室擴散開去。三人已經走唔切,吸入氣體,頓時跌倒,瞓係地下身體不停抽搐,苦不堪言。三人係地下打滾,肌肉慢慢變形。轉眼間,四肢變得瘦長,活生生咁變成怪物。
 
「個一種粉紅色嘅氣體入面 myo-X 嘅分子,一吸入,就會好快入血,轉化過程大約十五分鐘左右。myo-X亦都可以由怪物嘅血液傳播,不過死者變做怪物嘅機率只係一半一半,原理係點,我地仲未清楚。」柯南又繼續解釋「你地幾個俾我地一早打咗藥水,我地要試下疫苗有無效。」
 
Mindy 咦一聲,柔聲問「Geoff......你記唔記得,個日我地上出地鐵站,成個天都係粉紅色?」
 
我回想起幾十天前嘅事,當日成個天堂閃閃粉紅,Mindy 仲捉住我要同佢一齊影相。唔通個日佢地係天空放毒?
 
柯南哈哈大笑「無錯! 個日成天粉紅色,我地就係係高空不斷放呢種氣體。個日我地各地嘅研究員都食咗一種短效嘅藥去抗衡myo-X 嘅作用。」
 
Mindy 果然細心,唔係佢講起,我完全唔記得有呢回事。
 
「我地大約係兩年前做到第一代疫苗,係你地宇宙第一次做大型實驗嘅疫苗係第二代。我地早係一年前開始嚟到你地呢一邊時空做研究準備。我地隨機捉一堆人,詳細問晒佢地嘅習慣、人際關係。之後再係接近你地嘅時候,幫你地注射疫苗,之後再睇下有無效。」柯南說。
 
我完全諗唔起柯南有單獨搵過我,然後落手打疫苗。不過以佢地科技水平,要不知不覺咁為我打藥,應該係易如反掌。當日我被怪物圍住,老闆娘都可以用無人機係遠處幫我解圍。如果只係打枝針,更加係容易百倍。
 
「我約你地食飯個一晚,自然都係一個局。不過我都控制唔到邊個會嚟。我有邀請嘅人,我都打咗疫苗。呀.....所以就算Billy 嚟唔到,但其實佢一早打咗疫苗。你地諗真啲,我地得咁少人,又點會包到場,叫你地出嚟,都係俾我可以近距離觀察下你地身體......」
 
「點解你地要搞到咁麻煩?捉我地一堆人去打針,唔係更直接?」阿明插嘴問。
 
「好問題! 」柯南係我地四個前面來回行走「我都想係咁簡單,只不過我地組織慣例,一有project 就會通知晒所有唔同範疇嘅專家,一齊設計個研究要點做。所以你地唔只係幫我地試藥,有一班心理學嘅人話想睇埋啲心理層面嘅野,先搞到咁麻煩。只係我唔係個邊嘅員工,佢地點解要咁設計,我唔太清楚。只係你知道地身體入面,除咗打咗疫苗,仲打咗個儀器,睇晒你地內分泌水平。之後嘅......我只係跟返個研究步驟去做。」
 
柯南咁樣講,我分唔清佢係有野隱瞞我地,定係真係唔清楚點解要搞咁多野。
 
阿明又問「我意外俾Geoff 佢地救咗,Doris 亦都一樣,之前並唔識你。咁你地又係點落手。」
 
柯南哈哈大笑「我地一個研究員會跟大約十個人做sample group,阿明......你識『Mandy』嗎? Doris 你識『Ming 仔』嗎?佢兩個都叫我同事呀!」
 
阿明同Doris 同時呀一聲,應該都認識柯南口中所提嘅兩人。
 
隔咗一陣,阿明又問「嗯,咁下一步你要點樣?」
 
「我知你地有見過啲成幾層樓高嘅怪物......下一輪實驗同佢地有關。」柯南微笑。
 
我不禁打一個冷震,望望左右兩邊嘅同伴,各人神情都非常害怕。
 
「你地幾個俾你地班朋友出賣,所以有幸參加下一輪實驗。本來同佢地交換條件係你地死,佢地先可以送到去撤離點。而家俾機會你地幫我地手,留返條命,你地應該多謝我。」柯南狡猾咁笑。
 
「你地班朋友會留係呢度,放心,佢地好安全係第二間房。我地仲會做直播,俾你班朋友睇下佢地嘅害得你地幾咁慘。」柯南說。
 
阿明哀嘆口氣,問「佢地留係度,你地會對佢地點?我求你誠實答我。」
 
「本來就唔可以講太多,但係佢地幾個嘅下場,都要睇下你地嚟緊嘅表現。你地做得到我地嘅要求,你地當然會再見面。」柯南正色地說。
 
突然,室內一道大門打開。 一個身著黑色連身裙嘅女人行入嚟,長髮垂係兩肩,臉龐頗為秀麗,就係老闆娘Lily。
 
老闆娘目視四周,望見我嘅時候,面上有一色驚訝。
 
「柯南......你落手都幾重......我唔記得我有講過要打人。」老闆娘冷冷地說。
 
柯南呆一呆,然後懇切咁講「對唔住,我會注意一下。」說後,再加一個低頭致意。
 
柯南對老闆娘態度恭敬,似係老闆娘地位比佢更高級。
 
老闆娘完全唔理柯南,行到我面前,喃喃「不過我都無話過唔可以打人,呢次就算數。下次就注意下你啲脾氣,如果每一次都咁勞氣,你仲點繼續做研究分析?」
 
「知道! 我會努力控制情緒!」柯南應道。
 
柯南早前對我地嘅個就意氣風發,但係唔到老闆娘一到,就變成唯唯諾諾。呢個一百八十度嘅轉變,令到我體會到,佢地呢一個「組織」果然係以權力話事。較低級嘅組員,我估只可以完全聽命於佢上司。
 
「嗯,你出去做自己野喇。呢度我自己處理。」老闆娘背向柯南說。
 
柯南立刻離開房間,唔敢耽誤。
 
柯南離開之後,老闆娘對我地幾個微笑,「唔好意思,我下屬脾氣比較差,希望無嚇親你地。」
 
「老闆娘.....」Mindy 顫聲說 「我地又要去邊度?」
 
老闆娘只係微笑。老闆娘今日無戴眼鏡,一雙水汪汪嘅眼睛,加上一雙紅唇。黑色連身裙突顯一條纖腰,顯然悉心打扮過,比上次見面又靚幾分。
 
老闆娘湊近我,眼中充滿住憐愛,佢伸手撫慰我臉頰,力道雖然好輕,但我塊面早就俾柯南打到腫晒,疼痛嘅感覺令我忍唔住細聲呻吟。
 
「你! 你整痛Geoff 喇!」Mindy 驚呼。
 
老闆娘狡猾咁笑一笑「Mindy 你唔洗咁嬲,我要帶走Geoff,幫佢去瘀先。你地之後都會再見,就俾我霸住Geoff 一陣。」
 
老闆娘走向我床邊,按下一個掣。床下裝上嘅轆教然轉動起上嚟。
 
我嚇一嚇,呀一聲叫左出嚟,心諗我一俾佢帶走,佢地未必順守承諾,俾我再見返Mindy 一行人,我大叫「老闆娘,咁佢地幾個點?你究竟想點?」 講嘅同時,手腳用力,想掙開枷鎖。
 
老闆娘仍然不語,無視我嘅呼喊同掙扎。我被「電動床」送到門口。「電動床」係門口前面停低。我轉頭用單眼緊緊望住Mindy,我只怕以後再見唔返佢,眼眶不其然濕起嚟,眼前景象模糊起嚟。
 
Mindy 淚眼盈盈,但仍然向老闆娘哀求「老闆娘! 你唔好害Geoff 呀! 我求下你! 老闆娘......求下你.....」 Doris 同阿明亦都不斷咁大叫,但佢地講緊啲咩,我只經聽唔清楚,只係不斷叫老闆娘留我係度吧。
 
我想張口大叫,但係喉嚨一時間發唔出,我僅僅沙啞咁叫「Mindy.....阿明......Doris....」
 
我就再講唔到落去。
 
大門一開,我張「電動床」又開始向前郁。三位同伴嘅身軀同聲音都已經無從可見,面前出現一條無窮無盡嘅走廊。
 
下一回: 先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