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闆娘對我笑一笑,控制住張「電動床」慢慢穿過走廊。我心裡只係記掛Mindy一行人嘅安危,過程間無再同老闆娘講野。

「到喇。」老闆娘帶我到一間房前面停低。

老闆娘企係大門前面,將右手放係一個門旁邊一個灰色平板上面。平板素描過後,門就啪一聲打開。

進房後,房入面嘅燈都自動亮著。房間空間並唔大,但放滿機械同儀器。房中間有一個狹小嘅空位,老闆娘將我移到中間。

「我代柯南向你道歉喇,佢打你,係佢唔啱。」老闆娘語氣溫柔真摯,大有憐惜之意。我不禁心中一盪,一時之間唔識反應。「



仲嬲緊?」老闆娘問。

我搖搖頭「無......只係....只係.....呢一度,唔係。係成件事,對我嚟講,好難一時之間接受得到。」

老闆娘雖然係組織之人,但對我嘅態度算係友好。

唔知點解,竟然向佢訴苦。呢句一出口,我都有啲懊惱。老闆娘聽到我態度軟化,神情頗為歡喜「我都知道係難少少接受,畢竟你地大部份時間都係蒙在鼓裡,咁都好難怪。」

「嗯......你可唔可以......咳!」野都未講完,我又吐血咳嗽。我本來想講「你可唔可以講多啲成個實驗係點」,因為老闆娘似係高級啲,可能會知多啲野。



「你唔好出聲住......」老闆娘見我吐血,急忙解開我四肢嘅膠索。

四肢被綁住太耐,突然被解,固然開心。但係雙腳無力,兩腳著地就身子一軟,勢要向前跌。老闆娘驚呼一聲,撲過嚟伸手想扶我。但係我下滑勢頭太強,老闆娘唔夠力量阻礙,反而被我推跌。老闆娘呀一聲,同我一齊跌倒,老闆娘被我壓係身下。感覺老闆娘身體柔軟,佢身上嘅香水味係近距離更加濃烈。

我覺得唔好意思,欲想離開老闆娘懷抱。「對唔住......」我雙手用力,支撐起上半身。一用力關節同肌肉都好痛,我強忍痛楚,用盡力撐起身。成功之後,就爬去一侸櫃面上面,俾背脊依靠。

「你......你無事嘛?」老闆娘講,佢坐起身,神色尷尬。

「嗯.......死......唔去。」我喘氣咁講。



老闆娘就地而坐,一對雪白長腿露咗出嚟,佢臉頰微紅。我強忍住唔去望,因為覺得眼前風景無助我冷靜思考。

「Geoff,你頭先想問咩?」老闆娘柔聲問。

「我本身想叫你講多少個實驗詳情俾我聽,咩都好喇......」我有氣無力咁講。

「嗯,好。不過我同你處理下你身上嘅傷先。我地時間無多。」老闆娘講。

老闆娘將床轉回水平,扶我上床。我瞓好之後,佢戴上手套,拎起一把剪刀,將我上衣剪開。

老闆娘臉上一紅「我......我因為你係我地重要嘅實驗品,先醫你嘅傷,你同我記住喇!」

老闆娘點解突然對我咁好? 雖然佢嘴上面話,只係因為我係佢地實驗品先救我,但係我仍然覺得有六分出於關心。不過點都好,唔理佢真情定假意,係佢身上問多啲野都無壞。

「嗯,多謝你。」我由衷咁講,如果唔係老闆娘介入,我可能傷得更加厲害。



「嗯,咁你就乖乖地瞓係度唔好郁。」老闆娘係我身上搽上藥膏。身上嘅痛感果然慢慢退去,老闆娘再幫我打一枝針,胸中個道悶氣都有消退嘅跡象。


老闆娘之後湊近我頭部,細看我頭部傷勢。只見佢認真咁檢查,佢靠得我極近。近睇之下,老闆娘確實面貌嫵媚。雖然外貌不及Mindy 清秀,但係多咗一種成熟嘅韻味。見到佢幫我治療,心入面雖然幾開心,但總覺得佢對我好未必係單純出於關心。

「好彩你頭骨無事。」老闆娘檢討完畢「我幫你打咗藥,你一至兩日之後,應該會慢慢無事。」

「多謝。」我說。

「你唔係有好多問題要問?」我一時之間諗唔到咩問題要問。

老闆娘見我唔出聲,就走開除低手套,再行返嚟「你想知多啲我地組織嘅野?」

我點點頭。



「我講俾你聽就係喇。柯南講咗啲咩俾你聽?」老闆娘問。

我隨即簡單咁將柯南向我講嘅野,向老闆娘轉述一次。老闆娘一邊聽,一邊點頭,並無插嘴。到我講完,老闆娘就問「咁你信唔信佢講嘅?」

我一怔 「以呢幾日嘅經驗嚟講,我都信到七八成。」

「咁即係信唔晒?」

「我只係覺得,世事無絕對。我之前都唔係太信平行時空,到頭來,咪又係有可能。」我自嘲。

老闆娘微笑「或者你都講得啱......」

「點解你要幫我?」我問。老闆娘一怔,似係若有所思「點解要幫你.......」佢自言自語重覆講一次。



「你唔想講都可以......不過,Mindy 佢地......我其他朋友,到底會點?點解你地又要叫佢地出賣我地幾個?」我又問。

老闆娘苦笑「你要知道你地每個人都係我地嘅實驗品,我地所洗係你地身上面嘅錢並唔少。你地嚟得AW20 嘅實驗室,至少會有一段時間平安無事,放心。」

我還以一個苦笑。

老闆娘繼續講「基本上,今次個project 係由我地心理學嘅部門主導,而我係香港區嘅總負責人。」

唔怪得柯南會對佢咁客氣,我情不自禁發出讚嘆嘅聲音,估唔到老闆娘職位咁高。

老闆娘又講「我地唔同部門會輪流做主導,如果今次個project係由柯南嘅生化部門做主導,你地幾個應該一早俾人捉去實驗室,不斷咁俾佢地抽血,拎組織吧。而今次個project 係想睇下一啲人類係恐懼同埋逆境之中嘅行為心理......」

「嗯.....所以你地就留我地同一堆怪物一齊,你地就係旁邊觀察。」我說。

老闆娘微微點頭「你要知道做呢一類社會科學,係你地世界係好難做。研究人類行為或者心理本身好多局限,對照實驗又難做。你讀自然科學未必清楚,我舉個例子,你可能會清晰啲。例如: 我想知道打遊戲機對小朋友成長有咩影響,你地世界成日都有呢類研究吧。你會點設計個實驗?」



我諗一諗,就講「我估多數係搵一堆小朋友,分開兩組。一組人就係實驗組,會俾遊戲機佢地玩。另一組就係對照組,一係無野俾佢地做,一係就俾一啲唔太關事嘅野佢地做。過一段時間,問卷又好,做腦掃瞄又好,對比返兩組人嘅結果......」

「無錯,不過咁樣都唔夠完美。」老闆娘淡淡咁講。

「唔夠完美......?」我問。

「係你地做control,對照嘅方法唔夠完美。你地搵一堆人去做,只係盡量用抽樣數量著手,又或者參加者唔知自己係實驗定係對照組,但其實作用講都尾都係想減少誤差,唔想以偏概全。因為大家都明白,人係好複雜嘅生物,做呢一類研究,往往都有個體差異。每個人嘅行為,都好受成長、又或者基因特質等等因素影響.......」

我點點頭。

老闆娘繼續講「咁樣,你大概都會明白點解我地會去其他宇宙去做實驗。你諗下,係呢個現實入面,有千千萬萬個『你』,每一個『你』嘅基因都接近一模一樣......」

我突然間恍然大悟,我地除左係活生生嘅「白老鼠」之外,更加係佢地珍貴嘅「基因」Back up。

我頓時對佢地呢一班人多一份理解。因為呢個平行時空嘅存在,令到科會社學呢一類研究,更加容易做「對照」實驗。呀.......唔係,係令所有研究都因為佢地用同樣基因嘅個體,而令個結果更加準確。

佢地可以係唔同時空捉一百個「Geoff」,每兩個「Geoff」一組,做各式各樣嘅測試。比起整複製人,呢個方法可能更加之環保又方便。

「Geoff?」老闆娘輕呼。我呆呆出神,一時之間無將老闆娘嘅說話聽入腦。

「對唔住,我諗緊其他野。」我說。

「對你嚟講係難啲接受。我地組織嘅存在係自己時空係一個機密,普通人都唔會知道有我地呢一班人。只不過我地研發出嚟技術同科學,都係用普通大學論文包裝發表。根本就唔會有人起疑。」老闆娘溫柔咁講「我一路都有睇你地幾個嘅片,你地捱得到去碼頭,一啲都唔簡單呀!當中有好多事,都非常值得我慢慢分析。」

「片?」我不解。

「嗯,我地有航拍喇。只係部機好細,你地唔會發覺。」

我點點頭,以佢地科技水平,應該唔難做到。如果佢全程都睇住我地,咁有一樣野,佢應該會知道。

「呀!咁你都見到肥龍同埋Billy 唔見咗? 佢地俾你地捉走咗?」我問。

老闆娘氣定神閑,似係有準備過我會咁樣問「你都發覺佢地兩個唔係死左?」

我就將我當時嘅觀察話俾老闆娘知道,佢只係微微點頭。過咗陣,佢講「你地幾個撞車之後,佢地兩個身體有啲奇怪嘅讀數,所以生化部同事就接佢地兩個過嚟先。」

「即係點?」我問。

「醫學上嘅理論,我唔在行。但係簡單嚟講,我地估佢地兩個接觸過大量myo-X,所以身體出現咗反應。佢地兩個暫時無咩身命危險,我地有同事一路睇緊佢地個情況。」

「嗯,希望你地唔好傷害我啲朋友......」

「呢一點,我話唔到事。」

「點解? 實驗唔係你設計?」

「無錯,實驗我有份參與設計。但係你地嘅命運係點,都要睇下你地嚟緊嘅表現。」

「哦。就好似係......按住參加者表現有獎懲嘅實驗?」

我讀大學嘅時候,亦都不時參加心理系嘅研究。 有一啲實驗會有安排「回報」答謝同學幫手做研究。 實驗內容大多都有趣,所以好多學生都會去試。一來好玩,二來又有現金送,何樂而不為? 有一啲實驗確實係按參加者嘅表現而去定相對嘅「回報」,就好似打機咁,你打得叻啲,就多啲獎勵。

「你可以咁諗。」老闆娘講。

我嘆一口氣。

「你......你要加油呀。下一輪盡力去做,我再唔係現場幫你。下一個實驗就要靠你自己。」

「咦?我自己?」我驚嘆。

老闆娘點點頭,慢慢走開。佢走到去一張檯前面,拎一樣野俾我。而個樣野正正係Mindy 送俾我嘅熊貓鎖匙扣,我急忙伸手去攞。

「唔好整唔見,我知呢樣嘅對你嚟講,應該好重要吧。」老闆娘講。

我講咗一聲多謝,微感尷尬。心諗,Mindy 如果知道我整唔見,一定會好唔開心。

老闆娘幽幽咁講「係你地嘅世界,愛情嚟得更加簡單直接。如果你見過千千萬萬個自己,你就好容易會迷茫,到底係你眼前個一人,係你鐘意嘅人,定只係平行時空嘅另一個人。連自己都唔知道自己係邊個嘅時候,好難講......咩係叫愛。唉......我只可以陪到你咁耐,你好好保重。」

老闆娘突如其來嘅道別,我反應唔嚟。

我滿腹疑問,但求佢會同我一一解答。點知時間係會咁短?

「等一等呀!」我叫,但意識已經慢慢咁模糊起嚟,一定已經俾佢打咗藥。

老闆娘笑一笑,靠近我,然後再係我臉頰上親一親。

本身已經腦眼紛花,當下更係俾一陣香氣籠罩,如癡如醉。

「要加油噢! 」老闆娘溫柔咁講。

我努力想睜開眼,但係眼皮有似有千斤重。

而老闆娘嘅面容,慢慢變得模糊,直到漆黑一片。

......................................

「你......你唔記得左我喇?」一把女聲響起,聲音雖然極細,但字字清晰,一絲絲咁送去我耳朵。

一個身穿白色背心,藍色百摺裙嘅女人,出現係我面前。

女人一把黑長頭髮,四肢膚色白皙。

女人背向住我想走近睇清楚係邊個,但係無論我幾努力都好,都係接近唔到佢。

「Geoff......我好唔開心。你可唔可以陪下我?」女人哀傷咁問。

記憶好似有一層薄霧覆蓋,眼前嘅女人嘅背影好眼熟。但係我點諗,都唔記得佢係邊個。

我呆呆咁,原地企係度。

「喂!」我大叫 「我係呢度呀!」我想叫女人轉身面向我。

我大叫一輪,女人都係充耳不聞。

女人抱膝坐係地下哭泣,哭聲哀怨。

「Geoff! Geoff! 」女人在飲泣中大叫「你唔好死呀!」

我心頭一驚,唔明白自己好地地,做咩話我要死。

我想大叫,但係出唔到聲。漸漸眼前景物天旋地轉,我俾一個黑色旋渦吸向地下。

.............

「呀......」我低吟。頭好痛,但我摸摸頭,頭上嘅傷經已好返。只係......剛才個白衫女人,係邊個?定只係夢?

「Geoff! 你聽得清唔清楚? over! over! 」一把女聲突然係耳朵出現。

我驚一大跳,差啲大叫出嚟。

「Geoff! 你無事呀嘛?」女人嘅聲音又響起,聲音直鑽入腦部。我望望四周,原來自己瞓左係一個馬路旁邊。

天空好光,但唔係我見慣嘅藍色,而係粉紅色。四周建築物都好高,呢度應該係市中心,但係街道上嘅面貌同香港比,並唔一樣。

「Geoff!」女人磁性嘅聲線又再傳嚟。

「老闆娘?」我問,知道自己戴咗耳機,而女人嘅聲音係老闆娘把聲。

「嗯,係我。」耳機又傳嚟聲音「你望下上面。」

我抬起頭,見到一個黑色正方體係我頭頂飄浮。

「到底係咩狀況呀?」我望住頭頂個黑色正方體問。我相信個舊野係老闆娘嘅儀器,用嚟監視我。

我四圍望,城市街道一片死氣沈沈,一個人影都唔見,心入面不安嘅感覺愈來愈強。

「你已經要開始下一輪實驗,我會係呢邊支援你。你而家所在嘅呢一個地方,係另外一個時空嘅香港,編號係AW 52。」老闆娘把聲由耳機傳嚟。

「咁......咁我要做啲咩?」我盡量保持冷靜,但係我感覺到我雙手係度震緊。

拳頭一握緊,就感覺右手手心握住一件軟棉棉嘅野,我打開手掌,見到Mindy 送俾我嘅熊貓鎖匙扣。見到熊貓鎖匙扣,覺得Mindy 如果呢一刻同我一齊的話,自己心情會好十萬倍。

「Geoff?」老闆娘又叫我。我望得出神,無為意老闆娘同我仲講緊野。我將熊貓鎖匙扣放入褲袋。

「嗯,你講。」我講。

「呢個時空嘅香港,已然俾Myo-X 污染咗有成三年時間。」

我沈吟一聲,知道係老闆娘一伙人做嘅「好事」。

老闆娘無理會,自固自地繼續解釋。

「我地一直都有派機械,睇住呢度個情況。係近呢一年,我地見到化學物係大氣入面嘅濃度竟然上升咗唔少! 照道理,Myo-X係空氣之中嘅話,係比較穩定嘅物質,佢要入到生物細胞入面,先會產生變化。而Myo-X 會係細胞入面轉化,所以人體呼出嚟嘅氣,係無Myo-X嘅原素。所以Myo-X係大氣應該......」「

濃度應該會愈嚟愈少,唔係愈嚟愈多。」我講。

「嗯,無錯。就係咁嘅一回事。你要做嘅野,就係幫我地搵出個原因。」

「喂,你地搞出嚟嘅爛攤子,點解要我去執手尾?」我抱怨。

「嘻嘻,因為我地都無打疫苗! 你地試左藥,有抗體,自然係由你去。」

我無話可說,知道自己並無抱怨嘅權力,而家就好似打工仔,聽到上司無理嘅要求一樣。明明係老細自己搞出嚟嘅爛攤子,竟然要個小薯仔去搞返掂?事到如今,突然之間覺得男子漢應該有啲膽量,點都要鬧一鬧老闆娘,發洩一下心入面嘅不滿。

「你地唔係有機械飛機咩? 點解一定要我去? 仲有,你見到成個天都已經變做粉紅色,啲毒氣濃度一定好高喇! 你有無諗過太高濃度,可能連我都頂唔順! 你好好解釋下呀........」我不斷咁講,唔俾老闆娘有反擊嘅機會。

所謂: 怯,就輸一世。

老闆娘亦由得我指住部黑色飛行器吵鬧,當我去到想講粗口之際,遠處傳一下巨響,同時地面猛烈震動。

我一下子平衡唔到,向前走咗幾步先可以穩住身子。

「Geoff! 快手拎起你身邊個袋! 快啲!」 老闆娘氣急咁講。

我即刻係地下搵袋,見地不遠處有一個黑色背包。我立即飛奔去拎起背包。背包一到手,又係一下強震,地下嘅石屎地開始出現裂痕,頭頂上嘅建築物震到格格作響,塵土、玻璃碎由上空飄落。

「去邊?」我問。

「你掉頭跑先,快!」老闆娘講。

我將背包扣緊,跋腳就跑。震動並無停止,反而愈來愈強烈。係震動嘅地面跑步,令我感到十分狼狽,有幾次我差啲就要跌倒,只好用雙手又將身體撐起。全速跑咗一陣,感覺體能比以前好,跑得好似小明咁快,更加神奇嘅係,我竟然唔係點喘氣!

係我驚喜之際,老闆娘嘅聲音傳嚟「我會係你前面一百米左右開個field,你衝入去!」

「吓!?」我大叫。

「我叫你跑入去就係!」老闆娘大喝。

突然間,飛行黑盒已經搶先係我前面。黑盒射出一條光束,一個藍色旋渦垂直出現係路面。

身後又傳嚟一下爆炸聲,地面強烈一震,我左腳一個踏空,身體順勢直飛出去。

我係地下轉咗幾個圈,係藍色旋渦前面停低。藍色旋渦就係佢地嘅「傳送門」,旋渦閃閃藍光,旋渦中心漆黑一片,似係一個深不見底嘅洞穴。

「Geoff! 起身呀!」老闆娘經過耳機大叫。

第一次見到佢地所講嘅「field」,心入面覺得不可思議,睇到一時出咗神。

我望望身後,幾隻怪物四肢發力在奔,怪物同我之前見嘅大同小異,只係每隻怪物都身穿破爛黑衣,遠睇似係一群黑豹襲嚟。怪物所向之處,正正向我衝嚟。

我亦鼓起勇氣,跳進藍色旋渦。

................................................

我第一次係清醒狀態下,穿過旋渦。我只覺全身突然受一陣氣壓包圍,身邊一片黑暗,伸手不見五指。

我感覺自己身體靜止,就咁樣「定」住咗係一個漆黑一片嘅空間。

我不禁諗,會唔會俾老闆娘暗算? 就咁樣係度活活餓死?我頓時覺得困惑無助,全身動彈不得,呼吸亦開始感到困難。

我想張口大叫,但係氣道不暢,嗌唔出聲。一陣冷汗由我背脊冒出,汗流如漿。


突然身後一支白光向我射嚟,右手手腕一涼,整個人被外力一拉,向前飛去。我感覺到右手手腕被金屬物扣住,身體向前直飛加速。

過咗一陣,前方出現一點藍光。係黑暗之中,分外明亮。

藍光慢慢咁愈嚟愈大,當我穿過藍光之後,全身一鬆,周遭嘅氣壓回復正常。

我望向頭頂,黑色無人機一隻機械手臂抓住我右手。

突然械手臂鬆開,我一屁股跌落地下。我坐係地下,觀察四周,似係被老闆娘送到一個大廈天台上面。天空依然係粉紅色一片,天空影照之下,地面上所有野都染上一層淡淡粉紅色。

我企近天台邊緣,大廈有大約三十層高,地面離我好遠。我深呼吸一口氣,感覺呢度空氣有種獨特嘅味道,恍惚甜甜地,有種行過香水店嘅感覺,胸襟舒暢,繃緊嘅神經放鬆唔少。

「Geoff! 睇嚟你都跑得幾快嘛。」老闆娘諷刺。

「你算係讚緊我?」我反問。

「我確實係讚緊你呀,頭先好險呀!」

「我並唔覺得係時候開心」我講, 再望頭頂嘅黑色飛行器「你快啲講我要做咩,搞掂咗,你就要帶我見返我班朋友。」我冷冷咁講,雖然一向對老闆娘有好感,但係我必須冷靜應對。

「放心, 我講過你地會再見面就自然唔係呃你。不過我都有講過,係要睇下你表現點。」

「我記得。」

「嗯,咁就好。其實你幾個朋友, 比早你兩日嚟到AW52……」

「喂……我以為……」我驚呼。 我以為只有我一人嚟到呢一度,點知Mindy 佢地竟然早過我嚟? 呢度咁危險,空氣又唔知有無毒......佢地會唔會出事?

「以為佢地仲係實驗室? 我無講過佢地唔會被送走喎。」老闆娘又講。

一鼓焦躁湧上心頭「你講......」我聲音沙啞「你講......有邊幾個俾你地捉咗過嚟?」

「就係Mindy, Doris 同埋阿明呀。你地班大學同學同我交換咗條件,你記唔記得?」老闆娘平淡咁講。

「所以呢個任務就係我地嘅代價? 送我地去死? 」我激動咁對住無人機講「阿明同Mindy 都算,但係Doris 呢?佢一開始唔係同我地一齊,點解要帶埋佢嚟?」

「本來我都無諗住要帶佢呀,但係Doris 佢自己自願跟Mindy 同阿明過嚟呀。」

「咦?」我驚呼。點解Doris 咁傻要跟嚟? 明明都唔關佢事。究竟點解?「

Geoff,我建議你都係聽咗講要點做先,你一陣可以再問。但首先,你望下你六點鐘方向嘅天空。」

我照指示望去,眼前景象令我嘆為觀止。

「我要你先去個一度。」

「吓,唔係掛!」我脫口說。

係遠處,屹立住一幢有「國金二期」咁高嘅玻璃大廈,大廈頂部有一層巨大嘅粉紅粒麈包圍住。粒麈閃閃生光,就好似一個巨型嘅粉紅色旋渦,圍住建築物頂部轉。

「你第一個task 就係去個度收集數據,你個Mindy.......佢地幾個鐘前係個度附近無咗聯絡,你就過去先喇....... 」

我未等老闆娘講完,就揹起背包衝向樓梯。

「你地幾個,千祈唔好有事!」我自言自語。

下一回: 真相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