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咩呀? 覺得勾手指尾太低B?」老闆娘瞇起眼問。
 
我搖搖頭,如實咁講「只係頭先個情境有啲似曾相識,呢一排我成日夢見一個女仔。唔......我覺得你好似佢,不過又點會有可能呢? 哈哈!」
 
老闆娘突然緊張咁問「真係? 你究竟夢見啲咩?」
 
估唔到老闆娘會咁緊張,我以為佢只會當我講笑。微微覺得事情未必咁簡單,就將我夢見女人嘅情節簡略咁同佢講一次。
 
「呢一啲野可以無咩意思,老闆娘你唔洗咁認真。不過講真個感覺好奇怪……」
 


「奇怪?」老闆娘反問。
 
「嗯,就好似同我平時發夢唔同,平時我醒咗之後,會即刻覺得夢境入面發生嘅野唔係真實。而我頭先講嘅夢境,俾我嘅感覺完全唔一樣。」
 
「有咩唔同?」老闆娘錯愕。
 
「今次無平時發夢個種虛幻嘅感覺,反而好真。就好似一段回憶咁款…..就好似我經歷過一樣。」
 
老闆娘點點頭,咬住嘴唇,欲言又止。
 


良久,老闆娘似乎下了決心,再同我講「因為呢一啲事,真係發生過。」
 
「吓?!」我不禁大叫。
 
--------------------------------
 
老闆娘扶住我慢步前行,身體各處肌肉開始慢慢甦醒,唔再麻痺。老闆娘帶我行到一條樓梯前面停低。樓梯向下伸展大約五十多級,樓梯盡頭不遠處泊咗一部黑色吉普車。
 
「陪我坐一陣呀。」老闆娘一屁股坐係樓梯邊,我亦乖乖地坐係佢旁邊。
 


待我坐好,老闆娘開口問「所以,你係幾時開始發呢一啲奇怪嘅夢?」
 
「確實嘅日子,我都答你唔到……應該係俾你地捉走之後,去咗你地實驗室之後。」我回答。
 
老闆娘點點頭「嗯,你已經知道我打咗一次藥俾你……」
 
「就係令我肌肉力量好啲個一隻藥?隻藥個夢咩事?」我問。
 
「之所以咁多人死係呢隻藥上面,但係得你一個無事係有佢嘅原因…..」老闆娘苦笑,眉頭一緊,繼續講「嚴格嚟講,呢一種藥係一種基因治療,入面有樣物質,好似病毒一樣嘅載體,再將一啲外來嘅基因加插係病人身上。不過呢.......佢呢一個特性太過霸道,基因改寫嘅能力實在太強,到頭來,病人基因會大幅度改寫,所以.....」
 
「所以會搞亂細胞本身嘅正常運作?」我問。
 
老闆娘點點頭,睜大眼睛望住我,隔咗一陣繼續解釋「嗯,就係咁。所以我地試咗十幾個病人入面,每一個人都係當場即死。 呢一種藥,本身就係想改寫一系列控制運動神經同埋肌肉效率嘅基因排列。如果要達到理想嘅效果,要改變嘅基因數目,根本多到難以想像。但係你就唔同,你個身體就頂得順。」
 
我錯愕一下,問「點解我會唔同。」


 
老闆娘唉一口氣,神色突然帶點哀傷。老闆娘抬頭望向天空,一副沉醉係回憶嘅狀態。
 
我耐心咁等待老闆娘再次開口。
 
「因為隻藥嘅基礎化合物,係由你身上提取出嚟。」老闆娘若無其事咁講。
 
「我?」我驚訝。
 
老闆娘微笑,輕輕拍一拍我頭頂「無錯! 係你。不過係AW0嘅Geoff,即係我地世界嘅你。」
 
「吓?咁……」我有不祥嘅預感。
 
「佢已經死咗喇, 如果你想問佢係邊嘅話。」老闆娘神情閃過一陣哀傷,但轉眼即逝「佢係一個任務之中,意外過身,當時我地派咗十個人去,無一個有命返嚟。唉......長話短說,總之佢會死係因為中咗同一種毒,就係我地第一次發現Myo-X 嘅時候。其他嘅都唔再重要。 」
 


老闆娘低下頭, 兩側頭髮垂下,令我睇唔清楚佢表情「我地收咗佢地嘅身體之後, 用佢地身體入面嘅血液,嘗試去製造對抗Myo-X 嘅疫苗。新一代疫苗你同你嘅朋友都打咗,證明咗係有用。另外,我地係佢地血液搵到一種好特別嘅基因載體,研究過之後,就變成你打咗個一種藥。我當日俾你個種藥,就係由我地呢個世界嘅Geoff 嘅血液分離出嘅副產品。」
 
我嘗試去理解,接住講 「所以我就無排斥,因為我同你地個阿Geoff 基本上係同一個人,至少DNA 係一模一樣。」
 
「無錯,我地用老鼠都有試過可以成功,但係一到病人去試,就無一個成功例子。你暫時係可以接受到呢一種藥嘅第一個人。我地叫佢做Motor Neural Booster,活動神經強化劑。本身我地以為佢只會影響你嘅肌肉能力,但當我地一路睇住你個情況嘅時候,發現影響嘅,唔至你嘅運動機能。唔......你發唔發覺你其他感官都有提升?」
 
「你講嘅係聽覺,視覺個啲?」我問。
 
「嗯,係呀。」
 
我諗起好耐之前,我不斷聽到其他人聽唔到嘅聲音。
 
「唔.....要我真係講得出嘅分別,可能係聽野有啲唔同。本身覺得係自己有幻聽,但係宜家諗返,每次聽到嘅野,可能只係太過細聲,其他人聽唔到。」
 
「其實唔只係聽覺,我地同你做過腦掃瞄。你大腦處理感覺部份嘅神經,活躍程度高過一般人一倍有多。」


 
「噢.....你咁講,但係我又唔覺得有咩分別,不過我個夢又點解釋? 又係副作用?」
 
「可以咁樣講......」老闆娘微微挨近我,解釋 「你處理記憶個一部份都有唔正常嘅活動,應該係造成你所見到嘅畫面。不過奇怪嘅係........」
 
老闆娘上齒咬住粉紅色嘅下唇,再一次正視住我眼神。
 
佢再用雙手拉起我右手。
 
老闆娘雙手好柔軟,我唔討厭佢突然拖住我,就由得佢。
 
「你頭先講,你夢見嘅野……同我記得嘅一模一樣。我就係個一片草地,同Geoff 道別。」老闆娘一路講,一路用拇指輕輕掃我手背「Geoff......,我地世界嘅Geoff,佢幫一個特務機關做野,呢個機關專門處理一啲利用宇宙跳躍技術犯罪嘅人或者組織。」
 
老闆娘呢一番說話,表示我見到嘅唔係夢境,而係一段「回憶」。而回憶入面嘅男人就係另一個平行時空嘅Geoff,另外著住白裙嘅女人自然就係老闆娘。
 


我強行壓住驚訝嘅心情同埋發問嘅欲望,繼續聽落去。
 
「你見到嘅畫面,好可能係神經強化劑嘅副作用,影響到你處理記憶嘅部份,所以你會見到幻覺。不過你所睇到嘅野,的確只有Geoff 先會知道,唔係一啲無意思嘅幻覺.......」
 
老闆娘愈講愈細聲,到最後已經似係自言自語。
 
正當我等待老闆娘再開口嘅時候,突如其來一陣藍光閃過,一個傳送旋渦出現係樓梯之下。
 
藍色旋渦之中,有五個黑影出現。五個人都係一身黑衣,身上排滿各式各樣嘅裝備。而排係中間嘅係柯南,其餘四人我唔認識。
 
老闆娘向佢地五人招招手,柯南向我地兩人點點頭,就打開吉普車車門,坐入車廂。其餘四人亦都一個一個咁坐入吉普車。
 
「所以我見到嘅畫面係另外一個Geoff嘅記憶移植? 」我打破沉默。
 
「嗯,我係咁樣覺得。原理係點,講真我真係唔知道......」老闆娘回答。
 
我向老闆娘一笑,向佢講「咁我地坐係到估都無意思,你地自然會有人研究。」
 
老闆娘苦笑「你同佢嘅性格真係好相似,諗野都係咁單純。有時我都不自覺當咗你就係我由細識到大嘅個一個Geoff。唉! 你叫我......叫我......點面對你。」
 
我由另外一個Geoff 嘅回憶感受到,佢對老闆娘非常關心。雖然老闆娘無講明,但由佢嘅反應推測,佢地係兩個就算唔係情侶關係,都情如知己。
 
宜家老闆娘所認識嘅Geoff 已經死咗,佢見到同佢生得一模一樣嘅我,究竟係點嘅心情?
 
或者呢個都解釋到,點解老闆娘對我嘅態度成日轉變,一時神秘,一時親切。我諗,佢內心一定好痛苦,唔知點樣去面對我。
 
「不如你講下點解會有人特登走去其他平行時空打劫? 佢地自己地球無銀行架咩?」我岔開話題。
 
老闆娘回答「我要澄清,唔係得我地識時空跳躍嘅技術。呢個宇宙,比你認知嘅,複雜好多。真係會有罪犯走去其他時空犯案,打劫、運毒或者係販賣人口都會有。總之就有佢地著數,呢啲人多數唔會留係固定一個時空好耐,要搵佢地,可想而知有幾難。」
 
 
「喂喂, 你地I.R.E 周圍去搵唔同地球做實驗算唔算犯罪? 仲有啲法律係邊個定?」我問。
 
「有求知慾係好事,不過柯南佢地幾個係嚟幫手,我地準備好就會一齊去搵Mindy 佢地幾個。我地獨處嘅時間唔多,要問歷史嘅野,就係車上面再問。」
 
我點點頭,由衷道謝。
 
「你唔洗多謝我,畢竟我同機葉班人有過節。而令到你同阿明幾個有危險,亦都係因我而起,所以我只係自己處理返自己搞出嚟嘅爛攤子。」老闆娘苦笑。
 
聽到「機葉」呢一個名,我好似有印象。
 
「『機葉』?我好似係有印象,我記得有一段夢境有聽過呢個名。」我嘗試回憶,係草地上,「我」曾經講過唔會放過機葉。
 
「嗯,『機葉』係一個秘密組織,佢地嘅成員會去唔同時空犯案。至於佢地嘅目的係咩,到宜家,我地都唔清楚。今次我係唔理上層指示,自己行動。所以我能夠帶嘅人,只有咁多。上層係唔會批准我過嚟,畢竟滿足一己私利去報仇呢樣野,對大局無好處。」老闆娘無奈咁講。
 
「你咁講,即係......」我隨即湧起一鼓寒意。
 
「捉咗Mindy 幾個嘅,就係機葉個一班人。 佢地亦係殺死阿Geoff 嘅兇手!」老闆娘氣憤咁講,我感覺到佢雙手不自覺地發抖。
 
我輕輕握住老闆娘雙手。
 
老闆娘呆望遠處,我感覺到再無一絲嘅憤怒。係佢眼神之中,夾雜住哀傷同埋內疚。
 
-----------------------------------
 
良久,老闆娘心情先平靜落嚟。
 
「有一件事......,我想係出發之前問一問。你用直覺答我就可以。」老闆娘語氣淡然。
 
「嗯。好。」我回應。
 
「係你夢入面......,你見到我同Geoff 係草地上面道別,你話好似不斷向下趺,同埋充滿血腥味,係唔係?」
 
我點點頭。
 
「你個時有點感覺?」老闆娘問。
 
我嘗試回想返當時嘅感覺。
 
「你要我講,應該係覺得好驚,我認得我驚到大叫。」我老實回答。
 
老闆娘輕輕哦咗一聲,又問「你個時除咗驚之外,有無感受到其他情緒?」
 
我搖搖頭,表示無其他感覺。老闆娘問呢一件事究竟有咩意思?
 
老闆娘見我搖頭,擺出一副「原來如此」嘅神態,就無再追問。
 
「好! 我地都係時候出發。」老闆娘企起身,伸出手向我示意。
 
我亦起身,跟隨老闆娘步下樓梯。
 
左胸同左手嘅傷明顯大有改善,只係有少許酸痛。當我嘗試伸展手臂嘅時候, 老闆娘叮囑我盡量小心,免得傷口再次破裂。
 
我地兩個走完樓梯, 去到吉普車前面。 老闆娘係車身拷咗幾下,後座車門自動打開。
 
老闆娘同我平排咁坐係車廂最後嘅位置。 車入面有七個座位, 柯南坐係駕駛座,其餘四個隊員坐係前座同中座。
 
「我地又見面喇Geoff, 估唔到今次竟然要嚟救你。」柯南嘲諷。
 
「柯南, 廢話留返我地完咗任務先講,而家開車喇。」老闆娘插嘴。
 
柯南聳聳肩,顯覺得唔耐煩「Yes, boss! 你話點就點。」
 
柯南冷笑一聲, 再開動吉普車。
 
-----------------------
開車之後,老闆娘向其餘隊員解釋行動要注意嘅事。過程之中由於太多術語,我只係聽得明一半。 我大概知道每一個人嘅崗位都唔一樣,有人負責儀器讀數、有人負責戰鬥射擊。
 
每一個隊員都有佢地嘅專長。
 
每個隊員嘅裝束都一樣,全黑衣著,大半邊臉被黑布覆蓋。身上掛滿不同類型嘅工具。 每一套制服上,都有一個籃色圓形徽章。徽章印有一隻鷹,中間繡上I.R.E 嘅字眼。
 
我先前遇到嘅怪物,身上都有呢一個標誌,應該佢地嘅同事一早已經嚟過呢一個地方。
 
好快,老闆娘同隊員間已經傾好對策。各個隊員除咗對老闆娘敬禮之外,亦向我點頭示意。
 
我向眾人點頭後,老闆娘就同我講「我地要去目標個座大廈仲有二十分鐘左右,我同你講一講啲裝備點用。」
 
老闆娘係我座椅底下,抽出一個袋。
 
老闆娘將袋入面嘅裝備拎出嚟,然後逐一介紹。 手槍、短刀、飛索槍、煙霧彈等等嘅用具,全部都可以收裝係金屬腰帶之上,非常方便。
 
我大概掌握到每個工具嘅用途之後,將腰帶扣好。
 
「最後,最緊要係呢一樣野......」老闆娘由袋中拎出一個五元大少嘅金屬器材。
 
「呢一個係一個小型嘅傳送裝置,你只要拍一拍你腰帶一間個感應器,佢就會著。然後你再連續撳兩下中暗個掣,就會有傳送門出見,送你返去AW20。」老闆娘解釋。
 
 
我點點頭,估唔到一個咁輕巧嘅裝置,竟然可以時空跳躍。
 
「要小心,雖然佢好方便,但係只有緊急嘅情況先好用。佢開出嚟嘅傳送通道唔係太穩定,只夠一個人通過一次。多個一個人跳入去嘅話,入咗去嘅人會被通道入面重力撕開,你要好好記住。」
 
我聽完,不禁吞一吞口水。
 
我小心翼翼將傳送裝置放係腰帶暗格。
 
--------------------
車再行多十分鐘,已經行咗一半路程。我食住老闆娘俾我嘅麵包,一邊同佢閒聊。
 
到食完麵包,我決定開一個新話題。
 
「其實機葉個一班人,先係真正嘅衰人,係唔係? 我指係我世界嘅事,一開始散佈化學襲擊嘅,係佢地,而唔係你地,啱唔啱?」我問。
 
「唉......邊有分得咁清楚,好同壞好多時根本分唔清。」老闆娘講嘅時候,顯得疲倦,眼光仍然望住窗外風景「Myo-X 確實係機葉佢地創造出嚟。佢地係唔同時空發放呢一種物質。而呢一度就係第一個大規模爆發嘅地方。唔......我地係研究組織亦都係事實,只係今次我收到情報,事先知道你地世界係下一個襲擊嘅目標,我地先有機會早一步佈置對策,測試新一代疫苗。當時我地研究員只係用第一代疫苗,抗體無你地個一種咁穩定,到咁上下時間就要打補充劑。所以點解我地會有一段時間離開,叫你地去撤離點,係有實際需要,因為我地一定要返AW20個實驗室打第二次針,只果唔係,我地都會中毒。」
 
 
咁樣嘅話,時間性上都解得通。不過點解又要玩心理遊戲? 我地去到大學校園個時,阿Ray 就係其中一個受害者。而我地亦都算被朋友「出賣」,搞到要Mindy, 阿明,Doris 幾個行去撤離點。
 
「點解唔直接帶走我地? 你地真係搞緊心理測驗?」我問。
 
老闆娘微微一笑「我地組織係唔會放過任何做實驗嘅機會。我地除咗想睇新一代疫苗嘅效果之外,組織亦都派唔同研究員,跟蹤住幾個Subject。就好似我同柯南兩個人,負任你同你班朋友咁樣。到你地決定分開行動嘅時候,其實柯南會跟你地去,係因為要有一個組織嘅人跟住你地。其它組別都係差唔多,每組十至二十個人,就有兩個研究員跟住。至於研究員想額外做啲咩實驗,連我都管唔到。嗯......所以話,我地講唔上係咩『好人』。而你地幾個嘅實驗設計,玩出賣朋友嘅主意,就係柯南諗出嚟。」
 
坐係駕駛座嘅柯南不忘插嘴「你地幾個應該玩得幾開心呀! 哈!」
 
「多謝晒!」我嘲諷,唔明白點解要搞咁多野。
 
「柯南咁樣做,都有佢嘅苦心,你就原諒佢喇!」老闆娘講。
 
「有苦衷?」我問。
 
老闆娘點點頭 「我地一開始就有私心,我同柯南兩個.....因為想剷除機葉呢班人,所以想借住呢一個機會去搵有抗體嘅人幫手。」
 
「就係我地幾個? 」我驚訝,先前老闆娘先提過,佢地有派人去對付機葉,但係都無功而返。連專業嘅特工都搞唔掂嘅角色,又憑咩會覺得搵多幾個路人會有勝算?
 
「嗯,無錯。」老闆娘亦有啲難為情「我地呢度幾個六個人,都係因為機葉害死咗我地重視嘅人,而自願參加呢次任務。如果要經過I.R.E. 申請一系列官僚嘅程序,我諗係我地有生之年都唔會報到仇。其實我地一早就知道機葉嘅人會係有Myo-X 污染嘅地球出沒,只係我地組織嘅人如果要等程序完成,有文件許可俾我地打新一批疫苗,就會錯過咗佢地停留係AW52嘅機會。」
 
大體都明白點解我會捲入佢地同另外一個神秘組織嘅角力之中。不禁覺得時態變幻莫測。早幾個禮拜,我仲係一個普通打工仔。
 
平行時空呢個說法,我都尚可接受,因為已經經歷過。宜家竟然同我講要同一個誇時空嘅犯罪組織開戰,我真係諗都無諗過。
 
「Geoff,你無事呀嘛?」老闆娘或者見我神情陰晴不定,所以咁問。
 
「嗯,無事。我只係要啲時間消化下,我諗我只要有方法搵返Mindy 佢地幾個就無所謂。」我回答。
 
「我唔怪你,對你地嚟講,要你地幫手,根本就係我地一廂情願。我好佩服你地幾個嘅勇氣,柯南真係無睇錯你地......」老闆娘輕笑。
 
「唔係我對你地幾個有特別嘅期望,只係我個實驗設計有效。唔好會錯意。你地......」柯南係車頭大聲講。
 
「你唔好睇柯南份人好似成日嬲爆爆咁,其實佢無惡意。」老闆娘無理會柯南抗議,繼續講「柯南設計咗嘅難題主要係測試你地班朋友,唔係你。你地幾個肯主動出去幫手搵食物,同埋救起阿明一家,早早就符合我地嘅要求。我地就係要性格唔自私自利,唔會見死不救嘅人,無呢啲潛質,根本唔會真心幫我地。就算拉佢地嚟,對我地嘅任務嚟講都只係負累。」
 
「所以你地就用我地幾個未返到coffee shop 嘅時間,去試佢地會唔會受你地利誘?」我問,每當諗起大學同學接受老闆娘嘅條件,個心都有啲唔舒服。
 
「無錯。如果佢地唔受我地引誘嘅話,可能宜家會多幾個人跟嚟。你班朋友,都係適合留係實驗室,咁樣對大家都好。」老闆娘拎起手槍一邊檢查,一邊講 「我地亦都無估錯,係Geoff 你嚟AW52 之前,我同柯南偷偷地係組織監視唔到嘅地方,同Mindy佢地三個講咗今次行動嘅來龍去脈。雖然花咗唔少心機解釋,但係最後佢地幾個亦都肯幫我地手。只不過,本來諗住叫佢地做簡單嘅情報收集,點知.......」
 
老闆娘輕輕唉一口氣,又將手槍重新放入腰間嘅槍套入面。
 
「總之,我地搵咗阿Kit 先。應該就快會到,Geoff 你都準備呀。」老闆娘講。
 
「阿Kit ?」我驚訝「阿明個老婆? 定只係咁啱同名?」
 
老闆娘眉毛一揚 「無錯呀!就係阿明老婆,佢本身都係我地嘅人!」
 
「你地嘅人?」我不明白。
 
「Boss, 終於發現到阿Kit 嘅訊號,呢度干擾實在太強,要好近距離先會收到訊號。我地仲有四百米左右嘅距離,就會見到阿Kit。」一名女隊員向老闆娘報好。
 
老闆娘簡單回應一聲好,就無再講野。
 
車輛再行半分鐘左右,一個人影出現係一堆瓦礫之中。 一個嬌滴滴,全身黑衣嘅人影出現眼前,正正係阿Kit。
 
 
「Geoff你跟我落一落車,其他人留係度待命,我地接完阿Kit,就要開始行動喇! 」老闆娘一邊說,一邊拉開車門。
 
我跟係老闆娘身後落車, 而阿Kit 亦向我地揮手示意。
 
「估唔到最後,都係要你地出馬!」阿kit 瞇起眼,向老闆娘一笑。
 
下一回: 復仇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