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被遺棄的人 

“不要,我不要!“女人可憐的哀求著,兩行淚水流下來,“你要去哪裡? 你去哪裡我就去哪裡!”。 

“你們動作快點! 沒有面罩她撐不了多久!”男人一邊吩咐旁邊的人,一邊捉緊女人的雙臂。 

戴著防毒面罩的人走了過來,圍著他們蹲下,埋首設置著幾個長方型的裝置。一個連著一個的組裝,非常熟練。 

“三個夠了,她個子小。其餘的留著隊裏用。”



一個黑衣人點了點頭,把三個裝置扣成一個環,圏著女人和男人腳下的一小片土地,按下一個按鈕,裝置的上方噴出空氣,形成了一幅氣牆,另有一鼓輕輕的氣流向圏內流出。 

黑衣人一連按下其餘兩個裝置的按鈕,經過過濾的空氣慢慢充滿了三個裝置中的空間,逼退了毒氣,在圏中的男女二人彷如置身一個巨型的試管中,女人這才看清楚眼前這個戴著面罩的男人。 

“昕晴,你聽著!”  

“我不要聽,我要跟你走!” 女人拼命的掙扎,半個人跳出了氣牆,男人用力把她按在原處,掙扎著的她,四肢一伸出去就消生在乳灰色的毒霧中。 

“隊裏的生活不適合你!” 



“我會努力去適應的!我會去學!我會很努力的!” 

“我們已經沒有防毒面罩了!你不能跟著我!” 

“士雲,沒有時間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從霧中傳來,女人看不見她,但不可能認不出她的聲音。 

“是你? 為甚麼她可以去?"男人沒有回答。 

“不要,不要丟下我! 不要!”  一隻強壯的手肩伸過來,用一塊手帕捂住了女人的口鼻,就在女人昏過去的一刻,所有人都消失在乳灰色的濃霧中。           














在團團的暗霧中,有一三角形的螢光,中央躺着一個昏迷的女子,四周一片寂靜,彷彿整個世界只剩下她。 

女人的眼睛慢慢掙開,臉上的淚水還沒有乾,她用手支撐起身體,發現只剩她孤單一個,在一個發著微光的三角型中,空間僅僅夠她圏縮在其中。 



你這麼狠心丢下我… 

想著想著,眼淚又滴下來,她想,如果以後能活下來,一定不能再這般軟弱。 

你就是因為我愛哭,才認定我是軟弱的,才一心要拋棄我吧。 

哭了一會,女人才想到這個問題。 

我現在該怎麼辦?

四週一片寂靜,除了裝置的氣口發出微微的聲響,她只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女人慌張的四處張望,四週除了一片乳灰色,甚麼都沒有。她伸手去觸摸眼前的一幅氣牆,手指才伸出去,就消失在濃濃的迷霧中。 

你怎麼忍心? 留下我在這裏等死嗎?  



離開,就會吸入毒霧中毒而死,留下來,也許會餓死,渴死… 反正都是死,不如痛快一點?  

忽然,不遠處傳來混濁的呼吸聲。 

是誰?  

呼吸聲漸漸迫近。 

是用氧氣瓶呼吸的聲音,還有沉重的腳步聲,輪子在地上滑動的聲音,防護罩衣的塑料摩擦聲…  

這個人很近了…

女人慌張的四處張望,她非常討厭這種感覺,自己像是將死的獵物,不知捕獵者要突然從哪方出現,結束她的生命。 



非常近了…  

一束強光探進了氣牆,女人彷彿感到自己的心臟停止了跳動。 

"你是誰?"女人弱弱的問。 

一個人頭在她的正前方探進來,女人一看,是一張血肉模糊的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