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昕晴來綠山已是兩個月。

日子似乎天天都一樣過,忙忙碌碌的,令人沒有空閒去多想。

宿舍起床、到飯堂、工廠、上山、下山、工廠、上山、下山、回宿舍睡覺,又是一天。

工廠裏的工作都熟習了。

山上劉氏兄弟也不難服侍。



哥哥常擺出大老闆的款對她使來喚去,又常常獨自一人在車房與機械們親匿的對話,這些對昕晴來說已是見怪不怪。

最初認識小劉時覺得他色迷迷的很討厭,但每晚送她下山時的交談,讓她放下了戒心,發現原來他是個親切的暖男,昕晴有甚麼事情都會跟他說。

一切似乎都很順利,除了一樣…

"所以… 你說女工們都不理你?"

"嗯… 是呀,可能因為我午飯和晚飯都不和她們一起,少了聯宜的機會。"現在連最友善的嘉宜都不怎麼理睬她了,昕晴在宿舍真是好孤單。



"沒關係呀,你有甚麼話想說就找我吧,我一定理睬你。"小劉又露出他的招牌溫暖微笑。

"(你還好意思,有一半是你害的,要不是你把送飯的工作塞給我…)其實你哥哥他… 為甚麼老是待在山上呢?害我要每天這樣上山下山的。我還以為他是很沈默、很怕生的人,但和他一起吃飯他還主動跟我搭話呢!一點不像孤僻的人。"

"是呀,他性格本來就是頗外向的。只是… 只是那次意外之後,就是…"小劉的神情有點凝重,"他毀了容之後,無論去到那裏,都有女生被他嚇倒。他從前可是個大帥哥,很重視外表,所以這個打擊對他來說特別大,所以他到綠山後就躲在山上,一方面是要看守發電煱爐,一方面是避開人們的目光。"

"怪不得,我不怕他,所以他就安心和我說話。那他也很慘呀,性格本來不孤僻,但卻要躲起來。"

"是呀,你看他即使是凌晨或深夜時分下山工作,碰見女人也極力迴避她們的注視。"



"你說… 他從前是大帥哥!?有多帥?"八掛起來的昕晴可不是說笑。

"他呀,女朋友天天換,但沒有一個是他主動去追的,一個一個排着隊的要撲倒他。"小劉眉頭聳動。

"真的假的!?太誇張了吧?"昕晴掩着嘴,兩眼瞪得圓圓的。

"真的,那時候我每天跟着他,那些女孩子被他弄哭了都是我來幫他哄的。"

"所以造就了你口甜舌滑,反而他講話嘛,很容易得罪人,怎都不像會哄女生。"

"他不需要呀,那時他又帥又有錢,要甚麼有甚麼。"

有錢?劉山松不是說過他家裏窮嗎?昕晴腦裏在轉。

小劉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立即轉話題。



"我哥他沒對你怎樣吧?"

"你怎麼又問呢?常常這樣問,令我與他相處時都很不自然,好像他隨時不知會對我怎樣…"

"也沒甚麼… 隨口問問而已,他從前是個花花公子,但自從那意外後,這方面似乎是澈底改變了。"

"那是一場怎樣的意外?"

"下次再講吧,到了。"

和小劉交談的時間總是過得很快,又到了宿舍門口。

小劉也覺自己越來越信任昕晴了,不知怎的,每次和她談,總會不知不覺越講越多。



小劉回到車房,發現哥哥又不見了,上到塔頂,他果然在那裏。

"哥,別每晚來盯了,你盯着它也不會令情況好一點,只會讓你更睡不着。"

"我輪流讓它們休息,這樣可以把它的壽命延長一點點… 剛剛又滅了一個…"

這下小劉也有點緊張,"剩下七個了?"

"是五個… "汗滴不斷從山松額上滑下,鍋爐極熱,他面對着它卻沒有退後的意思。

"五個!超過一半是次貨!奸商!他們知不知道這是人命關天?"

"車廠趕工的情況怎麼樣?"

"快不來,工人已很快手,但零件不容易找,找到也要再修改打磨。"



"我們可以出隊再密一些… 一定要盡快找齊要用的零件,這一批車一定要盡快出貨,要不然…"

"要不然,最後一顆能量球熄滅時,所有淨化器都會停止運作,毒霧進城,這二百多人…"

"千萬不能讓他們知道… "

突然鍋爐室門外傳來撞擊聲。

"是誰?!"小劉打開半掩的門,追了出去。

本來跌倒趴倒在地板上的昕晴,踉蹌的站起身來就跑。

其實她也不知道為甚麼要逃跑,自己怎可能跑得過小劉呢?



小劉一把捉住了昕晴,像捉住了一隻驚的小鹿。
"昕晴… 怎麼是你?"

"我… 我… 我… 洗飯盒時發現漏了一個,我見… 時間… 尚早… 就… 就想去你們家拿… 但門鎖了,我見… 這裏有光…我就…"

小劉看看她驚惶的模樣,又看見她黑色的長褲上沾上了地板的灰塵。

"我不知道這裏是不可以來的… 我… 我不是故意偷… 偷聽的…"

"你跟我來。"小劉語氣冷峻的說。

昕晴像是一隻小獵物般被小劉挾着進了鍋爐室,室內是裸着上身,滿身是汗的劉山松,藍光映在他的身上,顯得格外詭異。

"哥,是她,她聽到我們說的話。"小劉有點不願意,但還是講了,"她… 她的出現本來就很可疑,會不會… 是遊擊隊的奸細,或是政府軍的…"

"不可能。"劉山松淡淡的回答。

暈在煙霧中的她,剛巧碰上綠山的搜索隊,分明是有人故意把她放在那裏的,劉山松不是沒有懷疑過。

"為甚麼不可能?"

"因為她太笨了。(晴: 喂!!!)"山松冷靜的說,"況且我們這樣小規模的保護區,實在用不着大費周章派人來刺探整整兩個月。"從前不是沒人來過,只是,二百人的小地方,用不着這樣久。

聽到山松說她笨,昕晴有點不開心,但她摸着自己跌得酸痛的膝蓋,她也不敢相信自己竟會笨得失去平衝整個人趴在鋼材造的地板上… 那樣的巨響… 生怕沒有人聽見!

"可是… 儘管她不是奸細,我們也不能冒這個險,萬一讓她山下,她把事情講出去,人們知道了,會引起恐慌,那麼對綠山的存亡更不利。"劉山松冷冷的說,"該怎樣處置她?把她關在車房?還是在後園的貨倉?"

昕晴瞪着眼,瘋狂的搖着頭,"不!不!你們不可禁錮我!"
"白昕晴,你知不知道若果這個消息泄漏了,會帶來怎樣的後果?若你是我們,你也會這樣做。"劉山松目無表情的說,語氣卻是如此可怕。

"我若是你們,我會想盡辦法救這裏的人,而不是去瞞騙他們!若你們沒有能力保障他們的性命,最少讓他們知道真相,讓他們可以逃離這裏,找個安身之所!"昕晴不管了,這兩個不可理喻的人!

"能量球,我們已是拼命的去賺取,若是真的耗盡了,我們會發出警報通知他們… 我們還有後備發電機,但… 由於剩下的燃料極有限,要維持淨化器圍牆運作的話,只能撑幾個小時… 我們儲存的面罩和氧氣不足夠所有人的使用,即便足夠… 也只能夠用幾小時…而車子,也不夠載十份之一的人口…"小劉嘗試讓她明白。

"重點是,他們已無處可去了。我問你,若今日我們要你走,你可以去哪裏?即使你可去到另一個保護區,你有多少錢可以給他們,使他們讓你留下?我們把真相告訴他們,只會讓他們日日活在驚惶中,那樣…"

"不要和她講太多,一於留她在山上陪着我們吧… "劉山松俯身看着白昕晴,一隻手輕輕抬起着她小巧的下巴,耐人尋味的笑着,"反正我也喜歡她。"昕晴終於明白為甚麼小劉一直問她這個人有沒有對她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