昕晴極力的搖着頭,眼神充滿了絶望,"不要,不要…",她轉眼看着小劉,小劉會幫自己嗎?還是… 他們…

小劉心想,若只把她關着倒沒甚麼,但他實在不願見到昕晴落在哥哥手裏,"哥,不如我們放了她,我想,她也不敢把話說出去。"

"放了她…?"劉山松有點猶豫。

"哥!她一進來就每天忙着上山來服侍你,她與山下那班人跟本不熟,她若敢講出來,我們就指控她是來搞亂的奸細,把她趕走不就成了?留個女人在山上多不方便… 你… 你不是老毛病又要發作了吧?"

劉山松被弟弟提醒了,想了想,放下昕晴的下巴,站了起來。



"你說得對,不過,我們還得留個把柄。"

"把柄?"

"白昕晴,把你的項鍊給我。"劉山松漫不經心的說,目光又回到鍋爐上。

"不… 不要…"昕晴雙手按着胸前,緊緊抓住她和士雲的婚戒。

"甚麼項鍊?"小劉蹲下在昕晴身旁,在她耳邊俏俏的說,"你給他吧… 先脫身,你想討回以後再說,我會幫你。"



昕晴低着頭,極不願意,開始抽泣…

小劉利落的從她頸後把項鏈扣子解開,把項鍊強半強搶過來。

"我拿到了,這個… "小劉看着哭成淚人的昕晴,心裏很是難過,"哥,這鏈子我保管…"

"給我!"劉山松伸出手來,小劉遲疑了一下,把鏈子遞給了他。

昕晴瞪着眼看見小劉把戒指和項鍊給了劉山松,急得大哭… 卻不敢哭出聲來。



"如果你食言,我就把這對戒指掉進鍋爐的中心,把它們熔掉。"

小劉見哥哥重新專注在鍋爐上,連忙對跌坐在地上淚眼漣漣的昕晴說,"如果你乖乖聽話,就把它還給你… 好了,我送你下山,記住甚麼也不要說。快走吧!"

小劉把昕晴扶離了鍋爐室,就跟她打着眼色,叫她不要擔心。

"我記得你之前跟我講過你已婚… 那雙,是你們的婚戒?"

昕晴點一點頭,臉上兩行淚珠又灑了一地。

"我哥性情是有點古怪,但他不是壞人…我會幫你討回來的。"

這樣還說不是壞人!

昕晴真是覺得他討厭極了。



"那是我老公唯一留下給我的東西,他… 只是說說的吧?不會真的把它熔了吧…?"

其實他是不會啦… 但小劉也想確定昕晴會保守秘密,"他這個人很難講,氣上心頭甚麼都可能會做,若你講出去… 你知道後果了麼?"

昕晴可憐的點點頭,小劉忍不住摸摸她的頭,"去睡吧,我改天幫你討回來。"

又回到女工宿舍,其他人大多已經入睡了,餘下幾個女工圍在一起靜靜地談心,她們見到白昕晴回來,只輕蔑地看了一眼,沒有多理睬她。

昕晴蜷縮在自己的床上,眼望着窗外的月光,眼淚不斷的流下,她感到過去兩個月那充實愉快的感覺都是假象,在這個叫綠山的烏托邦般的表面下,是欺瞞和恐嚇。

士雲,我唯一的心願,就是和你在一起。

我已經丟失了你,現在連我們的婚戒都丟失了。



你會不會對我很失望?

"我真是沒用… 我真是很沒用…"昕晴邊哭邊重複的說着,直至她倦極而睡。

昕晴早上醒來,一雙眼睛紅紅腫腫,一進浴室,聽見一班女工在說說笑笑。

她看着鏡子,無奈的嘆了口氣。

"白昕晴,加油… 事情會好的… 會好的…"她拿起牙刷,正準備刷牙。

"為甚麼她不乾脆跟那兩個男人住在一起…"

"是呀,昨天晚上很晚才回來,澡也沒洗就睡了,你說她晚上在山上都做些甚麼?"

"應該在山上就洗過了吧…"



"午間遲到也沒有人敢過問,晚上加班更是沒了蹤影,為甚麼我們要這麼辛苦,唯獨她受到優待?"她們討論的聲音越來越大,完全沒有在意昕晴會聽到。

"你有人家臉蛋漂亮嗎?人家這樣叫得寵…"

"哈!人家可是很辛勞的… 我們在加班,人家也在加班啊… 要應付兩個男人不容易呢…"

說完又是一陣嘲笑聲。

白昕晴這才意識到她們說的是自己!

昨天晚上的羞辱,加上這班女工的冷嘲熱諷… 昕晴越想越氣,滿腔怨屈,無處發泄,只覺呼吸困難,就快要爆了!

若她現在不是滿口泡沫,恐怕已轉身痛駡那班狗口長不出象牙的三八… 只是…



她想了一想,若是這時強辯只會更顯她理虧和心虛,況且… 她跟本沒有證據證明自己清白。

張士雲!這些都是你害的!若果不是你把我留在那裏,若果不是你讓我遇到劉山松… 我就不會來到綠山,也不用忍受這奇恥大辱!我要盡快找到你,然後離開這裏!我要找到你… 然後…

昕晴想起士雲,若是他此刻在這裏,一定不會讓這班人欺負她,若是他在這裏,一定會保護她,他的話總能立時撫平她內心的躁動,只是,後來…

昕晴忍不住哭了起來…

"昕晴,你怎麼了?"前來慰問的是嘉宜,她一直站在旁邊,聽到了一切。

"嗚… 嗚… 嘉宜…你的想法也跟她們一樣嗎?"

嘉宜沒有出聲。

"你也不相信我?"

"昕晴,大家也是成年人,這種事情… 若是真的,我也不會看不起你。這年頭,很多事都是身不由己… "

"沒有!可是我沒有!我和他們倆個是光明正大的!"

嘉宜沒有作聲。

"你要信我… "

"我… 我也情願相信小劉哥不是這樣的人…"

"對呀!你認識小劉比我久,你應該知他不是這樣的人。"

嘉宜仔細觀察着昕晴,沈默了片刻,"我相信你也沒有甚麼吃虧,那我相信你吧。"

"謝謝你!"昕晴感激流涕的捉住嘉宜雙手。

"呀… 昕晴,你先漱口吧… 你下巴都是泡沫了…"嘉宜的臉上三個斜棟。

"哦… "

那天的早飯有嘉宜相伴,昕晴總算得到一點少少的安慰。

與嘉宜短短的交談,昕晴不難發現她其實是喜歡小劉,她決定每天告訴她一些關於小劉的事,有機會也會幫她打聽小劉的心意… 只是關於昨晚的事,她絶對是隻字不提。

到了午飯時間,昕晴千萬個不情願的拖着腳步,把不知為甚麼變得沈甸甸的飯盒,拉扯着往山上送去…

到了車房,一點聲音也沒有。

起居室裏,也沒有兄弟的踨影。

昕晴把飯盒一個一個拿出來放在桌上,忽然聽到,一陣男人的鼻鼾聲…

探頭進他們各自的睡房,原來是睡了… 睡得極昏沈。

今早工廠又來了新的物資,聽說搜索隊今早凌晨出隊了,怪不得兩個男人此刻睡得像豬一樣。

為了維持保護區的運作,他們其實真很勞累。

不要不要!!

白昕晴!你不可以可憐自己的敵人…

他們現像睡得不醒省人事!這是取回項鍊的最好的時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