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劉欲言又止,停了半响,才繼續說。

"你… 那個… 你怎可以讓昕晴在山松樹旁種植?你忘了我們在那裏撒了誰的骨灰?那時候我在後園放點雜物你也不准,現在竟容許她翻土播種的弄得滿園泥巴!"

"我已經吩咐她不要碰松樹的周圍了…"

"你先聽我說完。"小劉一臉認真,"今天早上出隊的時候,你取了許多種籽,那些全部是給她的吧。"

"種田就是要用種籽,有甚麼好稀奇的?"山松開始有點反抗的情緒,只是質問他的是小劉,他才稍為控制住。



"我問你,保護區種玫瑰、百合和薰衣草用來做甚麼?"

"這三種花都可食用,且有藥用價值。"

"哥!你別跟我耍嘴皮了。"

"你…"

"還有!今天飯堂廚房的水煲又是甚麼回事?"



"就一個水煲嘛!你今天怎麼了?說了這麼多你到底想說甚麼?"

"你這不就是在追求她嗎?"

"你說甚麼?"

"你讓她進入你的禁地。"

"來種植…"



"你送她花。"

"的種籽…"

"你給她驚喜。"

"水煲?"

"你就是在追求她!"

"沒有…"

"你是!"

"小劉你有多少戀愛經驗?你有成功追求過人嗎?"



"我是… 沒有成功過,但我知道追求一個人是怎樣的。就像你現在的樣子,只是你自己沒有意識。從前都是女孩倒過來追你的,你跟本不用去討好女生,我告訴你,你現在這樣做就是在討她歡心,在追求她!"

"我…"

"你不是說過喜歡她嗎?"

"我哪有?"

"你有…"

"我沒有…"

"你有。"



"沒有…吧…"

"你有!那次在塔頂。"

"忘記了…"

"哥… 昕晴雖然不是無知少女,但你知道她在感情上那種執着。她跟你從前那些女人不一樣..."

劉山松一時不知怎樣回應他。

"我求你不要傷害她,你對她好她都收到了,你沒見到她在你背後說起時笑得多甜。她被那個人拋棄了,現在這種空虛的狀態,受不了你這樣對她,要是她真的愛上了你,對你和她也不是好事。"

"為甚麼?她老公不是已經死了嗎?她和我身邊都沒有人,為何不可以?”

"是的,他已經死了,我本來就不打算告訴她,現在你這樣我更不會告訴她。你知道你自己,見一個愛一個,來者不拒,對女生從來沒有真心過。我以為你四年前的意外後已改變了,原來只是因為你身邊一直沒有出現女生,自從昕晴出現後你又故態復萌。"



“你管我!”被弟弟一句說中了,劉山松心裏不是味兒。

“我當然管不着你,我只是勸你。她是個好女人,你不要無原無故傷她的心。”小劉不想理他,轉身要回自己的房裏去。

"劉海俊,你自己不也對她很好嗎?為甚麼你可以我不可以?"

"我當她是好朋友,絶對沒有男女之情,我發誓。”

的確,自己從前交到新女友後就對舊的棄之如屣,一點也不顧惜。

多少女孩為自己傷心痛哭,自殺不遂的也有好幾個。爛攤子每每都由別人來收拾,而這個人很多時就是小劉。

其實劉山松打從心底裡不相信那些女孩是真的愛他,交往一段日子後,就很害怕對方會討厭自己,趕緊在她不再愛自己之前抓住下一個,就是他的生存之道。



最初是有點良心不安,漸漸地麻木了,竟變成了習慣。

但小劉這次是太誇張了吧?他不過對她好一點點,她心裏一日還有那個張士雲,應該也不會輕易對他動心。

山松心裏煩悶着又上了塔頂,不知甚麼時候,又滅了一個,只餘下了兩個能量球。

他只知道讓能量球交替地運作,就能保持久一點,所以每隔一段時間他就關掉其中一個。

小劉明天凌晨就出發,要是這次能一兩天內買齊了零件,組裝完成也要三天,再送到碼頭去賣,買得能量球回來也要一兩天。

在這六、七天之內,一定要成功買回來,要不然…

“哥,我出發了,有沒有其他的…”小劉來到塔頂,也發現了不妥,“怎麼只餘下兩個了?"

"還講!你快去吧。"

"哦!"小劉連忙帶着亨叔和刀疤出發了,駕着小貨車全速前進。

午間不知就裏的昕晴又來送午飯,她料理完一些家事後,還不見劉山松。

弟弟已經是出去碼頭了,哥哥沒可能不在呀,又窩在塔頂麼?

塔的入口沒有上鎖,昕晴帶點戰戰兢兢的來到塔頂,開了門,又看見汗流浹背的劉山松,

他熱得只穿短褲,裸露着上半身,目不轉睛瞪着鍋爐。

"你上來幹甚麼?"他沒有看她一眼,話裏有點暴躁。

"午飯準備好了,你要下去用餐嗎?"昕晴有點膽怯的說。

"不吃了。"

"飯怎麼可以不吃?"

"沒心情。"

"怎麼了..."昕晴走近灼熱的鍋爐一看,"只餘下兩顆了?"

"我沒心情...你走吧。"

"不如我拿飯上來給你..."邊說,邊察看了一下水壼,沒水了。

"我說了不用!"

"那我去給你倒些水。"

劉山松沒理她。

水倒回來了,昕晴倒了一杯,遞給他,他咕嚕咕嚕的喝了一杯,轉身把杯子遞給昕晴,斟了一杯,又咕嚕咕嚕的乾了,嘆了口氣。

"不如你去吃飯吧,我幫你看着。"

"你會嗎?"

"不會...可是你也不就是乾看着嗎?"

這個人,用得着如此直白嗎?

山松語塞了,對,其實對這些化學物質,他也是一竅不通。

如果張士雲在這裏,可能會幫到忙吧。

山松想了想,也的確是餓了,一句話也沒有說,穿上褲子和鞋袜,拿着汗衫就走了出去,

昕晴也跟着他下了塔。

整餐飯山松一句話也沒說,昕晴也不敢問他些甚麼。

飯後他獨個到了車房,抱着Tina小哭了一回。

白昕晴只知道他可能是有情緒無處發泄,但她一個活生生的人在面前,他不向她傾訴卻去抱着一個死物哭,令昕晴感到非常納悶。

昕晴走到他身旁,輕輕拍他,"你別難過,別甚麼都自己承擔。"

山松的姿勢沒變,仍舊抱着他的車,"白昕晴,你知道嗎?若果這次小劉回來之前只餘下一個能量球的話,按照我跟他們的協議,他們要先把Tina... 賣出去,嗚......"

四年前開始設計她,一直到現在才組裝好的寶貝兒,才幾個星期就要給賣掉。

在劉山松的世界裏,想必真是比要賣掉老婆更痛苦。

原來是為了這個... 昕晴反了個白眼,人命怎麼都比一輛車重要吧?!

白昕晴實在不明白,只好把這理解為他對前女友的愛慕和不捨。

她心裏這樣想,但又不敢講。

"白昕晴。”

"嗯?"

"想不想去兜風?”

"吓?"昕晴腦裏閃過小劉的叮囑。

千萬不要坐我哥的車,你會後悔的,他說。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