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邊,請。"小劉在引路。 

"知道我的厲害了吧!看你們還敢不敢待慢我!"小女孩有點輕飄飄,終於找到兩個識貨之人。 

三個人穿上保護衣,馬上離開了淨化廠,上了山。 

"這就是城主住的地方?一點氣派都沒有...他人呢?在哪裏?" 

"那就是我,我們不用城主這個(老土的)稱呼,你可以叫我劉山松,他是我弟,劉海俊。"他正盡量保持鎮定。 



"你?!" 

他們還以為她不相信,但她接着的反應使他們震驚。 

少女臉上露出喜悅的神色,"你會不會... 剛巧就是李爺爺的小兒子,李暮星?" 

許久沒有聽過這個名字了,非常刺耳。 

"我不是!" 



"你一定是!李爺爺說過,他的小兒子在一次車禍中毀了容,傷口面積很大,我去過好多城了,一直在找那樣的一個人,我剛才一看見你的眼睛和臉上的繃帶,我就知道你是他!" 

"我說了我不是!"山松連忙背向她。 

"你是你是!來你拆下繃帶讓我看看!李爺爺給我看過很多你的照片,我一定認得你。"說着伸手要解開他的繃帶。 

"住手!" 劉山松連忙撥開了女孩的手,她見伸手不能得逞,就把使勁靠近劉山松的臉,試着從僅僅露出的眼睛和嘴巴去認出他。

看着看着臉紅起來,美麗的臉龐上抹上了紅霞。 



"暮星哥哥,我這樣說你別介意,從前... 你可真帥呢...雖然只見過你的照片,但由初中開始你就是我的暗戀對象,雖然你現在容貌變了,但我對你的感情是不會變的!你看。"

說着從巨大背包中拿出一本有點舊的粉紅色手帳,裏面每頁都是李暮星的照片,是她打印出來後剪貼而成的,上面還寫了許多愛慕的話,一看就知是少女的手筆。

"咳咳,現在看來是有點幼稚啦...但都是我的珍藏。" 

劉山松眨了眨眼,"我真的不是他啦。" 

"不會的,這眼睛、這嘴唇、這下巴、你化了灰我也認得你。" 

"你那個李爺爺為甚麼要找他的小兒子?" 

"他... 唔... 他好可憐,年紀大,身體又不好,他其餘七個親生子女又對他不好,整天在勾心鬥角,使他身心都很累。我從小就聽他說關於你的事,他特別想念你,他很想... 很想死前能再見你一面。" 

"我說了我不是他!" 



"不要緊,你說不是就不是。這只是他想找他小兒子的其中一個原因,至於其他的,我要證實了你真的是他,才可以講。"

智敏看着... 這個人,看得出了神。 

"比如是... 能量球的秘密?"小劉對這個非常有興趣。 

"是呀!李爺爺吩咐我說,這個秘密只可以告訴李暮星。" 

"為甚麼?"小劉接着問。 

"他的目的是要終止李氏對能源的壟斷,使他惡毒的子女們不能再作威作福。他很了解他的小兒子,暮星哥哥他恨透了這個家族的所作所為,而且一直設法逃避他們,所以,當他知道我的目的後,一定不會將我出賣,把我交給政府軍的人。" 

"他為何那麼肯定?" 



"他清楚你的願望,你曾經跟他提議過,要把生產能量球和淨化器的技術普及化,讓人人都有更公平的生存機會... 但你那些滅絕人性的哥哥姊姊們堅決拒絕了,才使許多人在連串的污染大災難中白白喪生了性命。我… 我也是因為欣賞你出於污泥而不染(浚:他本身就是一塊污泥好嗎?),才更喜歡你的,不單是因為你的長得帥。"智敏說着說着,眼裏冒出一顆顆心。 

山松心裏想,想出這個提議的人是另有其人,我只是被他感動,硬着頭皮去跟爸爸提議...

沒料到兄姊的反應是那麼大,竟想取他的性命,最後間接害死了真正的劉山松。 

"暮星哥哥?" 

"我..." 

小劉把山松拉到一旁,"哥!她能說出這麼多,不可能是假的!如果她真的知道能量球的秘密,我們可能可以延長能量球的壽命!你... 不如認了吧!" 

"你這臭小子,想出賣我?!" 

"不是啦..." 



"我們還要試試她,是不是真的知道能量球的秘密。"

山松轉過頭來對智敏說,"小妹妹?" 

"是的,暮星哥哥。" 

"不要叫我..." 

"好!好!山...松哥哥。" 

"我們還是不能完全相信你,找個方法,證明你自己真的知道能量球的秘密。" 

"那...我..."智敏面色有點為難。 



"小劉你看!她甚麼都不會!(你剛才還想這麼輕易把我賣了!)" 

"不是的!只是,要證明的話,還需要一種元素,我現在手頭上沒有。" 

"是甚麼元素?"劉山松問。 

"是一種貴金屬..." 

"我們這種地方怎可能有金呀銀呀這些?有的話我們已全拿去給李氏了。"小劉有點生氣。 

山松跟小劉耳語,"她知道的秘密太多了,你不要惹她生氣。"接着對智敏說,"我們還有許多工作要做,你先自己一個待在這裡,因為你的身份很特殊,我們希望你能對你的身份先保密,見到任何人也不要說。" 

"哦... 那你們甚麼時候回來?" 

"很晚的,不要等我們。" 

"我會等你的暮星哥哥,多晚都會等!"小女孩的眼睛冒着星星,把臉湊近了那個人,"我... 可不可以親親你?這是… 我從小的願望。" 

"我考慮一下。"山松想了一下,很冷靜的回答。 

小劉又瞪着他哥,考慮甚麼?你不是有昕晴了嗎? 

智敏有點失望,"考慮到甚麼時候?" 

"明天。" 

"好的,暮星哥哥。" 

"叫我劉山松!我們走啦。" 

"哦!" 

"當自己家一樣吧。"小劉回頭說了一句。 

好不容易做好了所有維修和檢查,終於可以關掉後備電源,重新啓動主電源。 

只是現在後備電源使用的汽油已消耗了大半,不知哪裏才可找到補給,下次再生意外時,後備發電機只能開半小時左右。 

唉,先別管它。 

之後,淨化器圍牆又繼續運作了幾小時,城內的空氣質素己回復正常水平,街道和建築物外牆的清潔也已完成了。 

劉山松回到山上,發出了廣播,這次的語氣也沒有好了多少,因為危機剛過,馬上又要被另一件更麻煩的事纏着。 

"各位…主電源重開…空氣質素回復正常…大家可脫下保護衣和面罩…
今天晚上晚餐時間延遲半小時…嫌慢的話請自行到廚房幫忙…
因大家的合作…我們一起渡過了這次危機…謝謝。 
哎,還有,飯後相關要員車廠開檢討會。
再見。" 

明明應該是鼓舞人心的發言,但卻沒有半點這樣的語氣。 

早已習慣了這樣的他。

但是,大家反而很稀奇,怎麼他一句也沒有提起開車撞向圍牆的司機。 

"聽說是個很漂亮的女生... 不會是劉山松又收為己用吧?" 

"吓!他不是已經有白昕晴了嗎?" 

"這次遇到勁敵了,聽說不是一般的美女,而且身材超好的。" 

"年紀小小就做了狐狸精,聽說性格很難搞。" 

"真替白昕晴不值嘛..." 

"對呀,白昕晴其實是不錯的。" 

一下子所有人都站在昕晴這邊,昕晴還是沒理他們,因為這些人,就是不久之前說她勾三搭四的那群人。 

不過說實在的,自己是女的,看見那個女生都有心動的感覺,何況是大色鬼劉山松?他看見了起色心也不足為奇。 

心想,那也好,他有新的目標,我就鬆一口氣吧。 

但不知怎的,心裏就是有那麼一點點不是味兒。 

晚上兩兄弟回到山上,小劉正想問他哥那個女的去了哪兒,就在他哥的床上發現了睡着的她。 

兩兄弟互望了一眼,"哥,你自己看着辦吧。"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他還是不要奢望他哥會改。 

劉山松聳聳肩,滿不在乎的樣子,也沒有去叫醒她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