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扎着馬尾,個子高挑的女子,戴起了新的面罩。 

"喂!我跟你說話呀!" 

小劉呆若木雞。 

"你呀!" 

"甚麼?" 



"你弄痛我了耶!是不是趁機報復?" 

眾人除了驚訝這個粗魯無禮的人竟是個女子,更驚訝的是,她竟是個十八、九歲的貎美的少女。 

一旁偉城他們張着口望着她,口水都垂到地面上了。 

她用手搓揉自己的頸項,"好痛!扭傷了!都是你害的。" 

小劉一時不知該怎樣回應。 



昕晴過來幫她檢查一下,“這樣痛嗎?這樣呢?”

她看穿小女生是在故意為難小劉,想幫他解圍,“我們在附近有個小醫院,不如你到那邊敷點藥膏。還有,你沒有穿保護衣曝露在毒氣中,要在那邊的浴室洗個熱水浴,澈底刷乾淨才行。

我們會為你預備新的衣服,好不好?” 

美少女一聽見可以洗熱水浴就喜出望外,“姐姐你知不知道我多久沒洗澡了?!我要去我要去!” 

少女非常享受熱水浴,只是不太喜歡新衣服的款式。 



“你們沒別的衣服了嗎?”她這身材實在穿甚麼都好看,一件厚毛衣和平凡的牛仔褲一點也不能掩飾她的美好身段。 

“你們的城主在那裏?我要見他。”少女直接說。 

“吓?你來找劉山松?”昕晴望着眼前美若天仙的少女,有點怪怪的感覺,呆了一下,”這樣的,剛才和你吵架的小劉是他弟弟,他可以帶你去見他。剛才有幾個工人受了點小傷,我要幫忙處理一下,失陪了。” 

少女穿上了保護衣,偉城把她帶回剛才撞車的地方找到小劉,跟他講了她的來意。 

小劉回過神來,”你要見我哥?好!你要見他,先到辦公室坐坐,請。” 

他心裏想,看我哥怎麼對付你。 

“等等我,我回我的車上拿我的包包。”  

“不需要了,你的車我們已拖回淨化廠,所有的東西都要潔淨過才可以進城的,你要稍等了。” 



少女面有難色,”不不不,我上要有很重要的東西,我的包包在車裏面,沒有受污染啦,立即幫我取回來。” 

小劉想了想,若是放在車箱內也倒是可以簡單清潔過就行了,女生的包包有很多寶貝,沒有了總是不方便,就叫偉城通知屏姨,派一兩個女工連忙把車上的包包清潔了送到辦公室去。 

"不行!我不要別人碰我的包!" 

“小姐,這裏不是你家!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的。" 

"不管!你要清潔的就現在做,我要看着,我怎知道你們有沒有拿我的東西?" 

為了堵住她的嘴,小劉就讓她"監工",反正辦公室就在樓上。 

少女口中的那個包包可真不是一般的包包,是尺碼最大那種登山背包。 



這個女生能背這麼重的背包,不簡單。 

清潔好後,背包通過了毒素檢則,小劉拿了一個大的保護袋把背包包住,以免它再被滲進來的毒氣污染。 

"要我幫你拿嗎?" 

"不用。"少女二話不說背起了沈甸甸的包,鼓起臉腮呼了一口氣,似乎有點吃力,"我的車你們小心點處理,它是特製的,很少有。" 

他們當然知道她的車是特製的,因為若是一般金屬外殼的車,這樣由外面撞到負着極重電壓的淨化器牆,若不爆炸,也一定會被電擊至燒焦。 

如果圍牆是這般不堪一擊的,他們早被別人攻陷了。 

現在這車除車頭有點凹陷外,一點事都沒有,司機更是非常生猛,這輛車一定來頭不小。 

小劉紳士的再問一次,要不要幫她拿背包。 



“不用了,請帶路。”

她跟着小劉走,走路的時候頭微微向上仰,似乎是她的習慣。 

"這個鼻孔朝天的小女生是甚麼來頭?”一個女工問道。 

“不知道,不過長得很漂亮呢...”另一個說。 

小劉帶她到淨化廠的辦公室裏。 

“請坐。” 

“叫你們的城主劉甚麼的快來吧,我有很重要的事找他。”說着蹺起雙腿,四處張望,一臉不耐煩。 



小劉正想說話,突然一個男人捧着一盤子的茶水走進來。 

“小姐,先喝杯茶。” 這個人正是劉山松,他用手勢暗示小劉不要作聲。 

“嗯,這茶很香,不錯。”少女很欣賞那杯茶,回頭望一望劉山松,露出一個驚嚇的表情。 

“你… 是…” 他們以為她是被他的容貌嚇到,但後來才知道是另一回事。 

“小姐怎稱呼?” 

“我叫潘智敏。”少女坐正了身子。 

“就是你撞毀了我們的圍牆?” 

“是的,是我不對,真對不起。” 

“甚麼?你剛才明明…”小劉只覺難以置信,這個刁蠻女剛才還滿口粗言穢語,自私自利又不肯認錯,現在見到劉山松,還不知道他是誰,態度竟然三六百八十度轉變了?

怎麼搞的。嚇傻了嗎? 

小劉嗅嗅盤上另一杯茶,又嚐了一口,思疑是茶裏下了些甚麼藥。 

“你來這裏的目的是甚麼?” 

“我…”少女露出一個燦爛笑容,手放在胸前,“是來拯救你們的!” 

小劉剛喝下去的茶差點要噴出來,好大的口氣! 

劉山松卻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就看你玩甚麼花樣。 

“怎麼拯救法?” 

“這個... 我還要找一個人,找到他,才可以講。你們城主呢?我有話問他。” 

劉山松一向不愛甚麼城主、領導之類的名銜,各人只是按跟他關係去叫他,例如搜索隊員會叫他隊長、亨叔叫他松仔,有些人會他老闆、松哥,其他人多數直呼其全名。 

“在見他之前,我...想知道你是誰?”少女問劉山松。 

“我是這裏搜索隊的隊長。” 

"搜索隊?甚麼來的?" 

劉山松呆了一下,"就是保護區裏的資源不足,除了盡量自給自足外,也會到附近的廢棄城巿裏搜尋有用的物資,以供應區內需要。搜索隊就是做這部份的工作。" 

"哦!簡單來說就是小偷!不問自取,視為賊也。" 

"是呀,我就是賊頭。"劉山松覺得這個女孩頗有趣,姑且包容一下她這個不饒人的嘴巴,"你連搜索隊都不知道,你來自哪個保護區呀?" 

少女大眼碌碌,拋出一個地名,"藍海城呀。" 

"是呀?小劉,去藍海城的路你會吧,你明天開車把她送回去吧。" 

"不不不!"少女突然很緊張,"我... 我真的是來拯救你們的。你... 你們要是知道我能做些甚麼,一定捨不得我離開!" 

"你是走投無路才來的吧?你最好給我老實點,你過不了我這關就別想見城主。"劉山松拿了一杯茶,坐在辦工桌後椅子上,慢慢品嚐。 

美少女的眼神有點閃爍,"你這個賊頭!" 

"我要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就是這樣簡單。" 

"我...好,我告訴你,不要給嚇着了!"少女有點膽怯,因為之前的幾個城裏的人都不信她,若是他們也不信她,她真不知可以去哪裏了。 

山松放下茶杯,一副洗耳供聽的模樣。 

"我潘智敏,是李氏集團主席李藍天的養女,也是集團的首席天才科學家。我是從大都會來的。大都會,聽過了沒有?就是這地球上最重要的人聚居的地方,也是生產能量球和淨化器的地方!厲害吧?" 

智敏見他們一臉愕然,想必是被她的身份震懾,意氣風發的繼續說下去。 

"我來這裏有三個目的。第一、是要幫我的養父尋找失散的小兒子李暮星,"

小劉立即察看門外有沒有人,連忙關了辦公室的門,劉山松額上冒出豆大的汗點。 

"第二、是要把能量球的秘密說出去,"

兩兄弟立時豎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 

"第三... 第三... 就是給你說中了,我... 真的是走投無路,我想找個可讓我安身立命的地方,我得罪了大都會的人,回不去啦。" 

劉山松日夜做着的惡夢要成真了,平日(有點火爆但還是會)冷靜沈穩的他此刻竟有點反應不過來。 

看看辦公桌後呆若木雞的哥哥,小劉的語氣突然完全變了過來,站得筆直,恭恭敬敬對智敏說,"綠山城歡迎你,馬上去城主的住處吧。"

小劉打開了門,見門外沒有人,連忙幫她提着包包,示意她走快點。 

要趁其他人完成檢查回來之前趕快帶她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