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仗,我不會,我只懂機器,我只想看見我想造出的機器可以救人、幫人,而不是去殺人。”

男人冷笑了一聲,繼續說道,“這樣的話,我們倒有個計劃很適合你,我們已在其他保護區招攬到不少頂尖的人才,準備在較高的山區建設大型保護區,把人口遷到那裏,使他們較少受到戰火影響,我們也可更放心向政府軍發動攻勢。這個計劃很需要你們來幫忙,我正是想趁這個機會邀請你和弟弟一起加入,請你們認真考慮。” 

大型保護區這個名字對劉山松真的有少許吸引力,但在他心中他還有更重要的計劃要先完成,”謝謝你的邀請,可是,現在綠山正在進行一種突破性的研究,不知少校有沒有興趣聽聽?”

“願聞其詳。”這個少校用詞很文皺皺。

“少校有否聽過氣體能量球?”



“氣體能量球?能量球裏的,是氣體?"

劉山松把潘智敏教他的相關原理告訴了他,連他自己不懂的部份也裝懂的亂說了一遍,心裏滴汗,到底他明不明白?

說完了他自己也感到混亂,都怪自己小時候沒認真上化學課。

但趙少校似乎非常感興趣,而且表現得完全明白,還把劉山松講得不明不白的地方,重新再解釋一次,連小劉也表示聽懂了。

他似乎是化學能源的專家。



“他解釋得比智敏還要好!很易懂…”小劉不小心說溜了嘴。

“這智敏是誰?”

劉山松和小劉交換個眼色,若要結盟,要把大部份真相都講出來才行,”她叫潘智敏,是從大都會逃走出來、背叛李氏集團的頂尖科學家,氣體能量球是她父母和她的心血結晶。她幾個月前逃到綠山,把原理和生產方法教授給我們,現在綠山用的,正是我們自己生產的新能量球。”

 “這與我們收到的情報吻合,你們之前遇到一百多人的政府軍隊,就是奉命來尋找一個從大都會逃出來的人。但那不是正規的軍隊,似乎李氏集團極想留活口,而且不想太高調。那個能量球,效能如何?真的值得那個科學家冒這麼大的險嗎?”

 “它只需一個就能提供全城的電力,而且幾乎是永遠不會耗盡。我們現在已有三十多個,可供給三十多個城使用,只是我們不敢去推廣,只怕還未說服到別的城,我們就先被政府軍滅口。我們希望政府軍能為我們提供保護!而我們會為你們提供這種用之不竭的能源。我們可一起創造新的世界,一個不再被李氏集團操控的世界!”



“這實在是一個令人振奮的消息…可是,這隊政府軍帶備了一個很可怕的武器。不知你們有沒有聽過南港城的事?”

 “有…聽說是所有淨化器突然停頓,然後有人進城搶掠...我們也收留了一些難民,他們說了許多可怕的故事,我們也不知哪些是真哪些是假。”那些人是劉山松臨出隊前一天收留的,他們由南港城步行來到綠山,期間途經不同的城補給,起碼走了兩個星期的時間。

 “那就是這隊政府軍做的。”

 “是政府軍?!我們還以為是大群的賊匪!”小劉說,”為甚麼他們要這樣做?”

 “最初我們也不明白,但知道了他們在找的人,會生產新的能量球,我就想通了。他們知道潘智敏去過南港城,以為她在那裏已開始了生產新能量球,所以就使用了電磁脈衝炸彈使所有淨化器和能量球中的晶片失效,想摧毀所有證據,並且捉住潘智敏。可惜,他們後來才知道搞錯了,只好扮作賊人搶刧,混淆視聽。”

 “但整個城上千人就家破人亡了!太可怕!”小劉已在腦海裏想像綠山被毀的景象,不禁打了個冷顫。

 “他們說當時成功逃離的有幾百人…但來到綠山時,只餘下三十多人了…”劉山松回想起見到他們時的情形,三十多人,個個面如死灰,許多人已嚴重中毒,或身體負傷…

 “那是一種小型的電磁脈衝炸彈。我們在現場觀察過,發現它的影響力在方圓十公里內,凡在這範圍內沒有被屏蔽或過瀘保護的電子零件,都會被永久破壞。”



 “他們已使用了一個,還有其他的嗎?”

 “這種手法太趕盡殺絶,不會多用,但沒法肯定他們有多少。”

 “趙少校,麻煩你幫我們帶個信息給綠山的人,一方面讓他們知道我們平安,一方面…叫他們提防…”雖然劉山松一時也想不到他們可做甚麼來防範政府軍,”或者,可否現在就派軍保護綠山?” 

“這個…我們這個小隊只有幾十人,在之前幾次的營救行動中我們也有不少死傷,而且還有情報工作要做…我們…” 

“我們明白了。”劉氏兄弟心裏一沉。

 “可否讓我先回綠山報個平安?”小劉提議。 

“近來政府軍在綠山附近巡視頻繁,無論是帶訊息到綠山還是把你送回去…恐怕也有點危險。送個訊息,我們盡可能去試,但,你們兩人必須要留下。我會跟上級匯報有關新能量球的事,那會為事態帶來全新的發展,但我目前不能承諾你些甚麼。”男人回答得很謹慎,雖然他心裏幾乎肯定反抗軍會派兵來保謢綠山。 



“謝謝。”

 說完趙少校就離開了房間。 

********

旁晚時份,智敏靜靜地坐着,空空如也的貨倉中只餘下一張椅子和她的背包。

她和昕晴搬走了所有其他的物品和儀器,以除去智敏存在過的痕跡,她準備若政府軍來找她,她就拿起背包逃進貨倉內的密室。 

現在她晚上暫時住在小劉的房間,但在日間她總愛這樣靜靜地坐在貨倉中,拿着筆記本寫寫畫畫,她說,她在構思她的下一項研究。 

智敏雖然也很擔心劉氏兄弟,特別是她愛慕的暮星哥哥,但她不是那種感情用事的人,否則她不可能在那種環境中,完成父母對氣態能量球的研究,更不可能堅持到現在。 

她每日把自己照顧得好好的,要時刻保持最佳狀態,才能好好迎戰敵人。 



另一個女人,蒼白的臉上掛着兩個黑眼圏,整天在嘆氣。
 
早上和下午,她在群體中工作和生活時,忙碌使她麻醉了自己,專注目前的事不去想太多。

但每到了晚上一個人休息的時候,她的理智就一下子崩潰了,不吃不喝又不睡覺,都在自言自語。
 
這刻她拿了一個櫈子,放在劉山松的寶貝車子旁邊,呆呆望着她哭。

嘆了一口氣,”好吧…”,又吸了一口氣,”寶貝…”

白昕晴你真是沒有用,哭還算了,還學那個瘋子把車當人。

“你有沒有也想他了?”然後抱着她嗚嗚哭了起來。



 “寶貝…你也覺得他很快會回來嗎?對,他即使捨得丟下我,也不會捨得丟下你的。”

“甚麼?你會去把他載回來?你怎麼去?車匙還在他身上呢…”

 幾天沒睡的昕晴就這樣靠在車上不知不覺睡了幾小時,智敏來幫她蓋上一張薄被,搖搖頭看着她,又回去小劉的房間睡。 

在深夜,一個車隊正駛往綠山的方向。 

********

“劉海浚!劉海浚!”
 
夜裏睡意正濃的小劉和劉山松被敲門聲喚醒。

是游擊隊的成員在敲門,要告知他們,政府軍的車隊已在開往綠山的途中,基地裏的游擊隊成員會出發前往附近的建築群內,為即將到來的援兵做作戰準備。

他們當然要小劉一同前往。

“我哥呢?”

“他的傷,恐怕…”

“不,他要一起去,這樣重要的事,你現在不帶他去,他一會就會自己偷輛車開過去的。”

“這樣…我要請示上級…”

“不用啦...”

他們還在交談中,劉山松已經穿好衣服鞋襪保護衣站在房門,小劉想要扶他,卻被他甩開了手。

“不用,我昨天已可自己行走。”

是的,傷口縫合後已經兩個多星期,他表面上是康復得不錯,常嚷着要回去,只是趙少校認為他和小劉現在身份重要,不能讓他們冒險。

萬一潘智敏有甚麼三長兩短,他們還有兩個知道新能量球生產技術的人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