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少校和他的隊伍終於到了綠山城外,一下車就見到了四個巡邏隊員的屍體。 

小劉跪下來察看屍體,情緒激動,"哥!他們...他們殺了我們的兄弟!" 

突然一聲巨響。 

"是槍聲。"張少校說。 

不遠處傳來廣播的聲音。 



"潘智敏!我們已找到你的車子,你一定就在這個城裏,你若不出來,我們就殺人!每半小時一個!" 

"張少校!我們快去救他們!"小劉聽見廣播,再也按捺不住。 

"他們還沒有找到潘智敏,你們有辦法聯絡她嗎?"張少校卻一如平常般冷靜。 

小劉想起他給了智敏一個無線電通話器,以便在她毒發時可第一時間通知他。

只是智敏覺得笨重,一直沒有使用。



現在距離山上有點遠,而且智敏若在密室裏,訊號可能會受到阻礙,但也可試試。 

小劉開了保護衣內的通話器,調較到合適的頻率。 

智敏之前收拾的時候,也把通話器收進密室裏,她把它握在手裏,雖然知道在密室中不太可能收到訊號,但她實在很想跟外界聯絡。 

"暮星哥哥你們在哪裏?" 她心血來潮打開了開關,聽到了沙沙的聲音... 

"智...沙沙沙沙沙...我們...沙沙沙沙...你...沙沙沙...聽到...沙沙沙沙沙沙..." 



怎麼好像聽到劉海浚的聲音? 

智敏走到密室中的不同角落,試着找出更好的接收點,卻是徒然。 

"他們一定是在附近,要不然我不會接收到...怎麼辦?!不可讓他們進城!我已被困這裏,若他們也被抓,新能量球的生產方法,就永遠沒人知道,我的心血就白費了!" 

"潘智敏!"此時廣播又再響起,"半小時已過了一半!我已選好要替你死的人了。"擴音器傳來一個女人的哭聲和驚恐的叫聲。 

智敏想,下山要十五分鐘... 現在就要決定... 反正自己中毒已深,命不久矣,若交出自己的性命,能讓他放過這個女人,也是值得。 

暮星哥哥,劉海浚,一切就交給你們了。 

"智敏!你聽到我們說話嗎?你收到嗎?"小劉不斷呼叫她,劉山松也把無線電調教到那個頻率,在旁聽着,搖搖頭望着張士雲。 

"劉海浚!" 



"咦?!"兩兄弟突然聽到智敏的聲音,都覺得很驚訝。 

"智敏!你怎麼了?你在密室裏嗎?" 

"我出來了。"     

"甚麼?!你為甚麼要出來?!很危險!你快躲起來。" 

"笨蛋!我不出來無線電怎可能接收得到!" 

"對不起,我們...一直在游擊隊的基地,他們不讓我們走...還有我哥他...受了傷..." 

"暮星哥哥?!他沒事吧?" 



"我沒事...。"劉山松緊張的看一看張士雲,幸好其他人聽不見智敏這樣喊他。 

"李暮星你也在!" 

"是的,你...現在只有你一個人嗎?" 

"是的...我在貨倉裏,他們搜過這裏,但沒找到密室...離開了..." 

"白昕晴呢?” 

"......她在山下面,應該跟其他人在一起...被脅持了。" 

"你還是回密室吧,不要冒險,游擊隊的援兵快到了,他們到了,綠山就有救了。"

"援兵?他們甚麼時候到?" 



"這個..."劉山松又看了一看張士雲,"我們還未能確定..." 

"我不想再有人為我犧牲,我逃出來的目的已達到了,餘下的,就交給暮星哥哥你們了。" 

"智敏!你要做甚麼?"小劉問她。 

"我要下去,把自己交給他們,停止他們的殺戮。" 

"不可以智敏!我們會盡力救他們的!你太重要了,不可以犧牲!" 

"你們知道我,不要勸我了。你們,兩個,一定要好好活着,把生產新能量球的技術傳開去。還有..." 智敏咬了咬嘴唇,有點不情願,又怕沒機會講。 "暮星哥哥,若果白昕晴最後能活下去的話,我會衷心祝福你們的,不過...不要忘了我。" 

"你別傻..." 



"別再勸我了,我下去後會把通話器開着,那你們就可以知道這邊的情況。" 說着她關掉了通話器,把它放進外套的內袋裏。 

"劉山松,潘智敏怎麼樣?"張士雲問他們。 

“她...暫時關掉了無線電,到了山下,她會再開,我們就可以聽到裏面的情況。"劉山松回答。 

"到山下?她為甚麼要到山下?你不是說她躲起來了嗎?" 

"她說她想救那些被脅持的人..." 

"那樣她會重新落在政府軍手裏!萬一她把新能量球的秘密..." 

"不會的!智敏是寧願死也不會把秘密告訴政府軍的!你不要懷疑她!"小劉十分激動,劉山松當然明白原因。 

"張士雲,"自從知道他是誰後,山松就自動省去了少校的稱謂,"援兵到底甚麼時候到?" 

"他們已經確認了情報,總部會派大軍過來,他們太遠了,我另外請了援兵,是最近的一隊游擊隊,正從水路趕來,來到這裏,最快要明天中午。" 

"明天中午!?明天中午他們已把智敏的屍體運走回到大都會了!" 

"小劉,你別激動,我們在這裏一定可以做點甚麼。"山松試着安慰他。 

"我的隊員已在附近設好屏障,我們先到屏障後談。" 

"裏面的人快要死了,還只顧為自己設屏障!" 

"屏障是為了與政府軍對峙而設的!我們不保護好自己,誰來救他們?” 

"小劉,走吧。" 

"哥!她明明可以躲起來,為甚麼要去送死?她明明冒着生命危險逃出來了,為甚麼又甘心被抓?"小劉越想越氣憤。 

"這就是她,她逃出來是為了成就大義,她甘心被抓,也是為了成就大義。你若是愛她,就成全她吧。"劉山松這樣回答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這位長官怎麼稱呼?" 潘智敏突然從車廠後出現,走進了空地,大家都十分驚訝。 

幾個士兵上前想捉住她,她卻大聲喊,"別碰我!我只會跟長官說話!!" 

那個軍官見到是潘智敏,喜出望外,"潘小姐!哎呀!終於找到你啦!快放行!李總裁的養女,你們也不認識嗎?!” 

那幾個士兵馬上退下,智敏一貫鼻子向上的走來,面對面望着那個軍官。 

“還未知道怎樣稱呼這位長官。" 

"小姓簡。" 

"呀,是簡長官。"智敏輕輕一笑,"找我這麼一個小女子,用得着這樣勞師動眾嗎?"

簡長官定睛看着她,笑得帶點偎瑣",沒想到潘小姐真人比照片中還要漂亮。 

"那個人,可以放了吧?"她指着跪在他身後,滿臉淚水,不斷抖震的一個女人。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快放了她!" 

智敏坐在本來是簡長官坐着的椅子上,繞起一雙長腿,"好了,現在找到我了,趕快起程走吧,反正我也想李爺爺了。" 

簡長官臉上的笑容比剛才的更醜陋,"潘小姐,你有所不知了,我們來這裏除了找你,還有一個任務。" 

"甚麼任務,比我還重要嗎?" 

"哈...當然不比潘小姐重要,但也差不多了。"士兵搬來另一張椅子,讓他坐在智敏旁邊,"潘小姐是頂尖的科學家,不知道會不會在這裏,留下了一些發明、研究之類的,忘了帶回去?你要知道,李氏集團是很重視知識產權的。" 

"我當然知道,我是李氏的科學家,我所有的研究和發明,都歸李氏名下。我今次只是出來散散心,當然沒有做過甚研究和發明。快帶我回去吧,你再要我等,我要改變主意了哦。"智敏漫不經心的說。 

"潘小姐說沒有,我當然相信,可是...如果潘小姐記得自己把研究和發明放在哪兒,我可以派人去拿,若潘小姐堅持沒有的話...我們也自有處理的辦法。" 

"甚麼辦法?" 

"沒甚麼...我們就,帶了一個電磁脈衝炸彈,一爆炸,就可以破壞方圓十公里的電子零件,也就無後顧之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