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長官想,從剛才在通話器中聽到他聲音,到他出現,只有短短五分鐘,他躲藏的地方,一定很接近,幾乎只在城門外。 

"喂!你哥呢?"簡長官問。 

昕晴這才想起...小劉既然安好,那劉山松是不是也... 

小劉沒有說話,只是扶起了智敏,讓她的肩頭躺在自己的大腿上,這樣她會較容易呼吸。 

簡長官已失去耐性,直接帶了一半的人馬到了城門,門一開,就見不遠處游擊隊所設的大型屏障。 



本想闖進城內的游擊隊隊員已被召了回去,他們就躲在防彈屏障之後,這屏障外塗了特殊物料,使他們能看見外面的情況,外面的人卻看不見他們。 

簡長官心裏想,這班人若人數比我們多很多,一定會耀武揚威,全擺出來。

若人數比我們少很多,也不會夠膽如此接近地與我們對峙,可見人數不會相差很遠,可能和我們差不多。 

"把所有人押過來。"簡長官說,不知他心裏又懷着甚麼詭計。 

一下子全部人到了淨化廠,士兵們撤去了門前防止毒氣滲廠內的膠簾,迫着幾百個平民擠在門前,用槍威嚇着他們,幸好大雨之中空氣質素還算可以,只是雨有一陣刺鼻的味道,似乎讓這雨淋到也不會好受。 



小劉最初反抗着不願離開智敏,但被擊暈了帶到人群的最前方,他是最好的人質,怎可沒有他的份。 

昕晴被留下在空地照料着智敏,當然還有四個持槍的士兵在看守他們,簡長官講明叫他們不要和潘智敏說話,那個女人年紀輕輕,卻狡滑得很。 

才兩個女人,用得着四個男人持槍來看守嗎?怎樣才可擺脫他們? 

智敏一直沒有說話,腦海裏卻不停在想辦法。 

有了! “昕晴…” 



“甚麼?”昕晴聽見她微聲的叫喚,就把耳湊近了她的嘴邊,要聽她說話。

“你去…密室,幫我拿…我的背包…”

“吓…那個那麼大我拿不動…”

“你要去!把沒用的…東西…拿出來,把它裝滿…新的能量球…”

“甚麼?他們要把你帶走,怎麼新的能量球也要…”

“照我說的做吧!你…”

“好好好…你別激動…我去做就是了!”

自從智敏來了之後,他們三人做的事,她沒有一件是完全明白的,算了吧…聰明人做決定,笨人跟着做就好了,這昕晴的人生格言之一。



“你去跟左面那個士兵講,就說……”

昕晴明白了,她慢慢站了起來,走近一位士兵,這個人好像是四人中的領導。

“士兵大哥。”

士兵們有點緊張,拿緊了槍枝,昕晴也有點害怕,但是…

“誰讓你起來了?!”

“潘小姐…有話要我…跟你們講…”昕晴又走近了一點。

“就站在那裏講,不要再走動!”



“好吧,是這樣的,”昕晴就站在原地,想了想,慢慢的說,”潘小姐想我去拿她的行裝,是一個大背包,就放在那山上。"

 "不可以!長官說誰都不可以離開!"

 "可是,一會兒潘小姐就要跟你們走了,這一路上,怎麼可以不帶自己的行裝?"

"軍隊裏甚麼都有,甚麼都不用帶!"

"女孩子要用的你懂甚麼?"昕晴不知哪來的膽子,開始在智敏給她的台詞上自己加點調味,"還有,你看她剛才不是毒發嗎?那個解藥也在背包裏,不可不帶的,要是她在途上死了,你們擔當得起嗎?"

"這..."士兵有點猶豫。 

"士兵大哥,潘小姐是我的好朋友,她要走,我也不知能不能活到明天,可能不會再見了,求你讓我幫她做最後一件事吧。"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緊緊的盯着士兵。 

士兵覺得她說的也有道理,簡長官往往說走就走,撤退時一定不會這麼細心想到要帶上解藥,何況這個女人個子又小又溫馴,不像會反抗的樣子,"這...好吧...你可別玩甚麼花樣!阿明!你跟她上去,看緊一點!" 



"謝謝士兵大哥!”昕晴走在前頭,一個比較年輕的士兵跟在她後面,智敏輕輕用手掩住嘴巴,忍住了不笑出來。 

這個白昕晴,演戲還有點天份。 

昕晴帶着士兵,進了小倉庫,開了密室。

"這裏原來別有洞天!"士兵驚嘆着,密室的入口的確是天衣無縫,造得非常隱蔽,難怪他們剛才沒有找到。 

昕晴一進入密室,就打開智敏的背包,拿出裏面的衣服等雜物,只留下了針藥和其他必需的東西,至於騰出來的空間... 

這時士兵發現了密室內的幾個箱子,打開來,看見了一些像是能量球的東西,卻又和他見過的有點不同。 

"這些是甚麼?"



昕晴回過頭來,望着士兵,按着智敏教她的說,"這些就是潘小姐的新發明,就是簡長官剛才說要找的東西,士兵大哥,想立功嗎?" 

山下城外,張士雲一見到劉海浚被打暈了躺在城門就眼寃,在他指揮之下,隊裏從來沒有出過這樣的錯失。 

劉山松的槍一放下,就被眾人捉住綁了起來,以防他一會失心瘋又跑出去救誰,他們不能再失去他了。 

而現在要送他走,也不是時機。 

兩幫人,已正式開始了對峙的局面。 

簡長官站在第一排人牆後面,拿起通話器,"喂?是劉山松嗎?" 

敵方知道得越少,對他們越有利,張士雲打算隱藏自己的身份,就把話筒遞給劉山松,在他耳邊說了一句,"盡量拖延。" 

劉山松接過話筒,說了一聲,"我是。" 

"就是你!我說你們和游擊隊勾結的事,只是隨口說說的而已,怎麼給我說中了!?" 

劉山松心想,要不是被政府軍的人捉去修簡長官的車子,也不能"勾結"到游擊隊,說起來要謝謝他。 

"你已找到潘智敏了,為甚麼不趕快回去領功?放過這些人吧。" 

"哈哈哈!說起來還得謝謝你的好弟弟,要不是他有那個解藥,我們連基本的任務也不能達成!" 

"他好像,不太好..."劉山松在望遠鏡中看見躺着的小劉,一動不動,好像失去了知覺。 

"他沒事的,昏過去倒好,你看我們,那麼多又大又難的問題要處理,頭昏腦脹呀!我寧願昏死過去的是我!" 

"有甚麼又大又難的問題,我可以幫忙嗎?" 

"可以可以!劉先生你願意合作就最好。" 

"你要甚麼?"

 "我要的,你也清楚,就是潘智敏在這裏留下所有的研究和發明,我們要麼帶走,要麼一絲不留的,毀滅掉。" 

"這個小女生除了刁蠻任性和長得漂亮一點,我對她沒有其他印象,她還會研究和發明呀?沒想到!" 

"劉山松!我沒空跟你開玩笑!"說着拿槍朝躺着的劉海浚發了一槍,"我要的東西你最好馬上交出來!" 

張士雲的望遠鏡是最好的,很清楚看到躺在地上的小劉,"沒擊中!"他輕聲說。 

劉山松耳朵和頸都紅了,他最討厭被人威脅,"你試試再傷他們一根頭髮,你甚麼也不會得到!我看穿你了,你跟本就不打算留一個活口,別以為可以拿他們的性命來威脅我!"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