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這樣,第一次冷戰就結束了。 

自那天起昕晴總是借故出現在劉山松身邊。 

每半小時就來察看他,噓寒問暖斟茶遞水的。 

把晾好的衣服堆在他身邊來摺,閒時看書也是要坐在他房裏看。 

要看的書就這樣在他房裏堆了一座小山。 



劉山松愛整齊,就挪開了自己架子上的雜物,讓出一欄來給她放書。 

有關鏈子的事沒有人再提起,兩個人就相安無事的相處着。 

劉山松見過她生氣的可怕模樣,再也不敢挑戰她的底線。

偶爾發點少爺脾氣也是有的,但往往見好就收,反正對着昕晴這樣柔順的人,甚麼火氣也瞬間熄滅了。 

對於昕晴,這種平凡的日子,一向是她最嚮往的,她只希望這種小幸福能持續到永遠,雖然她知道,隨着劉山松漸漸康復,這種日子很快就要結束。 



他身體漸漸好起來,就常常到車房弄這弄那,又去倉庫跟智敏討論她的新研究,昕晴也管不住他。 

三個多月過去了,那群科學家早就學成離去,回到反抗軍的基地匯報。 

此刻四個人閒着沒事做,待在倉庫裏聊着。 

“不知他們匯報得怎麼樣?怎麼沒有了他們的消息?”智敏每天這樣問着。 

“還是不要太樂觀吧。”劉山松給她一盆冷水。 



“怎麼說?” 

“你以為,他們真的會派你的學生,去其他保護區設立新能量球的生產基地嗎?” 

“計劃不是一直都是這樣嗎?” 

“那是我們的計劃,不是反抗軍的計劃,起碼他們當中一定會有人反對。” 

“新能源的普及,是天下間最好的事!為甚麼要反對?”小劉也加入了討論。 

“他們要跟政府軍打,需要的不止是能源。如果他們能運用新能源控制住那些投靠他們的保護區,才能獲得更多他們需要的東西,與敵人抗衡。” 

“例如呢?” 

“人力、糧食、礦物、運輸工具、武器、各種各樣...” 



“那他們跟政府軍和李氏有甚麼分別?” 

“沒有多大分別呀。” 

“那我們為甚麼要幫他們!?” 

“這是第一步棋子。現在不是已經有十多個科學家知道了原理和生產方法嗎?綠山也得到了保護。我們無後顧之憂了。接下來,要新能源普及,見步行步吧。” 

“你的意思是,新能源的普及,還是要靠我們幾個人嗎?” 

“希望反抗軍會有點良心吧。但我們也要有這個準備。” 

“現在都被軟禁了,我們可以做甚麼?”小劉從前就不愛待在山上,現在這般被困,若非有智敏陪着,他早就發瘋了。 



“要走一定有辦法。” 

“我想到一個人可以幫到我們。”小劉煞有介事的瞪着他哥。 

“誰?” 

“趙少校!” 

劉山松沒想到小劉會在昕晴面前提這個人,眼神有點慌亂。 

“怎…怎麼提起他了?”他有點心虛。 

“我們幫他立了大功,他現在的軍階說不定比那個羅上校要高!試着聯絡他吧!說不定他會帶我們走,反正反抗軍已得到他們需要的資訊,沒必要留着我們在這裏。”

“我…還是覺得,用智敏的新研究作籌碼會比較好,新能源結合強化版的淨化器,反抗軍會聽我們的。”劉山松說。 



“哥,那只是個概念,十劃還沒有一撇呢,要等到甚麼時候?還是先聯絡趙少校吧。智敏的研究應該留到最後才用。” 

“那個趙少校也未必可靠,何況我們怎能越過羅上校聯絡到他?!這事再從長計議吧!”劉山松眼神凌厲的盯住小劉,小劉沒趣的別過了臉。 

過不了幾天,趙少校竟主動聯絡了劉山松。 

他派專人來送信給他,羅上校不知怎的也跟上山來了。 

“哈哈哈!兩位劉先生、潘小姐、白小姐。別來無恙!” 幾個月沒見了,不知怎的羅上校變親切了,笑容滿面的跟房中四個人都握手打招呼。 

他收起了輕浮的笑容,有點嚴肅的跟劉山校說,“這是趙少將特派的專員,他有信件要給你。” 

劉山校接過專員雙手遞上的一封信,信封上印着機密二字。 



小劉他們好奇也想湊過來看,卻被專員阻止了,“對不起,這是機密文件,收信人只有劉先生一人。” 

小劉他們沒趣的在旁等待,劉山松不用一分鐘就把信讀完,專員把信收回並立即燒毀。 

“羅上校,趙少將在信中提及,他已另外給你密函,要求你還我們自由,好執行他給我們的任務,你都收到他的命令了吧?” 

“哈哈…怎麼還你們自由呢?你們在山上…不是一直自由自在嗎?劉先生在養傷,一定得清清靜靜,現在你的傷好得七七八八了,人們上山下山的,我們也不用管太多了!山下的士兵…都撤了吧!”

 待羅上校和專員都走了,三人就很好奇的問劉山松,趙少將給的是甚麼任務。 

劉山松卻一臉嚴肅,一句話也沒有透露。 

“哼!有甚麼了不起!”小劉不屑的說。 

“我們也不可以知道?不是說給我們的任務嗎?”智敏問道。 

“時候到了你們自然會知道。” 

其實這和小劉和智敏並沒有關係,所謂的任務,是給他和昕晴的。 

反而是昕晴好像對任務沒甚麼興趣,倒是急着要下山去看看。 

“松呀,你身體也好多了,要不要我陪你下山去看看?” 

“對啊!現在可以下山了!去走走吧!”小劉恍然大悟的說。 

“好呀!”智敏和應着。 

“我不去了,我想自己待一會。” 

“哥,你別掃興!你不下去昕晴怎麼放心?” 

“昕晴你去吧,我好多了,不用時刻陪着我。” 

“那…好吧。” 於是小劉拖着智敏的手,智敏拖着昕晴的手,三個人歡天喜地的下山去了。 

自由了!每呼吸一口空氣都是甜的。 

劉山松卻一個人坐在書桌前,眉頭深鎖。 

“張士雲,真是謝謝你的關照。” 

過了幾天,小劉趁昕晴忙着煮飯和智敏忙着做實驗的時候來找劉山松,問他那是甚麼任務。 

他原原本本的告訴他了。 

小劉就知道他是因為不想昕晴知道,才故意把任務保密。

他們兄弟倆有甚麼秘密呢?就是沒有! 

“那你打算怎麼辦?” 

“拖一時得一時呀。” 

“這是甚麼對策呀?對這種事你怎麼都只會拖?” 

“那你說我可怎麼辦?” 

“對她坦白一切呀。就告訴她,張士雲還活着,他的小三,也就是她的前好友,鄭雨絲要來養傷了,還刻意托她來照顧,就這樣。” 

“唉…我想像不到她的反應…你別看她平時乖乖的,她受了刺激會變很可怕,一直哭個不停,甚麼話也聽不進去,罵人也是嗚嗚咽咽的罵,我…看見心就煩了,又甚麼都做不了,好難受。” 

“反抗軍的據點來說,現在的綠山的確是其中一個最安全、醫療設備又最齊全的地方。但…這個趙少將是故意整你嗎?那個小三受傷了怎麼非要來這裏不可?” 

“他是以為我跟昕晴…”他欲言又止,“總之他是以為昕晴已經完全放下他了。他們三人本來是最好的朋友,那個姓趙的,可能是想她們兩個趁這個機會能和好吧。那個鄭雨絲好像傷得不輕,他說得好像再不見一面就沒機會似的。” 

“你別管他心裏想甚麼,那個女人現在已在來綠山的路上了,我們也沒辦法阻止她來,你還是想想怎樣跟昕晴講吧。” 劉山松罕有的低着頭,抓住自己頭髮,一臉不知所措,只管嘆氣。 

“你怕甚麼?你跟昕晴不是好好的嗎?你還怕她知道他還活着不要你了?” 

小劉一下講中了劉山松的心事,他一聲慘叫,伸出手臂來纏住小劉,臉埋在弟弟的胸前磨蹭,“小劉你說怎麼辦?!!!!!!我不依…我不依…” 

“哥呀,你還是老實點吧。就告訴她,你這幾個月來,一直都知道張士雲還活着,只是沒有告訴她。她遲早也會知道的…要不要…我來代你告訴她?” 

“不要!劉海浚你甚麼也不要講!” 

昕晴從廚房端出菜來,看見兩兄弟扭作一團,“你們兄弟…感情真好呀。” 

他們兩個抱在一起雖然有點怪怪的,但起碼她知道劉山松的傷口現在已經不那麼痛了,也安心了很多。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s://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