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昕晴氣得出煙了,背着着劉山松,不願理他。 

“你先出去吧,我現在不想跟你講…”她整個人都在顫抖。 

這裏好歹是我的地方,你叫我出去?甚麼態度?! “我前晚跟你說了,只是你沒有聽進去!!!” 

“前晚?!你還好意思說前晚?!你瞞了我四個月!” 昕晴想起這四個月來的恩愛,好像都是笑話。 

她還親手埋了他和士雲的回憶,說要和這個人有個新的開始。 



說不定在那刻他的心裏是在笑她! 

之後還頻頻與他那般親熱,到了鄭雨絲來了,瞞不住了,才急急找個機會說了幾句…就當自己是交代了。 

可惡!不可以原諒! 

“我…”劉山松啞口無言了。 

“劉山松你還是先出去吧,你現在說甚麼她也不願聽。” 雨絲說。



“晴,我在外面等你。”他伸手捉了她的手肘一下,卻被她甩開了。 

見劉山松沮喪的走了出去,雨絲知道,她可以開始了,但她沒有說話,在等昕晴開口。 

“所以說…這孩子是,士雲的?”只剩下兩個女人了,昕晴冷靜了一點。 

“士雲和我,在那次伏擊中逃出生天,回到反抗軍機地後不久,就在長官的見證下結了婚,沒想到,才過了一年多就有了。” 

當年昕晴是多麼渴望能懷上他的孩子,但他婚後很少碰她,即使是要親熱,他也是很小心不要讓她有懷孕的機會。 



現在…現在竟然和這個女人… 

“沒想到他會這麼不小心…不像他呀。” 

“哈,我可一點也不覺得他小心。”說起來還一臉幸福,眼尾向昕晴瞧了一下。 

想起以往士雲和雨絲對不起自己的種種,現在有了孩子,還來她面前炫耀! 妒火中燒的昕晴,要爆發了! 

“反抗軍佔了那麼多地方!你為甚麼非要來綠山不可?!你明知道我…憑甚麼你還可以來向我炫耀?你給我滾!滾出綠山!” 真沒用,又是這樣,火發到一半就哭了。 

輸了…又輸了… 

雨絲見到她這樣,也有點於心不忍,嘆一口氣,連忙解釋,“那一次,士雲他見劉山松好像已經跟你很親密,以為你已經放下了他。我有了孩子,不能待在前線,又無親無故,他只好送我來綠山。他以為你會念着,我們曾經是最好的朋友…沒想到…你還是這麼恨我…” 

“你們…兩個…面皮…還真厚。” 昕晴一直在顫抖,極力控制住自己,不讓自己再哭。 



“昕晴,你可以恨我。但你要知道,士雲他,一直並沒有忘記你。” 

劉山松一直在外面偷聽,“這個小三在說甚麼鬼話!?” 

“當年,我和士雲都進了研究所,志趣相投,日久生情。但他,卻因為了要兌現和你結婚的承諾,放棄了我。” 

“你別說了!” 

“當時他說,我是個堅強的女人,但你卻是那麼柔弱,沒有他,你會生存不下去,所以就選擇了你。那時候,我們甚麼對不起你的事都沒有做過,但你卻大吵大鬧,要士雲離開研究所,遠離我。最後我選擇了離開,成全你們。” 

“根本不是這樣…” 

“你信不信也好,那時候,我和士雲是清清白白的,只是心裏愛慕着對方。直到後來,我們在反抗軍的聚會中相遇,才…” 



“所以你最後還是成功了!別再裝無辜!” 

“那時候士雲很痛苦…我相信你不是不知道。他不能一次的把你撇下,總是偷偷背着組織又回去看你,還是對你放不下心…” 

昕晴回憶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那時候天天盼着他能回來,但每次他回來了,又把她推進了更痛苦的深淵。  

********

“昕晴,我們不能再下去了,你要我講多少次你才明白?” 

“你…怎麼又說這樣說?這麼難得才回家…我熬了湯,你要不要喝一碗?” 

“你到底有沒有在聽…?” 

昕晴對士雲的話充耳不聞,轉身就到廚房去倒湯。 



“湯來了,我剛加熱了,小心燙。” 

士雲呆呆看着桌上的一碗湯,心裏籌算着該怎樣才能讓她明白。 

“昕晴,都是我,一直以來太寵你、太保護你了,我知道沒了我你會不習慣,你會很難接受,可是…我真的要走了。” 

“沒關係呀,我就在家裏等你回來呀。”說完還是那個熟悉的甜蜜的笑容。 

“我這次真的走了,不會再回來了。” 

“你每次都樣講,不是每次都回來了嗎?”她若無其事的說,彷彿不記得他上一次回家已是兩個月前的事。 

士雲沒辦法,在口袋裏拿出本想留着當個記念的結婚戒指,捉住了昕晴的手,把戒指放她的手心。 



昕晴一看,連忙把手縮開,指環掉在地上,滾呀滾不知到了哪裏。 

“你看,你多大意,這麼重要的東西,丟了怎麼辦?我幫你找回來。”她說着彎下身來想跪在地上。 

士雲一把將她拉起,捉住她的左手,要把她無名指上的婚戒也脫下來。 

“你做甚麼?你弄痛我了!不要!” 另一個小小的銀色圓圈被丟在地上,它卻沒有滾動,垂直就這樣跌在地板上,發出一個生硬的聲響。 

昕晴連忙撲在地上,拾起戒指就想戴回去,士雲卻把它搶回來。 

“這是結婚戒指,只有我可以給你戴上,現在我親自給你脫下了,沒有我的批准,你不可以自己戴上它,因為…因為…我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你明白嗎?” 說完衝進了浴室。 

士雲把那個小小的銀圈放在洗滌槽旁,用手捂住了口,不讓自己哭出聲音,眼淚卻像決堤一樣不停的往下流。 

他不能不走,他跟昕晴一起只會變得更軟弱,每次他回到家中感受到她的溫柔,彷彿就忘記了外面世界的一切問題,忘記了對政府軍的惱恨,忘記了自己和戰友們的志向,和那不惜犧牲一切的決心。 

多少次他真的想,就這樣留下來。 

既然沒可能並肩作戰,倒不如不要再見了。 

他把所有積蓄都留給昕晴,而且她是個護士,要在保護區謀個職位不難。 

不要太擔心她…不要太擔心她…不要再想她了。 

士雲離開了浴室,直接開了大門,頭也不回地離開了。 

當門關上的時候,昕晴還傻傻的趴在地上,尋索着那隻失踪了的指環。 

********************

“直到那一次,他最後一次見你。”鄭雨絲深呼吸了一口氣,“那時候,我們正要出發前往上水建立新的據點,士雲突然收到你的留言,說他的父母剛離世了,而你,還留在那個家中。他不顧一切要去找你,我多番阻止,他都不聽。那時候,跟本不夠時間把你送到安全的地方,剛巧我們知道綠山搜索隊出沒的路線,就把你放在那個地方,待綠山的人來救你。可能就是那次為了救你,暴露了我們的行蹤,才導致後來的慘劇。” 

“別甚麼都賴在我身上!” 

“那次的事,不提也罷。”

士雲對白昕晴的着緊,鄭雨絲不是沒有妒忌,但,還是大事要緊,不要惹她生氣,“綠山是最安全的大後方,而且還有你在,士雲知道你有接生的經驗,希望你能,念在一場舊相識,照顧我一下。” 

她知道昕晴是有點動搖了。 

她太了解這個人,只要提及士雲對她的好,她應該是甚麼都願意為他做。 

“士雲跟我說,那時候,並不是不想跟你生孩子。只是你那時候太柔弱了,他不能想像你能捱得過去,與其冒着失去你的危險,倒不如就決絶點告訴你無論如何都不生子孩。而我…”雨絲停頓了一下,“哼,不知道是因為我比較堅強,還是他沒那麼疼惜我…” 

“一定不會,他不是那樣的人。他願意讓你懷上他的孩子,一定是很愛很愛你。你別多想。” 沒想到昕晴會這樣說,雨絲也嚇了一跳。 

“你就留在這裏安胎吧。”她看了看帳篷的環境,“劉山松怎麼搞的,這種地方不是孕婦該待的地方。(松:不是我安排的!)我去看看,能不能給你找個好一點的地方。”說着就離開了。 

對於昕晴心情的突然平復,而且還那麼淡定的回應,雨絲確是有點驚訝,比着從前的她,一定哭個三天三夜才慢慢明白發生了甚麼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s://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