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松見昕晴出來了,連忙跟着她。 

“你沒事?” 

“有事。”她說話時一點表情都沒有。 

剛才他也聽到了鄭小三的那番話,分明是想勾起昕晴對張士雲的情感。 

他不知道這個女人對昕晴安的是甚麼心,他也沒空去管了,現在,只要昕晴不再生他的氣就好。 



“有甚麼事?”他緊張的問她。 

“我想雨絲能待一個好一點的地方,你幫我安排一下。” 

甚…甚麼,這甚麼語氣?在命令我嗎?! 

“我…這就去辦。” 

昕晴再也沒有看他,擦過他的身邊,走進了臨時醫院。 



兩天後,雨絲搬進了女工宿舍的一個獨立房間,那本是屏姨的住處,但她知道有個孕婦來了,而且還是之前來救他們那游擊隊中趙少將的太太,就很樂意的讓出住處,自己和其他女工同住。 

“雨絲,這些是醫生給你的補充劑,有適量的維生素A、鈣、Omega-3等等,都是懷孕中期需要的,這裏的膳食未必足夠,你要記住每天服用。我知道你怕吵,我叫了女工們沒事不要打擾你,你有甚麼需要的話,就叫士兵們去拿。” 接着又拿出一大堆書本,醫學的、工程學的(松:喂!那是我的書!)、環保的、育兒的。 

“在綠山沒甚麼娛樂的,我知你愛看書,這些是給你消磨時間的。這段日子,醫生會隔一陣子來替你檢查,我也會每天過來看看你。現在保護區裏工程很多,其他的地方你不要亂逛了,只有劉山松的那座小山上還算清靜,我可以陪你去走走。” 

雨絲早就料到她是這樣,照顧起人上來總是滴水不漏。 

她翻了翻其中一本有關育兒的書,隨口問道,“那個人,對你好嗎?” 



“還好啦。”氣還沒下呢,對我多好也先暫時忘記吧。 

“你的口味還變化真大。士雲跟這個劉山松,是兩種截然不同的人吧。”雨絲皺皺眉頭,一臉不解。 

士雲從小就是個親切的大暖男,雖然戰爭令他改變了很多,但若非事態嚴峻,很難看到他發怒。 

這個劉山松,先不要講外貎,單是他平日講話時不饒人的冷峻,應該已足夠令從前那個昕晴對他敬而遠之。

而且對着昕晴,雖說是情人,說起話來還是滿滿的脾氣。 

昕晴這種性格,和他一起恐怕是要吃大虧吧? 

難道…她是被迫的? 

昕晴一直在把帶來的東西一件一件放好在架子上。 



“你們兩個,是怎麼走在一起的?” 

昕晴想了想,很複雜,怎麼跟你說? “他救了我幾次,又很喜歡我,就在一起了。” 

“那…你也喜歡他嗎?”

 這甚麼問題啦? 

“喜歡呀。” 昕晴很隨便的回答着。

“真的喜歡?” 

“嗯。” 



這麼冷淡…真的喜歡嗎? 

“你跟他,到甚麼程度了?” 

“甚麼甚麼程度?” 鄭雨絲,我是看在你懷孕了需要照顧,而且還是士雲的孩子,才對你好一點,你以為我們還是從前的閨蜜嗎?! 

“就是,我聽說,你們已經住在一起了,是嗎?” 

“嗯。” 

“同房嗎?” 

昕晴受不了啦,轉身跟她說,“雨絲,這是我的隱私,我沒必要跟你交代。” 

“許久不見了,我想了解一下你的近況而已,不要這麼敏感。記得從前,我們交談的內容,總離不開我們喜歡的男生。” 



“哼,那時候,你是真的喜歡那個風紀隊長,還是故意說你喜歡他,好讓我不會懷疑你覬覦着張士雲?!” 

鄭雨絲笑了,“你還記得?那時候我們故意去結識他,怎料那個風紀隊長看上了你!真是把我氣死了!” 

“他真是沒眼光,有長腿美女喜歡他他不愛,挑一個腿短的,那時候我真不明白他在想甚麼。” 

昕晴最初也是這樣想,以為士雲是愛上雨絲漂亮成熟的外表,嫌棄自己又矮又孩子氣,後來才明白,這兩個人是找到了互相了解的心靈,卻反而令她更是妒恨不已。 

“可是劉山松就很有眼光呀,你這樣溫柔的人,一定很能遷就他吧?” 雨絲蹺個圈把話題帶回到劉山松身上。 

“他…”昕晴欲言又止,生怕自己說下去又情緒氾濫。 

雨絲捉住昕晴的手,關切的問她,“你們之間是怎麼了?你可以說給我聽聽嗎?” 



昕晴在綠山向來都沒有甚麼傾訴對像,現在小劉又總是陪着智敏,智敏年紀小又不明白她的想法,她遇到和劉山松之間有甚麼事,都是自己一個人消化掉就算,但一路以來也忍得有點辛苦了。 

雨絲雖然曾經是她的情敵,但現在已物是人非,各有所愛,為何不可向她傾訴? 

“你說得對,他跟士雲真的很不同,但我不會要把他們比較,我跟他,有很多特別的經歷,很多讓我們都感動時刻,我知道他很愛我,我對他的情感也是真的。只是…我們之間無論是性格、脾氣、背景、價值觀、以至興趣都相差太遠了,我很多次鼓起勇氣,很想好好去愛他,珍惜他,但每次總是發生些甚麼事情... 有時候我也不知該怎樣待他。” 

“那你想跟他一直走下去嗎?” 

“我…我不知道,單靠着那些經歷和感覺,我真的不肯定。” 

雨絲有點擔心。 

昕晴是照顧她子孩子的最佳人選,憑她的愛心和愛照顧人的性情,憑她對張士雲的感情和對小孩子的喜愛,她一定會是個好媽媽。 

可是,這個劉山松… 若果他能愛屋及烏那倒好,但若果他只是個脾氣暴躁,不懂愛錫昕晴的人,恐怕對孩子來說不會是個好影響。 

倒不如昕晴自己一個照顧孩子更好。 

有機會要把他從昕晴身邊除去,照原定的計劃,若是能讓她重燃對士雲的渴望就好了。 

“那…你是想跟他分開?” 

“不是!我…捨不得…” 

“你捨不得甚麼?他有甚麼好呢?又冷酷,脾氣又壞,對你說話也是兇巴巴的。” 

“他不是常常那樣的,平時對我還好,還有,有危險的時候,總是先照顧我。” 想到這一點,昕晴的心又軟了。

還是原諒他吧。

“你還真矛盾,你說喜歡他時語氣很冷淡。兩人都一起住了,卻又不肯定能不能走下去。跟他分開你又不捨得。我說他對你兇,你又幫他說話。你的心到底在想甚麼呀?搖擺不定,一點都不像你愛士雲時那麼堅定。” 

“是嗎?”是自己變了嗎?還是因為他實在和士雲相差太遠? 

雨絲看到昕晴若有所思的表情,知道今天落的藥已經夠了。 

她還有五個多月的時間,可以慢慢來。

********  

自從開始和小劉、智敏一起參與新保護區的項目,劉山松與昕晴見面的時間就越來越少。 

連續幾晚,凌晨時份回到房中不見昕晴,就知道她還是不想見到他,只能像以前那樣,偷偷到隔壁的房間看看她,親親她的臉,然後回自己的房裏去睡。 

但今晚,昕晴卻在他的房裏等他。 

“坐下來吧。”她說。 

劉山松大喜過望,立即坐在她的對面,捉住她的小手。 

“你不生氣啦?” 

“氣呀…” 

“那…” 

“但還是要過來幫你處理傷口呀。” 

“對…對…”氣已經下了一半吧。 

昕晴邊伸手幫他拆掉繃帶和紗布,邊問他,“你平時有沒有滴眼藥水呀?怎麼右眼這麼紅?” 

“我每夜想你想到哭了。” 

昕晴被他的話弄得語塞了一陣。 

“胡說...你晚上不滴眼藥水,早上也得滴呀。” 

“這幾個月慣了有你隨時幫我滴,現在沒你在身邊,我常常都忘了。” 

“那可不行,你不癢嗎?每次想揉眼睛的時候滴就對了。” 

“嗯,知道了。” 又到了清潔傷口的時候,也是昕晴最專注於他身上的時候。 

劉山松可以仔細地觀察她身體每個部份,對她作各種的幻想,是他每天最享受的時刻。 

這視覺的享受加上昕晴溫柔細膩的照料,實沒有比這更能挑起他對她的情慾,是最佳的前戲。 

給昕晴知道,又要罵他變態。 

包扎完成,“好了。” 昕晴說完了這句,劉山松馬上抱她橫臥在床上,昕晴沒有反抗,只是羞羞的望着他。 

“我…今晚來,是想跟你好好聊聊的,我們今天晚上,甚麼都不做,好不好?” 

“好,都聽你的。” 

“松呀,對不起,這幾天,沒怎麼理睬你。” 

“你怎麼跟我道歉了?我知道你是在生我的氣,是我隱瞞了你,是我對不起你。” 

“松呀,雨絲說,她覺得你對我很兇,其實只是她看不到你對我溫柔的時候。” 

“那個女人!她說了我些甚麼?” 

“你別介意,其實也該謝謝她,是因為她說的一番話,我才決定今晚過來找你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s://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