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說了甚麼?” 

“她說我這個人很矛盾,還說我對你的心搖擺不定,一點都不像…不像我愛士雲時那麼堅定。”昕晴心底湧起了一些情緒,停頓了片刻。 

“我想,就是我這種搖擺不定,才使你對我這麼沒信心。你不告訴我士雲還活着,你是怕,我知道的話,會重新渴望他,會想離開你,是不是?” 

男人沒有說話,把臉埋在女人的肩窩中,緊緊抱住她。 

“這都是我不對。我知道我做的一些事,比如…我一直戴着那條鏈子,一定讓你誤會。讓你以為,我還在你和他之間掙扎。” 



“你確是忘不了他,不是嗎?” 

“我跟他,很久以前已經完了,只是我自己不願意承認。那時候,我真的甚麼苦都願意為他承受,只是他不這麼認為,以為讓我遠離艱苦兇險,我才會幸福快樂。但其實無論禍福,我都只想跟他一起過,我對他的想法就是那樣自私又簡單。"

"那...以後,就讓我跟你一起過好嗎?無論禍福,我都不會讓你孤單一個人。"

昕晴挪開身子,仰臉看着他,輕輕的點着頭,眼中波光流轉。

"那天,我在通話器中聽到你的聲音,知道你平安,我開心得哭出來了,我就知道,在我心裏,你已是無可取代。無論張士雲這個人是否活着,我都會選擇愛你。” 



劉山松聽見她這樣說,心裏泛起陣陣漣漪,但還是...忍不住要嗆她。 

“誰信你!看你見到鄭雨絲時,那妒忌的樣子。” 

“不是的。我只是還記恨她那時背叛了我,現在她還大着肚子老遠的來曬幸福!你說我怎能不生氣!!!” 

“那當然生氣了。” 

“就是呀!唉,別提她了。”她雙手扶着他的臉,大大的一雙眼睛跟他對視。 



“我跟你說這些,就是想你明白,我不會再動搖了,我是愛你的,你不要再懷疑了。” 

劉山松聽見了,痴痴的望着昕晴,直到一刻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她,吸吮她的嘴唇,直至她的神智被他融化,雙唇才帶着滿足與她分開,轉而埋首她的胸前,享受那迷人的柔軟的安慰。 

“你知不知道,我跟你做愛的時候,其實很怕一件事。” 

“怕甚麼?” 

“怕你,興奮時忘了形,會喊他的名字。” 

“怎麼會!”怎麼會有這種奇怪的想法? 

“你知道嗎?如果你真的那樣,我可能真的會氣得把你掐死。” 

“你擔心你自己吧,從前有過那麼多女朋友,你就不怕叫錯嗎?” 



“不會呀。” 

“小劉說過,你清醒的時候還記不住她們的名字呢!” 

“不會叫錯的,你知道為甚麼嗎?” 

“為甚麼?” 

“因為我都叫她們寶貝,就不會叫錯啦。” 

“你呀,哼!”雖然是以前的事,不知怎的還是會有醋意,“將來會不會也這樣對我?” 

“不會呀,你沒聽見我興奮時,都喊你的名字嗎?” 



聽見他這樣說,昕晴羞得無地自容,坐起身來,不要和他一起平躺着。 

劉山松卻不打算放過她,“話說回來,你興奮的時候,好像都沒叫過我的名字。” 

“你也不想想,你叫我喊甚麼好呢?”她背着着劉山松,身子靠在自己的枕頭上,準備要睡覺了。 

“怎麼說?” 

“平日叫你劉山松倒沒甚麼…但…一想到那其實是另外一個男人的名字,那種時候這樣喊…總覺得怪怪的。” 

“你可以喊我真名呀。” 

“可以嗎?” 

“可以,來,你喊一遍。”說着也躺在昕晴的身旁。 



“李…” 

“不…叫名字。” 

“暮星。”  

“連續的叫。” 

“暮星、暮星、暮星。”昕晴望着他的眼睛,柔聲的喊他。

“帶點感情好不好?”他埋怨着。 

“我已經很有感情了,你感覺不到嗎?” 



“我要的不是這種。你要多練習才行。” 

“怎麼練習?” 

“實戰練習!”說着身體靠近了她,又開始了毛手毛腳。 

“你…你不是答應我,今晚…甚麼都不做嗎?” 

“改變主意了!為了讓你多練習!” 

昕晴怪自己怎麼會相信他,幾天沒見,他怎可能放過她呢? 

但見終於和他關係解凍了,他又這樣開心,也就算了吧。 

********

這天,醫生來為鄭雨絲檢查,昕晴也來陪着。 

“鄭少尉,你的情況,並不樂觀。” 昕晴聞言很是驚訝,雨絲過去兩個月都好端端的,醫生為甚麼這樣說? 

反而雨絲卻很淡定,一派的處變不驚。 

“孩子,是很健康的在成長,可是,你的身體卻是越來越虛弱。特別是你的心臟,似乎快要超出負荷了。這樣下去,恐怕…” 

“醫生不用擔心,關於這件事,我已寫好了信交給羅上校,遲些也會給你一份。我的身體狀況,我自己很清楚,五個月前不終止懷孕,也是我自己的選擇。若最後出了甚麼差池,趙少將絶對不會向你們追究。” 

“鄭少尉,我們必定盡力保你安全,可是孩子…” 

雨絲聽見醫生這樣說,有點激動,“我希望你能記住,孩子是優先。” 

“這…我明白了,少尉務必多保重,母親的身體健康,才能順利誕下孩子。我先走了,下星期來。” 

醫生走後,昕晴很緊張的追問雨絲,“這甚麼回事?雨絲你的身體不是一向都很好嗎?” 

“我的家族本來就有遺傳的心臟病,我的母親,也是在生我的時候,捱不住死了,我告訴過你,你記得嗎?” 

“對…你以前跟我說過…” 

“加上污染和這幾年在戰場上受的傷,我的身體不如以往般好了。” 

“不過,為了寶寶,你一定要健健康康,順利把他生下來,好好照顧他成長!” 

“謝謝你,昕晴。嗯…你陪我到山上走走,鍛鍊一下,好嗎?” 

“好,去吧!” 兩個月來的相處,使兩人冰冷的關係漸漸溶化,兩人慢慢的走在山路上,輕鬆的傾談着。 

“昕晴,你近來每天都好像很開心。” 

“還好吧。” 

“劉山松近來對你很好吧?” 

“嗯,其實他一直對我很好啦,只是和你初見面時跟他在你面前吵架,令你誤會了。” 

“我很高興你找到喜歡的人。” 

“嗯,我也沒想到會遇上他。”說完又是一個甜笑。 

看來昕晴真的很喜歡這個人,怎麼辦? 

“他是個怎樣的人?你到底喜歡他甚麼?”

昕晴很想讓雨絲知道這個男人真的很值得她愛,所以一次過數了他很多的優點,雖然她喜歡他其實並不真的因為這些。 

“他是個很聰明的人,你知道嗎,整個綠山都是他設計的,特點是用極能有限的資源,養活最多的人。他的心願,是建設一個能救人的綠洲。本來,可以就這樣平平淡淡的生活,可是為了讓其他人也能享用更好的能源,不再受控制,就冒險協助潘智敏生產出新的能量球,而且去和反抗軍結盟…”她簡直把他描述成大英雄了,當然,在她的心中,她的男人的確是個英雄。

“啊,是個很出色的人呀。”雨絲當然知道他做過甚麼,但聽到昕晴這樣說,敷衍着也要回應一句。 

“就是呀。”昕晴得意的說,一臉喜悅。

“像士雲一樣出色。出色的男人,都有滿腔的雄心壯志,現在新能量球已成功生產了,而反抗軍和綠山的關係也很密切,他下一步想要做甚麼?” 

下一步?劉山松的下一步?昕晴從來都沒有想過。

“呀…他,現在在幫羅上校設計三個新的保護區,天天都忙着堪察和開會呢。” 

“這…會不會有點大才小用了?” 

“不會呀,這是他的專長,他應該也很喜歡這個任務,每天都談到深夜才回家。”

“我不懷疑他的熱心,可是…老實說,那個羅上校…實在想像不到劉山松這樣的人才會甘心聽命於他。”雨絲總是比頭腦簡單的昕晴想得更多。

“我也有聽他講過一點點…哈...對於不喜歡的人,劉山松他從來都不客氣,我想羅上校也受了不少苦頭。”

“他這樣的人才,應該讓他有更大的發揮,不應被小小的保護區困住。”

昕晴不知怎的,聽到這句心裏有點不舒服,心裏想起他曾經說過想一生一世和她一起守護綠山城的那句話。

“反抗軍有計劃,在高山地區建立一個依山而建的大型保護區,讓更多人能逃避戰火,安居樂業。我們一直在招攬頂尖人才去參與開荒。士雲曾經向劉山松作出邀請,他也非常感興趣。”

“真的?怎麼沒聽他說過?”

“其實他隨時可以向羅上校提出要參與開荒的工作。他了解氣體能量球的運作,本身是工程師,又有設計和管理過綠山這樣成功的保護區,他去參與這個計劃實在是適合不過。但不知甚麼原因,他回來後再沒有提起了,可能是因為…”

“因為甚麼?”

“可能是因為你吧。”

“為甚麼?”

“因為要逃避戰火,反抗軍選址在非常偏遠的高山,在甚麼基礎設施都沒有的情況下,生活條件有些惡劣,如果他要帶你去,恐怕你不適應。他可能為了想陪伴你,所以才擱置這個想法。”

“如果他真的那麼想去,我也不會攔阻他。”

其實,若果他要帶她去,她也不怕自己會不適應,只要有他的地方,一定能適應吧。

“無論是建設綠山,還是生產新能量球,他都是一心為人的生命、為大眾的利益着想的。怎麼想,都覺得高山保護區,才是他該待的地方。如果他要去,你會支持他嗎?”

“我…當然會!”

“那太好了,我還怕…你會像當年跟士雲一樣。士雲當年也很苦惱,他是志氣遠大的人,你卻怎麼都不明白他的理想…現在,劉山松有你明白他,真是太幸福了。”

昕晴沒有說話。

“有機會,你去鼓勵他一下。”

“那…”

“怕跟他分開嗎?”

昕晴繼續沈默着。

他要實現理想,也不見得一定要分開吧?

“開荒最多只是一、兩年,你可留在綠山等他回來,或等到時機適合了,你去高山保護區找他。你也好趁這段時候充實一下自己。你有沒有自己想發展的事業?”

“說起來…我真的有興趣當軍護,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否合乎資格。”

“軍護?!”雨絲心想,怎麼越談越不對勁?

昕晴,你還是乖乖留在綠山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https://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https://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