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羅上校說。

“甚麼一年。” 

“我可以把她當軍護的年期減為一年。” 

“甚麼?別跟我開玩笑!!!” 

“先別激動!聽我說,你去了參與開荒,高山保護區的計劃一定會加速進行,一年後保護區有了基礎的設施,你便可申請把白昕晴接過去,當那邊的護士。再過兩年,你們便可一起回來了。” 



“那她不是要冒一年的險嗎?” 

“如果她去了這一年,一年後她就能與你團聚。如果她不去這一年,就要在綠山等你三年。你回去想想再答應我吧。” 

劉山松一句話也沒有說,跑了出去,發現昕晴就站在門外不遠處等着。 

“昕晴。” 

“是…是的!” 



“你真的要去前線找張士雲?” 

昕晴吞了吞口水,堅定的點頭。 

他望着她,想不透眼前這個只長到他胸口高的小個子,是哪來的勇氣讓她敢上前線去。 

“你不想想…你走了…我怎麼辦?” 

“你沒了我,還可以再有別人…孩子沒有了爸爸,卻沒有可以取代的了。” 



“你是不是潛意識裏還是想見張士雲,只是為自己找個藉口。” 

“不是!你怎麼這樣說啦?!"昕晴氣得直跺腳。 

“你去戰區去,敵人來了,你跑不動怎麼辦?” 

“我跑得可快呢!” 

“你怎麼這麼固執?!” 

“是你不讓我去固執,還是我堅持要去固執?” 

“你是一定要去嗎?” 

“是!” 



“好的,我准你去。”開綠燈了,但劉山松的面部一點表情都沒有。 

昕晴沒想到他會這樣講,只是怯怯的望着他。 

“可是,只可以去一年。”

“一年?” 

“嗯,一年之內,你找不找得到那個人,都得離開戰區。” 

“你真的准我去?” 

“只可以去一年。”冷冰冰的。 



“好的…” 

“那我跟羅上校說了,只去一年。” 

“嗯,只去一年。” 

“對不起,剛才對你那麼兇。”這句對不起,還是鐵着臉說的。 

“沒…沒關係…”明明是在說對不起,怎麼一點愧疚的感覺都沒有。 

“你也要道歉。” 

“道甚麼歉?” 

“你說我沒了你,還可以再有別人…孩子沒有了爸,卻沒有代替。你錯了,你對我來說,也是無可取代的。” 



“對…不起…” 

“聽不到。” 

“對不起!” 

劉山松轉身去找羅上校,又忽然轉過身來向着昕晴。 

“你真的不是對那個人餘情未了又要去找他?” 

“不是啦…要說多少遍…” 

劉山松吸了一口氣,進了羅上校的帳篷。  



********

現在山上真是比從前熱鬧多了。 

除了劉氏兄弟,昕晴和潘智敏,現在還多了一個會哭會鬧的小寶寶,而且還有昕晴之前養下的幾籠雞。 

“吵死了!” 對於雞,劉山松還可要求昕晴每天做雞料理慢慢把牠們去掉,但對於小寶寶,他卻是一點法子也沒有。 

昕晴和智敏每天見到寶寶就喜滋滋,小劉更是出乎意料的會帶小孩,昕晴教他換尿片、調配奶粉、餵奶、幫寶寶按摩等等都極快上手。 

“智敏你快生一個吧!反正小劉這麼會帶!” 

“好呀!今天晚上就開始努力吧!”智敏爽快的答應了。 

“你這身體…生小孩這麼辛苦你怎麼捱得住?”小劉小聲的說。 

聽見這句話,昕晴臉上的笑容消失了,她又想起雨絲是怎樣離世的,還有,她說,士雲不會認這個小孩。 

太可惡了!這個張士雲一定要面對他自己的責任! 

打仗有很多人可以去做,他已做了兩次不負責任的丈夫,不能再讓他逃避當爸爸的責任! 

智敏見她又陷入傷感裏,就安慰她說,“我們會幫你好好照顧小孩的。你去了戰區這一年,他一定會變得肥肥白白!” 

“拜託你們了。”昕晴又回復了笑容,雖然她知道,孩子出生就有許多病痛,特別是遺傳了雨絲的心臟病,恐怕一生也會是個藥罐子。 

“吖!對了,孩子叫甚麼名字?”小劉抱着寶寶,忽然想起這個重要的問題。 

“我想,先叫他做,小雨。”這樣叫,是為了記念雨絲,“將來找到他的爸爸了,再叫他改個正式的名字吧。” 

“昕晴,你甚麼時候出發?”智敏問她說,眼睛卻一直望着對着牆角獨坐,一個人在發悶氣的劉山松。 

“下個月頭。還有三個多星期吧。” 

“我哥他星期一就出發了。”小劉小聲的在昕晴耳邊說。 

自從決定昕晴要去戰區,劉山松要去高山之後,兩人一直沒有再說話。 

實情是,劉山松氣得不願和昕晴說一句話,昕晴怕他發火,所以也不敢跟他說話。 

智敏和小劉看在眼裏,反替他們急了,餘下共聚的日子不多了吧,還要鬥氣到甚麼時候? 

“今天晚上,我們把寶寶抱過去睡吧。”小劉識趣的說。 

“甚…甚麼?我晚上可以照顧他呀。”昕晴很緊張,小雨現在是她的心肝寶貝。 

“遲些也是我們照顧他了,早點熟習比較好。”小劉不斷向昕晴比眼神,又望望他那頭上快要長出磨菇的哥哥。 

“那…”

“我們過去了。晚安。”智敏說。 

“哥,晚安啦!”小劉說。 

沒反應。 

屋裏只餘下劉山松和昕晴,空氣好像凝結了,沒有了聲音,彷彿時間也靜止不動。 

難受死了,她寧願他把怒火發洩出來。 

昕晴想打破這個沈默,“你…過幾天…就走了吧?” 

“現在星期六晚了!” 

對…他星期一走…其實…己經沒有幾天了。 

“松呀,我…這…這一年,我不去的話,我是無論如何都不心息的。也許這一年我未必能找到他,也許,這一年,我會遇到一些危險的事。可是,我不會後悔的。你們總是覺得我個子小又愛哭,就甚麼都做不來。可是我相信我可以的,我一定會平平安安回來,我答應你。” 

她邊說邊靠近他,直到手放在他的肩膀上。 

“答應答應…你的性命是你答應就能保住的嗎?那是前線!你的敵人是政府軍!”他終於回頭望她了,“你的命是我救回來的,現在說去戰區就去戰區,你有尊重過我嗎?” 

“松呀…你過幾天…不,你還有兩天就走了。你別只顧生我的氣嘛,不能好好珍惜相處的時間嗎?” 

“我一直很珍惜呀!我說過,我只要跟你一起守住綠山這個小小的城就夠了,現在是你要跑前線!” 

“你…不也是決定去高山了嗎?” 昕晴還不知道那是因為她執意要當軍護,讓羅上校趁機威脅他,他才答應去高山,參與大型保護區計劃。 

其實他可以不去,但,若能縮短昕晴在戰區冒險的日子,再不願意也要去。 

“是呀,你知道我要去多久嗎?” 

“不也是一年嗎?” 

“是三年。” 

“這麼久?!”昕晴瞪了眼。

“怎麼這麼久?當初羅上校說你要當軍護三年,你不也是一口應承了嗎?” 

“之前都沒聽你說要去,怎麼突然要去了?還要…去三年。” 

“一年之後你退役,如果高山那邊的環境可以的話,去看看我。” 

“松呀…”昕晴忍不住抱住了他。 

“你終於捨不得我了?我以為你忘了我呢。” 

本來想趁剩下的一天好好相處的二人,卻不斷被小雨的哭聲打擾了。 

自從寶寶來了以後,昕晴的注意力一直完全在他身上。 

他一哭,昕晴就甚麼都放下,專注的照料他的需要。 

此刻劉山松正在床上與她親熱,卻聽見從小倉庫傳來小雨的哭聲,完全奪去了昕晴的注意力。 

“晴呀,放心吧,由小劉他們去管。”邊說,嘴唇也沒有離開過她。 

哭聲越來越大,也…越來越近? 

傳來敲門的聲音,昕晴連忙去開門,竟是小劉和智敏哭喪着臉抱着小雨來求救了。 

“這小子,比他爸還要煩!”劉山松不管他們,用被子蓋住了臉,但又睡不着。 

隔天晚上,他跟小劉和智敏說好了,無論如何不要讓小雨哭,如果他哭的話就把他帶進密室,好給他一點時間,好好跟昕晴道別。 

終於,他在出發前身體上得到了滿足,心裏,卻還是找不着一點安穩。 

想起未來一年…甚至三年,昕晴都不在自己的身邊,他就悲從中來。 

這個小小的人兒,在戰區都不知會發生些甚麼事。 

週一的清晨,昕晴、小劉和智敏來送他。 

他帶上了簡單的行裝,唯一沒實際用處但必要但帶上的東西,就是那裝着劉山松的骨灰和張士雲的婚戒的那個小盒子。 

送別時,他還是不斷叮囑昕晴到了戰區不要呈強,遇到甚麼危險要先逃跑。 

抱了抱小劉和智敏,親了親昕晴,就上了車,一直到車子走遠了,他一眼也沒回頭去看。 

在軍車上,除了司機,就只有他一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