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潔如有點意外,卻還是淡淡定定的說:「我們可沒有偷偷的,我們可是光明正大走進來的。」 

「沒錯,二少爺可能給了你特許,可是李暮星呢?他可不在特准的名單上。」  

「哼,別忘了他也是李氏的繼承人,為甚麼你和我可以來,他倒不可以來了?」  

「你少跟我來這套,是二少爺知道你擅自帶了他來,派了人來「請」他離開的。這兩人可不是我的手下,都是二少的人。」  

「我自會跟二少爺交代,你少管我們。」  



「田潔如,是二少爺剛才跟我說,要嚴厲處理這次違規事件。」  

李暮星看着眼前的劉海駿,已不是昔日在綠山城對自己唯唯諾諾,輕佻又單純的弟弟,可是,他心裏還是對他有一絲期盼。 

李暮星走上前,試着跟他解釋,「劉海駿…」 

劉海駿卻大步邁向前,伸手進他哥的的口袋裏,掏出了微型攝錄器。 

那是李暮星在綠山時就一直帶在身邊的東西,他一眼就看出來。 



劉海駿奸侫一笑,「看來你不只想來看看,還想帶走些甚麼。」 

他給背後二人一個眼色,二人馬上走向李暮星,他們當然知道他不是好惹的,先用電棒擊倒他,使他失去反抗的能力,才捉住他。 

「劉海駿你敢!大老闆不會放過你!」 

「別忘了你是誰的人。」劉海駿二話不說狠狠的扇了田潔如一巴掌。 

「我想這樣做很久了。田潔如,我就一直等這個機會,要不是你…」說着把她推倒在地上,往她肚子就是一腳。 



暮星正想上前阻止他,卻是混身乏力。 

「劉海駿你這是…」 他轉過頭來瞪着往日的好兄弟,眼裏充滿了仇恨,「你也是一樣!要不是你們這對狗男女…我哥、我爸…」 

「劉海駿,這些年…我還以為你都明白了。」 

「從來都沒有。從前我還得依靠你來生存,我…甚至還有點把你當作哥哥,可是來到這裏,我清醒了,你一直只是把我當作狗來使喚,喜歡就把我當弟弟,不喜歡打我罵我。我應該恨你,我本來就應該恨你!」 

「我大姊二哥他們就把你當人看了嗎?他們還不是只把你當棋子?你、我、田潔如都只是他們的棋子!你別傻了。」 

「起碼他們救活了智敏,和我的孩子,只要他們安好,我甚麼都不管。二少一直在等着找到你的把柄,只等你自投羅網,這次李藍天也沒話好說了吧。」 他對二少爺的手下說,「他,就是叛城綠山的主謀,他一直假冒劉山松,策劃整個叛變事件。現在又潛進大都會,偷竊淨化器的秘密。還好二少英明,在適當的時候,大義滅親。把他們帶走,二少在等着。」 

______________ 

家裏一向沒有訪客,今天晚上卻一下子來了三個。 



傍晚的時候,田潔如來過一次。 

「今天晚上,李暮星他不會回來,他會跟我在一起。」 

昕晴不知這個女人心裏想的是甚麼,從來,她都不明白這些有腦袋有能力有權位的人在做甚麼。 

這麼多重要的問題不去解決,卻來跟個帶着孩子的小女人示威。 

「你要明白,我並不針對你,只是,有些人,當他們在一個地方的使命完了,就是時候離開。就像你在暮星孤單時陪伴他走了這段路,走到我這裏來,時候也就到了。」 

昕晴別過臉去,沒答一句。 

「我很喜歡這間屋子。不瞞你說,在暮星搬回來之前,我常常來這裏,一個人坐着,想像他小時候在這裏的生活。」 



田潔如見她一直沒有反應,有點生氣了,「不管你願不願意,以後這裏的女主人將會是我。暮星已叫我為你安排了新的住處,地點是有點遠,你也不要奢望能再見他了。」 

然後她就走了。 

晚飯前來了第二個訪客。 

是劉海駿。 

「昕晴。」他的語氣沒有一點敵意。 

「你來幹甚麼?李暮星他不在。」 

「我是來看小雨的。」說着拿出幾件精緻的衣服,「這些都是給他買的,來,小雨,叔叔給你試穿。」 

之前小雨就是被劉海峻照顧長大的,雖然許久不見了,但二人的默契還在。 



這個小劉,真的很會哄小孩。 

「真可惜,不能帶你見見小表妹。」 

「對了,智敏和孩子,現在都好嗎?」 

海駿沈默了一會,「智敏她不怎麼好,都靠儀器在維持生命,她卻怎麼都不肯好好休息,還是每天抽幾小時去做她的研究,你知道的,她就是那般不聽勸。小女兒呢,盡得她的真傳,長得可愛極了,又聰明,整天在欺負我。」 說着他自己笑了起來,好像又回到了從前,那個和她在綠山的車房裏談笑的小劉。 

「這個他還留在身邊?」劉海駿瞥見昕晴放在身旁的一個眼熟的小盒子就拿起了。 

裏面放一條鏈子和一個小瓶,他拿起了瓶子,放在手裏,看了又看。 

昕晴為免打草驚蛇,並沒有為今晚的撤離收拾任何行裝,想來想去,就只有這個很想帶走,這是他們之間最好的記念。 



「李暮星一直把它帶在身上,他一直沒有忘記你哥,就念在你哥的份上,跟他和好吧…好麼?」昕晴溫柔的說。 

劉海駿冷笑了一聲,「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有些事情不是看在誰的份上就能放下的。」 

「小雨,喜歡這套衣服嗎?」他問,孩子笑着點頭,「喜歡的就穿着吧,反正今天晚上會轉涼,這外套厚度剛剛好。」 

轉過頭來,他對昕晴說了句:「我還有事做,有機會的話…」他停頓了一會,又接下去,「有機會的話,再見吧。」 

然後,他走了。 

晚飯過後,她罕有地讓小雨在客廳看電視至深夜,直到他在沙發上睡着了。 

「你們先休息吧,我待孩子醒了,會抱他上床。」她對傭人們說。 

昕晴一直坐在沙發上陪着小雨,心緒不寧,她已沒有心思去想到底李暮星會不會回來,她只能擔心她和小雨的命運,時間不經不覺已快到午夜。 

人來了。 

是兩個陌生人。 

昕晴還來不及說一句話,就被弄暈了。 

待她微微恢復意識時,她和小雨已置身於一輛行駛中的小貨車內。 

她喊了小雨幾聲,他卻一點反應都沒有,此刻面對着這群陌生人,他應該嚎啕大哭才對。 

「他怎麼了?你們對他做了甚麼?」 

「我們給他服了一顆安眠葯,要是他半途哭起來,會壞了大事,那時就得殺了他,你選哪一樣?」 

昕晴馬上噤聲,乖乖伏在後座,她只能猜想這是送他們到碼頭的車子。 

是吧? 

____________  

李暮星被押到車上,不知要被送往甚麼地方,卻又被迎面而來幾輛車子攔截了。 

劉海駿一聽對面是李藍天的人,而且人多勢眾,只好眼白白看着李暮星被帶走。 

「先把女的帶回去,看看二少爺有甚麼指示,反正他偷取實驗室資料的證據在我手上,這些誰也幫不了他。」

二少爺的手下聽見了,只好把車子開往二少的家。 

李暮星被送到一個地方,那是他老爸的住處。 

父子一見面,老爸蹣蹣跚跚的從輪椅上站起來,走到兒子跟前就是一個把掌。 

「你…你就是不聽我的話!只要你聽我的吩咐去做,李氏的所有遲早都是你的!為何急着要向你大姊二哥那邊靠?現在又為何要去做這種鬼鬼祟祟的事?你二哥怎會放過你!你這是作作繭自縛!」老人再也站立不住,手按着心臟快要倒下,助手推來輪椅,調好了位置,請扶着他坐下來。 

暮星的右臉慢慢滲出了血絲,他臉上如火燒一般疼痛,跪在地上,額角冒着冷汗。 

「孩子…對不起…」李爺爺意識到自己傷害了兒子,想要扶起他,卻是扶不起來。 

他的助手馬上上前幫忙,他對他說:「馬上找胡醫生,叫他到我家來。」 

「不用了…」兒子勉強着坐起身來,強忍着痛,「爸,不需要了。」 

「你說甚麼?!」 

「爸,事到如今,你讓我走吧。」 這麼多年了,這個家還是容不下自己,任務既然已經失敗,他已沒有留下來的理由,只好想辦法趕上即將從碼頭開出的那條船。 

「你在說甚麼?李氏是我一手創立的,我要你留下來,沒有人能反對!我要把所有的東西都給你,只有你配擁有李氏的產業… 不要怕,爸爸幫你把他們都鏟除,好不好…」 

「不,爸爸,你還是不了解我…」 

「我當然了解你!劉海駿說的我早就知道,你就是那叛城裏的領袖。潘智敏一定會找到你,然後氣體能量球一定能助你得到一定的勢力,誰管那是政府軍還是反抗軍?只要是落在我李氏中人的手中,那我就達到了目的。在城中是萬眾矚目的李暮星,在外面你是無私的英雄劉山松。你既是我的兒子,又能聯繫反抗軍的勢力,正好趁機打垮政府軍和你的兄姊們,為世界帶來新的秩序,你就是這個新秩序的主人!」 

「爸,我但願我有你一半的才能和壯志,但我做不到…我不像姊姊、哥哥們聰明,不及他們幹練,我不懂做生意,也不會搞關係,更不會耍手段。我從前不會,現在不會,將來也不會…不會成為你心目中的那種兒子。」 

「不要,暮星,我不會讓你離開我。」老人的眼眶盈滿了淚水,「你兄姊都心腸歹毒,唯獨你,還有一點良知,對,你從小就是個善良的孩子,所以我才要你遠離他們…對,你從小就很善良,像你媽一樣… 但不要像她,那麼軟弱,不能保護自己…」 

「爸爸… 是時候把這一切交給其他人了,我們算甚麼?已經有很多人因為我們的野心和貪欲而死了,放手吧。」 

「不不不…」這幾年,李藍天就把一切的希望放在小兒子身上,怎麼可是讓他離開? 

「讓我走,爸,讓我走吧。」 

「你以後一定會後悔。」 

「我很慶幸自己如此清醒。」 

「好!你把我給你的,都留下來,我就讓你走。包括你這修好了的臉,我就不信你捨得。」 

「爸,你說了算。」說著,他在臉的邊沿摸到了臉皮的破口,深深吸了口氣,用手,硬生生的把左邊臉撕下來。 

血從撕裂了的微血管中滲出,痛入了心扉,李暮星整個人在發顫,臉上、手上都是血。 

他捲曲着身子,快撐不住了,顫抖着對父親說:「讓我走吧。」 

李藍天被眼前所見所震撼。

「你這…傻孩子…」老人抱住了他,「痛麼?你就這麼討厭爸爸?寧願自殘也不願待在我身邊?你怎麼捨得留下老爸一個?你知不知道我天天都盼着你回來。」 

「爸爸,對不起。」 

「不要緊,暮星,你就做你喜歡的吧,你賽車、到處去玩,不要緊,你留下來吧,你的心願,爸爸都幫你達成,不要走…」 

「爸…讓我走…求求你…」 

「我叫醫生再幫你把臉修好,你再離開吧。」 

「不…我怕我臉修好了,又犯自戀的毛病,捨不得走…」 

李藍天的助手收到一通電話,臉色一變,「李先生,大小姐和二少爺的人,包圍了大樓,要我們把人交出去。」 

老人又回復了清醒,既然兒子去意已決,再強留他反而會壞了大事。 

他對管家說:「給少爺止痛葯。」 又對助手說:「你領少爺走後門的秘道。」 

「可是…即使能離開大樓,少爺他之後…」 

「這不用你管。」老人把電動輪椅開到房中一個櫃子前,手觸摸一個黑色的表面,開啟了一扇櫃門,從中取出一個小型的黑色手提皮箱。 

「暮星,拿着這個去吧。」 

「這是…」 

「你打開就知道,快走吧,再等來不及了。」 

「爸,將來,」

還會再見嗎?還有將來嗎?

「我再來把你接走,到時候,讓我和昕晴,好好照顧你。」 

「好,好。走吧。」他背向着李暮星,不忍見他離開時的背影。 

兒子吞了一顆止痛葯,拿了皮箱,拋下一句保重,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老父的房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B page~
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
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綠山城和其他故事~
https://post.shikoto.com/authors/29102-杳如/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