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的戰爭,張士雲贏了。 

李藍天在城被攻破的那天心臟病發身亡,那也許是一種幸運。 

李氏一家其餘的人,帶着一生用不完的物資,躲進了那牢不可破的地下工廠,沒有人知道他們現在的境況如何。 

到了如今,軍人還在鑽挖爆破,要把他們從地心裏抓出來。 

_________________



許多年以後,綠山再次發展成一個小城巿。

一輛小車子從遠處風塵撲撲的來到了綠山小城。 

車子剛停下,就聽見一個小女孩的聲音。 

「笨死了!」說着,小妮子打開車門就往外跑,吃吃的笑着。 

車上一個面容憔悴的男子趕緊追上,尾隨着梳了兩條漂亮小辮子的女孩跑了一圈才把她抱了起來。 



「我說了多少遍,要戴上面罩才能下車!你怎麼又不聽話?」 

如今已經跟從前不一樣了,只是像他這一輩的人,見識過霧霾的可怕,總是不放心讓女兒毫無保護的曝露在空氣之中。 

小女孩懶理他,向他扮了個鬼臉。 

男子見她那可愛的模樣,不忍心再責備她。 

「你這孩子,跟你媽一個模樣,定不下來。」 



也難怪,這樣活潑的小孩子,在車上憋了好幾天,難得到了目的地,當然想玩個夠。 

他這次來綠山,是要找一個人。 

戰爭完結了以後,這個人就好像從世上消失了一般,只有他相信,這個人可能還活着。 

當年他在骨灰盒子裏偷偷放的記憶卡,最後應該有被那個人發現到吧。 

新政府一直懷疑微型能源和新淨化器的科技秘密外洩,是因為有內奸。 

只有他知道,民間之所以出現這些技術,很可能是那個人做的,就跟着源頭一路走來綠山。 

戰後他不是沒來過,可那時候的綠山比十多年前未開發時還要荒蕪,他還有女兒要照顧,只好匆匆一瞥,就離開了。 

想不到,幾年之後,這裏又重新發展,成了一個小鎮。 



男子抱着女兒,摸了摸藏在裏衣暗袋裏的記憶卡,那是他妻子死前最後的心血結晶。 

他們決定,不要把它交給獨大的新政府,要把那技術教授予適合的人。 

不過,他得先找到了那個人,和他一起,總有辦法把東西做出來,然後才談得上廣泛教授呀。 

只是,這個人此刻在哪裏? 

兩人走到了城門,看守的人檢查了一下他們的證件,就輕易放行,日子似乎太平得很。 

城門附近有幾個小孩在玩,其中有一個七、八歲左右的小男孩,在帶領着遊戲。 

這般年紀的小孩,在這時代非常稀少。 



男子想了想。 

「小雨?」 小孩怔了怔,呆呆望着眼前似曾相識,又完全陌生的叔叔,然後,緩緩地,在臉上綻放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B page~
www.facebook.com/miuyuwrites/
instagram~
www.instagram.com/miuyuwang
綠山城和其他故事~
https://post.shikoto.com/authors/29102-杳如/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