裝修緊嘅單位之內, 三點三下午茶時候, 做什工嘅山東佬呀泉, 又再響度發表緊爹親娘親都不及毛主席親嘅偉論, 「挑那媽, 你班死仔, 嗱, 你地聽過雷鋒同志嘅故事未呀? 等我依家就簡比你地聽啦, 響一九四九年八月果陣, 中國人民解放軍…..」 「呵欠…….」 「唉, 又黎啦, 救命呀….」

呀泉繼續手舞足動, 七情上面咁講住, 「跟住到左一九五零年嘅夏天, 鄉政府就保送左雷鋒同志到….」 「啊, 開工囉, 起身做野囉….」 成班工友開始起身四散, 呀泉就再自言自語多一陣, 跟住亦好無癮咁跟住起身開始去做野。

收工時候, 呀泉個電話響起, 係雞婆七姑打電話黎, 「喂, 山東佬, 你就不嬲好愛國架, 嗱, 今晚我呢度就有件新鮮嘅嫩口兼靚嘅北姑蒸雞落黎, 不過佢就係落黎玩幾日同做幾日咁就要番上去架嘞, 嗱, 見你係我嘅同鄉, 再加上又係熟客, 咁我就先問吓你今晚要唔要佢先?」

「吃吃, 呀柒姑妳又真係好好淫屎, 我不嬲都咁話, 中國人, 係要團結先至會強大架嗎, 我….」 





「得嘞得嘞山東佬, 跟住果啲我已經聽過好多次同識得背嘞, 嗱, 你係要嘅, 我就比佢個電話你, 佢響八點鐘會響羅湖度上車, 到時你就自己同佢約番時間同邊度去接佢啦, 咁今晚等你同佢 happy 完, 佢自己就會識得番黎我度架嘞!」

「撈棵笨柒姑, 我就最不嬲都話柒姑妳係好好淫, 喂, 仲記得毛主席簡過….」 「唉, 得嘞得嘞山東佬, 我一陣 send 埋佢個電話落短訊度比你啦, 佢叫做小蓮呀, 記住八點鐘佢會響羅湖度上車呀!」

八點正, 呀泉打左個電話比小蓮, 電話通左, 呀泉好圾熟狗頭咁嘅語氣講住, 「係唔係小蓮呀, 喂, 我依家就企左響沙田火車站度等緊妳呀!」 電話筒傳係一把好鄉音兼漏漏地口再加有啲哨哨地牙嘅聲響, 「啊, 你就係七姑講果個山東大叔, 得架嘞, 我地一陣就響火車站度等啦!」

幾個字後, 呀泉電話響起, 「喂, 山東大叔呀, 我到左嘞, 咁邊個先至係你呀…」 「吃吃, 我而家舉高左隻手, 妳就四圍咁望吓, 但妳唔好收線住喎….」 「呀, 見到你嘞…..」

一個充滿住鄉土氣息嘅長頭髮美少女正向住呀泉方向行埋黎, 美少女正棚牙彈左出黎咁講住, 「哇, 呀叔叔, 你都好夠件頭喎, 係呢, 咁我地而家會去邊一度做呀?」 





「吃吃, 呀小蓮, 蝦, 估唔到妳係咁後生同靚女禾, 嗱, 我地而家就去轉車, 一陣間我地就會去一啲三層高嘅別墅度做, 果度啲環境好鬼清優, 又唔會有人騷擾我地, 地方又夠大….」 小蓮聽到, 個心即時泛起一片憧憬, 原來呢個叔叔係咁威水禾。

到左嘞, 吓, 咩點解好似係啲建築地盤咁嘅, 「呀叔叔呀, 究竟其實我地係到左未架?」 「吃吃, 小蓮, 呢度咪就係我頭先簡果間三層高嘅別墅囉, 黎, 我地而家就上去三樓度做, 頭先我收工果陣已經執左個位架嘞!」 「呀叔叔呀, 咁點解我地唔係去果啲時鐘酒店度做嘅?」 

「噓, 真係話妳地啲細路女咩都唔識, 果啲時鐘酒店, 張張床都有椰菜花響度架, 妳一坐落去, 個蘿柚就已經覺得痕痕地, 再坐多一陣, 啲手腳就即刻起到一點點咁, 到妳再瞓埋落去, 個背脊仲會起哂水卜添, 到妳做完之後, 啲椰菜花已經入侵哂響我地嘅體內, 咁妳話係唔係覺得好嚴重呢?」

「噢, 原來係咁, 呀叔叔你又真係好叻喎, 我今日又學多左樣野, 咁我以後都唔會去果啲時鐘酒店度做架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