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噓, 吃吃, 未算, 我仲有好多野仲更加叻添, 等到第時有機會我先再教妳吓, 而家我有啲心急, 不如我地都係快啲上樓去先囉!」

小蓮跟左呀泉上左呢個正在裝修中嘅別墅三樓之內, 呀泉攞左啲紙皮舖響地下, 跟住就催住小蓮快啲除衫開工, 四圍都黑鬼媽媽, 別墅又裝修緊無燈響度照住, 剩係得啲月色響出面就咁照住入黎。

兩個人已經除哂啲衫褲, 小蓮已經瞓左響地, 正擘開對腳等緊呀泉叔叔戴埋個袋, 跟住就要嗱嗱林開工做佢落黎聲廣嘅第一單生意。
 
啲山東佬果然真係咩都大過人, 除左啲手手腳腳之外, 嘩, 連條啫都…, 月色底下, 以小蓮瞓響地下呢個角度望埋呀泉度, 呢一刻, 真係以為佢下面係有成三隻腳咁。 

小蓮雖然都唔係啲咩黃花閨女, 而且響鄉下度間中都有出去沙沙滾吓, 但眼前呢條山東大腸又真係好似大得驚人, 唉, 落黎玩幾日啫, 使唔使第一個客就玩到條腸咁大呀。 





兩隻大手已經盡 cup 住小蓮果對其實都唔算叫細嘅波波度, 十隻香牙蕉隨即響對波度係咁鏈吓鏈吓咁。

小蓮已經盡擘對腳, 呀泉支愛國者號又已經隊住小蓮嘅下面, 小蓮心諗, 死火嘞, 都唔知頂唔頂得順呢支山東大炮添架。

隊緊嘞, 小蓮正咬牙切齒, 依依依依依, 霞霞霞, 又依依依依, 好大, 呼, 頂住, 呼, 已經塞到爆嘞, 呼, 仲頂得住, 依依依, 霞霞霞, 依依依依依…….., 支山東大腸, 幾經辛苦, 攪左好耐, 終於響逐分逐分咁死塞爛塞之下, 成條大腸就已經入哂兼掙到小蓮下面爆哂咁滯。

小蓮正捉實呀泉對手臂震住咁講, 「呀叔叔, 等等唔好郁住, 比我抖一抖先, 霞…呼…霞…呼…霞…呼…」 小蓮係咁抖住大氣, 抖左一陣, 已經有啲面青口唇白嘅小蓮就叫呀泉可以繼續。

巨柱正響小山洞之內緩緩咁樣進出住, 柱身響洞壁內正產生巨大嘅壓迫同摩擦力量, 而每一吓嘅摩擦動作都容易令人產生紅腫, 暈眩, 嘔心, 痛到痴肺, 蝕本, 奶野, 早知唔接呢單生意嘅感覺。 





已經摩擦左洞壁好耐, 突然, 點解出面有啲沙沙聲咁嘅, 弊, 有人黎左, 呀泉殊左小蓮一吓, 跟住就先將支大砲響小蓮個窿仔度抽番出黎先。

呀泉靜雞雞咁裝吓出便, 咦, 係三個十八廿二年青有為, 髮形各有特式嘅賊仔響度…..

(細細聲) 「喂, 啲電砲電鑽同磨機都響哂度呀, 爽手啲啦, 一陣搬完再睇吓第二層仲有啲咩值錢野可以再搬呀!」

最前果個金毛飛正要搬住地下支電砲, 一隻充滿住腳毛嘅山東大腳正突然踩住金毛仔手上支砲, 金毛仔抬頭一望, 嘩, 咩撚野咁大? 哦, 原來係有個咩都無著兼咁豪放嘅看更佬呀叔企左響度。

金毛仔見到咁, 即時有啲大驚咁企番起身, 「喂, 黃左嘞, 有個看更佬響度呀!」呀泉正條條 thing 撓住對手淡淡定咁望住渠地三個, 其餘後面剷青頭同彩虹頭嘅飛仔就叫金毛仔郁呀泉, 金毛仔聽到咁, 即時真係向住呀泉想郁手咁。





「我屌你老…..」 啪, 呀泉依然背住月光咁撓住雙手踩住支砲聞風不動, 但就見個金毛仔正咀都歪左咁瞓左響地下度郁都唔郁吓。

剷青頭同彩虹頭見到咁, 即時想掉低金毛仔就向後速逃, 「企響度, 咪走!」 兩條欄坦居然真係好聽話咁停左腳企左響度。

「你地估我打左三條九後, 啲差佬拉左渠嘅話, 你地仲會唔會可以走得甩呢?」 兩條飛仔真係比呀泉拋窒, 但剛才又見到呀泉咁孔武有力, 兩條飛仔家吓都唔敢亂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