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地三個搭番 lift 落到樓下, 小麗已經一臉呆滯咁, 我地行左出去大廈門外無幾遠之後, 身後突然有人正大聲咁嗌住我。

「文迪老闆!」 我地轉頭望吓到底係邊個, 哦, 原來就係頭先響上面用力推開我果個大舊裝修佬 Sam 哥。

「呀Sam, 我頭先都估到…..」 「得嘞, 文迪老闆, 你唔使多講, 我之前已經咩都聽到哂, 樓上果個賤人你犯唔著咁要同佢正面衝突, 嗱, 文迪老闆, 你平時就比咁多裝修工程黎關照住我吖, 呢次就等為弟細佬黎幫番文迪老闆你去做番啲野啦!」

我苦笑住咁揼左呀 Sam 膊頭一野, 「咁怕唔怕會攪到你呀?」 「得架啦, 放心喎, 呢啲沙塵滾滾, 殺錯良民嘅野我地就最拿手嘅, 你都係先睇住呢個妹妹仔先啦仲好!」

一星期後, 報紙港聞版內, 一則普通街頭兩幫人嘅打架案件, “街頭集體毆鬥, 途人走避不及, 下體嚴重受創” 我睇到呢段新聞之後, 再望吓報導內正被抬上白車嘅傷者相片, 係一個面上蓄住鬍鬚嘅中年男子。





電話傳黎呀 Sam 嘅訊息, ”文迪老闆, 留意今日港閒版內有鬍鬚佬被抬上白車嘅相!”  我回覆呀 Sam , ”已看, 謝過!”

第二日, 我約左小麗今晚首次正式出黎見面同食飯, 已經響佢公司附近嘅一間餐廳內等緊, 等左一陣之後, 小麗已經黎到,「文迪叔叔!」 

小麗坐低之後, 我帶左尋日果張報紙段新聞黎比小麗睇, 小麗同我講, 「文迪叔叔, 我同何姑娘都已經知道左嘞!」 跟住, 我再攞左一支我頭先再新買過嘅原子筆黎比小麗, 小麗望住身前嘅原子筆同報紙, 「文迪叔叔, 多謝你….」

小麗今晚似乎仍然唔係太多野講咁, 咁又難怪, 之前發生過啲咁樣嘅事, 正常嘅人都需要啲時間去重新振作起黎嘅。 

我地食完飯之後, 我就同小麗講, 「小麗, 件事都已經成為過去, 文迪叔叔都想將來見番妳可以開開心心嘅樣, 咁啦小麗, 等到第時如果妳有時間嘅話, 不如就嗌埋妳啲朋友一齊黎文迪叔叔屋企度燒吓野食同踩吓單車啦!」





小麗微微咁點左一吓頭, 但就見佢正扁住個咀咁, 唉, 我見倒咁個心就有啲嗡住嘅感覺, 見小麗響袋內攞左張紙同支筆出黎, 跟住就響張紙度畫左啲野……

一張畫住笑臉嘅紙正掛住響咀邊之上, 小麗再同我講, 「文迪叔叔, 小麗已經無事架嘞, 多謝哂你, 文迪叔叔…….」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