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三)武松 

情人如酒,千杯不醉;
寧可玉碎,不作瓦存!
 
人,總有面對不了自己,尤其是面對不了自己的心的時候;
古往今來的人,皆如是…
所以,他喝了很多…


正如夢中的他一樣…
夢中的他,是不是他?
是不是他?
 
酒入愁腸,強化了愁;
所以,「酒入愁腸愁更愁」…
本來是想分化愁這種感覺的,偏偏,他愈喝愈多!
外頭正下著雨,雨勢不算大,也不算小;
洒在地上,瀝瀝不停,便如酒滴一再敲響他的心,淫淫不絕!
酒館內,旁人的話傳來了…


一面喝酒,一面吃肉的他,仍然是分化不了心中的愁緒;
所以他專注於他們的說話。
他跟他們有一句沒一句地撘話上去…
終於撘不上話了,也不知是不是肉吃得不少,酒喝得更多的關係,他覺得自己的口很臭,很沒趣!
店主湊近來半說笑半認真地說了句無聊話:
「你這般的一名魁梧大漢,要是喝醉了,誰扶得你起?」
「喝得要人扶的,便不是好漢!」
雨停了,他也喝得不少了,忽然很想離開!
也許有一些事情,始終是離不開的…
至少,現在的他,很想離開這裡…


這裡是景陽岡,山上最近出現了一條大蟲,還殺害了不少人!
「那有甚麼大蟲的,便是有,我殺牠一個他媽的措手不及!」
他心想。
雨過天清,紅日逐漸落下山去…
他無意識地一邊揮動著棍子,一邊向前走!
但他的心不能釋然,因為大哥的話,在他的心中盤旋:
「松兒,你都在這裡住了這麽久了,應該看得出嫂子對你的心意…
你的嫂子水性楊花,看來大哥始終會守她不住…
況且,大夫跟我說過,我之前未娶你嫂子時所結下的暗病雖已治好,但決不能生育…
大哥看得出你亦很喜歡你的嫂子的…
既然這樣,我們閉門一家親,亦正好為我們武家繼承香燈…」
「這豈非亂倫,怎成!」
說著,他發足狂奔!
走出房門,剛好遇上淚眼梨花, 一臉無奈一臉不甘心且欲言還止的大嫂…
他更發足狂奔!


一直走到他之前來過但不敢登上的景陽崗…
武松繼續向前走,大蟲真的來了!
忽然間,一句說話在他的心中亮起:
「苛政猛於虎也!」
「那些不為世間所容的情呢?」
一個月以來,她對大嫂聽而不聞,視而不見…
其實,他已經深深地愛上她!
白額虎撲來了,便如大嫂向他撲來的情和慾一般的一發不可收拾!
「他媽的,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武松迎上前去!
金松從睡夢中驚醒過來,周身冷汗淋漓。
枕頭邊的手機仍亮著,他睡前正在看《金瓶梅》…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