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四)鄭虎

十步殺一人
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
深藏身與名
 
虎吃人,在適者生存的大自然裡,最自然不過;


人殺人,也是最自然不過的,只要殺人者是殺手!
殺手,是自古以來,一直都存在的,帶著神秘色彩的行業。
幾神秘都好,不外乎買家,賣家和期貨…
還有中間人和殺手!
買家出錢,經過中間人,賣家收錢,等到殺手完全任務,期貨如期地成為一具屍體時,交易便算完滿達成。
通常,愈是難殺的人,收費愈高;
要是附加了「特別要求」的死法時,收費更高。
根據中間人的穿針引線,買家和賣家達成協議了,價錢剛剛是八位數字。
八位數字,對買家來說,以期貨所坐擁的一百倍的身家而言,其實化算得很…
殺人組織亦絕不含糊,相應於能付得起八位數字的客户,他們會以一半的收費來僱用這個價錢內的合適殺手。


而在這個價錢內,在殺人組織裡,皆是二線頭一線尾的殺手。
當中,綽號Tiger的他看來最為合適不過:
因為在這範疇內的Tiger,他曾經在槍林彈雨下,雖然結果任務失敗了一次,尚能全身而退…
也是因為那次任務失敗的關係,Tiger在組織內的排行這才跌了五名,跌到這個價位…
Tiger不知道的是,組織之前已跟他之上的好幾名殺手商洽了,只是他們沒有一位肯接收那次的任務…
結果Tiger任務失敗後,組織要動用排行第二的殺手,才能將任務完成。
自然,動用到排行第二的殺手,組織結果並沒有賺取到分毫。
能和本也算不賴了,始終組織的聲譽才是往後混下去的本錢…
至於那名接受任務的中間人,看來是評估形勢出錯…
他接受了組織的建議,馬上移居他方…


從此,再沒有接觸到組織…
組織也算厚道了,至少他雖然忽然人間蒸發了,但不至於身死!
組織沒有對Tiger說,暗地裡卻想將Tiger培養成一等一的殺手…
因為組織衡量過,Tiger那次任務的失敗,只不過是因為中間人收集錯了情報,可以說是「非戰之罪」!
更重要的是,Tiger作為殺手的質素極高,潛能無窮;
而且一直聽教聽話,從不拒絕任務,不似在他排行上的殺手,一般都明哲保身為先!
Tiger的真實名字,除了能從組織最機密的檔案找到,只有跟殺手界毫不相關的人,他的親朋戚友和他自己知道…
他的名字,叫鄭虎。
鄭虎正在放哨,來監視自己的期貨!
任務的上限期尚有十四天,鄭虎要先掌握一切!
「看來他無時無刻都伴有四名保鑣,皆是三流的貨色!」
鄭虎旁觀著,正在雪糕車前買了一個雲妮那雪糕遞給面前媽媽伴著她的小女孩。
「小妹妹,叔叔請你吃!」
「柔柔,快多謝叔叔!」
「多謝叔叔!」


「乖!」
頭戴Cap帽的鄭虎發現,「期貨」旁的一名保鑣走過來了…
「小妹妹,你上學了沒有?」
「有啊,我讀幼稚園低班!」
「真精乖!」
「快跟叔叔講再見!」
「拜拜!」
「如果我日後能有一個這般可愛的女兒就好!」
「你長得這般英俊,日後生下的孩子一定會很好看!」
「謝謝!」
鄭虎看來有點害羞,馬上以Cap帽將雙眼遮過。
「拜拜!」
少婦和小女孩—起再向鄭虎道別。
鄭虎揮了揮手。
身旁那名手持雲妮那雪糕的一身黑色西裝白恤衫黑領結的期貨的保鑣正在向趙虎打量著。


鄭虎點了點頭微笑。
同一時間,鄭虎感覺到,期貨正在背後盯著自己。
鄭虎知道,這一次的任務絕不容易完成…
他的心中湧出了自從成為殺手執行任務以來,從沒有過的莫名興奮!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