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七)金松之一
 
金松,日出國之常綠喬木,高達十五至三十米,針葉十五至四十片輪生,葉子成細長線狀…
其葉凹頭:
上下面中央均有一淺溝,由兩葉癒合而成,長達七至十二厘米,實則含有莖的組織…
其花雌雄同株,雄花頭狀,簇集枝端…
花蕾分叉,成橢圓狀…
 


他,姓金名松,其名字,跟以上所說出產自日出國的金松一模一樣。
只是,他比較特別;
因為他的內心是雙重的…
正如他那雙向性的外在…
所以他有兩個不同身分…
而他,則是以兩個不同的身分,去接觸兩群不同的人…
唯一能令他可以以兩個不同的身分去共同面對的,就只有他的胞姊:
金蓮!
金松是一名大學生,就讀城中的一間著名大學。
在大學裡,他主修的是中國文學,在他自己看來,出路大多是成為教師。


對於教師這種職業,他倒是沒有所謂的:
沒有特別的喜歡,亦沒有特別的厭惡!
除了大學生的身分,金松也是一名業餘的填詞人。
今天是星期天,不用上學…
金松約好了那隊樂隊在錄音室見面,將自己一星期前收到的樂章所填好的歌詞親自交給他們。
因為那隊樂隊的其中一名主音歌手,是金松的朋友的關係,所以金松不用經過中間人…
那金松的朋友在錄音室看到金松手寫的歌詞後,十分喜歡,馬上共其他的樂隊成員啍著一句唱著一句的…
金松亦在他們身旁指導著他們唱…
雖然金松不是職業歌手,但一來歌詞是他填的,二來金松在歌唱上,亦有一定的才華;
所以這一刻,金松竟成為了他們的導師。


自然,金松只需將歌詞放低然後轉身離開就可,但金松亦十分喜歡參與他們將這首歌曲面世的過程!
只是,忽然停電起來了…
他們找來洋燭點起,等候電力回復;
只是已過了一個多小時,亦未有恢復電力供應…
在燭光中,他們圍著試唱…
金松所填的歌詞獲得他們一致的讚賞,金松亦甚感悻然…
然而沒有了電力,他們不能運用錄音室的器材將歌詞和樂章作進一步的滆合和修正。
忽然間,有人提議倒不如一邊玩「碟仙」一邊等候電力回復…
金松從未玩過「碟仙」,禁不住心中的好奇和他們的一再勸誘下,只好依從。
他們肯定不是「初哥」,沒多久便找來「碟仙扶占圖」,香爐、香枝和小碟…
「碟仙」回應了金松心間的提問,指出了好幾串字:
家中
矮男
不願
金松馬上告別他們!


他們問金松需要幫忙嗎?
金松只搖了搖頭,一邊離開一邊打了個電話…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