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七)金松之二
 
電話沒人接聽,金松走出街外截停一部計程車回家。
「碟仙」的說話,未必可信,但金松都很想引証一下。
更重要的是,他很擔心姊姊的安危。
剛才金松玩「碟仙」時在心中向「碟仙」提問的三個問題是:
姊姊在那裡?
一個人嗎?


她願意嗎?
姊姊靠賣肉維生,金松雖然沒有戳破,從來就知道…
他曾跟姊姊說:
「我知道你有很多男朋友,但這裡是我們的二人世界,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帶男朋友回家…」
「知道啦!
我們『閉門一家親』便是…」
床上的金蓮,以指尖往弟弟的乳頭掃去,卻將兩片桃唇將弟弟的嘴唇封住…
是的,金松十五歲時,已跟金蓮超越了倫常關係。
那時候,金松已有了一名交往了三個月的初戀女友,他們是同班同學,時常一起溫習功課,一起吃午飯,課餘後一起玩電玩,看電影等,出雙入對。
金松是很愛她的,只是,金松知道自己有異於常人;


這種愛,如果能一直地…
以這種「精神戀愛」的形式存活下去就好!
共她手牽手,金松很喜歡!
金松也會在準備好的情況下,親親她的面龐。
然而金松的女友覺得很奇怪,因為到她想往金松的臉親去時,金松不是迴避,就是將她推開。
她知道金松一定有他的原因的,但又不好意思去追問…
為了緩和尷尬的氣氛,她對金松說他的防守手勢看來很厲害,要金松告訴她這套防守手勢的名堂。
「詠春拳!」
原來是「詠春拳」,為甚麼金松要將自己格開,而用的是「詠春拳」?
於是她回家以Google搜索了「詠春拳」和「詠春」相關的這些字眼整晚。


終於被她搜素到她認為比較有用和有關聯的資料:
「詠春拳」創自五枚師太,後傳給嚴詠春,嚴詠春的父親是賣豆腐的…
也不知是不是怕被人「吃豆腐」的關係,「詠春拳」最注重胸前防守…
往後的幾天,她特別留意金松的外觀,神情和舉動。
回到家中,她開始Google:
「男人會否長出乳房」
逐漸地,她Google到「人妖」、「變性人」等字眼…
就在她十五歲生日的那天,在她無人的家中,她忽然在他的面前,將自己脫光:
「無論你是甚麼人,我都願意將自己的第一次奉獻給你,因為愛是能接受對方的一切的!」
金松感動了,也將自己的衣服一一脫下…
她特別留意,他在完全脫去上衣時,那以減肥腰帶緊緊纏住,解除了束縛後卻彈跳而出的一雙乳房。
在他完全脫光了然後將掩住下體的左手撤開時,「雙性人」兩個字在她的心中亮起。
她愕然了一會,還是迎上前去…
只是,他卻逐步將衣服穿回:
「多謝你提醒我,愛是能接受對方的一切的…」


她愕然…
「只是,我愛的人原來不是你…」
目送他離開,她更愕然。
回到家中,金松對金蓮說:
「姊姊,愛是否能接受對方的一切?」
「當然!」
「姊姊你愛不愛我?」
「當然愛,愛得很!」
「我都很愛姊姊…
那,姊姊教我做愛吧!」
金蓮居於沒有愕然,只一邊脫下衣服一邊微笑:
「姊姊常常幻想跟弟弟做愛不知多少遍了…」
 
車龍在前面堵塞著,回憶剛剛在腦間閃過,此刻的金松,正在輕唱著他剛才交給那隊樂隊的歌詞的其中一段…
一再重覆…


 
幾多對 持續愛到幾多歲
當生命 仍能為你豁出去
千夫所指裡 誰理登不登對
仍挽手歷盡世間興衰
幾多對 能悟到幾多精髓
能撐 下去 竭力也要為愛盡瘁
抱緊一生未覺累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