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七)金松之四
 
然而,自慰的感受,不免有點孤單…
不知從那個星期六晚上開始,金松獨自在家中姊姊的更衣間裡的鏡前作出其雙性中的女性打扮時,他終於奈不住要外出…
外出的意思,便是要對自己的女性性別作出解放…
當中其實是帶有一點自虐和報復的心態的:
姊姊的身體,一般來說只要誰肯付上肉金,誰都可以擁有享用的時段…
這事實看來是改變不了的,唯一可以改變的,是自己的心態!


然而,當自己的心不能完全迎合時,亦只好另闢蹊徑,委曲求全地讓它好過一點!
只要能遇上接受得來的男人,就能將自己心中的空虛來賣給對方,也許也是因為心中的空虛而被插入自己的過程中…
如此,就能將姊姊以金錢來將自己的身體來賣的感受,落實到自己以空虛來跟對方的空虛對換的過程中…
要是對方比較注重性的過程,金松亦絕對不會在乎…
因為,這何嘗不是他自己?
便是痛,便是喜;
在身,在心…
性的過程,亦最自然不過!
便是怨,便是憂…
以性來報復到自己的身上,至少能短暫地,報復到自己的心中…


誰叫他的心這般強烈地在乎自己的姊姊!
然而,當喜與悲太混淆時,金松平時也算是勉強能克制心中的愛恨交纏的,但絕不能抵受得住一個又再一個的星期六晚上…
是的,永劫,回歸;
星期六,晚上…
未必每一個星期六晚上,金松皆會出賣自己的空虛的…
一半的時候,在Gay Bar裡,金松到打烊時尚未看到合意的對象時,喝過一定的酒的他,也會回家自慰了事的…
然而那種自慰,只在於自己女性的角色當中…
所以他通常都會用上那條十八寸的粉紅色的假陽具來插入自己的體內…
慾之高漲時,則運用了它的柔靱性來同時插入自己的陰道和肛壁…
但金松絕不會讓自己射精…


因為,他的精液只配射在射入姊姊的身上和體內!
金松不知道的是,原來他那讓別人去獵艷自己的心情,是有選擇性的…
跟姊姊不同的是,她作為神女,原則上是沒有選擇的…
也許,這只不過是金松自己一而再地讓自己遺忘,其實是放縱自己的藉口…
亦因如此,當金松在星期六晚上,以女體作外交的他找不上別人時,在家中經歷過自己的女體的自慰後…
他會等候姊姊回來,竭斯底里地往姊姊操去!
至於金蓮,無論幾疲倦都好,皆會全副精神投入地迎上!
因為金蓮的心態其實比較簡單:
買賣歸買賣,性是性…
愛情歸愛情…
即使,性還是性!
星期六的早上,沒有向金蓮求愛的金松;
則會伴住被操的心情,被操的回憶,被操過的身體,淚流乾了,沉沉睡去…
每每,當金蓮回到家中第一時間去看看金松時,都會感受到他的悲傷…
總會輕嘆一口氣的金蓮,總會抹去滾在眼角的淚滴,將門輕輕掩上離開…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