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七)金松之五
 
那一個星期六的晚上,金松如常地寂寞難奈;
他的心情有點矛盾,亦有點厭惡地:
再一次被慾望的暗箭穿過心中那薄如縞綢的道德防線…
在Gay Bar裡,如常地有寂寞得來願意以金錢來將自己的寂寞包裝成高高在上的不對等地位的男人,一開口便向金松問價…
見怪不怪的金松,仍然討厭這種男人…
因為他的寂寞和空虛不是用來交換金錢的…


賣作金錢的話,便連將寂寞去蹂躪去享受的資格也沒有!
至少金松是這般認為的…
所以金松婉拒了這些男人。
在酒保前那吧椅上就坐得高高在上的金松,心中不然其然地也有點高高在上的感覺…
他不知道的是,這種有完全的選擇性和完美的自主性,正好抵消了姊姊那因為金錢而出賣身體而殘留在他心中,他不敢去承認亦不敢去面對的…
總是不呼亦來,揮之不去的對之鄙視的感受…
金松的外觀,近乎百分百的女性;
在Gay Bar裡,反而不吃香…
「不吃香」對金松來說倒是沒有所謂的;
因為同是無主都好,金松是自主性最強的孤魂!


便是旁觀整個晚上,從情意結裡強化自我,就可以在相對性的的另一端,令自己物極必反地成為更加的男人,從而等姊姊回家,將她操去…
對金松來說,即使四隻腳的巴椅,從四個角將他因為關心姊姊而澎湃的心作出包圍,倒是沒有所謂的…
因為無論是「四面楚歌」,「十面埋伏」都好,反而令金松的心暫時忘我…
暫時忘卻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如旁觀自己一般,去旁觀別人!
那邊廂,有一名看來身材五短但五官極好看的男人,引發起金松的注意…
他的面前對坐著另一名男人,似乎在跟那五短男人傾談著甚麼的…
偏偏他的兩個眼球總是滑溜溜地滾動著;
他似乎很想讓自己專注於自己跟面前的五短男人的對話…
偏偏他的目光總會投向在他們附近川流不息穿梭中的男人望去,不能自已…
從他們的側面,金松看得清楚。


那男人跟那五短男人告別了,離開。
五短男人走近金松了。
不知怎地,金松的心砰砰亂跳。
五短男人在金松身旁的吧椅坐下了…
金松不敢正視他,只垂頭來看他那延伸在吧椅向下只有一點點長度的凌空掛放著的雙足…
「你是女人吧,怎會在這裡的?」
「我,是女人,也是男人…」
「我來這裡不是找人的,只是談生意…」
金松抬頭看他,聳了聳肩。
「發現你,是我意外的收穫!」
金松再聳了聳肩:
「但你長得太矮!」
「我知道,但我更在乎你!」
「為甚麼?」
「因為我自己,絕不會在金錢的包裝以外,被人在乎!」


「那你為甚麼會在乎我?」
「因為我看得出,我們的心中都像穿了一個洞似的,很需要讓對方填補一下…
至低限度,讓我往你的心插進去吧!」
「你不是gay的,而我,亦不是絕對的女人…」
「有關係嗎?
只要面前的你,是你自己!」
金松的心一動再動:
「為甚麼你長得這般矮?」
「因為,最終,你會喜歡;
凡事豈能盡如人意,有缺陷的,才是最美!」
金松的心再動…
「那我們儘管先喝點洒吧!
我怕我會後悔…」
「說得也是,喝酒倒是無悔的根源!」
是夜,金松被那小個子在他身體的三個入口都中出了!


最令金松不解的是,自己竟然都在小個子的上一個入口和下一個入口一一中出了…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