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八)延慶之一

水滸裡的美眉個個長得美
特別是小金蓮讓人回味
大郎為愛心碎
二郎為情逃罪
可蓮妹眼裡只有西門最有男人味
 


一見鐘情原本就難能可貴
大郎和金蓮只是一場誤會
他用生命換來的是一朵枯萎玫瑰
西門大官人或許會流淚
 
西門慶的眼淚是黃蓮的滋味
為了得到蓮妹妹用生命贖罪
就算進了鬼門關他也不後悔
寧在花下死我也要風流他一回
 


我的大官人我的西門慶
為了金蓮妹妹害你棄了性命
我的小金蓮我的金蓮妹妹
哥哥為了你可以不要性命
 
西門慶的眼淚是加糖的咖啡
和你在一起是我人生的最美
只怪世人作祟不讓鴛鴦配對
如果能有來生我還瀟灑走一回
 


停車場裡,褓母車中,正播放著這首「西門慶的眼淚」…
坐在中排左邊座位的吾爾延慶,將雙眼輕輕閉上,一臉十分陶醉享受的樣子…
也不知他是正在陶醉於歌詞當中?
抑或是因為他正在享受面前的女子正屈身於已算是濶大的褓母車裡那陜窄的空間中,跪在地上向他作出的口交?
「Simon,你就是喜歡聽這首歌!」
一手握住吾爾延慶的那話兒的吳月兒,已將便是不在完全充血狀態下,都能經過自己的吊鐘抵達至喉嚨深處的它吐出,仰視他說。
「阿Moon,也許我的前世真的是西門慶吧…」
「那我的前世一定是西門慶的結髮妻子吳月娘…
所以你到今世還是改不了風流成性…
而我,仍然愛你最深!」
「啊,這…
我不僅感受到,而且看得出…」
吾爾延慶垂頭來看,自己的那話兒暴增了,吳月兒尚可將它沒根地舌噬入喉嚨中…
可能是自己的那話兒太巨太長吧,吳月兒的雙眼的眼白的微絲血管給嗆得爆裂了,變成了粉紅色;
她嗆咳了幾下,也不知是不是跟自我的感動有關,兩邊眼角都滲出了淚水…


吳月兒再次將他的那話兒吐出:
「不知是不是為了報復你前世的不專一,所以我這一世人盡可夫!」
吾爾延慶嘆了口氣:
「如果《金瓶梅》對你來說,是美麗的童話的話,你活在那裡無妨!」
「只可惜,無論在童話裡抑或現實中,我都只配當配角!」
「能將自己的人生當成主角的話,活在故事裡當一個配角倒是無妨的…」
「你說得對,所以無論是活在故事裡抑或現實中的我,只會更在乎你!」
「所以我亦從不拒絕你,只要你能活得好一點!」
「你倒是真心的,只怕亦是來者不拒吧!」
吾爾延慶點了點頭:
「也許是因為我的人生,是為了要將我的角色延續…」
「也許這才配你!」
吾爾延慶再點了點頭。
「因為你是你,所以我更愛你!」
吾爾延慶一再點了點頭:


「能給你的,我都會全給你的!」
「那射進我的體內吧!」
吳月兒毫不客氣地,騎乘在吾爾延慶的身上。
「慶哥…給我…慶哥…給我…
前世的冤孽,短命種…」
吳月兒瘋狂地嘶吼。
車震中,二人都不遺餘力地讓自己令對方一次過抵達高潮…
吳月兒一邊穿回內褲,一邊說:
「如果《金瓶梅》對我來說是一個美麗的童話的話;
Simon,那對你來說會是甚麼?」
吾爾延慶嘆了口氣:
「只怕是一個永遠不能讓自己抽離的噩夢!」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