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七)金松之六
 
有云:
天下之勢,久合必分…
先不往上一句或下一句「分久必合」探討去。
如果將「合」視作「交合」的話:
「合」得「久」了,是否必分?
有多久了,看來只不過是一個晚上吧!


然而,時間無論是一分鐘、一個晚上、以至一生一世,亦沒有「久」與「不久」的區別的!
因為「久」與「不久」,視乎人對那段時間的感受…
換句話說,是要視乎人在那段時間內經歷了甚麼事情!
經歷了一共是五次:
巫大的三次與及全松兩次的各自中出…
在一個晚上來說,無論是身和心,他們都覺得異常的疲累…
也許中出的過程,在他們的身心來說,絕不算長;
因為由始至終,只不過是循步漸進地落實在令他們各自身心愉快的過程當中…
只是,當愉快的過程完畢,他們的心中開始盟生了後悔的感覺時…
當愉快的感受被後悔的感受取代後;


那些存在於腦海但在心中不願意重溫的回憶,就是在腦海中閃過一秒也嫌多!
算多,也算夠久…
所以,久合必分…
巫大後悔的是,自己幹了並不是絕對的女人…
而且還毫無保留地被對方幹去…
及至肛門內,及至口裡,以至中出!
這實在是違反了自己的性取向…
金松後悔的是,自己那本來只配發射在姊姊身上體內的精液,竟全都傾盆而出地射在巫大的體內…
這實在是違反了自己出來以其女體只作被操的原則…
所以金松都很後悔!


天光了,在酒店客房的床上,裝著睡著的他們,各自往床的外端張開雙眼,各有所思…
各自後悔!
倒是巫大先起床,攝手攝足地穿回衣服,然後輕輕地將門關上離開!
金松左手掀起窗簾,右手撫弄著自己右邊的乳房,擠出了一點剛才巫大一再發狂地喝下的奶液來,沾在手指上讓自己喝下一點,凝視著樓下的巫大,急步走進昨夜因為自己酒喝得太多,所以看得不真切的名貴黑色轎車的後座雜開!
***
在黑喑中的升降機裡,以雙手將自己環抱著就坐在地上的金松,耳裡忽然傳來升降機一再運作起來的聲音。
升降機內的照明尚未恢復,然而升降機的門徐徐地向兩邊張開!
終於能解困了,金松站起身來。
升降機的門逐漸張開,眼前只有一片綠油油的淒慘顏色。
升降機的門盡開了,眼前出現了三名身穿古裝的女子,在一片綠油油中,向他微笑…
金松這才想起,十三是不詳的數字吧,所以升降機裡基本上就沒有十三這個按扭…
頭上升降機的顯示器更沒有可能顯示十三樓…
而升降機的門更更沒有可能在大廈所沒有的十三樓張開!
金松被驚嚇得昏死過去…
終於驚醒過來了,金松在照明恢復的升降機裡,被眼前的消防員拍醒!


「你沒事吧!」
面對面前的消防員,金松只猛力搖頭。
然後他站起來,發足狂奔!
奔向後樓梯,往自己所居住的PH層數奔上!
終於抵達了,自己所居住的PH單位便在推開門後的旁邊…
忽然他的後頸處傳來一陣劇痛,是被重擊的感覺,看來是中了手刀…
金松再次昏死過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