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八)延慶之三
 
望住吳月兒逐漸遠去的背影,從她那沉重的步伐中,吾爾延慶的內心,反而感受到一份「輕」!
然而這一種輕,令他不能承受:
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輕…
無可否認,吳月兒在他的心中,是有一定的份量的!
但更毋庸置疑的是,金蓮在他的心中的份量比較重!
對吳月兒,自接觸她的第一天開始,他就覺得,自己的心中便如存在一個無限深的洞,欠缺了對她的無窮無盡的虧欠…


正等待自己去將它彌補!
吾爾延慶是認識吳月兒在先,金蓮在後的…
只是,遇上金蓮,他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
他告訴金蓮,其實自己已跟吳月兒一起了…
吳月兒跟金蓮自然是認識的,因為金蓮跟吳月兒一樣,皆是黃媽媽的「女兒」…
換句話說,他們都是黃媽媽旗下的神女…
而且都是排行最高,受歡迎程度不相伯仲的兩名!
至於吾爾延慶本身,則是黃媽媽旗下的「馬伕」,專負責「湊女」的…
「湊女」的意思,便是提供接送服務,將「神女」作「外賣」送到客人所指定的「砲房」中…
「砲房」可以是酒店,也可以是客人的住所,辦公室等…


當中最罕有的例子,是有一次有一名客人,竟然要求要在吾爾延慶所駕駛的褓母車的後面,一面讓車子在高速公路中漫遊,一面在車廂裡做…
黃媽媽所能向客人提供的服務,在行內的中價位來說,可算是Number One的,盡善盡美!
為了要滿足客人的要求,吾爾延慶在床上用品店找來了一面質感適合腰酸背痛人仕採用的單人床褥,放置在褓母事後排隨時可以將全數座位隱藏在地下的車廂中…
吾爾延慶得到的指示是,客人這次是要「起雙飛」的…
然而,在私竇樓下的門前,吾爾延慶才知,上車的竟然是金蓮和吳月兒二人…
他將前排的左門打開了,只是他們二人誰都不肯就坐那除了司機座以外唯一的座位…
他們都寧願卧身在媬母在的後排給Tint了黑色玻璃下的床褥上,等候應接客人的來召。
客人上車走進後廂了,原來他是一名剛踏足中年看來特別精壯的男人。
褓母車在高速公路上行駛,吾爾延慶調校了面前的後鏡,帶著一點無奈一點失落一點妒忌一點傷痛與及一點莫名興奮的心情,時常往後座偷看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