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生》

(八)延慶之四
 
吾爾延慶的身份,在工作時,是他們的馬伕;
私底下,則是他們各自的情人…
黃媽媽又怎會不知道?
本來他們三人的這種關係,在行內是不被鼓吹的,只是黃媽媽卻沒有戳破…
只不過,吾爾延慶認為,黃媽媽旗下的馬伕不只他一名;
明知自己跟他們有染,這一次卻要自己親身經歷他們在自己所駕駛的座駕的後排同時跟客人做,似乎是別有用心…


但他實在摸不透黃媽媽的心…
究竟她的用意何在?
吳月兒和金蓮之所以成為黃媽媽旗下最受歡迎的神女;
無論是因為上頭所提供的資料,抑或是在有意和無意間跟客人的交流中,吾爾延慶多少都能掌握到一點:
吳月兒屬於「服務型」,換句話說,一般都能完全地滿足客人的所有要求:
她不怕客人「環保」地內射中出…
「環保」就是不用套…
這看來太具「冒險性」吧?
偏偏愛冒險的客人,原來遠比吾爾延慶想像中的多!
吳月兒亦不介意參與群交,甚至下介意其過程被攝錄下來…


吾爾延慶是知道的,亦好奇地在成人綱的自拍區搜索,始終未曾看見有人將她所參與的自拍片貼出來…
至於金蓮,自她入行至今,一直都是最受歡迎的「女神」型:
無論對方是「宅男」、「痴漢」,甚至是「痴女」、「老漢」…
車的後廂,中年男人正在向對方的背後施展「老漢推車」!
被推的是吳月兒,她的雙眼半張半閉地盡往吾爾延慶面前的後鏡望去!
她看來還特意地將唾液流出到口角,而又一再以舌頭將唾液引入口中,又再流出一點…
時不時更以舌尖在嘴唇從左至右又從右至左一圈一圈地繞住舔著的她;
其被一撞一叫的呻吟聲浪愈漸大得拆天!
看來她是故意表演給他看的…
金蓮則不同了…


就在中年「痴漢」以後撞推車勢將吳月兒幹得死去活來的同時,在他後面的金蓮看來正以手指採他的「菊花」,然後以舌前的味蕾探進他的「花蕊」…
只是吾爾延慶無論怎樣往後鏡去調節自己視線的角度,總看不見她的面容…
吾爾延慶發現,金蓮總是故意不讓自己看到她的面容的:
如果到了避無可避的角度的話,她則以雙手來掩住自己的臉…
另一方面,吳月兒所能向客人提供的一切,看來金蓮亦完全沒有將自己給比下去…
無套就無套,肛交就肛交吧…
金蓮像跟吳月兒玩Snow Hand,全跟上了,全壓上了…
只是金蓮的臉便如她的底牌般,不讓吾爾延慶看見!
這使時常能看到吳月兒的臉的吾爾延慶,好像已站在吳月兒的身後…
吳月兒的底牌一直都掀起讓他看,讓他站在自己的一方跟賭桌上對面的金蓮對賭:
只是,當女人將自己的心,如底牌地呈現在男人的面前時…
男人能看得清,摸得透嗎?
賭桌是褓母車…
紙牌是那男人…
對賭的是吳月兒和金蓮…


至於吾爾延慶,則是他們之間互相推來推去的籌碼…
只是,情場如戰場;
再者,慾海如賭桌;
一旦角力起來,誰都不能離開…
誰都只好更沉迷下去!
贏不盡的話,便會輸得一無所有!
只是,誰都贏過吧;
最終,都當了輸家!
吳月兒看來是先拔頭籌了…
因為她看得出金蓮是絕不願意讓吾爾延慶看見她的臉…
所以吳月兒在中年「痴漢」將金蓮的「金蓮」提起到金蓮的身體成蝦米狀極力彎身向前,中年「痴漢」這才往「金蓮」的後門極力插入時…
吳月兒將金蓮掩住臉的雙手張開,順勢坐在她的臉上,然後跟那中年「痴漢」接吻…
這一節,金蓮打從心中認輸了…
所以她只好極力地往坐在自己嘴上的陰户舔去…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