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一
 
回說西門慶跟春梅在床上交歡,耗到白無涯將綺紅的全相都看過,「贈言」完畢,猶未停止。
白無涯跟綺紅打了個眼色,綺紅將手往白無涯的臂彎穿過,向床邊靠近。
綺紅但見春梅促膝而坐,便如就坐無形櫈,全靠西門慶從後斜進的陽物支撐…
西門慶身貼其背,一雙小手從後而前,卻將春梅姊姊沙煲蓋大但既軟綿綿又彈彈手的兩團肥肉托住;
只是西門慶那小小的手指,已被那兩團肥肉完全壓過掩沒,面前的綺紅看上去,錯覺上春梅的一雙乳房便是西門慶的一雙拳頭…
常言道練拳者若然下上二十年或以上的苦功,拳頭會練得沙煲大也似,綺紅心想,看來亦不外如此!


白無涯但見西門慶剛剛用上一招「心背相合」,現在則變招成「瓶注珊瑚」;
將雙手從春梅的雙乳移開,並在兩側,如此以四肢作支點,竟不等春梅來壓下,反而一下一下地頂上…
白無涯看得正捋鬚點頭,綺紅卻來發問:
「他們現在所練的,卻是五字真言裡的那種?」
「綺紅認為呢?」
「依奴家所見,既有『磨』、亦有『搗』!」
白無涯捋鬚微笑:
「五字皆有,五字無存!」
綺紅啐著雙唇:
「怎麼又有又無的,難道白老爺子竟成老糊塗了?」


白無涯哈哈大笑:
「白老爺子是不是老糊塗不打緊,只是白老爺子看得出,綺紅變得越來越精乖玲瓏了,看來便要長大成人!」
「這個,承蒙白老爺子指點,奴家的面前終有出路了,只是看來尚是一段漫長的歲月…
既然如此,奴家更要敬業樂業,尤其是在遇上老爺子這種大恩客的時候…
大恩不言謝了,從現在起,綺紅對老爺子,只有一心一意的全力侍候!」
「如此甚好!
依老爺子大半生縱橫風月場所所見,這買賣雖說以赤身露體的陰陽調和為先,其實心靈上的溝通一樣重要…
所以這種買賣亦稱『三溫暖』:
所溫暖著的,隨了身和心,還有靈:
靈之交合,尤在身心的交合之上!」


「甚麼是『靈芝交合』」?
據說靈芝能養心安神,養肺益氣,是否就是能從交合裡,抵達這些療效?」
白無涯捋鬚微笑:
「紅兒所說的是靈芝,味甘苦、性平、歸心、肺、肝、脾經:
主治虛勞體弱,神疲乏力,心悸失眠,頭目昏暈,久咳氣喘,食慾不拫,反應遲鈍,呼吸短促等症…
這靈芝極其珍貴,看來對紅兒亦甚有裨益,有機會老爺子便替紅兒弄來一株吧!
只是老爺子所說的,是『靈之交合』,『之乎者也』的之…
要知道出來呷妓嫖娼的,少不了孤單無主的靈魂,便是老爺子,也是一般…
而作為神女的,正所謂『半點朱唇迎千吻』,其靈魂反而更有孤立無援的時候…
「綺紅身為娼妓,這種孤立無援的感覺我懂;
然而出來呷妓嫖娼的男人,大多擁有家室,甚至三妻四妄,為何竟成無主的孤魂了?」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