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
 
綺紅這才被白無涯拍醒,乃說:
「奴家無恙…」
白無涯點了點頭:
「慶兒乃初生之犢,觀其陽物,卻屬百年難得一見的青龍相格,於這床第事宜,他朝必可稱王!
然而他朝要是遇上白虎的陰相,雖佳偶終成,乃天作之合;
始終相剋,吉凶難料!」


「果真如此,奴家眼見春梅跟西門慶相互傾慕,情投意合;
老爺子何不撮合他們,要他們以後從一而終,西門慶便是要有災劫,豈非自破?」
白無涯搖頭嘆息:
「青龍過盛,成淫龍命格,慶兒卻豈可從一而終?
青龍無敵,亦主寂寞,慶兒一生注定要御女無數…
只望他能多做善事,廣行布施,積累陰德,其劫方可化解!
至於綺紅你,氣血貧虛,待會老爺子這就開張藥方,叫慶兒替你弄幾劑藥來調理一下身子才好!」
「老爺子原來深懂醫理,更懂看相,何不向賤妾斟量一下,美言幾句,好讓賤妾終生受用?」
「老爺子看的是全相…」
綺紅雙唇一啐:


「奴家的全相,老爺子看得還不清楚?」
「看全相的話,清楚還不止,更要看得透徹!」
其時綺紅與白無涯已對坐於桌前,不阻春梅共西門慶交歡。
白無涯叫綺紅將桌上的物事皆一一移走,只剩下酒葫和酒杯…
綺紅躺身桌上,雙腳仰天盡張,以雙手自持…
白無涯一邊喝酒,一邊觀其陰相。
白無涯繞過去把著綺紅的手掌來看,折回來又把著綺紅的腳掌來看她的腳掌紋。
白無涯又繞過去,果如他所料,綺紅的腋下有一顆痣;
白無涯回座想了想,喝了一杯酒…
白無涯屈指一算,繞身到綺紅頸貼桌沿,從而倒置外伸的臉前,叫綺紅張開口來,以龜頭來探她喉嚨裡的吊鐘…


隨即又折回,張開綺紅的陰户,以手指來感應她花蕊的花紋…
然後以雙手將綺紅的屁股推前,命令綺紅鼓力放屁,白無涯這才鼓力來嗦她的屁味…
白無涯終於胸有成竹,共綺紅對座把酒來喝:
「一字記之曰『敬』,一字記之曰『樂』!」
「願聞其詳!」
「花言巧語者,敬而遠之;
不作人偏房,樂於天命!」
「綺紅豈非要在這『風月樓』孤獨終老?」
「非也,趕快儲錢贖身,然後從商;
放下身段,盡往平實無華的男子搜索去,方可付託終生!」
綺紅將白無涯的一番說話都記住了。
後來綺紅三十歲未到,已經離開了「風月樓」,還以自身的積蓄來經營一般市井之徒皆能支付得起的妓寨。
獲利不少,綺紅間中亦有客串接客,終於跟坊間買豬肉的豬肉榮遇上;
豬肉榮光棍一條,二人情投意合,綺紅跟他共諧連理…
綺紅仍然繼續經營妓寨,更打本給豬肉榮開設豬場,以養豬屠豬為生!


從此,二人只羨鴛鴦不羨仙,豬肉榮共綺紅還誕下了五名活潑可愛的娃兒!
只是綺紅仍然經營妓寨,未免有損陰德;
加上綺紅所注資的豬場殺豬無數,也許如此,終於招來報應:
便在四十五歲時,綺紅一病不起,嗚呼哀哉!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