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三
 
「是女是男?」
「綺紅你認為呢?」
「是男就好!」
「為甚麼?」
「是男的話,一來你的摯友香燈得傳,心願可還;
二來,你的摯友亦可收拾心情,待他的髮妻好一點,不至於冷落於她!」


「這樣看來,綺紅是站在吾友髮妻的那一邊?」
「當然,他們原本是相親相愛的!」
「那如果綺紅是吾友的新妻呢?
你會以何種心態來看待吾友的髮妻?」
「綺紅會對她敬重,畢竟她才是原配夫人!」
「要是她不領情呢?」
「那綺紅只好對她敬而遠之了!」
「要是她跟這個作為吾友的新妻的你,諸多為難來著,你會怕她嗎?」
「當然不怕!」
「為甚麼?」


「因為我畢竟為你的摯友誕下孩子了,沒功也有勞!」
「甚麼是功?」
「生出男的…」
「甚麼是勞?」
綺紅嘆了口氣:
「生出女的…
老爺子還未告訴我,她是生了女的還是男的?」
白無涯捋鬚微笑:
「就是要先不告訴綺紅!」
綺紅往白無涯的胸口,雙拳搥去:


「老爺子就是要讓綺紅心急,專門欺負人家!」
白無涯揉了揉綺紅心房的位置,順勢又握了握她的微乳:
「老爺子絕無此意,你聽下去,回答老爺子的問話,於綺紅你必有益處!」
「那老爺子來問你,為甚麽兩次老爺子問綺紅時,綺紅皆說是女是男,而不是說是男是女?
從來男尊女卑,綺紅為何反而兩次皆將女字說在前頭?」
綺紅想了良久:
「看來,綺紅已不是聽故事的心思,兩次皆代入故事的角色中…」
「願聞其詳!」
「第一次綺紅是代入在髮妻的角色裡,雖說希望夫君一索得男;
只是綺紅免不了有點私心,其實希望新妻生個女的,她就不可母憑子貴…」
「女子有私心,原屬正常!」
「第二次,綺紅則代入了新妻的角色,一直最擔心的,便是生下來的是女而不是男,那就不能提升自己在家庭中的地位…
所以才會將那最擔心的女字說在前頭!」
「這種擔心,亦屬正常!」
白無涯垂頭往綺紅望去,輕撫她的粉臉:


「綺紅,你是怎樣進來這裡的?」
「是給賣進來的!」
「是你的爹娘將你賣進來嗎?」
「不,綺紅是被收養的一名棄嬰,並不知道爹娘是誰…」
說到這裡,綺紅凝淚於睫。
「好可憐的孩子…」
白無涯拭去綺紅眼角的淚水:
「這跟老爺子所推算出來的,果然相差無幾…
只是,收養綺紅的義父義母,應該對綺紅不薄才對,為甚麼卻捨得將綺紅賣了?」
「那年頭,鄉間鬧饑荒,義父義母尚有三名親生的男孩;
將綺紅賣了,他們也是迫不得已的…」
「那綺紅你有恨他們嗎?」
綺紅痛哭了,倚在白無涯的胸膛,良久,才飲泣說:
「綺紅不是他們的親生骨肉,他們卻無條件地將綺紅養育成人,綺紅不恨他們…
要恨,綺紅只恨自己的親生父母!」


綺紅忽然問白無涯:
「老爺子有推算出綺紅有兄弟姊妹嗎?」
白無涯嘆了口氣:
「都算過了,綺紅之上,有姊姊兩名;
綺紅的爹娘將綺紅遺棄後,五年後終於追到一名男孩;
至於綺紅的爹娘,則至今仍然貧苦…」
綺紅思量著,終於狂笑:
「就是因為綺紅不是男兒身?」
白無涯一時間無語。
良久,綺紅這才平復過來。
「所以綺紅很想有人愛,很想有一個家,離開這裡?」
綺紅點了點頭。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