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二十四
 
「綺紅有如此想法,本來無可厚非,卻絕不可取!」
「老爺子見識過人,綺紅資質愚魯,還請老爺子儘管向綺紅好好點化去!」
綺紅說著,雙手作揖。
白無涯點了點頭,捋了捋鬚:
「綺紅聰穎脫俗,不必妄自菲薄;
老爺子已年逾花甲,正所謂『走橋多過你走路,吃鹽多過你吃米』;


說穿了,老爺子只不過是走在綺紅的前頭,賺來了一些人生的經驗…
首先,綺紅若是本著自己缺乏別人愛的心,找別人來愛自己,便是被綺紅你找到一名如意郎君,這種男女的關係由一開始已注定不健全…」
「何以如此?」
「因為人家越是憐你愛你,你越會將心藏起,如狐狸精地只管吸取男子的陽氣,綺紅則是一直將人家的情愛攝取,永無休止!
便是懂得回贈,卻不是綺紅的情愛本身,而是作為換取人家的情愛來填補自己內心空虛的壓注:
綺紅會以一隻手來遮掩自己的心;
另一隻手,則持住一把尺,盡往對方的心量度去!」
綺紅深深嘆了口氣:
「果真會如此?」
「還不止如此。


要是人家感受不了綺紅的情愛,卻一直只感受到綺紅的搾取,久而久之,他的心便會萎縮,試問又怎能共你長相斯守下去?
到時,綺紅只會更怨天尤人,然而心仍瞎著,從不知道自己的不是處…
如是者,綺紅倘若再找到別人來愛自己時,只會向對方搾取得更多…
一而再,再而三,當綺紅最怕被遺棄的噩夢一再復現時,綺紅只怕還有自尋短見的一天!」
「老爺子說來,大有道理!」
「剛才所說,只是一男一女的情況。
綺紅守在這裡,能遇上怎樣的男子?
只怕除了嫖客,還是嫖客!
他們便如老爺子一樣,反正都能買,對男歡女愛的過程的要求很多,對男歡女愛的心情的付出卻很少…
便是共你情投意合,替你贖身,供在家中來養,定時插香,他對你的情愛能有多少?


這些男子,家中又豈止你一名女子?
綺紅這便跟其他的女子爭風呷醋,卻眼見丈夫再迎來多一名再一名的女子…
終於人老珠黃,被冷置一旁,一生就如此渡過…」
「很可怕!
可怕得很!」
白無涯不語。
綺紅想了良久:
「那綺紅怎樣才好?」
「古往今來,女子皆是男子的附屬。
老爺子則認為,女子想得到情愛,首要的條件,當然是要將心來換…
其次,則是要推翻以上所說的女子作為男子附屬的情況!」
「如何能做得到?」
「綺紅既無父無母,更無依靠,只可侍在青樓;
這反而比一般的女子都強,能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綺紅有一點不相信,卻漸漸轉憂為喜:


「願聞其詳!」
「綺紅要是想能終於遇上自己的如意郎君,首要的條件,便要自愛…
能自愛,才有能力去愛別人,而不是依附在別人的愛中…」
「怎樣自愛法?」
「首先,這裡紙醉金迷,最容易令人迷失,忘卻身在何地,心處何方…
倚紅先要為自己的將來,離開這裡作好準備…
一方面要敬業樂業,賺來更多的恩客;
老爺子知道綺紅在這裡的大部分肉金,早被剝削了許多…
只是,要是將客人都招呼得周全的話,他們私底下打賞給你的銀両銀票,卻那裡怕少著?
綺紅這就將這些金錢儲起!
贖身的價錢,雖屬天價,綺紅看來總能在三五七年間儲蓄得到的!」
***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