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去》

(歸去)之三十六
 
這白無涯的入門九師弟的名叫李近平,人是長得十分俊俏的,只是有點娘娘腔,甚缺男子氣概。
李近平雖然是入門最遲的入室弟子,然而他得到當時的掌門的特別眷顧。
而他彬彬有禮,更平易近人…
在同門入室弟子中,他看來一點競爭性也沒有;
再加上他自身的淒慘經歷,眾入室師兄皆對他份外照顧;
所以李近平跟他們的關係倒是挺好的。


李近平看來並沒有怎樣的武功底子,天資更是稀疏平常,相對於他的名字「近平」,只怕亦有不如。
在「梅花門」裡,他面面俱圓,跟誰的關係都好。
但古亭亭看得出,他只是在眾人面前,強顏歡笑;
他的眼神的深處,藏住了一種佔據著他的心,永不磨滅的郁鬱。
李近平的年齡雖比古亭亭大上一歲,然而古亭亭卻將他當作弟弟般來看待。
有鑑於他那可憐的身世,對他憐憫之餘,份外照顧周全。
大師兄對李近平,亦師亦友,成為了李近平最能傾訴的對象。
前任掌門則有撮合李近平共古亭亭之意,都跟古流香道明立場了;
只是古流香對他說:
我們乃武林中人,不比一般人家;


這些男婚女嫁的事宜,就由得他們後生的一輩,自己作主就好!
言下之意,則是古亭亭跟白無涯既然早已情投意合,何必拆散他們?
古流香既已表明立場,當時的掌門也不勉強,只說那就順其自然就好!
就在古流香便要接任掌門的三個月前,古流香命令白無涯以入室弟子的身分,親自去送帖告知同省裡其他的武林門派,以見證他的接任。
古流香已向白無涯說明了,正好讓其他門派的門人認識白無涯,有機會無妨跟同輩中人切磋一下武藝…
但要點到即止,要做到能展示本門武功的長處的同時,不傷和氣為先!
白無涯心裡明白,古流香是有意招他為婿,而對他的武藝更有十分的認同和賞識;
所以都讓其他門派的同道認識自己,說不定早有他日傳位於自己之意!
但覺人生如此,情愛和諧,前程錦繡,豈不如意?
白無涯乃欣然領命出門!


白無涯此番出門,表面謙遜,卻暗裡表達了其跟同輩切磋武藝之意。
從來文無第一,武無第二;
十之八九的門派同輩,皆接受了白無涯的挑戰…
白無涯總共戰了十場,表面戰果是十戰十和;
其實在對方和自己心中皆明白,勝出者是自無涯:
只是白無涯於那能將對方打敗的關鍵環節,卻一再留手,偽造了一些平分秋色的戰果。
對方無論是真心折服,抑或是視白無涯為眼中釘都好,倒不能不接受白無涯這門面上的工夫。
白無涯躊躇滿志,一路回門,心想即將會得到恩師古流香的嘉許;
看來共古亭亭的喜事,已為期不遠!
那知道,愈接近「梅花門」,白無涯右邊的眼皮,乃狂跳得愈厲害。
常言道:
「左跳財,右跳災!」
白無涯但覺有一種前所未有的不詳預兆,思緒難安!
更忽然停滯不前!
過了沒多久,白無涯卻盡展輕功,極力前往,把心一橫地去選擇面對!


***
 
已有 0 人追稿